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白良关剧本唱词

京剧《白良关》又名:《雌雄鞭》剧本唱词

角色

尉迟恭:净
尉迟宝林:净
秦琼:老生
程咬金:丑
徐勣:老生
李世民:小生
梅秀英:正旦
刘国珍:净

剧情

据隋唐说部,称尉迟恭微时,本住山西麻邑县,冶铁为业。以善用鞭故,曾自铸雌雄钢鞭一对。后因世乱年荒,寇盗四起,贫困无以谋生,乃出投军。于时结发梅氏,方怀孕未产。尉迟恭与妻分别,将双鞭镌刻己名,及未产儿尉迟宝林之名于上,夫妻各执一枝,以为日后圆镜之证。孰意出行未几,家中即遭寇乱,梅氏即被刘国珍掠去,强占为妻。梅以有孕在身,欲延尉迟一脉,故忍辱从之。至是已将二十年,尉迟恭已为佐命元勋,适因北寇周刚反叛,尉迟恭挂副帅往征,行军至白良关,父子乃相遇于疆场之间。变仇敌而为骨肉,皆二鞭之证也。于是父子团聚,仇寇伏诛,而白良关亦自不攻自下矣。惟梅氏夫人,则因身已失贞,无颜见夫,故自缢于后堂,以明其志云。

京剧《白良关》剧本唱词

【第一场】
(徐勣上。)
徐勣(念)北国打战表,上殿奏当朝。 

(白)下官,徐勣。只因北国周刚,打来战表,少刻万岁登殿启奏。香烟渺渺,圣驾临朝。

(四太监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引子)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徐勣(白)万岁!

李世民(念)东方亮来海水潮,梧桐金阶把枝摇。殿前将士千百对,有道君王坐早朝。

(白)孤,大唐天子。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徐勣(白)启奏万岁:只因北国周刚,打来战表,请我主龙目御览。

李世民(白)待孤看来。

(李世民看表。)
李世民(白)哦呵,原来北国周刚,要与孤王争夺江山。我朝良将虽有,但不知命何人挂帅前去征剿?

徐勣(白)启奏万岁:护国公与为正帅,拗国公与为副帅,鲁国公前队先行,三人必能得胜回朝。

李世民(白)替孤传旨:宣三位国公上殿。

徐勣(白)领旨。万岁有旨:宣护国公、拗国公、鲁国公,三人上殿!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内同白)领旨!

(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秦琼(念)豪杰生来胆气豪,

尉迟恭(念)旗开得胜立功劳。

程咬金(念)三十六路宣花斧,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念)麒麟阁上把名标。

(同白)臣等见驾,我皇万岁!

李世民(白)众卿平身。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谢万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李世民(白)今有北国周刚,打来战表,与孤争夺江山。孤王宣卿等上殿,命护国公,

秦琼(白)臣。

李世民(白)与为正帅。

秦琼(白)领旨!

李世民(白)拗国公,

尉迟恭(白)臣。

李世民(白)与为副帅。

尉迟恭(白)领旨!

李世民(白)鲁国公,

程咬金(白)臣。

李世民(白)与为前队先行。

程咬金(白)领旨!

李世民(白)得胜回朝,必有加封!

徐勣、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谢万岁!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四太监引李世民同下。)
徐勣(白)众位国公,各自回府披挂。

尉迟恭(白)且慢。

徐勣(白)有话坐下相谈。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请坐!

(徐勣、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坐。)
徐勣(白)有何话讲?

尉迟恭(白)末将于一事不明,要在军师台前领教。

徐勣(白)何事不明,当面请讲。

尉迟恭(白)某家昨晚三更,偶得一梦,甚是不祥,请先生圆解。

徐勣(白)山人有三不圆。

尉迟恭(白)哪三不圆?

徐勣(白)有头无尾不圆;有尾无头不圆;有头有尾,忘了中间不圆。

尉迟恭(白)某家全记。

徐勣(白)请问这头一梦?

尉迟恭(白)这头一梦,是某清晨起来,独坐家中,心中烦闷,带领家下人等,去到郊外庄园射猎。只见乱草之中,攒出一只白兔。是某左手拿弓,右手搭箭,对准白兔射去,那白兔带箭而逃。是某打马就赶,赶到太行山,只见那山,它就哗喇喇倒将下来!不知主何吉兆?

徐勣(白)此乃大吉之兆。

程咬金(白)此乃是不祥之兆。

徐勣(白)怎见得?

程咬金(白)此番前去扫北,必须要靠山近水,安营扎寨。倘若泰山倒将下来,慢说打仗,砸也被我们砸死了!

徐勣(白)吓,大吉之兆!

请问这第二梦?

尉迟恭(白)这第二梦,是某与盖苏文交仗。他战某不过就败,是某打马就赶。赶到海边,只见那海水,它就嘘哩哩一啸而干!不知是何吉兆?

徐勣(白)此乃大吉之兆。

程咬金(白)不祥之兆!

徐勣(白)怎见得?

程咬金(白)此番出兵,安要靠山近水扎营。若是海水一啸而干,慢讲打仗,渴也要把我们渴死了!

徐勣(白)哎,大吉之兆!

请问这第三梦?

尉迟恭(白)第三梦,是某清晨起来,用手净脸。家院报道:后花园中,百花开的茂盛。是某前去观花,左手执镜,右手摘花。只见花开花谢,坠落尘埃。不知主何吉兆?

徐勣(白)又是大吉之兆!

程咬金(白)越发的不祥之兆了!

徐勣(白)怎见得?

程咬金(白)想这花开花谢,莫非你我兄弟要失散了?

徐勣(白)吓!此乃大吉之兆,待山人算来:

(念)花开重结子,破镜又团圆。

(白)恭喜国公,贺喜国公!

尉迟恭(白)喜从何来?

徐勣(白)此番前去扫北,必定有夫人公子相会!

尉迟恭(白)你待怎讲?

徐勣(白)夫人公子相会!

尉迟恭(笑)哈哈吓,哈哈哈!

(白)好阴阳!

程咬金(白)咦?老黑,想你投唐以来,自有黑白二女,哪有妻室孩儿,流落北方?分明笑你我武将无后!

尉迟恭(白)就是他!

程咬金(白)不是他还是我?

尉迟恭(白)先生,某家自投唐以来,只有黑白二女,哪有妻室孩儿流落北方?你分明笑俺武将无后!

徐勣(白)此番前去扫北,若无夫人公子相见,山人愿输军师大印,付你执掌。你呢?

尉迟恭(白)此番若有夫人公子相见,也罢,愿输项上黑头!

徐勣(白)口说无凭,敢与山人击掌?

尉迟恭(白)请!

秦琼(白)且慢!打赌事小,扫北事大。

徐勣(西皮原板)开言再对元帅论,

山人言来听分明:

此番到了北国地,

靠山近水扎大营。

秦琼(西皮原板)先生说话理太欠,

长他人志气灭志咱。

大战场见过千千万,

何况小小白良关?

回言便把咬金唤,

披挂点兵莫迟延。

程咬金(西皮摇板)元帅将令往下传,

背转身来自详参。

回头便把老黑唤,

打赌事儿记心间!

(程咬金下。)
尉迟恭(西皮快板)先生八卦似天仙,

些些小事算不全。

投唐来自有那黑白二妇女,

哪有那个妻室孩儿流落在北番!

怒气不息我就跨雕鞍,

(白)马来!

(龙套甲带马上,尉迟恭上马。)
尉迟恭(西皮快板)算不准阴阳你掌什么权?

(尉迟恭下。)
徐勣(西皮摇板)人来转轿回府往,

秦琼(西皮摇板)一片忠心保大唐。

(白)来,回府!

(徐勣、秦琼同下。)
【第二场】
(程咬金上,起霸。)
程咬金(念)忆昔当年在瓦岗,三十六人一炉香。

(白)俺,鲁国公程咬金。奉了元帅将令,点动人马,不免在此伺候。

(四红龙套、秦琼、尉迟恭同上。)
秦琼(念)皮轮锏盖世无双,

尉迟恭(念)水磨鞭保定唐王。

程咬金(白)参见元帅!

秦琼(白)罢了。人马可齐?

程咬金(白)俱已齐备。

秦琼(白)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四红龙套(同白)圣驾到!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一同接驾!

(四太监引李世民同上。)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臣等见驾,吾王万岁!

李世民(白)众卿平身。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谢万岁!

李世民(白)人马可齐?

秦琼(白)早已齐备,请万岁传旨。

李世民(白)替孤传旨:吩咐文武百官,一概免接免送。人马打得胜门而出,响炮离京。

程咬金(白)下面听者:圣上有旨,元帅有令,吩咐文武百官,免接免送。人马打得胜门而出,响炮离京。

(〖牌子〗。秦琼、尉迟恭、程咬金、李世民、四红龙套同走圆场。)
秦琼(白)人马为何不行?

程咬金(白)人马为何不前进?

四红龙套(同白)来在北国地界,圣上无旨,元帅无令,不敢前进。

程咬金(白)启禀元帅:来在北国地界,圣上无旨,元帅无令,不敢前进。

秦琼(白)就在此地,拣一平阳之地,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那贼鏖战。

程咬金(白)听者:元帅有令,就在此地,拣一平阳之所,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那贼鏖战。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刘国珍同上。)
刘国珍(白)某,刘国珍。唐王兴兵前来,哪里容得。众将官,杀!

(四龙套引尉迟恭同上。)
尉迟恭(白)马前来的敢是刘国珍?

刘国珍(白)然!

尉迟恭(白)天兵到此,还不下马授降?

刘国珍(白)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刘国珍、尉迟恭同开打。刘国珍败下,尉迟恭追下。)
【第四场】
刘国珍(内西皮导板)适才阵前打败仗,

(四龙套引刘国珍同上。)
刘国珍(西皮摇板)打得豪杰吐红光。

将身且坐宝帐上,

请出少爷说端详。

(白)来,有请少爷!

龙套(白)有请少爷!

尉迟宝林(内白)走吓!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白)啊!

(西皮摇板)正在后面演刀枪,

忽听前帐闹嚷嚷。

迈步且把宝帐进,

着什么急遭什么忙?

刘国珍(西皮摇板)适才阵前来交仗,

为父出兵带了伤。

尉迟宝林(西皮摇板)听说爹爹带了伤,

不由豪杰怒满膛。

爹爹点动兵和将,

儿杀敬德灭唐王。

刘国珍(西皮摇板)马、戴、袁、刘四员将,

一个更比一个强。

尉迟宝林(西皮摇板)爹爹休把儿小量,

孩儿武艺比他强!

(白)爹爹,孩儿在后花园中,跑马射箭,遇见一白发老公公,教道孩儿全身武艺,可以胜得唐将。

刘国珍(白)有此胆量?

尉迟宝林(白)有此胆量!

刘国珍(白)好!后面披挂起,

尉迟宝林(白)爹爹点雄兵。

(尉迟宝林下。)
刘国珍(白)众将听我令下!

(西皮摇板)少爷今日去交仗,

鞍前马后要提防。

耳旁听得鸾铃响,

想必我儿出将房。

(四白龙套引尉迟宝林同上,带马,同下。)
刘国珍(西皮摇板)一见我儿出宝帐,

到叫为父挂心傍。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秦琼、程咬金同上。报子上。)
报子(白)启元帅:小将讨战。

秦琼(白)再探!

(报子下。)
秦琼(白)抬枪带马。

程咬金(白)且慢,待末将抵挡一阵!

秦琼(白)须要小心!

(秦琼下。尉迟宝林、四白龙套同上。)
尉迟宝林(白)来将通名!

程咬金(白)老子程咬金!

尉迟宝林(白)我道是尉迟敬德,原来是丑鬼咬金。饶尔不死去罢!

程咬金(白)一派胡言,吃我三斧!

(尉迟宝林、程咬金同开打。程败下,尉迟宝林追下。)
【第六场】
(秦琼、尉迟恭同上。)
秦琼(西皮摇板)恼恨周刚真胆大,

要夺我主锦中华。

本帅兴动人和马,

要把贼子一马踏。

(程咬金上。)
程咬金(西皮摇板)小将生来武艺大,

打得我头晕眼又花。

(白)参见元帅!

秦琼(白)胜负如何?

程咬金(白)大败而回。

秦琼(白)后帐歇息。

程咬金(白)谢元帅!

(程咬金下。报子上。)
报子(白)小将讨战,单要尉迟老将出马。

尉迟恭(白)再探!

(报子下。)
尉迟恭(二黄摇板)唐朝国公十八家,

提名调姓要某家。

人来带过爷的马,

两军阵前会娃娃。

(四龙套引尉迟恭同下。)
秦琼(二黄摇板)一见老将跨战马,

看来此事必有差。

人来带过黄骠马,

观看两家动杀法。

(秦琼上台。尉迟恭、四龙套同上。)
尉迟恭(二黄摇板)跨下一骑乌骓马,

打将钢鞭手中拿。

对准贼营高声骂,

(尉迟宝林、四白龙套同上。)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后面来了小豪家。

无有盔来无有甲,

皂龙袍上绣团花。

问声老将名和姓?

尉迟恭(白)娃娃!

(二黄摇板)你老爷尉迟敬德保唐家。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听说尉迟保唐家,

咱父冤仇就是他。

手使钢鞭朝下打,

尉迟恭(二黄摇板)铜金刚遇见铁哪吒。

(尉迟宝林、尉迟恭同开打。同下。)
秦琼(二黄摇板)小将生来武艺大,

尉迟老将也不差。

本帅忙把令传下,

免得两家动杀法。

(尉迟恭、尉迟宝林同上,同开打。)
秦琼(白)摇旗收兵。

(秦琼下。)
尉迟宝林(白)老将敢是怯战?

尉迟恭(白)娃娃!非是老爷怯战,我国元帅鸣金收兵,明日再战。

尉迟宝林(白)明日来着?

尉迟恭(白)君子。

尉迟宝林(白)不来?

尉迟恭(白)小人!

尉迟宝林(白)收兵。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白)老了!

(尉迟恭下。)
【第七场】
(刘国珍、四龙套同上。)
刘国珍刘(念)我儿去出兵,未见转回程。

(尉迟宝林、四白龙套同上。)
尉迟宝林(白)参见爹爹!

刘国珍(白)罢了。胜负如何?

尉迟宝林(白)两下不分胜败。明日再战,定取那贼的黑头!

刘国珍(白)好!我儿后堂,见过你的母亲。

尉迟宝林(白)遵命!

刘国珍(念)前堂遵父命,

尉迟宝林(念)后堂见娘亲。

(刘国珍、尉迟宝林同下。)
【第八场】
(梅秀英上。)
梅秀英(引子)数载冤仇恨,时刻挂在心。

(念)当年儿夫去投军,夫妻分别十八春。刘贼掠抢麻邑境,强逼奴家配为婚。

(白)奴家梅氏秀英。可恨这刘贼,将我抢上山来,这冤仇何日得报呢?

(二黄原板)梅秀英坐二堂心中暗想,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悲伤。

恨只恨刘国珍将奴强霸,

何日里报冤仇才放心肠。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二黄原板)适才间与唐将会过一阵。

他国的元帅鸣金收兵。

迈步儿且把那二堂来进,

见了我老娘亲细说分明。

(白)参见母亲!

梅秀英(白)罢了!坐下。

尉迟宝林(白)谢坐!

梅秀英(白)儿吓,全身披挂,与何人交战?

尉迟宝林(白)与唐将交战。

梅秀英(白)可知那人姓名?

尉迟宝林(白)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

梅秀英(白)姓什么?

尉迟宝林(白)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

梅秀英(白)哎吓,夫吓!

(二黄摇板)听说儿夫到来临,

好似狼牙箭穿心!

(白)儿吓,

(二黄摇板)刘国珍不是儿的亲……

尉迟宝林(白)亲什么?

梅秀英(二黄摇板)不是儿的亲生父!

尉迟宝林(白)吓!

梅秀英(二黄摇板)尉迟敬德是儿的父亲!

尉迟宝林(白)啊!

(二黄摇板)母亲言来儿不信,

讲什么亲来不是亲。

双膝跪在尘埃地,

快对孩儿说分明!

梅秀英(白)儿且起来。

尉迟宝林(白)谢母亲。

梅秀英(白)坐下。

尉迟宝林(白)谢坐。

梅秀英(白)儿吓,你我,不是此处人氏。

尉迟宝林(白)哪里人氏?

梅秀英(白)乃是山西麻邑县人氏。

尉迟宝林(白)因何来到此地?

梅秀英(白)你父在家打铁为生。自从那年,你父投军去了,刘贼,将为娘抢上山来,勒逼为婚。本当不从,怎奈身怀有你这冤家!为娘今日话也说明,报仇也在你,不报仇也在你。

尉迟宝林(白)有何为证?

梅秀英(白)有钢鞭为证,儿去看来。

(尉迟宝林看鞭。)
尉迟宝林(白)“尉迟敬德”,“尉迟宝林”。啊!

(二黄摇板)一见钢鞭过是真,

反把仇人叫爹尊!

一把宝剑拿在手,

梅秀英(白)哪里去?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去到前堂杀仇人!

梅秀英(白)儿吓!有道是“单丝不能成线,独木焉能成林”?你明日去往两军阵前,父子相认,然后再杀那刘贼不迟。

尉迟宝林(白)只是孩儿恶气难消!

梅秀英(白)暂将恶气屯腹内,

尉迟宝林(白)母亲,今晚且做梦中人!

(尉迟宝林下。)
梅秀英(叫头)宝林,我儿!哎呀,儿吓!

(二黄摇板)一见姣儿出房门,

要想相逢万不能!

(梅秀英下。)
【第九场】
(秦琼、尉迟恭同上。)
秦琼(念)辕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报子上。)
报子(白)小将讨战!

尉迟恭(白)再探!

(报子下。)
尉迟恭(白)啊!

(二黄摇板)昨日阵前来见阵,

娃娃武艺果然能。

人来带过马能行,

(龙套甲带马。)
秦琼(白)小心了!

尉迟恭(二黄摇板)战他不过把我的老命拼!

(秦琼、尉迟恭同下。)
【第十场】
(尉迟宝林、四白龙套同上。)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二堂领了母亲命,

两军阵前认爹尊。

催马来在战场等,

老将到来说分明。

(尉迟恭、四龙套同上。)
尉迟恭(二黄摇板)昨日阵前饶尔命,

今日又来送残生。

手使钢鞭朝下打,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这一鞭不打看在父子情。

尉迟恭(白)娃娃敢是怯战?

尉迟宝林(白)老将,非是俺怯战,前面有座柳林,你可敢去?

尉迟恭(白)娃娃,慢说小小柳林,就是龙潭虎穴,你老爷何惧?

尉迟宝林(白)你要来吓!

尉迟恭(白)怎地不来!

尉迟宝林(白)你要来吓!

(二黄摇板)叫声老将忙随定,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二黄摇板)这娃娃又有什么巧计生?

(尉迟恭下。)
【第十一场】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催马加鞭到柳林,

不见唐营众三军。

下得马来忙跪定,

老将到来认爹尊。

(尉迟恭上。)
尉迟恭(二黄摇板)催马加鞭到柳林,

只见娃娃跪埃尘。

马上擒爷擒不住,

诓爷下马万不能。

你老爷日抢三关夜夺八寨,

夜探白璧介休城。

唐天子解带传鞭某才归真主,

(白)娃娃,

(二黄摇板)个个闻名害头疼。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老将休要怒气生,

我是你孩儿认……

尉迟恭(白)认什么?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认爹尊!

尉迟恭(白)呸!

(二黄摇板)战我不过就该走,

为什么阵前认父亲?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我说此话你不信,

我母名叫梅秀英!

尉迟恭(白)呀!

(二黄摇板)娃娃提起梅秀英,

想起当年大事情:

家住山西麻邑县,

夫妻们打铁度光阴。

上山得了两件宝,

造就雌雄鞭二根。

别的来历我不问,

有何宝物做证凭?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水流千遭归大海,

钢鞭拿去看分明。

尉迟恭(白)“尉迟敬德”,“尉迟宝林”!

(二黄摇板)一见钢鞭过是真,

父子相逢在柳林。

钢鞭挑起亲生子,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翻身上了马能行。

尉迟恭(二黄摇板)欺母仇人哪一个?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白良关前刘国珍。

尉迟恭(二黄摇板)我儿带路关前进,

尉迟宝林(白)哪里去?

尉迟恭(二黄摇板)为父去杀刘国珍!

尉迟宝林(二黄摇板)且稍停来慢稍停,

里应外合杀仇人。

假战三合败了阵,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二黄摇板)钢鞭一举叫三军!

(四龙套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二场】
(刘国珍上。)
刘国珍(念)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尉迟宝林上,打死刘国珍,下。)
【第十三场】
(尉迟恭、四龙套同上。)
尉迟恭(白)那贼可灭?

尉迟宝林(白)那贼已灭。

尉迟恭(白)你母亲?

尉迟宝林(白)悬梁自尽!

尉迟恭(白)随为父转至龙庭。

(尉迟宝林允。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