温如华中国传统礼在京剧名演员中的体现

温度

喜欢

华丽的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

艺术感悟记录 (31)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

温如华在丹麦四大名家录制《五华洞》“欧美校友聚会”期间被拍

中国传统“礼”在京剧名演员身上的体现

温如华

与世界其他民族相比,中国人民的思维更加敏捷、活跃、自足。 例如,如果中医对每个同一种疾病的患者采用不同的“辨证论治”方案,与西医只治病不治人相比,说明对同一对象的认知是在思维上。 。 从性能上来说,肯定是有巨大差异的两个系统。

又如京剧的“传统剧目”。 由于名演员的条件和理解不同,演唱的效果也是“百花齐放,神采各异”。 以《子贡》中的“唤小范”为例。 虽然北方观众认为唱“嘎调”是有必要的,但如果唱不出来,尤其是天津观众一定会喊“包豪”,绝不会容忍。 周信芳先生演唱的“平调”,得到了上海观众的认可。 然而,意大利歌剧是一套“乐谱”。 歌手不得擅自改变任何“音符”,表演的旋律绝对“一样”。

面对中国人民特有的“灵活”思想,自秦汉以来,历朝历代都逐步制定了一套“封建礼教”,以加强对中国人民的统一管理。 虽然鲁迅先生说其核心是“食人”“食人”二字,但在两千多年来的封建国家中,这套“传统伦理”已经基本被用来治理。 在一定时期内,仍能保持社会相对稳定状态,使人民安居乐业。 安息。

为了社会稳定,统治者对人民行为的要求是:要懂得“礼、义、廉、耻”,把“财”放在第一位。

“礼”的核心是自律,那么如何保证“礼”的落实呢?

于是,进一步提出“仁、义、礼、智、信”,并将“仁义”放在首位。 首先强调“仁义”首先要存在于人心,然后才行“礼”。

戏剧世界也是一个“小世界”,是社会的缩影。

剧团的主要演员中,用“礼”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以保证“梨园”内人际关系的和谐。

例如: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

梅兰芳与程砚秋之间

梅兰芳(1894-1961)

程砚秋(1904-1958)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

梅兰芳与程砚秋

程先生和小梅先生今年10岁。 1919年,程十六岁,拜梅为师,终身定辈分。 虽然1946年程在上海“对唱”,在艺术比赛中稍胜一筹,但这并没有改变两人的地位关系。 而且,程先生还受到了一些舆论的批评。 程与梅同台相逢,总要唱开场白。 梅在新中国始终占据主体地位,程只能居次要地位。 他们的电影录制工作也是由梅先在三部电影(1955年,五部)中进行的。 (1957年,话剧),轮到程程拍一部(1957年,话剧),其他工作也是如此。 尽管领导人周恩来和江青都是梅、程之间的支持者,但仍然无济于事。 虽然程比梅早一年入党,但对他的要求更加严格,他需要克服自己的“个人主义”。 这是两人之间传统“礼仪”的体现,导致程在日记中多次流露出负面情绪。 好胜性格的强烈压抑,绝对是程老爷子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

马连良与谭富英之间

马连良 (1900-1966)

谭福英(1906-1977)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

马连良、谭福英

张俊秋、邱盛荣

马先生比谭先生大6岁。 在(付连城)班里,马是师兄,谭是师弟。 这种关系也是终生建立的。 尤其是1956年成团后,生活中,马队长站着,谭队长也必须站着。 比如在《赵氏孤儿》、《青霞丹雪》、《秦香莲》等合拍片中,谭老师的角色就不得不受一些委屈。 1959年的大合作《赤壁之战》中,由于少春先生的参与,谭先生被“委屈”地扮演“刘备”,只有一场戏。 此后,谭先生的“心”出现了问题,早在1961年就退出了京剧舞台。 事实上,马先生也将师弟的处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后来,话剧排练时(1964年6月27日),出现了旧版《杜鹃山》中的一幕。 马先生坚持让谭先生的后人多唱几句,这也是一种“恩惠”。 师弟,但他“发怒”的对象和时间都不合适,剧团里有些人“受到无限影响”,故意扭曲。 结果,马先生原本好心安排的一出“戏”彻底泡汤了,“海瑞罢官”对他打击很大。 所以,马先生在世的时候,有些事情是强加给他的,他越是维护,对他就越不利,这确实让他感到很憋屈。

高盛林与李少春之间

高盛林(1915-1989)

李少春(1919-1975)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

高盛林《豹湾之战》

这位高年级学生比李大四岁,都是梨园家族的人。 在艺术上,他们文武双全,可谓势均力敌。 在业内同行中,他们个个都是佼佼者,达到巅峰。 虽然两人都出生在北方,但他们的“黄金时代”却奉献给了上海的舞台世界。 众所周知,梅和程是互相争斗的。 事实上,高、李也打了一个多月,与文武侍卫斗殴。

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

谭富英、李少春入党

高先生对杨(小楼)派的理解和表现在业界被公认为“首屈一指”,绝对权威。 然而在上海期间,他却中了“春药”,生活异常艰难。 据鲁迅先生的“同名照片”描述,他也“头戴破帽,漏船载酒,走过繁华都市”,与青年人一样。 淳先生的“金眼镜、西装、皮鞋”绝对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高先生台上台下都带着一种“淡泊天下”的名臣气质。 常年挂“三四牌”,短期挂“二牌”,偶尔挂“顶牌”。 而少春先生从一开始就成功地唱出了“第一”(大型合作中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尤其是解放后,李先生成为“中国京剧团”的“一号明星”、“明星中的明星”、四团副团长。 高先生是“武汉京剧团”“十大领导”之一,也是副团长。 20世纪50年代,“中央副主席”、“省市两级副领导”不谈艺术水平,只谈地位。 差距已经不止一个级别了。 高先生后来决心放弃自己的爱好,于1955年加入党组织。后来,李先生密切关注局势,在政治上与高先生平起平坐。 但台上台下,高李两人即使在社交上有礼貌,也很少见面。

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

李少春《红灯笼》

文革中期,高先生被任命为中国戏剧学院(吴起大学)京剧系“主任”,李先生成为高先生的部下,担任一名普通教师在京剧系,而此时的他刚刚经历了“声名狼藉”的时期,这对于“被困沧州的林教练”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他长期依赖“安眠药”,往日的“元气”全部丧失,神情呆滞。 56岁那年,“李仙子”告别了世俗,渐行渐远。

至于李先生的工作安排和任用,现在看来确实存在一些“礼仪”上的不合理之处。 比如李万春先生的“下放边疆”、李惠良先生的“拘留监禁”,必须先“组织”,然后执行。 但对于少春先生的“降级使用”,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根据客观推断,此时的决策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学生浩良先生。 虽然当时是“洗牌”,但旁观者也觉得“不公平”。 我记得李克师兄(他的妻子,也是我的同事)跟我说起这件事,气愤不已! 为此,他竟然不得不与“副部长”无情地对峙。 许多年后,浩良先生醒悟了,改变了主意。 他拒绝清唱《红灯记》,只唱《将相和》、《盗贼传奇》和《野猪林》。 主要原因是,一是道歉,二是表示感谢!

颜慧珠、佟志玲、李玉茹之间

颜慧珠(1919-1966)

佟志龄(1922-1995)

李玉如(1924-2008)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

严、童、李长期居住在上海。 他们的年龄顺序与严、童、李的顺序相同。 他们相差两三年,算是同一代人了。 解放后,确定的地位与时代相反,成为李、童、颜。 从与周恩来总理合影来看,李站在中间,童站在大边,严站在小边。 这种排序绝非“任意”,而是相当“刻意”。 1964年的现代戏演出中,上海剧团呈现了一段“折子”,也是李玉如《椅子评语》的主线,前面是佟之苓演唱的《胖子送货》。 事实上,谁在艺术上更胜一筹呢? 实在无法给出明确的裁决。 与跳高、赛跑等“体育赛事”不同,评审规则一目了然,非常简洁。

不过,三人的顺序必须有道理,才能让人信服。 这就是“剧团道德”发挥重要作用的地方。

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

颜慧珠、于振飞、李玉茹

1933年,颜惠珠刚刚进入高中,还在以女学生的身份“追星”。 童志玲的事业也未定,杜锦芳才一两岁,李世济刚刚生完孩子。 而李玉如已经进入“戏曲学校”,开始正式学习戏曲、唱歌、踩高跷和练习武术。 “资质”是李玉如的先决条件。 这是其中之一。

来说说他们的“丹椒学徒”:

宗字是“梅”,

童氏家族为“梅、熏”,

理总不仅有“梅、薰、晓、程”(中华戏剧学校的女演员都是程先生的无名弟子,据说包括扮演丫鬟的男学生,这个字白色部分的“你”都是程韵),而且她还崇拜赵同山(芙蓉草),所以李是多师之师,“无所不能”。 《百花公主》中,李有绝活“断脚踝”,但佟从来没有练过这个技能。 “功”,对于这一点,颜、童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知道,也愿意占便宜。 李是你唱的,我都能唱,我能唱,你却不能。 这是第二个。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

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

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

李玉如与著名演员演出的剧目列表

三是“取决于你参加工作的时间”。 解放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工作”的全面深入推进,各行各业中“私有制”的出现逐渐结束。 加入“国营”剧团成为京剧人的唯一选择。 李玉如“革命”第一,童第二,严第三。 所以,薪水和地位也是这样确定的。 虽然颜的内心不平衡,她也去过北京、天津,但还是无法与各个剧团相处,所以她第二次回到上海,他表示“认命”。 此后,李、童相继加入党组织,但严加入“民主同盟”,并于1957年在报纸上“大做文章”,险些被划为“右派”。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张火丁_京剧名角王珮瑜

佟之苓、李玉茹《翻江关》

李、童、严三人也团结协作。 童、李的“雁门关”和严、李的“番江关”就是相互尊重的好例子。 绝不是像现在的一些丹教明星那样,霸道至极,或者彼此格格不入。

尽管颜氏的地位首屈一指,但他在艺术上依然高调行事,在生活中行事嚣张。 而她个人的婚姻也十分不幸,正所谓“佳人穷”。 所以她人生的每一刻都不容易……

其实佟和李也有各自的难处,但他们还是能保持相对平静的心态,所以他们并没有像颜那样自杀……

解放后,京剧界的“民间班子”、“民间戏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旧的“传统伦理”也被批判得七零八落,“孔孟”被视为反面教材。 曾几何时,批“孔孟”,批“周公”。

近年来,郭德纲在相声圈的私人“德云社”已悄然形成并应运而生。 但郭文贵及其弟子何云伟、曹云金等人并没有以一套“传统伦理”为约束,因此在发生冲突时,多少有些分不清谁对谁错。

旧时代对京剧的记忆就像老电影一样,不仅是黑白的,还伴随着许多划痕。 因此,我非常期待新时代的“梨园”,不仅有新的“规章制度”,还有称职的“管理园丁”。 不仅梨园要郁郁葱葱,果实累累,不仅要人才辈出,好戏不断,而且每个戏班都要唱出自己的“特色”风味,从而显得“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