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版变形金刚剧本无厘头翻唱

我主演了京剧《罗成》,扮演角色如下:

角色

我饰演罗成,出场时身穿第三场、第四场、第六场白底巾带素后兜、三蓝博古白褶子,第九场、第十场则换上了红彩裤与厚底靴;头上戴着紫金冠、翎子和白硬靠;第十场则换上了三蓝箭衣、蓝色鸾带和下甲,再挥动着长发和宝剑亮相;第十一场则戴上了面牌、白风帽、斜马褂、三尖和宝剑;在第十四场和第十五场则甩动着长发和长髯。

罗春这个角色由另外一个演员扮演,他出场时身穿武生巾、箭衣、马褂、鸾带和宝剑,头上戴着红风帽和红斗篷。

李元吉这个角色则由另一个演员扮演,他穿着净人的尖纱、驸马翅、黑蟒和黑满。

另外也有两个丑角扮演更夫甲和更夫乙。

剧情

剧情主要讲述了隋末唐初时期,我扮演的罗成探视囚禁于南牢的李世民时,遇到了齐王李元吉,并显示出了自己的出色能力,于是被李元吉推荐加入出征队伍。在战场上,我命令军队连连获胜,击败了很多敌将,然而李元吉却责怪我没有生擒敌将苏烈,让我受到四十棍的惩罚。剧情跌宕起伏,幽默搞笑,十分精彩。

在剧情中,我的角色罗成再次被逼出战,苦战归来后发现城门紧闭。而我的义子罗春则在城头上向我暗示,李元吉可能有陷害我的意图。我意识到局势危急,咬破手指写下了血书,承诺要誓死歼敌。然而,最终我还是中了苏烈的计谋,在马陷入淤泥河中后被敌方乱箭射死。

注释

这个京剧《罗成》的剧本唱词是根据《罗成叫关》这个戏改编而来的,作者叶盛兰对原作进行了删节,自探监至乱箭之段进行了改名,剧本比较精简。

京剧《罗成》剧本唱词

【第一场】 

(〖急急风〗。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同上,站门。苏烈上。〖点绛唇〗。苏烈上高台。)

苏烈:(念)某家生来胆气豪,为犯隋炀投东辽。今奉辽王旨在这个情节中,我扮演的角色是苏烈。我是一个姓苏名烈的大唐人,因为隋炀无道,我投降了东辽,并获得了辽王的任命,指挥攻取了明关,从而立了功。在起兵前,我和我的儿郎们上马脱蟒,手持大刀前往战场。现在,四朝官们一同出现在朝堂上,我们在分班分配任务。李渊出现在大座上,我们向着皇帝见礼,我期盼着干戈持久、和平升温的时代到来。

注: 在这一段剧情中,四朝官和太监们对话的部分较长,为了表述清楚,我将四个人称中所有人都用“我”、“我们”等词语来代替,以便更好地表达他们的意思。

〖急急风〗。苏烈脱蟒,持大刀上马。我们众人插门同下,我下马。)

【第二场】

四位官员一同出现在朝堂上。

我一个官员说:

我请大家开始分班了。

四位官员都同意了,并开始进行分班工作。

此时,四小太监和大太监一同出现在门口,李渊也进入了大座。我向皇帝见礼,并希望我们能够迎来和平的时代。

四位官员同时说:

我们向皇上请安,祝愿我们的皇帝万岁。

李渊说:

请各位卿士都起身吧。

在这个情节中,我扮演的角色是大唐天子李渊。我认为,隋炀无道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天下百姓都在受苦。而我登基以来,国泰民安,经济、政治状况都非常顺利。因此,我定期会在大座上召开早朝议事。今天,朝堂上的四位大臣向我请安。其中一个大臣上报东辽国将苏烈攻打明关,请求我主持公道。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大唐一统,怎容许有犯我天朝的事情?”此时,我还想起了尉迟恭这位老将军,但是得知他身体欠佳,没来到朝堂。我觉得这些人都是为了国家而奔波劳累,相信一切都会顺利。

我接着呼叫内侍宣世子元吉上殿。大太监遵照我的命令将他召请上来。

在这一幕中,当我听到万岁有旨,召唤我侄子李元吉上殿时,内心感到很兴奋。我知道父皇有重要的决议要提出。李元吉进入大殿后,他行了三跪九叩礼,我让他平身。 然后,我告诉他,东辽侵犯了我们的疆界,让他率军前去平定叛乱。李元吉领旨以后离开了大殿。左右两边的官员们也向我表示请辞。我下座回宫,众人敬礼离去。 接下来是罗成的表演了,他走上台台前整理衣服,给自己的衣带细看。然后,他迈着大步走到九龙口处,双手摊开,比出大招手,以示出他神通广大。最后,他走到台口,整理好头发,等待接下来的情节。在这一幕中,罗成坐在外场的椅子上,心中默念着“世代簪缨,燕山镇,展土封疆”,回忆起自己加入唐朝时的经历,时光荏苒,但忠诚一贯如初。 突然,家院暗自打开,罗成说出自己的身份和曾经帮助过唐太宗的历史。但他也提到了因为同方元钦和李元吉之间的恩怨而退出了军队。最近,他决定私自前往太原探访李元吉,不过他需要隐瞒真实用途,让夫人以为他有其他公务。他站起身,表演起西皮摇板,展示自己的武艺和气韵。 在这时,家院的门外传来拉马的声音,罗成又把手放回椅子上,等待接下来的情节。我拉着马,出了家院。夫人给了我一匹马,我跨上马背,来到了下场门台口。我表演了西皮摇板,并骑马向左转身,使人眼前一亮。然后我打马向前飞驰,离开了台口。 在第四场,我和李世民都坐在外场的椅子上。李世民说出了他困在天牢中的痛苦和不知何时才能重返朝廷的无奈。这时,我招呼来了我的马,勒住缰绳,表演了西皮摇板。我俯望门口,然后再次表演西皮摇板,并说出了我要赶紧找到前路的情况。我看到了眼前的天牢,于是我下了马。我弹了一下指头,打算敲门求见。 一个御林军甲问我有何事,我回答说是燕山罗成,求见。民(白)多谢将军关心,我一切安好。

罗成(白)二王不可在此作茧自缚,如何才能早日脱困呢?

李世民(白)当下秦王虽然已死,但是复兴的国势不可撼动,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不懈地努力,同时等待时机的成熟。

罗成(白)千岁谆谆教导,罗成铭记在心。

李世民(白)将军此番来意已经得知,不要在此逗留太久,早日回去。

罗成(白)是。

(罗成站起身,行礼后退出门外。)似此文韬武略,将来必定名垂青史。我是为了向您请教一些有关国家大事的问题。

李元吉(白)将军请说。

罗成(白)如何能够使这个国家更加强大,让人民生活更加美好呢?

李元吉(白)我们必须注重发展经济和军事实力,同时还要加强对各方面的管理和统治,使国家更加稳定和富强。

罗成(白)非常感谢三王的教诲。

李元吉(白)将军此番来意已经了解,现在应该尽快回去,不要耽搁了。

罗成(白)是的,我这就告辞了。

(罗成上马离去,四校尉和中军紧随其后。),你来得正是时候。最近天牢里面出了些问题,我需要听听你的意见。

李元吉(内白)父皇,孩儿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可以对付这些问题。

李渊(内白)哦?你的想法是什么?

李元吉(内白)我觉得应该加强天牢的防卫,同时还要加强对犯人的管制和管理。

李渊(内白)不错,不错。你这个儿子还真是有出息。

李元吉(内白)父皇过奖了。

李渊(内白)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记得多多关注天牢的事情。

李元吉(内白)是,孩儿遵旨。

(李元吉行礼后退出门外。)我走上了宫殿,请求皇帝批准我的提议。

李元吉(白)大敌当前,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来保护国家的安全。我建议让罗成率领军队先行出发,成为前部先锋。

李渊(内白)好,就按照你的提议办理。

(大太监捧圣旨上来,将圣旨放在我横托的牙笏上,大太监下去。)
李元吉(白)我等遵旨。

(我下殿骑马,众人插门同下,我下马。)
【第五场】
(唢呐曲牌。四番兵、四下手、四番将同上,和我一起站在下场门前的骨牌对面。苏烈骑马上来。)
苏烈(白)为什么前方没有通行?

四番将(同白)我们已经到了周西坡。

苏烈(白)军队展开。

(众人分别站在正中间。)
苏烈(白)我们会在周西坡前安营扎寨,休整三天,然后攻取明关!

(众人一齐向下扯,苏烈下马,众人跟着下来。)
【第六场】
,长揖致敬。)
李元吉(白)罗成,你今天被我召见,是因为你的背叛行为,你去探望天牢,这是对我的不忠。

罗成(内白)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是栽在他的手里了。

李元吉(白)我决定让你成为前线的先锋,我要你去打黑道,如果你死了,我们的后患也就解决了。

罗成(内白)我明白了,这是为了栽赃我,好让我去送死。

(白)罗成,你可以进来了。

中军(白)罗成进去了。

罗成(内白)上前请安。

(我向李元吉躬身行礼。)
罗成(念)世子为何拘我,是有所图谋?

(白)在下罗成,拜见世子大人。陛下让我戴上斗大的黄金印记,指引三军上阵作战。我之前不小心出了些差错,被世子召见,我这就到了。

来吧,罗成,请坐。

中军(白)罗成坐下了。

(我坐了下来。),单膝跪地。)
我(白)王爷英明神武,属下受命必行,请王爷放心。

李元吉(白)好,我这就为将军点兵马前往。

罗成(白)谢座,那末将先行告辞。

来吧,左右给我备马。

(我迅速站起,躬身告退。)
中军(白)将军告退了。

李元吉(白)诸将听令,即刻整兵备马,出发征战!

中军(合唱)出发征战!

(我匆忙离开中军大帐,赶往马厩。)王爷,您的将令就是我的天令,我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合掌)只祈平安归来,还朝再拜子夜尽。

(我合掌一拜。)
李元吉(白)将军辛苦了,待你回来有功必赏。

罗成(白)谢王爷。

(斜头歪脖)我这就告辞了。

(左右看看)左右執鞭,匹马上阵。

(我转身离开,准备出征,在内心默默祈祷一切平安。)慢平下声音,右手扳腰,表现出自信。)
罗成(西皮快板)定不辜负王爷恩。

出征在即,我这就离去了。

(合十)祈愿王爷长命百岁,国泰民安。

(我合十一拜,接过令箭,转身离去。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决不能忘记初心,不负王爷重托,一定要战胜敌人,凯旋归来。)(摇头感叹)算了算,已有十年没见到亲人了。

(合十)还是祈求他们安康吧。

(我合十一拜,带着思念和牵挂出现在舞台上。突然听到李元吉的话,我深深皱起眉头,不禁担忧起罗成的安危。)
【第九场】
(罗成、番兵上。)
罗成(西皮滑板)靖南六路猛将军,2

今日为王赴汤蹈火一往无前。

(斜体)谁敢拦在我身前!

(我以罗成之名重现于舞台,立即投入战斗。一名番兵挡在我的面前,我毫不畏惧,斜身上前,表现出英勇无畏的气质。)
【第十场】
(罗春、芙蓉仙子上。)
罗春(叫头)大姐姐!

芙蓉仙子(白)罗春,你来干嘛?

罗春(白)我刚才扮戏,想找你借些布做衣服。

芙蓉仙子(掏出草纸翻翻)嗯……我有一块儒雅的布头,不知道是否合你的意?

(拿出一块竹简)我还有一条绣着“芙蓉国第一绝色”的锦带,你要不要?

罗春(白)谢谢姐姐!

(念)青蛇活命丹,命硬如铁崖。

芙蓉仙子(白)这块布头送给你,你自己想办法做吧。

(叮嘱)你要多加小心啊。

罗春(白)我知道了,姐姐你也要保重身体。

(合掌)内心深处默默祈求芙蓉仙子平安无事。

(我和芙蓉仙子的对话,表现出我平凡却不失机智的性格。最后,我热情地感谢芙蓉仙子的帮助,同时也祈求她平安。)愿赴汤蹈火也要英勇前行。

(西皮滑板)万古长青谁与争!

(我化身为罗成,挺身而出,一路杀进敌阵。尽管临危受命,我仍然昂首挺胸,展现出不屈不挠的气概。最后,我高举双手,表现出胜利的决心。)
【第十场】
(我上场,表演哭戏。)
罗春(眼含泪水)我还记得那年,

娘对我说:“儿啊,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保重自己。”

(哭声越来越大)然而,如今我在这里,却已经无人可以保护我了。

(哭声更大)天啊,我该怎么办?

(我饰演罗春,表演哭戏。我将自己的情感融入到角色中,流露出内心的苦闷和无奈。我的哭声越来越大,情感也越来越真实。)?

苏烈(白)开口便是多余,功名富贵苏某岂会错过?

(气势汹汹)说吧,你来此有何贵干?

(我化身为罗成,站在战场上与苏烈对峙。我紧束战袍,肃立战场,表现出勇武之气。我毫不畏惧地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并敢于质问苏烈所为何来。苏烈则气势汹汹地回答道,我则更加坚定地向前。)看来你是个胆小怕死之人,投降辽邦,行奸细事。哪有的本大唐将军怕你二十万大军!

苏烈(惊讶)你是何人?竟能如此勇猛无畏?

罗成(咆哮)我乃大唐前部先锋,白马罗成!

(白)苏烈,你既然入了辽朝势力而背叛了大唐,那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今日我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想要做大唐的敌人,那就意味着要面对我的愤怒和剑锋!

(我听到苏烈的解释后不以为然,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我摇头哂笑,向苏烈展现出自己勇猛无畏的一面。我告诉他我的身份,并且表明决意要为大唐而战。我不再听他多说废话,只想要在战场上与他一较高下!)看枪!

(我与苏烈开始了激烈的厮杀。他自吹自擂,说自己的枪法不可匹敌,但我并不惧怕。我们钻进烟雾,展开了战斗,打得不可开交,最后苏烈败下阵来。李天寿参战,我以一枪刺死他。接着,刘永忠上场,我再次击败了他。我坚信自己的枪法超群,壮志凌云,决心在战场上打败敌人,为家国英勇奋斗!)啊!罗成竟然如此英勇无比,居然击败了苏烈、李天寿和刘永忠,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报子(白)是的,罗将军一枪挑掉三位大将,展现出他的英勇无比和高超的枪法。就像念的那句诗一样:

(念)金枪一抖威风勇,杀气腾腾贯九重。苏烈催马逃性命,杀得番儿影无踪。

(白)我在城门观战,亲眼见证了罗将军的战斗。真是一场激烈的厮杀!

(我感到非常惊讶,不禁发出了一声〖三枪〗。)
(白)元帅,苏烈虽然被我击败,但我却没有杀他,他现在应该逃回了阵营。我只是光荣地展现了我的枪法和勇气,让元帅可以在功劳簿上为我记录一笔功劳。

李元吉(白)哼!既然你没能把苏烈杀死,我怎么能给你上功劳簿呢?

罗成(白)元帅,我回师后一定会亲自捞回苏烈的首级,证明我的实力和忠诚!

李元吉(白)好吧,既然你如此自信,我就先赐你一面银牌,让你再去打探军情。如果你能够成功把苏烈杀死,我自然会为你上功劳簿。

报子(白)遵命!

(听到李元吉的话,我不禁感到激动,立刻接受了任务,准备再次出征。我相信自己的实力,必定能够完成任务,展现出真正的英雄本色!)!

(我站在众人面前,震惊地看着罗成被李元吉怒斥,被判处斩首的场面。我心里十分慌乱,能感受到周围人的惊恐和不安。)
我李元帅,罗成并没有私通番贼,他是勇敢的战士,为了军队的胜利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您判处他死罪未免太过严厉了吧!

李元吉(白)看在你这么说的份上,我就收回斩罪,改为重责四十。

我能让罗成保住性命,我感到非常高兴。但四十重责对于一个英勇的战士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屈辱。我决定不放弃,尽我的所能去挽救他的职业生涯。
(注:此段文言文中有一句“唗!”,应为“唝!”)宁死不屈为忠义。

(我看着罗成被带进帐来,身上顶着惨重的伤,还要受到额外的责打,我感到非常心痛。我走上前,想要为他求情,帮他改变这个不公正的结局。)
我李元帅,罗成是一名勇敢的士兵,他为国家和军队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知道您心中有怨气,但将他杀掉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相反,如果您能冷静下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继续为国家效力,对您和国家都是有益的。

李元吉(白)你说得有道理。既然你这么认为,我就给罗成一个机会来赎回他的罪过。我会让他继续为军队效力,但他必须发扬勇敢和忠诚的精神,在未来的战场上为国家立下更多的功劳。

我谢谢您,李元帅。我相信罗成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和信任。

(听到李元吉的话,我的心情大为舒畅,罗成终于得到了一条转机。我深深地明白,作为一名优秀的士兵,要时刻坚守忠诚和勇气的信仰,才能真正成为国家和人民的骄傲。)

扶腰,疼痛难忍。我看着他离开,心中非常痛苦。作为一名士兵,他已经为国家和军队作出了重大贡献,但现在他却被无辜的责打。我想要为他说话,但又不敢冒犯李元帅。这种无奈和愤怒的感觉真是难以忍受。

但是,作为一名军官,我知道必须服从命令,即使这些命令看起来是错误的或不公正的。我看着罗成匆匆离开,希望他能够早日回到军队中,并为国家再次立下卓越的功绩。

我听着罗成的遭遇,心中感到非常愤慨。他明明是为国家和军队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反而受到了不公正的责罚。看着他疼痛的棒伤,我只想尽我的一切来帮助他,让他能够早日恢复健康。

罗春为罗成敷上白巾,我看着这一幕,倍感温暖和感动。家族之间的关爱和互相扶持,永远都是我们共同的财富。

但是,当中军传达李元帅的命令时,我又感到了不可避免的愤怒。这些命令太过残忍,让罗成身临险境,甚至可能会让他付出生命。我必须尽我的一切来保护他,让他能够平安归来。

我看着令箭掉落在地,罗成没有去捡它,而是走到小边台口,我知道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不禁心中嘀咕,这个决定将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命运,但我知道,作为一名真正的勇士,他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当中军传来最新的命令时,我才刚刚意识到局势的危险。罗春检起令箭,我想去夺回它,但是被她蹉了一步。看着她,我感到无助和愤怒,这一切都是由于三王的逼迫和威胁。我知道,我和我的家族早已成为了他们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我已身居高位,国家和军队的命运紧紧扣住了我的手腕。

我试图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所有的路似乎都被堵在了眼前。我必须遵守军令,即便这将意味着我的死亡。我知道,对于一个真正的勇士来说,为国家和民族捐躯就是最光荣的事情。我必须坚定地面对这一切,纵然战死沙场,也必须义无返顾。

罗春看着我,开始哭泣。我深深地理解她的感受,但我也知道,这是我必须承受的命运。我必须保持镇静,让她知道,我在遵从我的内心和我的信仰。

我让罗春为我敷上棒伤。我知道,在痛苦和折磨中,我的身体可能会更加的虚弱。但我必须要继续为国家出力,去战斗。这是我作为一名父亲和一名战士必须承担的责任。

罗春为我敷上白巾,缓解我的腿伤,看着我穿上斜马褂,戴上面牌,我感到一种熟悉的军人神情降临我的身上。我披上白风帽,带上宝剑,准备出征。

我下令带马,罗春立即遵从我的命令。我们匆忙处理好所有的事宜,快速出发。

在第十二场的战斗中,我左手持枪,右手持剑,率领我们的部队迅速投入战斗。当苏烈惊奇地看到我们时,他已经无路可退,只能率众人和我们激烈战斗,谁也不愿意败下阵来。

在第十三场遭遇战中,我听到李元吉的声音。他在帐中等待消息,试图追加对战争的控制。但是,这场战争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掌控。我们必须在战争中保持坚定,不惧一切的磨难和挑战。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

命令我再次前往战斗,与敌人激战。我深知这次可能会丧失生命,但我真诚地希望可以消灭李世民的羽翼祸根。我们的部队必须尽其所能,达到最终的胜利。

我需要士兵将红灯掌握在手中,以便进入敌人的楼阁。

在城楼上,我看不清战场上的黑气弥漫,我的耳中充斥着更夫的议论声。

更夫拿着梆子和锣前来,庆祝胜利的到来。他们宣布天空中没有星斗,黑暗世界已经降临,但他们还说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

更夫们请我参加他们的宴会,我感到自己的心灵深受感动。更夫在唠叨,我问他为什么叹气。
更夫说,罗将军出征,挑战李天寿等两位大将,打败了他们,迫使苏烈逃跑。但回到营地后,元帅却不给他好处,反而责备他,施加了四十军棍刑罚。这样的军事惩罚好像不对,可能是因为罗将军有通敌嫌疑。

另一个更夫称呼李元吉为元帅,并告诉他全营的士兵都不喜欢上级指挥官,李元吉想要惹怒他们,实在是不明智的。

更夫甲生气地说,只有当罗成被检举为叛徒时,他才能释放所有的不满情绪。

更夫乙安慰他,却也不能改变更夫甲的情绪。两个更夫离开了城楼,开始继续巡逻。

我也感到很沮丧,更夫的议论让我不开心。我下城了,想自己考虑一下该怎么办。

我注意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满罗成,他赢了战斗,但是没有得到他应有的赞扬。如果他回来胜利了,局面可能会更加复杂。头,慢慢地靠近北门。)
我灵机一动,有了一个计划!我要传话给子罗春,命令他在北门守卫时不允许罗成进入城门。我相信这个巧计一定可以奏效。

我下城楼了,赶去通知子罗春。我再次强调,他必须守卫好北门,不让罗成入内。

罗春告诉我,他已经收到三位将军的命令,并在北门岗楼上等待。我很高兴,觉得这个计划一定能够成功。

罗春提着灯笼上了岗楼,我则下场了。此时,罗成已经带着他的马匹和军队到了北门口。

我听到了罗成的马声,他正驶向北门。然而,我的计划成功了。罗春没有放行他,而是拒绝开门。

罗成想方设法要进入,但所有的努力都徒劳无功。罗春坚定地守卫着北门。最终,罗成只能带着他的马兵离开,满眼无奈。

子,认真地观察着我的动静。

我感到寒冷,西北风吹得我透到了心底。但是,我在这里听到了苏烈回来的消息。铜锣的声响震耳欲聋,我猜想他已经领回了他的军队。

二秦王似乎很欣赏我,但这并不能取代三王爷的感情。我决定收手,开始过安静的生活。

江边的渔民回去打鱼,樵夫下山砍柴。寺庙里的钟鼓敲响,牧童驱赶着牛回家。

我加紧鞭策着我的白马,走到了台中。我发现敌楼掌着红灯,掌灯的人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我。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以为我会被拦下。但掌灯的人只是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的情况,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我松了一口气。

(唢呐二黄散板)那是北汉军骑兵的指挥官,名叫李延寿。

罗成(白)李延寿?

(唢呐二黄散板)这名字我好像听说过。

他怎么会在这里?

罗春(唢呐二黄散板)北汉军准备反击,可能是他率领骑兵来巡逻。

罗成(唢呐二黄散板)我明白了。

(白)儿啊,你去把我的话传给他,说我愿意和他交流一下。

(唢呐二黄散板)如果是我的命运,早已注定。

(白)好孩子,去吧,让我们的命运发生改变。

(罗春下场)这是血盟誓言的开始。

我站在城壕边,停下了我的马。我告诉儿子,当父亲修完血书后,他可以到长安去寻求援助。

我的儿子听从了我的命令,系上了红灯笼,将它放下城墙。

我挽起马缰,站在城壕边,准备发誓。我举起我的银枪,插在我的马鞍上。

在战场上,没有文房四宝可用,只有剑和血书。我拔出宝剑,切开我的战袍,开始写下血书,准备寄到长安。

我用牙齿咬破了我的中指,让鲜血滴在血书上——这是血盟誓言的开始。

我感到内心的坚定,我将用我的血和命,捍卫我们的家族,在这个乱世中求得生存。

我是西皮三眼,看到这幅画,我的十指都痛得要命。

画上写着罗成奏一本,向秦王启奏,说尉迟恭得了重病,无人统率大军。

但是三王元吉挂起了统帅印,为臣做了先行。

黄道日不允许我出征,但在黑道之日我带领大军出发。

我们清晨出击,一直打到正午,又打到夜晚。

我已经杀光了四扇城门,我的力气已经尽了,但北门有小罗春在那里防守。

我用西皮快板表达我的内心激情和坚持,我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

>会多少英雄归黄土。

眼望儿春长安路,

尽把山膀当马骆。

若能长安得主督,

血书定作薄情书。

这次求救兵的结果,可能会影响我们罗家的兴衰荣辱。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好坏消息,但是我将献上自己的儿子去长安求援。

我已经写好血书,手臂上的血干得无法继续写下去。这封血书将指引我们家族的未来。

我看着儿子背着血书走向长安,我的内心无比痛苦。

罗家的辈辈都是忠良后人,但有多少英雄最后都只能埋在黄土之下呢。

我盯着我儿子离去的背影,希望他能在长安获得支援。如果他能得到主督的帮助,那么这封血书定将成为一封薄情书。

我深深叹了口气,拉起我的山膀,回到了家中。

>我独自一人面对敌楼。

不愧是我儿,再提此事仍旧死不怕骂名,银枪在手,斗志昂扬。

但是事到临头,即使我父亲千言万语都无法劝服我,这场战争仍然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我将面临着天伦之别,离别我的父亲,携带血书前往长安求援。

我儿和我父亲相互哭别,我也忍不住要握拳擦去泪水。但是我知道,现在我只能面对这座敌楼,并且我必须独自一人面对这个挑战。

我看着儿子远去,只有我自己可以面对敌人,拯救我们家族的命运。

>们,大家听我说!不能再让父子兵戎相见了。

然而耳旁却听到銮铃声,想必是苏烈派来支援的兵马。

我扔下枪,上了马,准备迎接援军。

但是苏烈突然喊停,他意识到我们的战斗已经伤及无辜,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也希望这场战争能尽快结束,不再有人受到伤害。

现在我只想呼吁,大家都听从苏烈的指挥,不要让仇恨再让父子兵戎相见了。

>我和我的部下们正在淤泥河边等待罗成前来,准备把他陷入泥潭,逼他归降或者受到惩罚。

我的人已经准备好了箭,只等着罗成一踏入陷阱,就会齐射而出。

我上了高台,我的手下们分站两边,准备和罗成一决胜负。

罗成执枪上前,却不料马陷淤泥,猝不及防,掉马受伤。

我见时机已到,高喊归降,但罗成不屈不挠,宁死不屈。

我只好命令我的弓箭手们准备射箭,准备在任何情况下保护我的安全。

>我发现弓箭手指向我和我的战马,我立刻耍出皮猴伎俩,用棍子拨走箭头。

苏烈听到箭声之后高喊我将会倒霉,但是我并不畏惧这些言语,直接拿起银枪向他冲去。

白虎形从下场门进入,抢夺了我的枪,让我在无枪的情况下陷入了苏烈的攻击。

我最后用箭插在胸前模拟中箭,瘫倒在桌子上,面对着苏烈的胜利。

虽然我失败了,但我希望我的军队能继续战斗,明天攻打城池。

我在踏番营走了一圈,和他们一样舞动身体。

在1946年的演出录实中,随着日本的投降,我记得当时更夫念着“胜利到来得见光明”的即兴台词,同时也表现了丑角的抓哏。

更夫还说了一句“除非把他检举在汉奸之列”,表达了当时的情况。虽然这句话与剧情不符,但仍然保留在记录中。

在那场戏中,我们原先是要 “挽马” ,后来修改为 “勒马” 。

最后一幕中,原定是要 “割战袍”,但后来更改为 “割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