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的舞台生涯记孙毓敏

泽泰京剧大全网

孙毓敏在文化大前就已经是京剧舞台上很有名气的演员了,她作为“荀(慧生)派”艺术的人,其表演艺术与风格已经深受老师的赞扬和广大观众的喜爱。1959年,荀慧生先生把自己为国庆10周年献礼刚刚排好的《荀灌娘》让给孙毓敏演出,在舞台上一炮走红。想不到,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日子里,她因为与一位香港华侨青年恋爱而被处分,尽管她听从领导的“劝告”忍痛割断了恋情,但依然被下放到河南。史无前列的文化大一开始,她又因这次“恋爱事件”而被打成了“与港商勾结,里通外国的特务”,硬逼着她交出与特务联络的电台和密电码,否则就要批倒斗臭。她忍受不了这无情打击和残酷批斗,以死明心志,跳楼。虽未死成,腰椎骨却摔断三截,脚骨也碎成二十几块。躺在被“”的病床上,心里仍向往着舞台——
“啊,舞台是那样地使我眷恋;啊,京剧艺术,你是我的情侣,我的生命。”
然而,残酷的现实又一次给她的理想以重重的一锤。因为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她的双腿和双脚完全成了残疾——双腿肌肉萎缩,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直径只有三公分;双脚的脚掌呈S字形,十个脚趾抠缩着,如同鸡爪子一般,一点儿不听使唤。
这样的腿脚今后如何上得舞台?她真的绝望了,曾痛苦地请求医生把双腿锯掉。是一位在医院里打扫卫生的“叛徒”大爷的一席话,重新燃起了她心灵中的希望之火。她决心同命运抗争,双手紧紧抓住栏杆,忍着钻心的疼痛,练习“走”路——
“从床头到窗台只有四米,对我来说却像是隔着海,隔着山。我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双脚,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简直踩不下去。踩!必须踩下去!只要不疼死,就要往前走!我的脑海中闪过红军飞夺泸定桥的情景。”
孙毓敏“成功”了!她不仅可以扔掉双拐“走”路了,而且又“走”上了舞台。
观众的掌声与领导的关怀,给了孙毓敏莫大的欣慰。然而,人们在欣赏孙毓敏优美的舞台艺术之时很难想象得到,孙毓敏在舞台上要忍受因为残疾所带来的怎样的痛苦。1983年在山东济南演出,脚心腐烂流脓血,疼痛难忍,头天演出《玉堂春》,她咬牙硬挺着。第二天脚疼得连地都不敢沾了,可晚上还要演出《红娘》,换戏已不可能,因为这戏是剧院应观众要求重演的,票已经卖出去了。怎么办?只得带伤上台。
“演出开始了,为了减少疼痛,我只得踮起脚走路,但在跑圆场的时候,也只有咬住牙愣往下踩了。啊!好疼啊!我的脸上几乎要露出痛苦而痉挛的表情了。但我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呀!’我尽量掩饰着痛苦,装着笑容,按剧本的要求做出‘红娘’应有的表情,以保证演出的质量。汗水湿透了内衫,我总算坚持下来了!谢幕时观众多次鼓掌。”
孙毓敏就是这样以自己的顽强意志和对艺术执著追求的毅力与精神,奔波在舞台上,行进在人生道路上。她的辉煌,不只是汗水的浇灌,更是生命之血的滋养!也许是经历了更多的人生苦难,对时代有了更深的感悟,增加了对祖国对人民的爱,孙毓敏的艺术,她在舞台上所创造的艺术形象,总是贴近着时代,贴近着老百姓。通过艺术形象歌颂,鞭挞假恶丑。比如,她演出的《荀灌娘》、《玉堂春》、《红娘》、《金玉奴》、《霍小玉》、《红楼二尤》、《杜十娘》等等。
今年10月,北京戏校举办了“孙毓敏舞台生活五十年展演活动”,孙毓敏主演了《陈三两》(陆翱根据河北梆子剧本改编),剧中严厉抨击了污吏的行径和依仗职权烂施刑法草菅人命的罪恶,赞扬了为民众办事、铲除的正义行为。剧中的陈三两忍痛割断亲情,把贪污腐化的亲弟弟李凤鸣送入监狱,而与结义之弟陈奎相认,更显出爱憎分明的高尚人格。大堂之上,身为妓女的陈三两借述说家史斥责贪赃枉法的弟弟李凤鸣:“……人前陪笑忍辱偷生,盼望兄弟长大。为人要正为官要清,又谁知他贪图钱财丧人性,非法用刑草菅人命。他的言行失了民心,丧了人性,气在我心,痛在我心,悲在我心,苦在我心,恼在我心,怒在我心,恨在我心!”李凤鸣还想辩解:“若知是为姐到了,小弟焉敢动此非刑。”一听这话,陈三两更是气上加气,“谁人不是父母养,谁的皮肉不知疼?庶民们若是无有兄弟把官做,难道说就该屈死在公门?”孙毓敏充满的演唱博得观众阵阵掌声,观众席里叫好声一片。
我想,这掌声和叫好声既是为孙毓敏的精湛的艺术,也是为剧中人物的正义精神与美好情感。老百姓喜欢看这样的戏!

 

(摘自 《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