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与齐如山

泽泰京剧大全网

梅兰芳能够成为当代京剧大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而他与同时代文人的交往、合作、互助恐怕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与梅兰芳同时代的文人中,与梅兰芳有过交往、合作和成功的有齐如山、欧阳予谦、包天笑、张彭春、冯耿光、田汉、费穆、吴祖光、徐继传等。在。 其中,接触最早、影响最大的应该数不胜数。

 

齐如山(1875—1962),河北高阳人,出身书香门第。 祖父是阮元弟子,父亲是翁同弟子。 齐如山自幼接受家庭教育,学习古代经史。 19岁进入北京同文博物馆学习德语和法语。 庚子事变、同文博物馆关闭后,他经商并多次出访西欧国家。 在英国,他结识了孙中山。 据说,他还利用北平宜兴局作为秘密革命组织,为1911年辛亥革命做出了一些努力。

齐如山的家乡曾经盛行昆曲、彝剧。 他的父母都喜欢歌剧,经常带他看歌剧,这让他从小就有了歌剧的“细胞”。 在同文堂读书时,他经常和同学一起看戏,对戏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西欧旅行时,他观看了一些欧洲戏剧,包括歌剧和戏剧。 回到北京后,他潜心研究戏曲。 此时,他已经三十五岁了,正值壮年。

齐如山起初对京剧不是很熟悉,也不是很喜欢。 在欧洲看完西剧后,他又回来看京剧。 他很不满,觉得一切都不合理。 他甚至写了一本叫做《说歌剧》的书。 论点是完全反对京剧。 后来,谭鑫培、田纪云担任会长、副会长的正乐教育协会请他去讲学。 他讲了三个小时的课。 内容是京剧的一切都太简单了,还简单介绍了西洋歌剧的服装、布景、灯光、化妆等。 一会儿。 讲座出乎意料地受到欢迎。 从此,齐如山结识了京剧界人士。 为了学习京剧,他与京剧界人士多接触。 大多数外人,尤其是官员、学者和戏剧界人士,只需要认识好演员即可,但齐如山无论好坏,都认识、熟悉,所以帮助他的人很多。 他认为,“要问一个人的特长,就得问这个行业的好演员;要问整个京剧行业,就得问各行各业。”命。善者,问善者;清者,至清行,当问管行李之人。” 每当他去剧院,后台总有人和他说话,人们愿意告诉他衣服、头盔、挂钩、把手、检查场地、音乐等。他随身带着笔记本和铅笔,写下:他问。 他经常去演员家里,参加婚礼和葬礼。 每天回家后,我都会在笔记本上记录当天的收获。 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分类就随便写的; 后来我分类记录下来,总共写了好几捆笔记本。 根据这些记载,齐如山又查阅了原始戏曲书籍《燕兰小语》、《名通录》、《独曲须知》、《扬州画坊录》、《戏剧理论》等,觉得京剧太厉害了。 太年轻,太穷,太不被注意。 由此,他觉得自己过去对京剧的反对和蔑视是错误的。 京剧是有道理的,但没有得到全面的分析,很多东西都丢失了,被遗忘了。 他认为,“学术界不但新学者鄙视戏曲,老学者也认为它是小路,不值得受教育,无人研究”。 他根据所学,撰写了十几部京剧理论著作。 除《说戏》外,他还收录了《观戏忠告》、《中国戏曲的组织》、《戏曲角色术语考查》、《京剧的变迁》、《脸谱》 《须知》、《脸谱图解》、《戏曲人物》、《进出台》、《戏班子》、《扶盔头》等。这些专着很多都在基础理论建构的范围之内。还有一些书,如《京剧变迁》,收集了作者多年来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重点讨论京剧的历史变迁京剧。由于齐如山受西方现代文化影响较多,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对京剧有深入的了解,所以他的观点比较先进,主张京剧的创新,他并不完全否定旧的东西。并且不盲目肯定新事物。 与旧的《演员传》和《梨园轶事》相比,这些作品有其自身的进步意义,对当前的京剧改革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应该说,齐如山的京剧理论对京剧事业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齐如山对京剧事业的更大贡献在于他与梅兰芳的合作以及他为梅兰芳创作的数十部京剧剧本。

齐如山在认识梅兰芳之前,写过话剧《女子参军》(不是《花木兰参军》),还为梆子班写过《新砖》《新医生》,但没有排练。 我有点灰心了,就不想再轻易补剧了,只是看剧而已。

1912年,梅兰芳已蜚声京剧界。 齐如山看了几遍他的戏,心想:“他的演技很一般,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太有才华了。”学界有句话。 天才太优秀了。”戏剧界的前辈们常说,演技有六点,满足了这六点,就是一个好角色,差了一点,那就不好了。这六点是:第一点好声音,第二点好唱,第三点好身材,第四点好动作,第五点好相貌,第六点好表情。如果你有好声音但不会唱歌,如果你有好身材但不会动,或者如果你有一张好脸但不会表达,你就成不了名。第1、3、和5重在人才,很少有人帮助。第2、4、6点重在人力。如果你给予良好的指导和教导,如果你自己努力练习,一定会取得很大的成果,取得很大的成果。齐如山认为梅兰芳前三点比较出色,但后三点可以下功夫,进步很快,他只是想多看梅兰芳的戏。 观看梅兰芳表演《汾河湾》后,他给梅兰芳写了一封约3000字的信。 这是齐如山写给梅兰芳的第一封信,从此开始了梅兰芳与齐如山长达二十年的合作史。 以下是原信的摘录。

“我昨天看了《汾河湾》,演得很好。所有的人物都可以说是美丽的,尤其是进出窑的人物。所以,美丽的原因就在于水袖的运用得当,增添了很多韵味。”人物的颜色,以后要重演,多加注意,这个剧有一个缺陷,就是窑门段,关窑后,你脸向内坐着,不理他,这个是因为你的老师教得不好,或者你看了别人的戏,你也一样,这是极不恰当的,不仅有缺陷,而且不合理。有人说他是他分居的丈夫。十八年了。虽然他不相信,但他看起来当然有点像,所以他决定将自己的身世讲述出来,意思是如果那个人听到他说的话,他就会承认。如果他说的话错了,他就会愧疚。此时,那人说了半天,却神色冷漠,没有表现出任何关心。 有什么理由吗? 其他人物虽然大家都这样做,但是你一定不要这样做,因为这样唱就不符合歌剧的原则。 也许有人会说,男演员在这里休息,这更不符合中国戏曲的规矩。 中国戏曲的规矩是:任何人不得在舞台上休息。 人若无事,则不必上去。 群众演员虽然是啦啦队人员,但也应该表演。 昆剧关心这个,这个套路能忽略吗? 更何况,如果你听到他夫妻分开的时候,谁能不心烦意乱、不悲伤呢? 所以,这里的女性角色必须要有非常准确的表达能力,才能合格,将来才能成为一名好演员。 我在唱生角色的时候,对某句台词说,你应该有什么样的表情,下面大致写下来,供大家参考。”

然后,齐如山详细想象了梅兰芳的表演计划:当薛仁贵演唱《住在江州龙门县》时,女演员会有什么反应? 从“父亲早逝,母亲幼年便去世,留下了我的仁慈和苦难”,到“每天在窑里受尽苦难,无奈下决心从军”等等在。

齐如山寄出信后,原本以为自己随便写写,不会有什么作用。 十多天后,梅兰芳再次演出该剧,他又去看了。 梅兰芳确实按照信中所写的那样改编了表演,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 这引起了齐如山的极大兴趣和兴奋。 梅兰芳已是当时北京京剧舞台上最受欢迎的演员。 他这么听话,确实很少见。 从此,齐如山每次看戏,都会给梅兰芳写一封信。 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写了100多封信。 齐如山从此成了梅家的常客,后来又为梅兰芳策划、编排、表演新戏。

齐如山为梅兰芳首部新剧

这就是《监狱鸭子》。 这是一种老式的图案,排列方式很常见,但却很流行。 于是我们就写了第二部剧《嫦娥奔月》。 这次是新戏、新表演。 我们重新设计了京剧演员的旧头饰、旧服装。 我们根据古画设计了包子、服装、配饰,营造出优雅的风格。 仙气十足、诗情画意的舞台形象,还为嫦娥采药设计了采花舞蹈。 这使《嫦娥奔月》焕然一新,在京剧舞蹈中独树一帜。 从此,出现了“古装剧”新品种。

继《嫦娥奔月》之后,齐如山、梅兰芳又编演了《黛玉葬花》、《神女散花》等,这些“红楼戏”和“神话戏”吸收了中国传统戏曲的特点。昆剧的歌舞,继承传统,发展创造,为京剧古装剧开辟了一条新路。 当时北京的其他剧团都以角色多、演员多而闻名,而梅兰芳却异军突起,其个人编排和表演的新剧出人意料地成功,卖得非常好。 齐如山的理论是:“梅兰芳所在的吉祥园需要与第一戏台竞争,避其短,发挥自己的长处。第一戏台是新建的新戏台,有转盘,有布景。 ,吉祥园是一个老式舞台,装修不考究,座位也太差了,服装都是上海新做的,衣服都眼花缭乱,但是你们都脏兮兮的,人物有杨小楼、王耀庆、王凤庆、龚云甫等,等等,你们剧团就靠梅兰芳,梅兰芳应该是主角,戏要给他编排,服装要新,靠的是布景,我们依靠我们的数据。” 果然,这些戏很受欢迎,从此剧团里的每个人都对它们感兴趣。 他仰慕她,梅兰芳更听从她。 两者合作得更好。 随后又创作了《洛神》、《红线偷盒子》、《连金凤》、《太真外传》、《上元女》等剧目,并融入了羽毛舞、拂尘舞、剑舞等古代舞蹈。每场剧目中都安排了杯盘舞和悬手舞。 梅兰芳还学习、排练了十几部昆曲剧目:《游园》、《镜明梦》、《寻梦》、《折柳》、《四番》、《学堂》、《好》等。同时,齐如山还为他编排并表演了一部新时装剧《一缕马》,形成了梅兰芳演艺史上最鼎盛的时期。

据其回忆录记载,齐如山为梅兰芳编排的京剧有《鸳鸯入狱》、《嫦娥奔月》、《黛玉葬花》、《晴雯撕扇》、《神女散》等。花》、《洛神》、《连金凤》、《君袭人》、《一缕马》、《西施》、《太真外传》、《红线偷盒》、《霸王别姬》、《恨》生死存亡》、《花木兰从军》、《凤凰归巢》、《圣母斩蛇》、《麻姑献寿》、《上元夫人》、《缇鹰救父》 》、《春灯谜语》、《春秋火柴》等。 《中国京剧史》介绍了齐如山的《还海潮》、《灯下鼓》等剧本。 其中许多剧目不仅成为梅兰芳的保留剧目,有的还成为脍炙人口的京剧剧目。

齐如山对京剧的贡献还包括帮助梅兰芳在国外推广京剧艺术。 1919年,梅兰芳首次赴日本演出,1924年第二次赴日本演出,齐如山大做媒,担任团体顾问。 1930年,梅兰芳首次访美演出。 齐如山也贡献良多。 他和张彭春担任董事和顾问。 齐如山在准备去美国的同时还写了两本书。 一是《中国戏曲组织》,介绍中国京剧知识; 另一部是《梅兰芳》,介绍梅兰芳的家族和历史。 在美国演出回国后,齐如山还写下了《梅兰芳美国游记》。

1931年“九十八”事变后,梅兰芳从北京移居上海,与齐如山的交往逐渐减少。 他们只是互相交流。 抗战爆发后,梅兰芳蓄起了胡须,并明确表示不会登上舞台。 解放前夕,齐如山远赴台湾,继续学习京剧理论,一直活到八十多岁。

梅兰芳与齐如山的互动、合作与成功的故事,对当代戏曲艺术家如何虚心接受观众的意见、提高艺术水平有着深刻的启示; 如何与知识分子合作,推动戏曲类型的创新,最终成为伟大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