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迷人馆剧本唱词

京剧《迷人馆》又名:《醉仙楼》《画春园》《拿九花娘》剧本唱词

角色

徐胜:武生
九花娘:武旦
韩天龙:小生
粪屎氏:彩旦
雷不殆:丑
彭朋:老生
傅国恩:净
李得彪:净
李得豹:净
马昆:净
张占鳌:净
伍泰山:净
高通海:武丑
刘德泰:武丑
英雄甲:武生
英雄乙:武生
更夫甲:丑
更夫乙:丑
卫士甲:外
卫士乙:净

剧情

桑氏九花娘,性极,挟有邪术,同母开设醉仙楼茶酒肆。良家子弟,多被勾引,混号为迷人馆。又结交绿林中人,凡抢夺劫掠之事,无不与闻,俨然一女盗也。犯案重重,未经一破。彭公命卫士徐胜、欧阳德诸人,捉拿九花娘,除去地方之害。徐胜等路经醉仙楼,入座小饮,探访九花娘之踪。有一女子,出而应客,为欧阳德所识破,盖即是九花娘。而九花娘见徐胜风流蕴藉,频频以目送情。徐胜本豪侠士,虽有美色当前,亦漠然无动,饮毕而去。俟至夜深人静,同欧阳德再往,暗窥九花娘。正在杀一所识之浪子,徐胜猛扑上前,被九花娘用五彩帕,撒至面门,徐胜即不省人事,当场缚住。复用解药,使之苏醒,欲与徐胜结为夫妇。纠缠之际,而欧阳德率众卫士来援。九花娘知寡不敌众,乘间逃往大名府傅国恩处,二人亦曾经结露水姻缘者。徐胜等一路追跴,傅国恩竟不顾国法,约会盗党,出死力拒捕。九花娘知事情不妥,顿思脱身之计。以灰泥迷傅目,自己潜遁至剑锋山活阎罗焦振远处。而傅国恩卒为众卫士所擒去,明正典刑。

注释

按此剧虽出于说部《彭公案》,而异点极多。书中云:九花娘在庙内,谬托仙女临凡,施药治病。借以引诱青年子弟。并无有开设茶酒馆之事。剧本不照原书编排,大约别有用意也。

京剧《迷人馆》剧本唱词

【第一场】
(粪屎氏上。)
粪屎氏(引子)只为丈夫亡故早,母女终日受煎熬。 

(白)我,粪门屎氏。不幸当家的早年去世,身旁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九花娘,长得别提有多么好看啦。是我母女二人,就在这长垣县城内,开了一座茶酒馆,叫做醉仙楼。有那些喝茶的,吃酒的,来到我们这儿一看,见我们丫头,他们可就迷住了。因此外人,与我们送了一个外号,叫做迷人馆,生意也还兴隆。今个天也不早啦,不免把丫头唤出来,挂起招牌做买卖。

我说丫头哪里,丫头快来!

(九花娘上。)
九花娘(念)忽听母亲唤,进前问根源。

(白)妈呀,将女儿唤出来,有什么事情呀?

粪屎氏(白)我说丫头,自从你爹——

九花娘(白)嗳。

粪屎氏(白)你怎么拾妈妈的便宜?

九花娘(白)不是的。我们是答应你那的话头儿呐。

粪屎氏(白)自从你爹爹去世之后,剩下咱们母女二人度日。妈妈这白天倒还好过,就是到了夜里头,可是实实的难受。摸一把,空空的,搂一搂,松松的。真比发了鸦片烟瘾还难受。

九花娘(白)怎么你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是这么春心发动吗?

粪屎氏(白)丫头,你靡有听见人常说吗:女人家,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了五十岁呀,可就不管好歹,是人都行。碰着谁,就是谁。

九花娘(白)妈呀,你别打哈哈啦。

粪屎氏(白)看天气也不早啦,你去前面打扫打扫,挂上了招牌,做生意要紧。待妈妈到后面,收拾收拾火去。

(粪屎氏下。)
九花娘(白)是了。

(西皮摇板)母女们做生涯倒也欢畅,

开一座醉仙楼把名扬。

我这里将招牌高高挂起,

且等着年少的美貌儿郎。

(雷不殆上。)
雷不殆(西皮摇板)在衙中众朋友齐对我讲,

他言道县城中有一娇娘。

醉仙楼众少年常常来往,

今日里向前去细看端详。

(白)我,雷不殆。在长垣县中当了一名书吏。闻听人言,这城中开了一座酒馆,名叫醉仙楼。有一个女掌柜的,是个老婆子。那个跑堂儿的,是一个少年的妇人,长得十分美貌,惹动这城里的少年子弟,一个个晕头带脑,全叫她给迷住啦。我今天无事,我也去白相白相。

(西皮摇板)三步当作两步走,

两步当作一步行。

(白)说着说着,管保是到了。

(雷不殆看。九花娘迎。)
雷不殆(白)我这儿借光,打听打听,哪儿是醉仙楼吓?

九花娘(白)你怎么出门不带着眼睛。你靡有看见我们这面招牌吗?

雷不殆(白)呕,这儿就是吓!那么着,我就进去罢。

九花娘(白)什么呀?

雷不殆(白)我说我就进去坐着罢。

九花娘(白)你那请进来罢。

雷不殆(白)我就坐在这儿罢。

九花娘(白)我说大爷,你是喝茶,还是吃酒?

雷不殆(白)我在礼,有个门槛,不吃酒,我喝茶罢。

九花娘(白)你那喝茶,待我取来。

(九花娘取茶。)
九花娘(白)茶到。

雷不殆(白)好好,待我倒上。

(雷不殆倒茶。)
九花娘(白)你全洒在外头啦。

雷不殆(白)嗳嗳,你瞧我全给你弄到外头啦。

九花娘(白)什吗?

雷不殆(白)我说只顾说话我全倒在杯子外头啦。嘿,好茶。我说大嫂子,你们这儿有几位伙计呀?

九花娘(白)就是我母女二人。

雷不殆(白)怎么靡有男人吗?

九花娘(白)靡有吓。请问大爷贵姓吓?

雷不殆(白)我姓什么来着?我想想。哦,我姓雷。

九花娘(白)大号?

雷不殆(白)我叫雷不殆,我兄弟叫闪不照。我闻听人言,这儿有一位叫做九花娘,可有这个话靡有?

九花娘(白)有的,有这个人。

雷不殆(白)有这个人?我可能够见见不能吓?

九花娘(白)你要见容易。你远看——

雷不殆(白)靡有人呐!

九花娘(白)你近观——

雷不殆(白)莫非就是大嫂子你吗?

九花娘(白)不才买就是我。

雷不殆(白)果然的名不虚传。

九花娘(白)你那夸奖啦!

雷不殆(白)真正顶呱呱!

(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徐胜、欧阳德同上。)
徐胜(白)来此酒楼,一同进去。

欧阳德(白)拿酒来。

(粪屎氏上。)
粪屎氏(白)几位是喝酒的吗?

徐胜(白)正是,好酒取来。

粪屎氏(白)酒到。

徐胜(白)欧阳兄请。

欧阳德(白)几位请。

(雷不殆、九花娘同暗传情。)
徐胜(白)大哥,你看此人,莫非就是那……

(欧阳德拦。)
欧阳德(白)此地不是讲话之所。

雷不殆(白)这一伙人,其势汹汹可怕,我要去了。

九花娘(白)你晚上来罢。

雷不殆(白)好,我定要来的。

(雷不殆下。)
徐胜(白)你我同到前面一叙。

酒家,酒钱在此,我等去也。

(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徐胜、欧阳德同下。)
九花娘(白)看这一人,与我眉来眼去,倒有点意思。可惜被这一群人给嚇跑了。我曾对他说,叫他晚上来,到看他来不来。他若来时,我二人就可以成其美事。正是:

(念)世间无难事,就怕有心人。

(九花娘下。)
【第二场】
(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徐胜、欧阳德同上。)
徐胜(白)方才酒楼中那一女子,莫非就是九花娘?

欧阳德(白)正是九花娘,愚兄早已看破。

徐胜(白)如此,你我何不前去将她拿下?

欧阳德(白)此人武艺高强。若要拿她,必须定计而行,千万不可莽撞。后面一同用饭,再做商议,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韩天龙上。)
韩天龙(白)俺,韩天龙。只因在此处,结交一个女友,名叫九花娘。我与她常常往来,这几日家中有事,未曾前去。今晚无事,不免前去与她欢会。

(韩天龙下。)
【第四场】
(雷不殆上。)
雷不殆(唱)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我雷不殆。时才在醉仙楼,与九花娘眉来眼去,勾搭了半天。我临走的时候,她叫我晚上来。我不免就此前往,看她是怎样待我。倘若能够成了美事,也是我祖上的阴功,父母的德行。

(唱)今夜好比七月七,

牛郎织女会佳期。

(白)到了,待我叫门。

开门来!

(九花娘上。)
九花娘(白)是谁叫门?待我看来。

(九花娘开门。)
九花娘(白)哦,原来是你?你黑更半夜到我们这家里做什么呀?

雷不殆(白)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九花娘(白)我叫你来做什么?

(雷不殆跪。)
雷不殆(白)我说母亲,你快救命罢!

(九花娘扶雷不殆。)
九花娘(白)你不要着急,我同你闹着玩呐。

雷不殆(白)你把我闹了一身大汗。

九花娘(白)待我把门关上。

(九花娘拉雷不殆同入帐。韩天龙上。)
韩天龙(白)开门来!

九花娘(白)是谁呀?

韩天龙(白)连你韩老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九花娘(白)等着,我就来。

雷不殆(白)这事怎么好吓?

九花娘(白)不要紧,等我打发了他。

韩天龙(白)为何这样慢腾腾的?

九花娘(白)来了。

(九花娘开门。韩天龙闯进两旁看。)
九花娘(白)你进得门来,东张西望,你看什么呀?

韩天龙(白)看你这样变脸变色,莫非又勾引了什么人来在此?

九花娘(白)慢说靡有什么人,就是有人,你还管得住吗?

韩天龙(白)呔!你出此狂言,你可知你韩老爷的厉害!

九花娘(白)什么叫做厉害?你看刀!

(九花娘杀韩天龙,韩天龙下。)
雷不殆(白)嗳呀,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九花娘(白)这小子早就该死,咱们还是睡觉吓。

雷不殆(白)你这一嚇,把我的色,全嚇回去了!

(九花娘、雷不殆同入帐子。徐胜上,粪屎氏持灯上。)
粪屎氏(白)我女儿屋里头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事情?待我去看。

(徐胜扯粪屎氏。)
徐胜(白)我且问你,九花娘住在何处?

粪屎氏(白)那后面小屋里就是。

徐胜(白)看刀!

(徐胜杀粪屎氏,粪屎氏下。徐胜持刀砍。)
徐胜(白)九花娘看刀!

(九花娘扑帐子下,拉雷不殆同转场。徐胜杀雷不殆,追九花娘下。九花娘上。)
九花娘(白)且住,此人武艺厉害,鸳鸯帕擒他便了。

(徐胜追上,打。九花娘持巾打徐胜,徐胜弃刀,迷。)
九花娘(白)叫你知道厉害。待我先把他捆起来再说。

(九花娘用绳捆徐胜,取水。)
九花娘(白)待我用凉水把他解过来。

(九花娘用水喷徐胜,徐胜醒。)
九花娘(白)我说你是谁呀?

徐胜(白)你老爷姓徐名胜。

九花娘(白)徐胜吓,你来做什么来啦?

徐胜(白)我来拿你来啦。

九花娘(白)你既是来拿我来啦,为什么反被我把你拿住呢?

徐胜(白)你不知道,如今的时候是阴盛阳衰吗!

九花娘(白)我也不管这个那个,你把你太太的兴致冲散,靡有别的说得。来罢,给我来过过瘾罢。

徐胜(白)什么叫做过瘾?我不懂得。

九花娘(白)过瘾,就是我同你留交情。

徐胜(白)我向来就不懂交情。

九花娘(白)你不答应,我就杀你。

徐胜(白)你杀罢!

九花娘(白)我爱你这个小白脸,我舍不得杀你,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徐胜(白)不答应。

九花娘(白)你不答应,也由不了你,等着看。

(九花娘持巾打徐胜,徐胜迷。)
九花娘(白)你不答应也要答应。我把绳子先给它割断了再说。我看你还往哪儿走。

(九花娘拉徐胜同入帐子。四上手、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欧阳德同上。)
欧阳德(白)我等打进去,不要跑了九花娘!

(九花娘出帐子,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欧阳德同打九花娘,九花娘下。高通海、刘德泰、欧阳德同救徐胜。)
高通海、
刘德泰(同白)他为何昏迷不醒?

欧阳德(白)快取冷水喷来!

徐胜(白)九花娘哪里去了?

欧阳德、
高通海、
刘德泰(同白)她跑出去了。

徐胜(白)追呀!

(众人同追下。)
【第五场】
(九花娘上。)
九花娘(白)且住,原来是官兵前来拿我,那便怎么处?哦喝有了,我有一友,名唤傅国恩,现作大名府。前番有书信来唤我,不免到那里躲避便了。

(四上手、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欧阳德、徐胜同上,同起打。九花娘逃,跳桌下。)
二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徐胜(同白)九花娘逃走,如何是好?

欧阳德(白)你我一同去见大人,再作道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二卫士、彭朋同上。)
彭朋(唱)本院带兵除贼党,

要拿女寇九花娘。

将身且坐二堂上,

众将回来作商量。

(四上手、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徐胜同上。)
徐胜(白)启大人:今有小方朔欧阳德,前来叩见大人。

彭朋(白)唤他前来。

徐胜(白)有请欧阳兄!

(欧阳德上。)
徐胜(白)大人唤你。

欧阳德(白)晓得哉。

草民欧阳德,叩见大人。

彭朋(白)壮士少礼,请坐。

欧阳德(白)大人在此,焉有草民的座位?

彭朋(白)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

欧阳德(白)多谢大人。

彭朋(白)壮士此来,必有所为。

欧阳德(白)草民闻得大人,要拿那九花娘,特的前来报效。

彭朋(白)那九花娘行踪诡密,但不知怎样方能拿获?

欧阳德(白)要拿此人,必须定计而行。

彭朋(白)就请壮士与徐胜等,设计拿获便了。掩门。

(彭朋下。)
徐胜(白)大家后堂一叙。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青袍、傅国恩同上。)
傅国恩(引子)身受皇恩,坐大名,牧教黎民。

(念)身体魁梧貌堂堂,官居四品坐黄堂。结交绿林常来往,最爱美貌女红妆。

(白)吾傅国恩,官居大名府知府。自幼好习拳棒,广结绿林众英雄好汉。是我结交了一位女友,名叫九花娘。生得天姿国色,武艺超群,前日也曾修下书信,叫她到吾衙中快乐,缘何不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九花娘(内白)九花娘到。

傅国恩(白)有请。

(九花娘上。)
傅国恩(白)贤妹,为何这等模样?

九花娘(白)仁兄听者!

(〖吹牌子〗。)
傅国恩(白)原来如此。贤妹在吾衙中躲避,那官兵到来,俱有不便。我有一好友,名叫李得彪,现在东明县画春园居住,你我去到那里投奔再作道理。

九花娘(白)只是连累了兄长。

傅国恩(白)看衣更换。

(〖吹牌子〗。院子上。)
傅国恩(白)来。

(院子允。)
傅国恩(白)印信交付与你,附耳上来。

(院子带马。傅国恩、九花娘同上马,同出城,同下。)
【第八场】
(四上手、徐胜、欧阳德、二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同上。)
欧阳德(白)想那九花娘此番逃走,无处投奔。她曾与大名府傅国恩交好,必到那里躲避。大家去到那里,捉拿她便了。

徐胜(白)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傅国恩、九花娘同上,同趟马。)
傅国恩(唱)兄妹催马往前进,

连夜逃出大名城。

画春园内把身藏隐,

哪怕官兵到来临。

(傅国恩、九花娘同下。)
【第十场】
(四下手、四好汉、李得彪、李得豹、马昆、张占鳌、伍泰山同上。〖点绛唇〗。)
李得彪(念)弟兄独霸画春园,练习拳棒乐安然。结交天下英雄汉,谁不闻名心胆寒。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俺——

李得彪(白)李得彪。

李得豹(白)李得豹。

马昆(白)马昆。

张占鳌(白)张占鳌。

伍泰山(白)伍泰山。

李得彪(白)吾等在这画春园中,倒也安然自在。也曾命人打探脏官,为何不见到来?

傅国恩(内白)傅国恩到。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有请。

(傅国恩、九花娘同上。)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大哥请。

傅国恩(白)请。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贤妹请至后面。

(九花娘下。)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大哥因何到此?

傅国恩(白)列位听了!

(〖吹牌子〗。)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大哥但放宽心,有吾等在此,料无妨碍。后面饮酒。

傅国恩(白)来此就要叨扰。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上手、二英雄、高通海、刘德、徐胜、欧阳德同上,院子上。)
徐胜(白)你家大人哪里去了?

院子(白)出城下乡去了。

欧阳德(白)傅国恩既不在衙中,定是同那九花娘逃走了。

徐胜(白)但不知他逃往何方去了?

欧阳德(白)东明县有一画春园,与傅国恩交好,他一定是往那里去了。

徐胜(白)你我一同赶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高通海、刘德泰同上,同走边。)
高通海(白)俺,高通海。

刘德泰(白)俺,刘德泰。

高通海(白)你我奉了大人之命,捉拿九花娘,就此前往。

(高通海、刘德泰同下。)
【第十三场】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念)为人莫打更,

更夫乙(念)打更受苦情。

更夫甲(白)伙计,天已三更,你我要小心了。

(二更夫同下。)
【第十四场】
(高通海、刘德泰同上。高通海被擒,刘德泰逃跑下。)
【第十五场】
(四上手、二英雄、徐胜、欧阳德同上。刘德泰上。)
刘德泰(白)高通海被擒。

徐胜(白)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李得彪、李得豹、马昆、张占鳌、伍泰山同上。)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将奸细上来。

(四下手推高通海同上。)
李得彪、
李得豹、
马昆、
张占鳌、
伍泰山(同白)何方,敢到此偷盗?

高通海(白)你老爷,彭大人标下高通海是也!

李得彪(白)胆大贼人,看刀!

(四上手、二英雄、刘德泰、徐胜、欧阳德同上,同起打,六股荡。四上手、二英雄、刘德泰同追九花娘,九花娘上桌,傅国恩上桌。九花娘打。傅国恩被擒。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