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京剧中的流氓说开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中有些剧目是耍流氓的,按理说这些人应该都是坏蛋,可是却不尽然。因为这流氓也要分两种。
第一种自然是人见人恨的流氓,无论是从扮相还是唱念都透出了那么一股无耻卑鄙的劲儿,如《野猪林》的高衙内,《望江亭》里面的杨衙内都是这样的,他们仗着父辈欺压良善,抢夺妇女,一出场就给人以恶心的感觉,都从心往外憎恶他们。
还有一种流氓则是阴险的,其实他们的行径更为可耻和卑鄙,他们喜欢某个女子,便设计陷害她的丈夫,或是制造矛盾,使得夫妻吵闹,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些人有《青霜剑》里面的方世一,《碧玉簪》里的表兄以及《斟玉钏》的韩臣等等,但最后他们往往与上一种流氓一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看戏的观众也得到了心里的满足。
第三种流氓是更为阴毒的了,他们一开始往往以正面人物的样子出现在观众面前,不但显现不出来他的流氓样子,还显得无比可怜呐!象《金玉奴》里面的莫稽,刚出场给人的印象是一个落魄的文人,又谁能想到他会是个人面兽心的流氓呢?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这小子的禽兽心肠越发显示出来了,竟然将患难的妻子推入江中,这时候他真正丑恶的嘴脸也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以上三种流氓都是露出了的,还是可以让观众接受的,但是京剧剧目中却有几个耍流氓的混蛋,不但没有得到惩罚,反而富贵了起来,看戏的观众好似也原谅了他们。
如《武家坡》里面的薛平贵,本来见到了王宝钏,应该相认,可他却先要试人家的贞节,这其实就是一种流氓行为,他还在大言不惭地念白:“待我试试她的贞节如何,倘若不从,将她认下,倘若从了,我这里有防身宝剑,将她人头割下,去见我那代战公主,有理啊有理!”(可能这段念白有出入),其实他又什么理呢?人家在寒窑含辛茹苦等了你那么多年,到头来你不相认,先试试贞节,这不是在耍流氓吗?
为什么观众能够原谅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自古以来中国就是男尊女卑,在很多人的脑海里便认为丈夫考验妻子贞节是应该的,相反就不行了,还是这出《武家坡》,当王宝钏知道薛平贵外面又娶了代战公主以后,不但没有发火,反而似地让“她为正来我为偏”,看起来大度,实则这简直就是长期麻木思想作怪,她为什么就不学秦香莲呢?可这时候观众还是原谅了薛平贵的行为。
比起《武家坡》里面的王宝钏对待丈夫调戏的麻木,《桑园会》里面的罗敷还知道以死来抗争,但是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京剧里面虽然有很多不让须眉的巾帼女性,但也应该看到受侮辱和欺凌的却占大多数,她们无力反抗自己的命运,被封建礼教所束缚,结果稍稍有些异样,就身遭横死,这是很不应该的。
以上胡言乱语,诸位皆可评议。欢迎不同见地,希望指点宇希。

 

本贴由宇希先生于2003年6月24日09:09:58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