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因果报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因果报》剧本唱词

角色

梁武帝:老生
郗娘娘:正旦
孟庆云:旦
日游神:净

剧情

梁武帝时,招讨大元帅柳庆远,征讨寿阳,镇南王孟拔逃亡。柳庆远觅得孟女庆云,美艳无双。乃带回献给梁武帝为妃。梁武帝封为东宫,十分宠爱。正宫郗后,用婢女陈桂香计,藉梁武帝礼佛设斋期间,伪称供品,令内监李成,送蜜食毒死东宫。因东宫有孕,监察日游神等暗中保佑。当李成、陈桂香等送蜜食至东宫处时,将盒打落,被狗吞食而死,事乃大洩。郗后大怒,将李成打死。城隍查知李成阳寿虽终,但念其为人忠耿,特奏明玉帝,另投轮回。后乃转报如来佛,将梁武帝前因后果,一一查明云。

京剧《因果报》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龙套、中军同上,同站门。柳庆远上。)
柳庆远(引子)佐辅大梁,东鲁魏齐自灭亡,七雄五霸兴业创,定效闻仲扶商汤。 

(念)亲承王命伐北魏,将卒奋勇抖神威。各郡献降马前跪,方得英名万古垂。

(白)本帅,柳庆远。在梁武帝驾下为臣,官居兵部大司马,招讨大元帅,拜护师。吾主初接大位,命本帅招讨天下,虽有叛贼,尽皆鼠窜而逃。昨剿寿阳,镇南王孟拔弃城而逃,只存爱女孟庆云,年方一十八岁,生得美丽端庄,温柔俊雅,可称一朝贵人。吾主登基以来,未纳六宫嫔妃,为此不行杀害,带回朝中,献与当今。今乃黄道吉日,不免班师回朝。

中军,将孟小姐车辇缓缓而行,就此班师回朝。

中军(白)将孟小姐车辇缓缓而行,班师回朝。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朱异上。)
朱异(念)金鸡三唱报晓筹,

(张绾上。)
张绾(念)至尊天子坐龙楼。

(苗秀上。)
苗秀(念)静鞭三响齐整肃,

(孙安上。)
孙安(念)文武百官拜冕旒。

朱异(白)老夫大丞相朱异。

张绾(白)老夫右丞相张绾。

苗秀(白)下官,兵部司马苗秀。

孙安(白)下官,皇门侍郎孙安。

朱异(白)列位大人请了!

张绾、
苗秀、
孙安(同白)请了!

朱异(白)昨日火牌到来,军师柳元帅今日回朝复命。

张绾、
苗秀、
孙安(同白)天子临殿,一同启奏。你我两厢伺候。

(〖吹打〗。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上,同站门。梁武帝上。)
梁武帝(引子)舜德尧仁,掌社稷,物阜民丰。

(念)五帝传流夏商周,战国治世秦汉刘。倚仗群雄安天下,一统山河乐无忧。

(白)朕大梁天子萧衍武帝在位。只因齐和帝软弱无能,让位与孤,托龙天之佑,赖群臣之威,四方宁静。只有北魏不服,欲争疆土,已命军师柳庆远前去征剿,未知胜负若何。

内侍,开放龙门。

朱异(白)臣启万岁:军师得胜回朝,午门候旨。

梁武帝(白)卿家替朕传旨:宣柳卿上殿。

朱异(白)领旨。

圣上有旨:宣军师柳庆远上殿。

柳庆远(内白)领旨!

(柳庆远上。)
柳庆远(念)腹内包罗锦綉,胸中贯透珠玑。

(白)臣,柳庆远见驾,吾皇万岁!

梁武帝(白)平身。

柳庆远(白)万万岁!

梁武帝(白)命卿征伐北魏,奏与朕知。

柳庆远(白)臣奉命征剿北魏,各郡献降,容臣细奏!

(〖牌子〗。)
梁武帝(白)好。卿家雄才大略,四海清宁,封卿为楚国公,光禄寺摆宴,与卿家贺功。

柳庆远(白)启奏万岁:臣打破寿阳城,孟拔逃窜,只存一女,名曰孟庆云,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可称国色天香,献与万岁纳为嫔妃,以助国政,望主降旨。

梁武帝(白)朕登基以来,未选六宫嫔妃,奈天下方定,军民初安,未得宣秀纳宠,军师今进美女,甚合朕意。

司礼监孙庆与孤传旨:传宫娥彩女扶孟贵人上殿,待朕御览。

孙庆(白)领旨!

万岁有旨:宣孟贵人冠带上殿。

孟庆云(内白)领旨!

(孟庆云上。)
孟庆云(白)罪臣之女孟庆云见驾,吾皇万岁。

梁武帝(白)见朕未何不抬起头来?

孟庆云(白)有罪不敢抬头。

梁武帝(白)恕你无罪。

孟庆云(白)谢主龙恩。

梁武帝(白)呀!

(〖牌子〗。)
梁武帝(白)孟庆云果然美貌出众。朕封为东宫,钦赐玉簪一枝,与朕同掌山河。

孟庆云(白)谢主龙恩。

(孟庆云下。)
梁武帝(白)朕自接大位,刀兵方息,军民始安,残害万千生灵。

皇门侍郎,与朕传旨,长干寺延请高僧,设下水陆道场,二月十九日菩萨圣诞日起,至四月初八日佛祖圣诞日止,七七四十九日,延请四百九十九众僧人,广储司发银三万,朕亲往长干寺礼拜,四十九日超度亡魂。

柳庆远(白)万岁驾幸长干寺,超度生灵,朝事何人掌管?

梁武帝(白)命正宫郗娘娘料理内事,外事军师掌管。

柳庆远、
朱异、
张绾、
苗秀、
孙安(同白)臣等备宴,庆贺万岁。

梁武帝(白)一应文武,免朝三日,朕幸东宫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陈桂香上。)
陈桂香(念)每日巡宫披星塞,精灵机巧凭舌尖。常伴贵妃得恩宠,内侍宫人皆偃然。

(白)奴家,陈桂香。自王新纳东宫,数月未进昭阳,国母十分不悦,如今万岁要到长干寺斋僧招佛,今早娘娘传旨,备宴与万岁封斋,只得在此伺候。

(二宫娥同上,郗娘娘上。)
郗娘娘(引子)轻移玉门,掌昭阳,治国殷勤。

(念)珠帘高卷乐声喧,贵如天子福绵绵。一朝国母谁不羡,妇随夫唱总由天。

(白)哀家,郗氏,执掌昭阳正院。万岁自纳孟妃,不理朝事,迷恋东宫,数月不出,忘了结发糟糠,君妃鬓白,未有后嗣守阙真龙,使夜忧虑。为此令总督苗芳,将我侄儿郗宠迎接到来,认为螟蛉,立为东宫殿下,以便江山有托。

陈桂香宣苗芳进宫。

陈桂香(白)领旨。

娘娘有旨:宣苗总监进宫。

苗芳(内白)领旨!

(苗芳上。)
苗芳(念)禄高君恩重,报国哪得闲。

(白)奴婢,苗芳见驾,娘娘千岁!

郗娘娘(白)平身。

苗芳(白)千千岁!

郗娘娘(白)命你教习殿下习礼,少刻驾至昭阳,不得错乱。

苗芳(白)奴婢怎敢。

(内吹打。四太监同上,梁武帝上。)
梁武帝(念)头顶玉殿金瓦,足踏龙凤门开。

郗娘娘(白)妾妃郗氏见驾,吾皇万岁!

梁武帝(白)平身。

郗娘娘(白)万万岁!

梁武帝(白)赐坐。

郗娘娘(白)谢坐。妾妃见文武奏章,万岁迷恋东宫,不理朝政,望陛下善保龙体,江山为重。

梁武帝(白)御妻此言差矣,你我结发三十馀年,未立后嗣。今纳东宫,若生殿下,山河有靠,不枉朕创业一番。

郗娘娘(白)万岁请自宽心,妾有侄儿郗宠,一十二岁,体貌端方,龙眉凤眼,真正帝王之相,莫若认为螟蛉,后来江山有靠。

梁武帝(白)御妻既有侄儿,宣来见朕。

郗娘娘(白)领旨。

苗芳扶殿下见驾。

苗芳(白)领旨。

(苗芳下。〖吹打〗。苗芳引郗宠同上。)
郗宠(白)皇姑父!

郗娘娘(白)万岁。

郗宠(白)不吗。

梁武帝(白)今多大年纪?

郗宠(白)十一个生日十二岁。

梁武帝(白)可曾攻书?

郗娘娘(白)七岁读书。

郗宠(白)我不念书。

梁武帝(白)苗芳将郗宠暂送入书馆,选翰林院官一员,教他读书学礼。

郗宠(白)我不爱读书。

郗娘娘(白)扶他下去。

苗芳(白)随我来。

(苗芳、郗宠同下。)
梁武帝(笑)哈哈哈!

郗娘娘(白)万岁看此子如何?

梁武帝(白)好!

郗娘娘(白)趁今黄道吉日,立为东宫,后来也好受命江山。

梁武帝(白)御妻何必这等性急?

(唱)受当今东宫,

勅命承袭孤山河万岭。

你看他顽皮不敏,

哪分君共臣。

结发糟糠何理论,

不是骨肉也是亲。

郗娘娘(白)万岁明日驾幸长干寺,妾备宴封斋。

梁武帝(白)不用。朕已斋戒三日了。

郗娘娘(白)香茶伺候。

梁武帝(白)不用。

郗娘娘(白)请驾夜宿昭阳,妾有机密启奏。

梁武帝(白)朕要到东宫孟妃那里嘱托一番。

郗娘娘(白)东宫不立,谏章不准,大梁江山,付于流水矣!

梁武帝(白)御妻何出此言,那孟妃呵!

(唱)感天佑,身有孕,

朝暮不离朕随身。

劝御妻放宽心,

自有阙龙接后根。

(梁武帝下。)
郗娘娘(白)我听万岁之言,孟妃身怀有孕,侄儿郗宠,想立东宫,万万不可能也!

陈桂香(白)娘娘休虑,奴婢有个万全妙计。

郗娘娘(白)有何妙计?

陈桂香(白)万岁在长干寺延请高僧建水陆道场,一七,自然换下佛前供品,娘娘暗下砒霜毒药,做个蜜食盒子,就说圣上钦赐送与东宫娘娘,只说受过佛咒,吃了定生太子,毒死孟妃,可遂娘娘心愿也。

郗娘娘(白)命何人出宫私办机密?

陈桂香(白)内监李成,为人精细,可以去得。

郗娘娘(白)宣李成。

陈桂香(白)娘娘有旨:宣李成进宫。

(李成上。)
李成(白)领旨!

(念)出入随凤辇,长随帝王边。

(白)奴婢李成见驾,娘娘千岁!

郗娘娘(白)平身。

李成(白)千千岁。宣奴婢进宫,有何吩咐?

郗娘娘(白)哀家有一桩心腹之事,你若办得来,提你为宝藏库的总监兼管东厂,就是个小小天子,富贵却也不小。

李成(白)娘娘旨下,奴婢敢不从命。

郗娘娘(白)李成吓!

(唱)东宫庆云,

仗窈窕,迷恋圣明。

命你私送蜜食把砒霜呈,

除却贱婢建殊勋。

李成(白)奴婢领旨。

呵呀!

(李成下。)
郗娘娘(白)桂香,看李成虽则精细,看他面善老成,恐其洩漏大事,必须你同去,才使我好放心也。

(李成上。)
李成(白)走吓!

(唱)奉懿命下绝情,

暂从权,我且听天行。

(白)唬死我也,唬死我也!娘娘命我蜜食盒内暗藏秘霜,毒死东宫孟娘娘,我想那孟娘娘身怀有孕,倘是后朝殿下,我李成万劫不能超生!欲待不从,我命即时难保。只得买了一副落盏断肠散,且到东宫见机行事便了。

(唱)尊神谙毒计,私语如雷闻,

圣上吓,郗后心生嫉妒,要害东宫。

盼皇朝福大,

有救星降临。

(李成进宫。)
李成(白)启娘娘:蜜食盒停当,请旨定夺。

郗娘娘(白)桂香,李成,命你二人去至东宫,就说钦赐蜜食,事成之后,用你二人为心腹,不可洩漏。

陈桂香(白)领旨。

(念)暗藏毒意人不识,

李成(念)未知她心似我心。

(李成、陈桂香同下。)
郗娘娘(白)只要毒死孟庆云,何愁江山不归我侄儿也!

(唱)不承荫骨肉亲,

把一统山河付长倾。

(郗娘娘下。)
【第四场】
(日游神跳上。)
日游神(念)奉敕巡天察善恶,速报人间不公平。

(白)吾乃监察日游神是也。只因郗氏暗施毒计,残害东宫,想那孟庆云身怀后朝殿下,岂可遭害,吾当前去拥护!

(〖牌子〗。日游神下。孟庆云上。)
孟庆云(引子)感沐洪庥,君恩深重结凤俦。

(念)自幼生长在寿阳,严父弃城隐他乡。军师惜命朝天子,执掌东宫伴大梁。

(白)妾妃,孟庆云。主上恩宠,纳为东宫,自进宫来,每与昭阳不合,天子恩厚,她也无可奈何。万岁驾幸长干寺,启建水陆道场,不觉七日矣。今日身坐宫内,为何心惊目跳,必有事端。

孙庆,宫门伺候。

(陈桂香、李成同上。)
陈桂香(念)禁门无拦阻,

李成(念)自觉心胆寒。

陈桂香(白)你且少待。

孙公!

孙庆(白)陈桂姐。

陈桂香(白)孟娘娘可曾梳洗?

孙庆(白)用过早膳了。

陈桂香(白)圣上赐有供品,郗国母命我送来,要见娘娘。

孙庆(白)少待。

启娘娘:圣上赐有供品,国母命陈桂香送来,宫门求见。

孟庆云(白)传见。

陈桂香(白)不可害怕。

李成(白)不用叮咛。

(李成打手势。孟庆云、孙庆同见。孟庆云自语。)
孟庆云(白)看李成捧着蜜盒,手心内写着个“毒”字,却是为何?我自有道理。

陈桂香、
李成(同白)奴婢(陈桂香)(李成),参见娘娘,愿娘娘千岁,千千岁!

孟庆云(白)平身。李成,手捧金盒内装的什么?

陈桂香(白)启奏娘娘:万岁在长干寺礼忏七日,佛前换下供品,掌教师尊说,受符咒之物,吃了就生太子,郗国母用了一盒,故着奴婢送来,请娘娘受用几个。

孟庆云(白)方才用过早膳,将盒儿留下便了。

陈桂香(白)奉旨赏赐蜜食,请娘娘用下两个,也好回宫缴旨。

孟庆云(白)既如此将盒儿呈上来。

(日游神打翻盒,下。盒出饽饽,狗抢吃,死。)
孟庆云(白)吓,原来郗氏假传圣旨,暗害与我,且作不知。

唤醒陈桂香!

(孙庆唤陈桂香。)
孟庆云(白)桂香,蜜食堕落,你为何跌倒,口眼歪邪,痴呆半晌,是何缘故?

陈桂香(白)启娘娘:奴婢自幼有个疯根儿,想是疯病发了,故此跌倒,昏迷不醒。

孟庆云(白)你看金丝哈叭狗,吃了盒中蜜食,霎时口鼻出血,气断而亡,是何缘故?

陈桂香(白)这供品是受过佛咒,要有福之人,方能受用。哈叭狗是个畜生,焉能享用这个东西,它是折死了!

孙庆(白)还有几个干淨的,桂香姐,我看你倒是有福的。

孟庆云(白)孙庆,可将这些东西,撮在一处,深深掩埋。

桂香,你去回复娘娘说,我是无福之人,焉能享得这样贵品,有劳娘娘费心。去罢。正是:

(念)暗使毒计天有眼,一盒蜜食漏机关。

(孟庆云下。)
陈桂香(白)真正奇怪。方才呈上盒儿,霎时火光一道,犹如山崩地塌,从空伸出一支大手,将盒儿打翻,唬得我目瞪口呆,魂飞魄散,不料将哈叭狗毒死了。若不是我嘴能舌辩,险将大事洩漏,我如今将实情告诉国母,不但不信,反要归罪于我。哦,有了,先进昭阳搬动舌根,就说李成洩漏机关,谋事不成,就与我无干。正是:

(念)只要舌尖险,担儿卸下肩。

(陈桂香下。)
【第五场】
(郗娘娘上,四小监、四宫女同上。)
郗娘娘(唱)齐和帝性软弱推国让位,

众群僚扶吾主执掌大梁。

普天下干戈息军民欢畅,

柳军师进美女藐视昭阳。

万岁爷为江山哪得安享,

乏后嗣才建下水陆道场。

我侄儿立东宫只恐虚望,

好一个伶俐女名叫桂香。

假意儿送蜜食圣上领赏,

害东宫全仗她一副砒霜。

(陈桂香上。)
陈桂香(唱)把大事且推托李成身上,

暂瞒哄郗国母假作佯装。

(白)啊呀,国母吓!

郗娘娘(白)桂香,命你同李成去东宫献计,为何这般光景回来?

陈桂香(白)啊呀,国母,奴婢奉旨前往,看看事成,却被李成点醒大事,洩漏机关,若不是奴婢嘴能舌辩,呵呀,险送一命呢!

郗娘娘(白)有这等事?

内侍带了红漆棍,转至花园。

(唱)恨李成与东宫伙同,

把我的大事漏欺藐昭阳。

今日里处治他作个榜样,

若有人不遵者命丧无常。

(白)宣李成!

(四小监同传。李成上。)
李成(白)领旨!

(唱)郗娘娘用毒计一场空想,

忽现出金甲神怪异非常。

伸一支拿云手长有数丈,

唬得那陈桂香魂飞他乡。

孟娘娘怀太子紫微临降,

哪一个食君禄不报帝王。

御花园见国母直言奏上,

免得那生嫉妒毒计逞强。

(白)奴婢,李成见驾,国母千岁!

郗娘娘(白)命你去东宫献计。

李成(白)霎时火光冲天,闪出一位金甲神,打翻蜜食盒儿,唬坏陈桂香,毒死哈叭狗,奴婢逃命不及,躲在沉香亭内,喘定气息,特来缴旨。

郗娘娘(白)唗!

(唱)休得要巧支吾信嘴胡讲,

早解透小鬼计肺腑心肠。

言能辩怎当我御赐棍棒,

内侍臣与我打立见阎王。

陈桂香(白)启国母:李成气绝了。

郗娘娘(白)将尸首不用掩埋,抛在御河桥下,抬下去!

(四小监同应。)
郗娘娘(白)摆驾回宫。

(唱)害不死孟贱婢决不轻放,

三日内另设个巧计良方。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城隍、判官同上。〖牌子〗。李成上。)
李成(白)李成鬼魂当面。

城隍(白)查看李成阳寿可终?

(判官应。〖牌子〗。)
判官(白)命尽禄绝。

城隍(白)李成,看你忠直含冤,奈你阳寿已绝,且入冥府,待吾奏过天庭,再入轮回。

看文房四宝伺候!

(〖牌子〗。李成下。四功曹同上,同跳击鼓。许真君上,接帖。)
许真君(白)依巡天界去者。

(四功曹同下。)
许真君(白)直入灵霄。

二郎真君何在?

(杨戬上。)
杨戬(白)来也!

有何法旨?

许真君(白)玉帝有牒文一道,命你到西天雷音寺投递,不得有误。

杨戬(白)领玉旨。

(许真君、杨戬同下。)
【第七场】
(〖牌子〗。毘那、达摩同上。)
毘那(念)佛祖殿前传妙音,九曲难悟问至尊。两镜光含千古意,珠玑泻出显家门。

(白)吾乃毘那尊者是也。

达摩(白)吾乃达摩祖师是也。

毘那(白)吾奉佛旨,直巡雷音,献七宝香花,供养承事。

达摩(白)看来天紫云冲,必有玉牒临西也。

(杨戬上。)
杨戬(白)二位世尊稽首。

毘那、
达摩(同白)妙道真君,手捧玉牒,有何宣示?

杨戬(白)下界梁武帝君妃一段因果,特来佛前投递。

达摩(白)我佛未登宝座,请留牒文,我佛自然遵牒发遣。

杨戬(念)孽由心造心犹谁,

(杨戬下。)
毘那、
达摩(同念)心罪当知谁所为。

(同白)看五百罗汉绕殿。我佛登莲台来也!

(众罗汉同上,同排班。如来佛上。)
如来佛(念)眼望东土一片沙,西方普地种莲花。万劫方登极乐界,可称三藐三菩提。

(白)吾乃如来佛是也。掌大千世界,护十方万灵,须菩提汝意云何。

众人(同白)阿弥陀佛。

达摩(白)玉帝有牒,请我佛劫还因果。

如来佛(白)待我看来。

(如来佛看。)
如来佛(白)呵,原来如此。那梁武帝乃打柴的樵子,因他善果无量,脱生大梁之主,享帝王之福,喜他一念不忘敬佛斋僧,玉帝欶旨,武帝添增一代,后朝帝王。

达摩(白)我佛慈悲,遣一尊罗汉前去临凡,以为武帝后嗣。

如来佛(白)维摩尊者。

维摩(白)佛祖。

如来佛(白)命你去东土,脱生梁武帝后嗣,不负他敬佛之心,享帝王之洪福,但不可忘却本来面目,功满原复本位。

维摩(白)我佛法旨,敢不谨遵,但尘凡疫瘴重重,怎掌一统山河?还求佛祖大发慈悲。

如来佛(白)你既前往,自有功臣勇将,按上方列宿扶助于你。

维摩(白)谨遵佛旨。

如来佛(白)郗氏乃上界天绞星,一念思凡,玉帝不从。毘伽!

毘那(白)佛祖!

如来佛(白)谁料她忘却根本,嫉妒嗔痴,毁佛谤僧,造下无边罪孽,坠落红尘,你可下凡点化与她,若能回头,准复本位。

毘那(白)领佛旨。

达摩(白)启上佛祖:那梁武帝生前有些因果疫瘴,维摩罗汉,难以支持,我佛慈悲,发下几尊罗汉,以为护应。

如来佛(白)降龙罗汉,命你下凡,到湖广襄阳脱生陈刚,扶维摩江山,不得有违。

降龙罗汉(白)领佛旨。

如来佛(白)伏虎罗汉,命你下凡,到西蜀渝州,脱生黄茂,扶维摩创业,不得有违。

伏虎罗汉(白)领佛旨。

如来佛(白)阿兰哪尊者,命你下凡到西蜀,脱生吕珍,再将天巧星谪下,脱生你妹仙琼,后为昭阳。

阿兰哪尊者(白)领佛旨。

如来佛(白)紫金罗汉,命你下凡脱生冲天广,在少林寺出家,后为护师。

紫金罗汉(白)领佛旨。

如来佛(白)达摩尊者,所有梁帝因果,你已尽知,如今维摩下凡,你可紧随护应,施展法力,成全此段因果,方显释教佛法无边。

达摩(白)等愚昧,恐凡尘迷性,望佛指点一番。

(毘那、维摩、降龙罗汉、伏虎罗汉、阿兰哪尊者、紫金罗汉同应。)
如来佛(白)听吾解空大众者。

毘那、
达摩、
维摩、
降龙罗汉、
伏虎罗汉、
阿兰哪尊者、
紫金罗汉(同白)阿弥陀佛。

如来佛(唱)毘伽世者下凡间,

南无观音菩萨,

消灾延寿佛菩萨也。

(锣鼓。)
如来佛(唱)劝善郗氏到长干,

嫉妒嗔痴,洗心悔过,

依然复位镇三天。

南无释迦牟尼佛,

南无金翅明王佛,

维摩世者下凡尘,

南无文殊菩萨,

无量功德佛菩萨也。

(锣鼓。)
如来佛(唱)三灾八难有护应,

一番疫瘴一番冤。

虔心智慧菩提愿,

一统山河乐无边。

南无庄严燃灯佛,

南无长耳定光佛。

降龙、伏虎二世尊,

南无普贤菩萨,

释迦弥勒佛菩萨也。

(锣鼓。)
如来佛(唱)紫金脱生冲天广,

吕珍脱生是阿兰。

维摩走国你护救,

回西天。

南无孔雀明王佛,

南无华严极乐佛。

达摩世者下雷音,

南无地藏菩萨接引准提佛菩萨也。

(锣鼓。)
如来佛(唱)梁王因果你透彻,

维摩担儿你承担。

你到东土兴佛教,

回雷音。

南无普照照光明佛,

南无八万四千弥陀佛。

(〖吹打〗。众罗汉分班下。)
【第八场】
(猴子跳魂上。)
猴子(念)凤凰山下苦修真,千载未曾脱人形。梁武闭洞绝吾命,飘飘渺渺到如今。

(白)吾乃凤凰山石硖洞黑猴鬼魂是也。千载,欲成正果,却被梁武闭洞饿死,渺渺一气,不能脱转轮回。他善果无穷,脱生一朝天子,我无可奈何。如今达摩老祖掌东土佛教,不免去往西川驻云岭求示因果,再渡轮回。

(猴子下。)
【第九场】
(松形、柏形同跳魂上。)
柏形(念)受尽精华瑞云笼,千载不改老苍松。梁武砍枝掘根断,劫还因果再相逢。

(白)我乃古柏形是也。我等千年老树,看看为神,却被梁武砍枝掘根,呜呼一命。如来佛命达摩掌东土佛教,劫还因果,你我同去拜求老祖有理。

(松形、柏形同下。)
【第十场】
(〖牌子〗。达摩上。)
达摩(念)望东土,赡部州,佛旨谁参透。松柏树,黑石猴,莫来由,解结完愿两罢休。

(白)吾奉佛旨,扶维摩承袭天下,解梁武帝因果。看正东来了一股黑气,两道清风,这些孽畜,也要讨债了!

(猴子、松形、柏形同上。)
猴子、
松形、
柏形(同白)老祖慈悲吓!

达摩(白)吾奉佛旨结因果,你等见吾何事?

猴子(白)老祖听禀。

(唱)古佛寺中把香焚,

梁武闭洞丧残生。

松形、
柏形(同唱)千载何曾漏行影,

朝砍暮伐掘了根。

达摩(白)便将你等脱转轮回,认母投胎。那梁武帝只有十数载寿元,却也来不及了。

猴子、
松形、
柏形(同白)求老祖大发慈悲。

达摩(白)就将你等认尸扑窍,可还果报。

黑石猴,你可速往北淮魏王驾下,有一个臣名曰侯景,认尸扑窍,增寿一纪,将梁武帝围困台城,断绝粮草,活活饿死,以全果报。

猴子(白)领佛旨。

(猴子下。)
达摩(白)老松树,你可去河南影扑柴松,后来磨折维摩太子,拐卖银两,可也了你赎愿也。

松形(白)领佛旨。

(松形下。)
达摩(白)古柏树,你到西蜀巴州扑柏氏之窍,为良善之妻,后来买太子为儿,磨折一番,了你之愿也。

柏形(白)领佛旨。

(柏形下。)
达摩(白)我且到西蜀驻云岭安插,且到临期,再展佛力。正是:

(念)大千沙界原非有,念念救人万事休。

(达摩下。)
【第十一场】
(和尚上。)
和尚(念)圣凡同聚给孤园,似月如星共一天。持钵着衣弘圣化,人人尽是火中莲。

(白)贫僧,长干寺方丈悟性是也。梁王万岁在此建中,启建水陆道场七七四十九日,五百上堂僧奉经礼忏,今已二七。昨日来了一位圣僧,口诵真经,与众不同,说今日要见万岁,有一番指悟。

看銮驾拥拥,圣驾临坛也。

(众御林军、大太监、小太监引梁武帝同上。〖牌子〗。)
和尚(白)悟性接驾。

梁武帝(白)众僧可曾用斋?

和尚(白)早已用过,俟驾临坛。

梁武帝(白)吩咐起鼓参禅。

毘那(内白)阿弥陀佛!

梁武帝(白)长老,何人念佛声如雷震耳?

和尚(白)昨夜忽来一僧,颠言狂语,甚是不解,说今日见驾,还有禅机奏主。

梁武帝(白)不可轻慢与他,快请。

和尚(白)万岁有旨,请圣僧入坛。

(毘那上。)
毘那(白)阿弥陀佛。

(念)打开自己光明藏,尽在毛端一孔中。

(白)万岁稽首。

梁武帝(白)佛堂不便赐坐。

毘那(白)果然敬佛。

梁武帝(白)方丈说你颠言狂语,到底是一个颠,还是一位仙?

毘那(念)颠也是个仙,仙也是个颠,有人识得颠仙破,不成佛来也成仙。

梁武帝(白)果然是一位圣僧,可曾用过斋。

和尚(白)昨夜到寺观斋,不用。

梁武帝(白)方丈,现斋不用,岂可不饿。

毘那(白)不饿,不饿。

(念)这机关谁人识得破,识破我也饿得过。

梁武帝(白)看斋伺候。

毘那(白)无量功德佛。

(毘那吃斋。)
毘那(白)一桶斋俱已吃完。

梁武帝(白)一桶斋俱已吃完,岂可不饱。

毘那(白)不饱,不饱。

(念)臭皮囊生得小,小小我也装得了。

梁武帝(白)这是与朕有缘,得遇这等高僧。

毘那(念)你有缘,我有缘,仙机莫与外人传。只要你的缘分满,贫僧送你到——

梁武帝(白)到哪里?

毘那(念)到西天。

梁武帝(白)请问圣僧上下?

毘那(白)志公。

梁武帝(白)志公长老,朕征伐天下,伤害生灵太过,故建水陆道场,欲求法师讲说一堂经礼,一堂戒放,一堂焰口。若肯慈悲,自当酬谢。

毘那(白)阿弥陀佛。讲经说法焰口赦,乃出家人本等,怎提酬谢二字,贫僧讲经说法,不在方丈禅堂,要在荒郊野外高埠之处,讲说几句,叫那老少军民男妇人等听一听,叫他们好开心见性,醒悟迷途。

梁武帝(白)不知哪里宽阔?

大太监(白)宴春门外,有座晏春台宽阔。

梁武帝(白)传旨:不论老少军民人等,愿听经者,一概不准拦阻。

毘那(白)请驾先行,贫僧随后就到。

梁武帝(白)吩咐摆驾晏春台去者。

(御林军同应。〖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同白)我们乃金陵城中百姓是也。今有梁皇万岁,大兴释教,建水陆道场,在晏春台讲经说法,你我同去瞻仰一番。

众百姓(同白)有理,请。

(〖合头〗。众百姓同下。)
【第十三场】
(摆经台。众僧人自两边分上。梁武帝排驾上。〖牌子〗,〖吹打〗。梁武帝换衣。毘那上,参毕,上台中座。梁武帝下跪。)
毘那(白)念赞。

(念)大乘境界尽含容,凡圣原来事一同。扫尽微尘生死念,依然回复旧家风。

(白)佛曰大乘金刚经。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提心如是住,如是降服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众僧人(同白)阿弥陀佛。无量功德佛,讲经指迷途,一切诸佛,大千世界,七宝池边,看作如五百罗汉金刚杵,如来相非何以故。

(出彩天花。)
众百姓(同白)阿弥陀佛。列位,听圣僧讲经,只说天花乱坠,异香扑鼻,千古罕闻,真是天子有道,你我朝天叩谢!

(同合彩)谢天花,见,普天士卒,

仰沾福,万邦宁,建洪乐,军民同乐齐庆祝。

梁武帝(白)今后这晏春台,改名雨花台。

众百姓(同白)有道明君。

梁武帝(白)请长老回禅堂,朕亲自献斋。

毘那(白)万万岁!

(〖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