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宋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若是说起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那毫无疑问非宋词莫属。

总的来说,词的起源与音乐有关。从晚唐开始,词作逐渐开始流行,而到了宋代,词作的成就远远高于诗文。

词能够谱曲配唱,适合文人聚会时候,现场填词,互相唱和,或者叫陪酒的歌姬当场讴歌吟唱。不过词在宋代胜于诗,恐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好诗都被唐人作尽了。

晏殊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宋史》评价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晏殊生于富贵长于富贵,所作多吟成于花前月下舞榭歌台这般温柔乡里,所以词风闲婉,词语雅丽。诸如“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不如怜取眼前人”,“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时光只解催人老”云云,和婉明丽中夹杂着伤感,风流蕴藉中流露着多愁的词句,氤氲了宋初词坛。

他的儿子晏几道却不如他爹那样一生平顺,晚年家道中落让他的词风与他的父亲有了微妙的区别,后人言道:“北宋晏几道工于言情,出元献(晏殊)、文忠(欧阳修)之右……措辞婉妙,一时独步。”他的词比起他爹,就多了三分伤感,他的词多怀往事,抒写哀愁,这也是后人说“淮海、几道,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实罕其匹”的原因。

当时词坛的另一个领军人物欧阳修,他的词作,也是花间派那般疏隽深婉的风格,承袭南唐遗风。

柳永在宋词发展史上有着转折性作用。这位奉旨填词的柳三变,毕生作慢词居多,自诩为白衣卿相。他的词,多是写天涯羁旅或者偎红倚翠。“能以清劲之气,写奇丽之情”,而也因为词曲通俗谐婉,因而“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

张先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因为“云破月来花弄影”、“隔墙送过秋千影”和“无数杨花过无影”而世称“张三影”。不过比起这三影,那句“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更是风趣有味道。

之后东坡先生的词又在宋了一大先河,不因音律而害词义,又以诗为词,打破了“词为艳科”的局限。词风以豪放著称,后人称“性情之外不知有文字,真有‘一洗万古凡马空’气象”,“直觉有仙气缥缈于毫端”。诸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之类,读后唇齿留香的诗句,不一而足。

苏门四学士风格各有不同,黄庭坚工于诗,而秦观工于词,后人说秦观之词是“初曰芙蓉、杨柳晓风”。张炎《词源》评价秦观“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张炎此人诗词存留不多,不过那句“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写得倒是颇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