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神仙们的大作梅龙镇这里就有超全的剧本唱词啦快跟着一起扮演京剧明星唱响古老的经

泽泰京剧大全网

我最喜欢的京剧之一,《梅龙镇》。它也被称为《游龙戏凤》《下江南》,因为它讲述了正德帝偷偷到大同游玩时,遇到李凤姐被他迷住了,最终他把她封为妃子的故事。

角色非常具有特色,我想起了正德帝的装扮:老生装打扮,武生巾,风帽,穿着黄色外袍和蓝色内袍,配上扇子和红色彩裤,走路时穿厚底鞋。替身李凤姐则是绝妙的旦角(女性角色):他扎了抓髻,穿着粉色上衣和裤子,打着四喜帚的餐包手提包和彩鞋,脚踩白色长筒袜子,并手拿手绢。

故事的情节也非常耳目一新,描写了正德帝到李龙酒店时,看上了李凤姐的美貌,苦苦追求。李凤姐拒绝了他的追求,但后来他们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于是正德帝遵照惯例封李凤姐为妃。

这部经典的京剧还附带了不少精美的图片,我特别喜欢这张李凤姐的戏服照片。

京剧剧本:《梅龙镇》剧本唱词

【第一场】

正德帝(内白)嗯

哼!

(我拿着小毛锣,打扮得像个军家打扮一样,仿佛一回便成为了正德帝。)

作为一位天子,我总是要巡游大江南北,体察百姓疾苦,铭刻天下人情。

跟着我的引子,我回到我的宝座前。念起了诗:「大明一统锦山河,国家闲暇太平歌。孤王离了燕京地,闻得大同景致多。」

这令我想起了我自己的身份 – 大明天子明武宗统治时期。我在位的时候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但在此经过梅龙镇时,我决定住在李龙店里。我说过用茶用酒,自有人前来。这个晚上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我打算试试那个神秘的木马!

我马上开始四平调念了句诗:「有寡人离了燕京地,梅龙镇上且散心。将玉玺交与龙国太,朝中大事托付了众卿。孤忙将木马儿一声响…」

我)嗨,唤出那个拿茶送酒的人来!

(白)酒保!

我叫了一声,很快李凤姐就来了,托着一个酒盘。

听到她的出场,我想起了她之前唱的诗:「自幼儿生长在梅龙镇,兄妹卖酒度光阴。我哥哥临行时对我论,他说道前堂有一位军人。我这里捧香茶将他来敬…」

我打断了她的歌词,喊了声「大姐!」

「啐!」她回答我。

「紧忙回转绣房门,啊……我弹一弹灰尘。」李凤姐接着唱着那首四平调,她的腰巾甚至扫到了地上,需要捡起来才能走开。

「呀呀啐!」李凤姐最后啐了一声,然后自上场门下走开了。

我哈哈大笑,听到了李凤姐唱的四平调:「好花儿生在深山内,美女出在这小地名。孤忙将木马二声震…」

突然,李凤姐提醒我:「后面来了卖酒的人。」

「酒保!酒保!」我喊着。

「无有酒保,倒有个酒大姐在此吆。」李凤姐回答我。

「啊呀呀!好大的口气呀!呃,也罢!以酒为名,叫她一声。啊!酒大姐。」我说。

「军爷。」酒大姐答应我。

「方才那位汉子他是何人?」我问李凤姐。

「他是我家哥哥。」李凤姐告诉我。

「叫什么名字?」

「他叫李龙。」李凤姐回答。

「喔!他叫李龙。」

正德帝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说我没有名字。

「嗳!人生天地之间,哪有无有名字的道理呀?」正德帝说。

我告诉他,我的确有名字,但说出来可能会让他惊讶。

「为君的不叫就是。」正德帝说。

「哦,军爷不叫?」我问他。

「不叫。」正德帝回答。

于是我说出了我的名字:「我叫…噢,我姓李吆。」

「嗳!我原晓得你姓李呀。你叫什么?」正德帝再次问我。

我贴近他的耳边,小声地告诉他:「李凤姐。」

白)官吏书办之徒。

正德帝问我叫了一声李凤姐,我感到很高兴。但我提醒他不能反悔,要遵守诺言。

「方才说过不叫,怎么又叫起来了?」我问他。

「为军的乃是顺口答应。」正德帝回答我。

我告诉他下次不能这样了。

「下次不叫。」正德帝保证。

我问他想要什么,他说要饭菜。

「我这里有三等酒饭。」我告诉他。

「哪三等?」正德帝问我。

「上中下三等。」我回答。

「这上等的何人所用?」正德帝问道。

「来往官员。」我告诉他。

「中等的呢?」

「官吏书办之徒。」我回答。

我跟正德帝交谈起来很得意。他问我这下等的饭菜是给谁的,我犹豫着没有回答。

「为何不讲呀?」正德帝问我。

「说出来,怕军爷着恼哇。」我小心翼翼地回答。

「为军的不恼就是。」正德帝宽慰我。

「军爷不恼?」我确认。

「不恼。」正德帝保证。

「这下等的酒饭就是你们这些吃粮当军之人所用。」我告诉他。

「啊呀,且住!吃粮当军之人有这些个苦处!也罢,此番回得朝去,我要犒赏他们。」正德帝感叹道,接着对我说:

「啊,酒大姐,你将这上等的酒饭摆上一席,为军的我用啊。」

「军爷要吃这上等的酒饭么?」我问他。

「正是。」正德帝点头。

奇怪,我跟正德帝打哑谜,他也很喜欢。我问他「行船?」,他猜出来是「船钱」。

我又问他「住店?」,他猜出来是「店钱」。

我问他「这吃酒呢?」,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呃,少不得要酒后哇……」他犹豫着说。

我训斥他:「啐!连酒钱都不会说,还说什么酒后哇。」

「听你之言,敢莫是要钱哪?」正德帝怀疑地问我。

「我倒不要钱。」我回答他。

「哪个要钱?」正德帝追问。

「我哥哥回来,他向我要钱。」我告诉他。

「好好好,既是要钱就好!」正德帝开心地说道。

我听到正德帝的话,趁机把帘门卷起来。他对我赞美有加,觉得我很乖巧,还没喝酒就问要钱,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银子给我。

他叫我拿去,我却放在桌子上。他问我为什么,我解释男女之间不能随便接触。

正德帝忽然想起银子会掉到地上,问我银子放在哪里。我告诉他放在桌子上,他又担心掉在地下,我则压住笑意向他保证我会去拣起来。

我问正德帝怕什么,他说怕我受伤。我反问他如果我真的受伤了,与他有什么关系。他说他心疼我,我则告诉他我自己都不在意,何必来心疼我。我让他放下银子,他也遮起来用扇子遮住。

我突然问他是否舍不得钱,他说他舍得,只怕我舍不得。我便想要哄哄他:「军爷你进得店来,可曾看见一幅古画?」

他听到后很开心,因为他很喜欢古画。

我告诉正德帝古画在那里,他极为兴奋地一再问在哪里。我把银子拿起来,他却觉得自己被我骗了。我唱起了四平调,问他需要几个人和几匹马,他回答需要一人一马骑,但我拿出来这么多银子他觉得用不了那么多。他说,银子可以用来买人的饭食和马的草料。我则开玩笑说是人的草料和马的饭食,他随即纠正过来。最后我还告诉他银子还剩很多。我告诉正德帝银子还有很多,他便说要送给我买花戴。我谢过他,并请他到客堂。他却要到我的卧房去看看,我告诉他这是我哥哥的卧房,很脏。他却好奇地问这是我的卧房吗,我点头回答是。他接着说要到我的卧房去看看。哎!我怎么没记住要把门开着啊,这个皇帝还真有趣,竟然笑话我知道男女有别。我只能将门堵紧,防止他再来烦我。他说这个梅龙镇的门户真紧啊,还哈哈大笑。终于他走了,我可真是松了口气啊。现在我在摆酒,准备招待客人。我这里有好酒好菜,忙请正德帝一起来吃酒。,别动手动脚的啊!我才不要你打我呢。这房子可真高啊。李凤姐却突然生气,说我进她店里面上下打量,她这个女孩家没有什么好看的。我赶紧解释说她生得标致,长得漂亮,我真心喜欢看。她听了我的话,就开心地让我看她,我呵呵笑着答应了。我觉得她真是豁达大方啊,让我看了这么久还不吭声,我忍不住想要近距离瞻仰她。她说“好!”,我就开心地想再看看。她似乎很享受我的赞美,让我再看看,我越看越觉得她标致漂亮。她似乎还不满足,要我再看看,这一次我已经看够了,说不看了。她生气地说我不是客官就要骂我打我,我开玩笑地说我出生以来还没有挨过打呢,今天就请她一定要打我几下。我伸出手躲不及地被她抓了,反倒让我更加开心。这位李凤姐居然答应打我了,我觉得有些好笑。她说怕我着恼,我说我不会恼,她就开始打我了。我嘻嘻哈哈地躲闪,她却越打越起劲。我不由得大笑起来,我觉得她的性情真是清爽,恰似嫦娥下凡一般。我随口说了句“将木马连连响”,没想到她居然接了上来,“想是茶寒酒又凉”!我更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有趣。我听到有人喊酒保,立刻走过去问:“来了,来了!是不是茶寒了?”他却说不寒不冷。我又问是不是桌子坏了要赔偿,他一开始还说“这一张桌儿”,结果又改口说“为军的我是包的起,赔的着哇。”我让他说清楚点,他却说“本来明白”,让我很不爽。最后他问我这酒是谁摆的,我说是我摆的。正德帝和我在喝酒,他问我这席子酒怎么样,我说好。他却说缺少两样物件,是霜罗敷和白嫦娥。我问他是什么,他却说“那穿红挂绿的大姐”。我说他是不是说的那些姐儿们,他点头说对。我告诉他以前还有,现在被官府查禁了。他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说这么晚怎么找得到呢?正德帝让我帮他找那些姐儿们,我说这么晚怎么找得到。他却说要商量商量,让我斟一杯酒。我告诉他我们只负责卖酒,不会斟酒。他还是要我斟一杯,我坚决不斟。于是他说不喝了,要我拿银子来。我去拿银子,他却把酒喝光了。我担心我哥哥回来会怎样责备我,他也担心这个问题。最终我说我会哄哄我哥哥就行了。正德帝问我这里老鼠的颜色是什么,我说白色。他说没见过白老鼠,我本想开玩笑吓唬他一下,但却真的看到了一只老鼠。他问在哪里,我指给他看。我趁机把酒斟好,他问是谁斟的,我说是我斟的。他却说这种斟法让人感到平淡无奇,要我用手斟给他喝。白)奴婢不敢,求军爷开恩。

正德帝问我拿酒的方式,我回答说将酒倒在他的手里,再由他的手送进他自己的嘴里。李凤姐问我手上有没有糖或蜜,我说没有。她则问我没有甜味如何能斟酒,我却开玩笑说喜欢这样的味道。李凤姐不满地说花钱的老爷喜欢这味道,但她却讨厌。我问她是否斟酒,她回答不斟。我说好,那么请她还给我银子。她回去拿银子,但我又命她回来,问她是否知道这银子的来路。她恳求我宽容。正德帝表示这些银子是做抢劫的时候抢来的,如果他犯下什么事,就会把我和李凤姐的兄弟也牵连进去。他不要这些银子了,也不喝酒,准备走了。这时,李凤姐叫他回来商量一下。正德帝问她有什么事,李凤姐说要商量一下。正德帝打趣地回答说要你我商量,还是你和自己商量。李凤姐则表示自己心里有话要对自己的心口商量。正德帝催促她快去商量,自己还等着喝酒。李凤姐说银子是通过抢劫得来的,如果他犯下了什么罪行,她和她的兄弟就会受牵连,这样会有什么结果呢?她哭着说,今天卖酒,明天也要卖酒,卖酒的注定是这个下场。在李凤姐斟酒时,我听到了她的哭声。我斟上了一杯酒,军爷随即举起酒杯示意我喝酒。正德帝说他有意玩弄我,要看看我是否识趣。他喝了口酒,然后开始戏弄我,用手挠我的手心。我气得咒骂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正德帝却解释说他好几天没有锻炼了,指甲长了,碰到我时不自觉地用手挠了一下。我反驳说我的指甲也长了,怎么碰不到他呢?正德帝嗟叹一声,说我是个贪小便宜的人。他展示了自己的粗手告诉我,他生来就是一双粗手,任凭我挠几下也没有问题。我告诉正德帝,他命令我来这儿的,说要我照顾他。看来他误会了我的意图。正德帝不解地问我,照顾他需要怎样的方式。我提到他曾经说过我还欠他的一项服务,所以我来这儿是要完成这个任务的。正德帝暗示我说“着呀”,但我却假装不懂他的意思,装作听不清。于是,正德帝就开始自己翘起来,然后我才明白他的意图,于是笑了起来,说他先翘起来了,我还没碰他呢。正德帝让我不要紧张,平静一点,我便开始着手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正德帝不断发出大笑声,我则开始唱起了西皮流水板的歌曲,问他住在哪里。正德帝则用歌曲回应我,说在天底下哪儿都是他的家,不用多问。我表示这不需要多问,每个人都住在地球上,天上肯定没有人住。正德帝告诉我,他的住处与其他人不同。他住在北京城里一个大圈圈中的小黄圈圈里。我表示好像认识他,并问他是哪一个。我说他就是我家的大舅子,这让正德帝非常惊讶,并严厉地让我停止胡言乱语。我调皮地唱起西皮流水板的歌曲,说军爷做事真是太差了,不应该调戏好人家。正德帝则扮演好人家,反驳说好人家也来歹人家,所以我不应该斜插海棠花。我摆出扭扭捏捏的样子,脚步轻盈地围绕着正德帝,显得十分潇洒。我说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中。但正德帝反倒拿海棠花取笑我,我觉得十分委屈。我将花扔在地上并踩碎它,然后径直走向前方。正德帝唱起西皮流水板,骂我做事太差,不应该踩坏海棠花。他忙着捡花,还邀请我与他一起插这朵花。我很不情愿地回应他,说我一看到他做事就出了差错,只好躲在绣房里躲避他。正德帝笑得十分开心,接着开始唱西皮散板的歌曲。我被赶到了天涯海角,上天把我抛弃在这里。第二场,我进入舞台,正德帝摘下了他的风帽。我唱起西皮流水板,叙述着我前方的故事,而正德帝跟随着我一起唱。我进入房间并关上了门,他叫我开门,但我不肯。他问我为什么不开,我回答说等我哥哥回来再开。他告诉我,我的哥哥今晚不回来,但我还是不肯开门。他又告诉我,明天也不会回来,我还是固执地不肯开门。我闹得很倔强,甚至说我决定一辈子不开门。正德帝却觉得我这样倔强也挺可爱的。他决定骗我一骗,大声喊着李龙哥回来了,店里酒茶都不好,要算清账要走。我以为哥哥回来了,终于开了门。正德帝趁机闯了进去,我很生气问哥哥在哪里,只见他站在我面前。我吐槽道,你怎么能从前院跑到后院,再从后院跑到卧室。他说他不会出去,引发了我的愤怒。当时我非常生气,威胁说要喊叫。正德帝却问我喊叫他干什么,我回答说要喊叫他杀人。他却狡辩说他手里没有刀,怎么杀人呢?我依然愤怒地坚持要他出去。然而他还是不肯出去,于是我就开始大喊特喊。他竟然任凭我喊叫,我觉得他太自以为是了。于是我高声地喊到了乡邻听得到的地步。正德帝突然觉得这样会惊动周围的人,很不便,于是想办法和我解决。他说,如果我有福气,他就让我做宫女,如果没有福气,就让我离开。接着他还问我认不认识他,我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问我认不认识他,我回答说他是大户长,三户长的兄弟,是个二混张。他却不承认,说他是当今的正德帝天子。我却认为他在胡言乱语,要他走开。他终于答应了,然而我又问他认不认识我,他却说我只是个卖酒的丫头。我又说我是当今的明武宗天子的娘。正德帝惊讶地问我什么意思,我回答说要献上我的宝贝。他问我如果没有宝贝怎么办,我轻松地回答说那看他的本事了。我看你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竟然还敢自称天子。好好想想你的下场吧。李凤姐听了正德帝的话,吓得浑身发抖。正是失态之际,我突然回过神来,朝着正德帝鞠了一躬,说:“天子,我实在不该如此儿戏,望您恕罪。”正德帝见我有悔意,便对我大发慈悲地说:“这一次就放你一马,下次可不要再胡言乱语了。”听了这话,我心中暗叹,心想下次还怎么淌路啊。我跪在正德帝的面前,请求给我封一个职位。正德帝却不给我封,说我方才还说他是我哥哥的大舅子,他不应该封我。我想了想,说如果他能封我,我家哥哥就是他的大舅子,而他也能有更多人来效忠他。正德帝听了这番话,越发不想封我了。可是我又问了三次,他才终于答应了。正德帝高兴地对我说,他会封我在宫中游玩享乐。我也高兴地回答说,我不怕他不封我。正德帝还念了句四平调,说除了三宫六院,其他的封尽了,只有让我去宫中游玩享乐。我是李凤姐,唱了首四平调,向正德帝叩头致谢,他却搀起我来。我低声问他,今天想去哪里?正德帝回答说他要去大同。我提议今晚就留在梅龙镇,他同意并说龙会落在凤巢中。我请他来我的卧房,他却害怕,说怕我哥哥回来。我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会保证。正德帝接着说……(下文缺失)正德帝跟我说,“这样听起来,李凤姐!” 我回答说,“君爷?” 他又喊我,“梓童!” 我说,“万岁!” 正德帝说,“闭嘴!跟我来!哈哈哈……” (以下同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