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桑园寄子剧本唱词

京剧《桑园寄子》又名:《黑水国》剧本唱词

角色

邓伯道:老生
金氏:旦

剧情

晋,黑水国石勒,扰乱中原。邓伯道携弟妇及一子一侄,出奔避难,投至戚潼关守将金水成。不料中途弟妇被乱兵冲散,只余子侄相随。邓伯道年老,子侄又弱,不能行路,求邓伯道背负。邓伯道负子则侄号泣;负侄则子啼哭,左右为难,既而慨然曰:弟死妇亡,并此孤侄而不保,何以对死者。乃决计弃子携侄。路过桑园,唤子采桑椹,遂以带缚之于树,咬指血书置其怀,始含泪负侄而去。适其弟妇过桑园,见侄紧于树,急解之下,携至潼关,一家仍得团聚。

注释

然正史所载,邓伯道之子竟失去,故曰:天道无知,使伯道无儿。此剧情节离奇,神情悲惨,能使观者悲喜交加,感激涕零,油然起骨肉之感,诚有功世道人心之剧也。
孙菊仙、小连生合演是剧,可谓四美具二难并矣。

京剧《桑园寄子》剧本唱词

【第一场】
(邓伯道上。)
邓伯道(引子)兄弟丧了命,倒叫我,好不伤心。 

(念)人生在世几度秋,好似杨花水上浮。有朝一日狂风起,大限来时一笔勾。

(二家院自两边分上。)
邓伯道(白)老汉邓伯道。兄弟伯俭,中年丧命,撇下邓方孩儿,无人教训。今当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两个孩儿,去到坟前一祭,以表手足之情。

来,

二家院(同白)有。

邓伯道(白)有请二位少爷。

二家院(同白)有请二位少爷。

(邓元、邓方同上。)
邓元(白)来了。

(念)学中习孔孟,

邓方(念)何日得成名。

邓元、
邓方(同白)参见(爹爹)(伯父)。

邓伯道(白)罢了。

邓元、
邓方(同白)唤儿出来,有何训教?

邓伯道(白)今当你爹爹,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你弟兄二人,去到坟前一祭。

邓元、
邓方(同白)遵命。

邓伯道(白)来,

二家院(同白)有。

邓伯道(白)吩咐祭礼抬上。

二家院(同白)祭礼拾上。

(四青袍抬祭礼自两边分上。)
邓伯道(白)嗳,兄弟吓!

(二黄慢板)叹兄弟遭不幸中年丧命,

撇下了年幼儿好不伤情。

眼望着孤坟台心痛难忍,

见坎台不见弟刀刺我心。

二家院(同白)来此坟台。

邓伯道(白)祭礼摆下。

(二家院同摆祭礼,同下,四青袍同下。)
邓伯道(叫头)兄弟吓,伯俭!

(白)今当你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两个孩儿,前来祭奠与你,以表你我手足之情。

(三叫头)兄弟!伯俭!兄弟吓!

(二黄导板)见坟台不由人珠泪滚滚,

(三叫头)兄弟,伯俭,兄弟吓!

(回龙)到叫我年迈兄好不伤情!

(二黄原板)你在世弟兄们一家欢庆,

共商量做计较家业同兴。

好端端得疾病一旦丧命,一旦丧命,兄弟吓!

似黄土埋却了无价的宝珍。

邓元(白)叔父!

(二黄原板)见爹爹只哭得昏迷不醒,

叫一声我叔父细听分明:

你死在九泉下好不安静,

撇下了我兄弟依靠何人?

邓方(三叫头)爹爹,我父,爹爹吓!

(二黄导板)在坟前不由我珠泪难忍,

(三叫头)爹爹,我父,爹爹吓!

(二黄原板)见坟台不见儿疼儿爹尊。

你死在九泉下好不安静,

撇下了我依靠何人?

邓元(白)咳,爹爹,我要我的叔父。

邓伯道(白)哦,儿要儿的叔父么?

邓元(白)正是。

邓伯道(白)那里面就是儿的叔父,你去叫吓!

邓元(白)叔父吓,叔父,侄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

邓方(白)嗳,伯父,我要我的爹爹。

邓伯道(白)哦,儿要儿的爹爹么?

邓方(白)正是。

邓伯道(白)那里面就是儿的爹爹,你去叫他出来吓!

邓方(白)爹爹吓,爹爹,孩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

邓伯道(白)兄弟吓,伯俭,这两个孩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莫非你聋了,你哑了,你你你睡死了?

(二黄摇板)这一个要叔父心痛难忍,

那一个要爹爹刀刺我心。

望贤弟在阴曹慢慢相等,

等候了你的兄一路同行。

(四青袍、二家院同上。)
二家院(同白)启禀员外:大事不好了!

邓伯道(白)何事惊慌?

二家院(同白)今有黑水国,逢州夺州,遇县抢县,看看杀到我庄来了!

邓伯道(白)哎呀,这才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

儿吓,犹恐你母亲在家悬望,我们快快回去吧!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金氏上。)
金氏(二黄摇板)遭不幸我官人一旦丧命,

撇下奴每日里独守孤灯。

(四青袍、二家院、邓元、邓方、邓伯道同上。)
金氏(白)大伯伯回来了。

邓伯道(白)弟妇,大事不好了!

金氏(白)何事惊慌?

邓伯道(白)今有黑水国,逢州夺州,遇县抢县,看看杀到我庄来了!

金氏(白)不好了!

(二黄摇板)听说是黑水国兴兵犯境,

眼见得一家人四下离分。

(白)大伯伯,何不收拾收拾,逃往潼关我兄弟那里,安身才是。

邓伯道(白)好,后面收拾收拾。

(金氏、邓元、邓方同下。)
邓伯道(叫头)众家丁!

二家院(同白)有。

邓伯道(白)今有黑水国,看看杀到我庄。我带领二东人,前去逃命。将这万贯家财,付与你等掌管。倘若贼兵不到此地,我回来将这家财,与你等平分一半;倘若贼兵到此,你们各自逃命去罢。

二家院(同白)哦呵,员外,将这万贯家财,交与我等执掌,料然无事。

邓伯道(白)好,真乃忠义之士。改扮起来。

(邓伯道换衣衾。金氏、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白)众家丁,你等请上,受我全家一拜!

(二黄摇板)一家人跪草堂珠泪滚滚,

尊一声众家丁细听分明:

都只为黑水国兴兵犯境,

我带着二东人前去逃生。

但愿得他贼兵不到此境,

我回来将家财与尔等平分。

急忙忙说不尽衷肠话论,

(三叫头)家丁!义仆!哎吓!

众家丁(同白)员外吓!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下。)
二家院(同白)嗳,列位,员外东人他们俱已去了,倘若贼兵到此,你我如何是好?

众家丁(同白)你我吃的饱饱的,关上了门,尽等窍辫子。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番王同上。)
番王(白)某,石勒。某家一路而来,斩关夺寨。前面已是文水县。

巴都鲁!

(众人同允。)
番王(白)杀!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邓元、
邓方(内同白)走吓!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二黄摇板)走青山望白云,

邓方(二黄摇板)家乡何在?

金氏(二黄摇板)一家人逃性命哪顾家财。

邓伯道(二黄快三眼)山又高水又深无计何奈,

金氏(二黄慢板)道有草石有苔寸步难挨。

邓伯道(二黄原板)带姣儿手攀藤忙登出界,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上山。)
金氏(二黄原板)走得我两腿痛珠泪满腮。

邓伯道(二黄原板)眼望见白茫茫何方地界?

金氏(二黄原板)何日里到潼关才放心怀。

邓伯道(二黄摇板)眼望见旌旗飘把人唬坏,

(众百姓同上,逃离,番兵同追上,过场,众人同下。)
邓伯道(白)哎呀,

(二黄摇板)又只见众百姓逃离前来。

叫姣儿随定我切莫痴呆,

(番兵自两边抄下。风旗引金氏同下,邓伯道、邓元、邓方同下。)
【第五场】
(邓伯道挽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白)唬杀我也,唬杀我也!儿吓,你婶娘哪里去了?

邓元(白)不知去向。

邓伯道(白)儿吓,你母亲哪里去了?

邓方(白)被贼兵抢了去了!

邓伯道(白)你待怎样?

邓方(白)抢了去了!

邓伯道(白)哎吓,

(二黄导板)听说是贼兵抢三魂不在,

(白)哎吓!

邓元、
邓方(同白)醒来!

邓伯道(二黄摇板)眼见得一家人四下分开。

(白)儿吓,谅那贼兵走之不远,我们快快赶上前去!

邓方(白)我哥哥不走了。

邓伯道(白)儿吓,你为何不走?

邓元(白)孩儿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邓伯道(白)哦,你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邓元(白)正是。

邓伯道(白)你来看,那旁有一高坡,你先站了上去,待为父背儿一程。

邓元(白)爹爹老了。

邓伯道(白)为父的么,虽然年迈,到是康健,你且站了上去。

邓元(白)爹爹小心了。

邓伯道(白)你也小心了。

(邓方哭。)
邓伯道(白)儿吓,不要啼哭,背完了你哥哥,再来背你。

邓方(白)你去背他,我不要。

邓元(白)爹爹来吓!

邓伯道(白)来了。

(邓伯道背邓元。)
邓伯道(二黄摇板)前世里欠下了冤孽魔债,

老的老小的小无计安排。

邓方(白)天哪天哪,想我哥哥行走不动,就有伯父背他。想我少娘无父的孩儿,无人背我,何不躺地下来。

邓元(白)我兄弟不走了。

邓伯道(白)我儿醒来。

邓方(二黄导板)想爹爹不由我魂飞天外,

(三叫头)爹爹!母亲!哎呀,我那疼儿的爹娘吓!

(二黄摇板)哭一声疼儿的珠泪满腮。

父早丧母又离双亲不在,

撇下了儿年幼好不伤怀。

邓伯道(白)哦,

(二黄摇板)他哭的父和母双双不在,

到叫我年迈人好不伤怀。

(白)儿吓,不要啼哭,你也站了上去,待为伯的背你一程。

邓方(白)伯父小心了。

邓伯道(白)你也小心了。

(邓元哭。)
邓伯道(白)儿吓,不要啼哭,被完你兄弟再来背你。

邓元(白)你去背他,我不要吓。

邓伯道(二黄摇板)他虽然年纪小聪明可爱,

可叹他喘吁吁两腿难抬。

(邓元哭。)
邓方(白)我哥哥又不走了。

邓伯道(白)儿吓,起来,起来,起来。

嗳,且住,看这两个小冤家,一路之上,挨挨擦擦,倘若贼兵到来,将我侄儿杀死,叫我怎样对得起我那去世的兄弟。这这这……哦呵有了!看那旁有一桑树,将我儿绑在树上,带着侄儿逃走,与我儿留下血书一道,倘若被仁人君子救去,我父子还有相逢之日;倘若贼兵到来,将我儿杀死,我也对得住我那去世的兄弟。我就是这个主意,哽,我就是这个主意。

儿吓,起来!

(邓元、邓方同起。)
邓伯道(白)儿吓,你二人可肚中饥饿?

邓元、
邓方(同白)正是,腹中饥饿。

邓伯道(白)你来看,那个上去,采些桑棘下来,也好充饥。

邓元、
邓方(同白)我去,我去。

邓伯道(白)你年小。

邓元(白)待孩儿上去。

邓伯道(白)是吓,原要你上去。

(邓元上树。)
邓伯道(白)小心了!

(邓伯道拿带。)
邓伯道(白)儿吓,将脸朝外。

(邓伯道捆邓元。)
邓元(白)爹爹为何将孩儿绑起来了?

邓伯道(白)非是为父将你捆在树上,因你兄弟年幼,行走不动。倘若贼兵赶来,将你兄弟杀死,岂不有负你叔父所托之言?况他少娘无父,因此将你舍了,绑在树上。待为父写下血书一封,贼兵不打此地经过,儿得活命。有那仁人君子将你救去,我父子还有相会之日;倘若被贼兵杀死,儿吓,咱父子今生要相逢,是万万不能了!

邓元(白)哎呀!

邓伯道(二黄导板)此时间哪顾得父子恩爱,

邓伯道(三叫头)邓元!

邓元(三叫头)爹爹!

邓伯道(三叫头)我儿!

邓元(三叫头)我父!

邓伯道(三叫头)儿吓!

邓元(三叫头)爹爹吓……

邓伯道(二黄摇板)好一似刀割肉箭穿胸怀。

在腰中扯下了衣衾一块,

咬指尖心内痛珠泪满腮。

家住在太原省文水县界,

我的名邓伯道逃难前来。

舍亲生留侄儿传留后代,

也免得人道我老而无才。

将时辰和八字血书上代,

仁君子若救去胜似如来。

血书上写不尽阴德山海,

罢罢罢,叫侄儿急忙走开。

(白)儿吓,起来走。

邓方(白)我要我的哥哥了!

邓伯道(白)哎呀,这小冤家要他哥哥,这便如何是好?

儿吓,你母亲来了!

邓方(白)在哪里?

邓伯道(白)在那里!

邓方(白)爹爹,孩儿走的动了。

母亲。

邓伯道(白)在那里。

邓方(白)母亲。

邓伯道(白)在那里。

邓元(白)爹爹。

邓伯道(白)儿吓!

邓方(白)哥哥!罢!

(邓伯道、邓方同下。风旗引金氏同上。)
金氏(二黄导板)遇贼兵吓得我灵魂不在,

(三叫头)大伯!邓元!邓方,我的儿吓!

(二黄摇板)霎时间被狂风吹到此来。

思邓元想邓方姣儿何在?

(白)呵,

(二黄摇板)桑树上绑幼子令人疑猜。

(白)且住,你看那桑树之上,绑着一个小孩,好似邓元侄儿模样,待我解他下来。嗳呀,果然是侄儿邓元,不知为了何事,绑在这树上。

邓元,我儿,醒来醒来。

邓元(二黄导板)桑树上绑得我神魂飘荡,

(二黄摇板)我的父心太狠要把儿伤。

又不知父和弟何方去了,

(白)爹爹,兄弟吓,

(二黄摇板)醒来时见婶母珠泪满膛。

金氏(白)儿吓,你爹爹兄弟,往哪里去了?

邓元(白)婶母吓,我爹爹见我兄弟年幼,行走不动,恐贼兵追来,将我绑在树上,咬碎指尖,写下血书一封,放在儿的身旁,将我兄弟背去逃走了。

金氏(白)血书在哪里?

邓元(白)现在这里,婶母请看。

金氏(白)哎呀!

(二黄摇板)见血书果然真悲伤,

衣衾上写的是血气红光。

字行行大伯的笔迹在上,

舍亲生救侄儿万古流芳。

(白)吓,儿吓,为婶母,将你收在身旁,以为己子,逃往你母舅那里安身,不知你意下如何?

邓元(白)母亲请上,受儿一拜。

金氏(白)说过不用拜了。

邓元(二黄摇板)儿谨遵婶母命怎敢达坳,

双膝里跪尘埃珠泪两行。

从今后儿就是婶母亲养,

久以后儿成名不忘我娘。

金氏(白)儿吓,

(二黄摇板)我的儿后话休要讲,

快快地逃走免遭祸殃。

金命土命走为上,

再遇贼兵命必亡。

奔到潼关把心放,

见了你母舅再作商量。

(白)邓元。

邓元(白)母亲。

金氏(白)我儿快走。

邓元(白)快走快走。

(金氏、邓元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