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马陵道》【三本】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马陵道》【三本】剧本唱词

角色

孙膑:老生
庞涓:净
朱亥:老生
朱瑞仙:旦

剧情

孙膑被刖双足后,为庞涓写天书。庞子庞小牛对孙膑泄漏书成将被杀。孙膑方悟庞涓奸诈。幸得王禅授以密计,孙膑乃装疯。庞涓恐其有诈,使尝粪。孙膑作法,拘来庞父鬼魂,一食而尽。庞涓以为孙膑真疯,逐至界田院安身。孙膑路遇朱亥,知其将有大难,乃赠与柬帖一封,告以危难时开拆,可得救。朱亥归家,因射鸟误杀庞小牛,庞涓拔箭视之,箭上有字,知为朱亥所射,乃上朝奏明魏惠王,逮朱亥入狱。朱亥拆阅孙膑柬帖,候其女朱瑞仙探监时,使往孙膑处求救。孙膑与以灵符一道,并作法使天空昏暗不明。魏王惧,出榜招贤,募有能使天复明者,封厚爵。朱瑞仙揭榜,火化灵符,天果复明。魏王喜,赐厚爵,不受,愿救父出牢,魏王遂赦朱亥。庞涓卜知孙膑已逃出界田院,藏于朱亥家,领兵前往捉拿。孙膑使朱亥在柜中置银四锭。庞涓来,闻柜内有孙膑之声,将柜抬至宫中,见魏王,言已擒孙膑。朱亥见魏王,告庞涓抢走金银。庞涓开柜,不见孙膑,唯银四锭,只得偿银半柜了事。庞涓算知孙膑仍在朱宅,又领兵前往。孙膑与朱亥言定,使老妪守护上房,拒庞涓入内。庞涓踢死老妪,入房不见孙膑。朱亥复上殿面君,告庞涓打死老母,魏王命庞涓披麻戴孝,扶柩送葬。孙膑暗藏柜底,企图逃走出城。庞涓卜知,口吐三昧真火,将棺焚化,不料孙膑已借木遁逃走。

京剧《马陵道》【三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宫女引瑞莲公主同上。)
瑞莲公主(引子)瑞气千条,喜承欢,同偕到老。 

(白)哀家、瑞莲公主。父王魏惠王。自招庞涓为驸马,邻国不敢加兵,我邦安享乐业。只因燕邦孙膑内应叛逆,驸马着奴进宫启奏,且喜父王准奏,立决孙膑。着驸马问斩回奏,不知如何?

(四校尉引庞涓同上。)
庞涓(白)打道!

四校尉(同白)啊!

(庞涓挖门,四校尉同下。)
瑞莲公主(白)驸马奉旨监斩,可曾回奏?

庞涓(白)只为三卷天书,将他放回。

瑞莲公主(白)放虎归山,恐遭其害!

庞涓(白)是我刖去他的双足,怎得逃走?只待他将天书写完,立刻将他斩首!

瑞莲公主(白)孙膑今在何处?

庞涓(白)现在东书房。

瑞莲公主(白)驸马千万不要与那燕邦知道。

庞涓(白)来!传话下去:孙先生在东书房养息双足,早晚服侍,不可怠慢!

官女甲(白)是。

(宫女甲下。)
瑞莲公主(念)擒将擒王非容易,

庞涓(念)但得天书山河移。

瑞莲公主(念)准备燕邦干戈起,

庞涓(念)偏邦小卒何须提!

(庞涓、瑞莲公主同下。)
【第二场】
(孙膑上。)
孙膑(引子)法执朝廷,空负我,妄图侥幸。

(军卒暗上。)
孙膑(白)我、孙膑。悔不听师傅之训,开墓下山,未受一日之荣,先刖去双足。我是燕国人,来扶魏邦,岂不是自投罗网;幸亏师弟庞涓保奏,方得活命,原许他三卷天书相谢,这几日双足疼痛不止。今日平和,不免将书抄写,也好回国。

(庞小牛上。)
庞小牛(白)这儿来!

军卒(白)哎哎哎,不能到那儿去!

庞小牛(白)你管得着吗?

(庞小牛进。)
庞小牛(白)孙伯伯!

孙膑(白)啊大相公!

庞小牛(白)您在这儿干什么哪?

孙膑(白)在此抄写天书。

庞小牛(白)是要紧的?

孙膑(白)是要紧的。

庞小牛(白)快些吧,写完了我爹爹好杀你!

军卒(白)不要乱讲,外边去玩儿去!

(庞小牛下。)
孙膑(白)啊!小侄儿说:叫我早些写,写完了他爹爹要杀我。刖我双足,莫非是庞涓之恶吗?我与他在马陵道对天盟誓,同师学艺,誓同生死,怎肯残害?小孩子说话不真,咬字不明,谁听他这些虚谬!

(唱)我与他同气连枝为昆仲,

学艺打柴般般同。

他招附马不忘我,

传他天书万阵通。

提笔先写灵文序,

(白)啊,这手如何麻木?是了,前日刖去双足,血气衰尽,所以遍身酸麻哟!

(唱)自恨刖足血气空。

(白)啊,怎么?咦,明明是个虫儿,怎么化作柬帖?待我看来:“孙膑开拆”。原来师父有书,待我开看,便知明白。

(念)马陵道上把誓盟,忠奸贤愚各自分。师弟刖了师兄足,反送天书理不平。

(白)哎呀,原来庞涓负义,刖我双足。若不是师父点醒,险送天书。俺误入虎穴,怎脱虎口?啊,反面还有几行小字!

(念)疯疯疯,魔魔魔,疯魔才把灾难脱。若要出庞府,假装一疯魔。

(白)师父之言,不可不听,待我做作起来!

(唱)先用黑墨罩了脸,

顺口胡说似神仙。

浑身衣服俱扯烂,

去见庞涓那负义男。

军卒(白)啊,孙先生哪儿去?

孙膑(白)你是东海龙王,我有法帖,你怎么不来赴宴?咦,好大雨呀!

军卒(白)孙先生怎么说起鬼话来啦?

有请附马爷!

(庞涓上。)
庞涓(念)誓吞七国归魏统,方称男儿大丈夫。

(白)何事?

军卒(白)孙先生疯啦!

庞涓(白)怎么,他疯了?现在哪里?

孙膑(白)你是王母娘娘,昨日蟠桃宴你为何不请我?今日定要同见玉帝,奏个明白!

庞涓(白)啊,师兄,小弟在此。

孙膑(白)南极老儿请了,我就来呀。哈哈哈……

庞涓(白)看此光景,莫非有诈?有了!且用屎饭二碗。若是真疯,定然吃屎。若是装疯,一定吃饭。

来,看屎饭二碗,与孙先生食用。

军卒(白)啊!

(军卒进屎、饭。)
庞涓(白)放下!

军卒(白)孙先生请用饭吧。

(孙膑背躬。)
孙膑(白)哎呀,你看庞涓用屎饭试我真假,我若吃饭,性命就不能保。有了!且遣庞涓的祖宗前来吃屎。敕命魍魉,庞涓的祖宗速来吃屎。

(庞父、庞母同上。)
庞父、
庞母(同念)高曾祖考代代传,享受香烟在佛前。只为子孙不学好,特来吃屎救大贤。

(同白)我乃庞涓的爹妈。孙先生装疯,特着我们前来吃屎。哎呀,好臭哇!

(庞父、庞母同下。)
军卒(白)启驸马:一碗屎都吃完啦!

庞涓(白)可惜他数年的功德,今日化为灰烬也!无用的废人,留着何益?将他赶出府去!

(庞涓下。)
军卒(白)走!出去!伙计,抬出去!

(二小卒同上,二小卒同抬孙膑出。军卒、二小卒同下。)
孙膑(白)哎呀,妙啊!庞涓不解,且喜将我赶出府来。本欲回国,庞涓必然追杀,不可枉送性命。我不免暂住界田院,且待天时,再图机会,方可回国。悔不听师父之言,果然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徐先生,这也是你害了我了!

(唱)读天书开坟墓自遭其祸,

入魏邦这也是自投网罗。

且到那界田院将身避躲,

天循环千日难怎生得脱?

(孙膑下。)
【第三场】
(四下手引朱亥同上。)
朱亥(唱)金鸡唱铜壶漏文武朝贺,

秉忠心匡社稷鼎鼐调和。

(白)老夫,朱亥。我主聘来孙膑,庞涓参奏:内应叛逆,以正国法。今日斩断贤路,再无高士来投,则见我邦永不如秦矣!

(唱)立言牌斩孙膑吾皇有错,

怕的是燕孙操怒动干戈。

齐鲁王必加兵如风助火,

庞附马焉能够治世山河?

(孙膑上。)
孙殡(念)朱亥朱亥,气象不在。早作准备,目下有灾。

四下手(同白)乞丐挡道,咒骂老爷。

朱亥(白)与我打!

四下手(同白)啊!启老爷:乞丐刖去双足未愈,难以受刑。

朱亥(白)饶他就是。

孙膑(白)你既饶我,我便救你。有柬帖一封,危急开看,自然有救。

(孙膑下。)
四下手(同白)乞丐去了,有柬帖在此。

朱亥(白)打道回府!

四下手(同白)啊!

朱亥(唱)小乞儿疯言语令人难解,

他言道我目下有些祸灾。

且做个忙偷闲闭门忍耐,

我看那飞来祸何处降哉!

(四下手、朱亥同下。)
【第四场】
(日游神上。)
日游神(念)阴报阳显分明理,法不容情律有条。

(白)我乃日游神是也。朱亥还报,庞涓绝嗣,引孙膑入朱府避灾三年。正是:

(念)冥府无魍魉,人间有无常。

(日游神下。)
【第五场】
(朱瑞仙上。)
朱瑞仙(引子)帘垂风漏,燕衔泥,檐前结绉。

(念)岁岁花开花谢,年年雁去雁来。催人鬓上雪花开,老去莺莺还在。

(白)奴家,朱瑞仙,小字美霞。爹爹朱亥,职受上大夫统辖魏邦权衡。不幸慈母早丧。奴紧守深闺,勤习女学,也效仲尼之门徒。这几日心绪不宁,不知是何缘故?

(〖吹打〗。四下手引朱亥同上,朱亥下马,四下手同下。)
朱瑞仙(白)爹爹万福!

(朱瑞仙拜。)
朱亥(白)我儿一旁坐下。

(院子暗上。)
朱瑞仙(白)爹爹,今日下朝回来,为何闷闷不乐?

朱亥(白)今日在五马街上,遇一乞丐,疯言乱语,说为父目下就有大祸临身。想为父平日性直,一点忠心,报答朝廷,何碍于理?

朱瑞仙(白)吉人自有天相,爹爹何须忧虑。

(日游神上。)
日游神(白)朱亥!朱亥!

朱亥(白)啊,看这乌鸦口叫“朱亥”,真正奇哉!

朱瑞仙(白)爹爹不要听它,由它去叫,不要应了乞丐的言语。

朱亥(白)扁毛这等无礼,我就赏它一箭。

看弓箭过来。

院子(白)是。

(院子取弓箭。)
朱亥(念)燮理阴阳平天下,岂容扁毛逆理行!

(朱亥射。日游神下。)
朱瑞仙(白)那乌鸦带箭而逃。

朱亥(白)来,着人探看那乌鸦哪里落点,将箭取回。

院子(白)是。

(院子下。)
朱亥(白)正是:

(念)怕的败家奴欺主,果然时衰鬼弄人!

(唱)我平生性刚强勿招灾祸,

朱瑞仙(唱)怕的是飞来祸寻入家门。

(朱亥、朱瑞仙同下。)
【第六场】
(二宫女、瑞莲公主、庞小牛同上。)
瑞莲公主(唱)满园中花开放青枝绿柳,

红芍药绿牡丹艳艳雅幽。

醉海棠怕的是春雨引诱,

采丹桂只等着八月中秋。

(日游神上,用箭刺死庞小牛。)
二宫女(同白)哎呀,不好了!公子被箭射死了!

(军卒暗上。)
瑞莲公主(白)哎呀!

(唱)们进花园信步闲游,

霎时间飞来祸箭射咽喉。

我夫妻只望儿百年送柩,

到如今生生别不得自由。

(白)快快报与驸马知道。

(瑞莲公主哭下,二宫女随同下。)
军卒(白)有请驸马!

(四校尉引庞涓同上。)
庞涓(念)只望天书归我手,谁知弄巧反成仇!

军卒(白)公子在花园游戏,被飞来雕翎射死啦。

庞涓(白)在哪里?

哎,儿呀!

(唱)见娇儿带雕翎闭目掩口,

我夫妻空抚养娇儿几秋。

是何人断绝我庞门之后?

定把他剐凌迟我才罢休。

军卒(白)雕翎有字,请附马观看。

庞涓(白)呈上来。

“左都督朱亥”。啊,我想朱亥这老儿与我平日无仇,素日无冤,为何将我儿射死?哦,是了,是俺职授武音君,占夺了左都督的权衡,故将我儿射死,也是有之。不免上朝启奏我主,处斩朱亥,方消俺绝嗣之恨。

左右!

四校尉(同白)有。

庞涓(白)打道上朝!

四校尉(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庞涓(白)臣,庞涓见驾。愿我主千岁!

魏惠王(内白)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庞涓(白)朱亥射死臣子,容臣启奏!

(〖牌子〗。)
魏惠王(内白)爱卿奏道:朱亥射死御外甥,孤心震怒。本欲处斩,因孤连日求雨未下,暂押监牢,只待雨后处决!

庞涓(白)领旨!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朱亥上。)
朱亥(念)飞蝗连祸福,吉凶未定分。

(院子上。)
院子(白)启老爷:圣旨下!

朱亥(白)香案接旨!

院子(白)香案接旨。

(院子下。〖牌子〗。四校尉、庞涓捧旨同上。)
庞涓(白)圣旨下,跪!

朱亥(白)万岁!

庞涓(白)皇帝诏曰:朱亥射死御外甥庞小牛,本欲处斩。奈朕连日求雨未下,暂押监牢,只待雨后处斩!

朱亥(白)哎呀!

(唱)箭射乌鸦无踪影,

飞来大祸临了门。

你无仇来我无恨,

冷本参奏为何因?

庞涓(唱)官有位爵职有品,

你不该暗中放雕翎。

绝我宗嗣解你的恨,

全不想他是御外甥。

将朱亥暂押监牢内!

四校尉(白)啊!

(四校尉绑朱亥同下。)
庞涓(唱)要想活命再转生!

(庞涓下。)
【第八场】
(朱瑞仙上。)
朱瑞仙(唱)正言极谏父不听,

今日方信祸临身。

(院子暗上。)
朱瑞仙(白)院公,圣上如何发落?

院子(白)暂押刑部监牢,不日处决。

朱瑞仙(白)哎呀,不好了!

(唱)鸟吐人言家不幸,

谁人救得父残生?

院子(唱)随我监牢去探问,

朱瑞仙(唱)抛头露面见严亲。

(院子、朱瑞仙同走圆场。禁子上。)
院子(白)开门来!

禁子(白)敢是来坐监的?

(禁子开门。)
院子(白)呃!我家小姐前来监中探望朱大老爷。

禁子(白)原来如此。

有请朱大老爷!

(朱亥上。)
朱亥(唱)侍君数载秉忠正,

满腹含冤向谁云?

禁子(白)小姐前来探望。

朱亥(白)在哪里?

朱瑞仙(白)爹爹!

朱亥(白)儿呀!

朱瑞仙(唱)见爹爹下监牢改变容形,

把踪迹和来路不差毫分。

这也是前世孽今生报应,

丢下了儿苦命身靠何人?

朱亥(白)不要悲伤,这也是为父命该如此!

朱瑞仙(白)爹爹,今日之祸,果应乞丐的言语。

朱亥(白)哎呀,是呀!那乞丐有柬帖一封,他说危急开看,自有救法。待我看来,便知分晓。

(念)祸福无门人自寻,箭射玉叶本来真。你既饶我我救你,不识刖足孙伯陵。

我今隐困界田院,令嫒早来会孙膑。

(白)哎呀,儿呀!那日闯道刖足的乞丐,就是孙先生。儿呀,将柬帖带去,速到界田院,赈济孤民,访问孙先生,为父就能活命了!

(唱)报父恩界田院赈济贫民,

切不可虚张扬走漏风声。

见先生祈求他大施恻隐,

救不死我父女万代感恩。

(朱亥下。)
朱瑞仙(唱)父受刑女别离且出监禁,

真果是王法重铁面无情。

我只得含悲泪暂回闺阃,

访先生界田院拜佛求神。

(院子、朱瑞仙同下。)
【第九场】
(二家丁、白起同上。)
白起(念)要图霸业擎天手,复请吕望再兴周。

(白)某,白起。奉秦王之命,来到宜梁诈献降文,密访髙贤孙膑,不觉两月有余。为此假扮秀士,在三街六巷热闹之处,每日留心。昨得信息,孙先生被庞涓隐押界田院。今日多带钱钞,前去探听一回。正是:访聘山川毓秀,细看界田根由。

(二家丁、白起同下。)
【第十场】
(钱大上。)
钱大(念)常在富贵门下,永不耕桑种麻。一生衣禄无亏,只恨永不发达。

(白)我乃界田院乞丐头儿钱大是也。奉庞驸马之命,看着疯汉孙膑。只许他界田院安身,不许他擅自出入。哎呀,他哪儿肯安稳度日?闹得邻右不安。早晨朱相爷府着人来说,小姐要赈济孤民,命我们打扫洁净。唯恐疯子乱闹,我先把他锁在廊下,暂图安静一时再说。

(二家丁、白起同上。)
白起(念)宜梁万户不得主,空用庞涓一废人。

二家丁(同白)来此已是界田院。

白起(白)一同进去。

钱大(白)哎哎,请问客官,您上哪儿去?

白起(白)特来界田院闲步。

钱大(白)这界田院虽是朝廷所设,原系贵官宦室,经商施济之所。怎奈今早朱相爷传谕,小姐前来赈济,为此恐有不便。

白起(白)俺为功名不第,特来济贫。为时不过一时三刻。若是朱相爷的小姐来时,即便出去,这又何妨?

钱大(白)原来也是位善人!

白起(白)你这界田院可有头目?

钱大(白)小的便是。

白起(白)赏银一两。

钱大(白)叩谢爷爷!

(孙膑上。)
孙膑(唱)时未通运未达投师何用?

学兵法陷入了天罗网中。

空有天书习六甲,

钱大(白)别闹!

白起(白)怎么将他锁在此地?

钱大(白)他是个疯子,恐惊善人,故锁在此处。

(白起向内望。)
白起(白)内中十分肮脏。

来!

二家丁(同白)在。

白起(白)你等同他前去,每人与他们一钱银子,我在此等候。

二家丁(同白)遵命。

(二家丁、钱大同下。)
孙膑(白)来的可是武安君白起将军?

白起(白)你可是孙先生?

孙膑(白)白将军休怪,失迎了!

白起(白)我又不曾报姓通名,先生何以知之?

孙膑(白)我不认识你,你怎知我是孙膑?

白起(白)先生可知我的来意?

孙膑(白)你奉秦王旨意,盗我出城。

白起(白)先生果有先见之明,白起实是为此而来。

孙膑(白)空劳大人跋涉一遭。奈我千日灾难未满,庞涓不时派人察听,倘泄风声,即酿祸矣。将军请回,望乞拜复秦王,待孙膑守满千日灾难,再助一臂之力可也。

白起(白)既蒙指示,待三年后再来相请先生。

(院子上。)
院子(白)钱大!钱大!

(钱大上,二家丁随同上。)
钱大(白)干什么,干什么?

院子(白)小姐来了,闲人站开!

白起(白)我们各回旅店。

(二家丁、白起同下。丫鬟、朱瑞仙同上。)
钱大(白)丐头钱大叩头。

朱瑞仙(白)每人赏钱一百、馒头一个。

钱大(白)你们都出来谢赏。

(众乞丐同上,同谢,同下。)
孙膑(白)小姐,我不要钱,我要米。我不要馒头,我要面。

院子(白)啊,小姐赏你的,收好了!不要闹,少刻就有面!

孙膑(白)少刻就不要见面!

朱瑞仙(白)什么人喧嚷?

钱大(白)是庞驸马押的一个疯子,叫什么孙膑。

朱瑞仙(白)哦,他既有疯病,不用睬他。你带他们到后面去,有赏不到者,查明再补。

钱大(白)叩谢小姐!

(钱大、院子同下。)
朱瑞仙(白)孙先生,可知我的来意?

孙膑(白)为柬帖而来。

朱瑞仙(白)恳求先生大施恻隐,救全我爹爹的性命!

孙膑(白)此间非叙话之所,速速回府,安排洁净房屋一间,我来相救令尊。

朱瑞仙(白)多谢先生!

(钱大、院子同上。)
钱大(白)俱已有啦。

朱瑞仙(白)余者赏那疯子。

钱大(白)赏他?他又不吃,岂不枉费?

朱瑞仙(白)赏你吧。

钱大(白)叩谢小姐!

院子(白)打轿伺候。

(〖吹打〗。朱瑞仙下,丫鬟、院子随同下。)
钱大(白)今日锁了你一天,我也要吃饭去啦。把你带到后边,这儿来。

噫,怎么不见啦?哎呀,不见疯子,怎么回复驸马?哦,有啦!今夜三更,放起火来,只当把疯子烧死,再回复驸马,给他个死无对证。正是:

(念)暗中举火又谁见,诈语哄骗玉叶人。

(钱大下。)
【第十一场】
(〖吹打〗。院子、丫鬟、朱瑞仙同上。)
院子(白)小姐方才到界田院求救,可曾会过高人?

朱瑞仙(白)虽则见面,未定来与不来。

(孙膑暗上。)
孙膑(白)小姐,我早已到此。

朱瑞仙(白)多谢先生!请问先生,用何计才能脱我爹爹的罪名?

孙膑(白)要救令尊,一些不难,只用黄纸二张,花剪一把,人皆散去,我自有道理。

朱瑞仙(白)多谢先生!

(朱瑞仙、丫鬟同下。)
孙膑(白)灵符达中天,速请金乌离位!

(日神上。)
日神(白)真人相召,有何法谕?

孙膑(白)右相朱亥遭困监牢,暂掩宝光一日,自当法台相谢。

日神(白)领法谕。

(日神下。)
孙膑(白)玉兔乃良宵之首,请速离位!

(月神上。)
月神(白)真人有何法谕?

孙膑(白)忠良朱亥,为国不能吐气,反禁于牢。暂掩宝光,自当重谢。

月神(白)领法谕!

(月神下。院子上。)
院子(白)哎呀,不好了!怎么一刻之间,天昏地暗,阴阳昼夜都无有了?这还了得!

孙膑(白)不用张扬,快请你家小姐。

院子(白)有请小姐。

(朱瑞仙上。)
朱瑞仙(白)为何这等昏暗?

院子(白)先生吩咐,不用张扬,请小姐说话。

朱瑞仙(白)先生,府下为何这等昏暗?

孙膑(白)我今隐蔽日月之光,天子必然挂榜取救,任做。小姐速到午门揭榜,去救全令尊性命。

朱瑞仙(白)蒙先生大恩,但不知何以禳之?

孙膑(白)我有灵符一道,揭榜之后,用火化之,自然应验。

朱瑞仙(白)多谢先生!

(〖牌子〗。朱瑞仙、孙膑自两边分下。)
【第十二场】
(文元上。)
文元(念)古来未有阴阳乱,今日方信天外天。

(白)咱家,司礼监文元。只为天机错乱,阴阳不分,圣上十分着急。为此出下榜文,有人分清阴阳,现明日月,官封万户。看这乌天黑地,也不知什么时辰啦?

(〖牌子〗。院子引朱瑞仙同上。)
院子(白)来此已是午门。

朱瑞仙(白)看可有榜文?

院子(白)张挂在此。

朱瑞仙(白)快快揭了下来!

院子(白)是。

(院子揭榜。)
文元(白)呔!谁敢擅揭榜文?

院子(白)这是朱相爷的小姐,特来揭榜现明。

文元(白)既是小姐,早早现明,以解圣上之优!

朱瑞仙(白)看灯火来。

(朱瑞仙焚符。〖牌子〗。日神、月神同上,同过场,同下。)
文元(白)哈哈!朱小姐精通玄妙,揭榜现明。方才天昏地暗,霎时红日光明。快快随我上殿,自有封赏!

朱瑞仙(白)不求封赏,只求公公转奏圣明:赦父无罪,当效犬马不辞!

文元(白)你且午门候旨,待咱家上殿启奏。

(朱瑞仙下,院子随下。〖牌子〗。魏惠王、庞涓、徐甲同上。)
徐甲(白)贺喜千岁。日月暗而复明,此乃主公洪福齐天也!

文元(念)灯光治方寸,艳阳照万邦。

(白)司理监见驾。吾主千岁千千岁!

魏惠王(白)平身。命卿张挂榜文,可有人解天机之暗明?

文元(白)朱亥之女名叫瑞仙,揭榜未有半刻,红日髙照。候旨定夺。

魏惠王(白)虽是女流,也晓天文之机,宣来见孤!

文元(白)启奏千岁:朱瑞仙不受封赏,一点诚心要救朱亥性命,将功折罪!

魏惠王(白)即出赦旨,天牢内赦朱亥无罪。

文元(白)领旨。

千岁有旨:赦朱亥无罪。

(朱亥上。)
朱亥(念)祸福无造设,人寻自有门。

(白)臣,朱亥见驾。主公千岁!

魏惠王(白)朱亥,你女儿揭榜现明,朕心大喜,赦卿无罪,官还原职。外赐铜银三千两,以作瑞仙胭粉之费。

朱亥(白)谢主隆恩!请驾回宫!

(〖牌子〗。魏惠王、徐甲、朱亥同下。)
庞涓(白)啊!朱瑞仙怎知天机之变、阴阳之分?待俺神卜一课。哎呀!怪道来这等轩昂,原来窝藏孙膑在府。日前丐头报说界田院被焚,只当孙膑已死在内,谁知朱亥这般做作。我如今进宫奏明天子,带三千御林军围困朱府,搜拿孙膑,及时处斩,方绝祸根也!正是:

(念)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庞涓下。)
【第十三场】
(〖牌子〗。朱亥、朱瑞仙同上。)
朱瑞仙(白)爹爹!

朱亥(白)孙先生今在何处?

(孙膑暗上。)
孙膑(白)候之久矣!

朱亥(白)蒙先生大德,免我一死,官还原职,又赐我儿三千金,以作胭粉之费,此恩何以为报?

孙膑(白)我有千日之难,不过暂借贵府藏身,脱难之日,必当重谢!

朱亥(白)唯恐我父女早晚伺候不周,先生恕罪!

(院子上。)
院子(白)启老爷:大事不好了!

朱亥(白)何事惊慌?

院子(白)庞驸马带领三千军校,将相府团团围住,说要搜拿孙先生上殿治罪!

朱亥(白)哎呀,先生!你能救我,眼睁睁我就不能救你了?

孙膑(白)大夫不必惊慌。只用板柜一口,内装四锭元宝,就能救我。

朱亥(白)快快将板柜抬一口过来,将先生藏在里面,不许走漏风声!

院子(白)是。

(院子引孙膑、朱瑞仙同下。〖急急风〗。四校尉、庞涓同上。)
庞涓(白)大夫!

朱亥(白)驸马带兵围住我府,却是为何?

庞涓(白)你窝藏叛逆孙膑,早早现出,可免本身之罪!

朱亥(白)蒙圣上洪恩,免我死罪,官还原职,方才回府,怎说窝藏叛逆?

庞涓(白)本御是奉旨前来,若不献出,我便要搜!

朱亥(白)你要搜出,自甘认罪。

庞涓(白)校尉的!搜!

四校尉(同白)啊!

(四校尉同下,同上。)
四校尉(同白)前后俱已搜尽,只有一口板柜未开。

庞涓(白)抬上来。

啊,大夫,这内面装的什么东西?

朱亥(白)不敢隐瞒,每年余下的俸银。

庞涓(白)可能开看?

(孙膑于箱内。)
孙膑(内白)哎呀!大夫开不得的!

庞涓(白)里面是谁?

孙膑(内白)师弟念结拜之情,饶了我吧!

庞涓(白)你是孙膑?

孙膑(内白)我是孙膑。

庞涓(白)哈哈,不用打开,抬上金殿!

(四校尉抬箱同下,庞涓随下。朱端仙上。)
朱瑞仙(白)爹爹,孙先生怎么样了?

朱亥(白)藏在板柜之内,被庞涓抬上殿去,有死无生了!

朱瑞仙(哭)喂呀,孙先生哪!

(孙膑暗上。)
孙膑(白)不要啼哭,我还在此!

朱亥(白)啊!先生方才明明在柜内说话,怎样得脱?

孙膑(白)是我借木遁逃脱。大夫速速上殿与庞涓辩理,说他哪里是搜查臣府,分明打劫为臣。千岁不信,柜内现有四锭元宝为证,不怕他不赔你满柜金银!

朱亥(白)多谢先生!

(唱)听说是围府门魂飞天外,

哪知道孙先生另有奇才。

似这等玄又妙教人难解,

我与那庞道宏辩理金阶。

(朱亥、朱瑞仙、孙膑同下。)
【第十四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唱)金钟响玉磬催文武朝拜,

吞六国归一统才称心怀。

阴阳错孤只当国运有败,

这也是洪福大云散雾开。

(四校尉引庞涓同上,朱亥随上。)
庞涓(白)为臣交旨!

魏惠王(白)命卿搜拿叛逆孙膑,可曾搜来?

庞涓(白)孙膑藏于木柜之内,臣将柜抬至殿下,请主验明!

魏惠王(白)朱亥,你身为右相,调和鼎鼐,窝藏叛逆孙膑,该当何罪?

朱亥(白)臣启陛下:庞驸马借搜叛逆为名,抢劫臣府金银,伏乞圣裁!

魏惠王(白)你这柜内装的是什么?

朱亥(白)臣每年余下的俸银。

魏惠王(白)驸马奏的柜内是叛逆孙膑,大夫奏的是满柜金银,叫孤难断!

朱亥(白)请主下殿,开柜验明。若是叛逆孙膑,臣当领罪!

庞涓(白)若无孙膑,臣愿赔满柜金银!

朱亥(白)何人担保?

魏惠王(白)孤家替庞驸马作保!

朱亥(白)如此,请主下殿!

魏惠王(白)孤家倒要验看明白。

内侍,将柜打开。

大太监(白)领旨!

(大太监开柜。)
大太监(白)启主公:柜内并无别物,只有四锭元宝。

魏惠王(白)待孤看来。

(魏惠王看,惊。)
魏惠王(白)不好了!连我保人也输了!

驸马,孤叫你搜拿孙膑,谁叫你抢劫金银?

庞涓(白)臣启主公:明明孙膑在内,也不知什么邪术,霎时不见?

魏惠王(白)有言在先,赔他满柜金银。

庞涓(白)臣启主公:这是孙膑的邪术,臣怎肯赔他!

朱亥(白)驸马不赔,臣向保人索要。

魏惠王(白)好了,问起保人来了!

庞涓(白)他原是个空柜来的!

朱亥(白)既是空柜,就不该抬上金殿!

魏惠王(白)是呀,既是空柜,就不该抬上金殿!

庞涓(白)就是臣抢劫金银,也要个凭证!

朱亥(白)你若不信,内面有四锭元宝。

魏惠王(白)内侍同驸马下殿验看。

大太监(白)现有四锭元宝。

魏惠王(白)你看见无有?

庞涓(白)实有四锭元宝。

魏惠王(白)是有。快快赔来,免得我保人受累!

庞涓(白)校尉的,赔他一柜金银!

四校尉(同白)是。

(四校尉同下,同上。)
四校尉(同白)驸马府中金银搬完,只盛半柜。

庞涓(白)臣奉旨赔赃巳完。

魏惠王(白)朱卿!驸马赔了你的金银,抬回去吧。

朱亥(白)臣启陛下:臣是满柜金银,如今只盛半柜。

魏惠王(白)驸马,他是满柜,你如何只赔半柜?

庞涓(白)他本来只有半柜。

魏惠王(白)啊啊,你无有抢劫他,怎说只有半柜?定要赔满!

庞涓(白)臣实在无有银子了!

魏惠王(白)朱卿,你将就些吧,他实在无有银子了。

朱亥(白)主公是保人,借与他。

魏惠王(白)他不还,我便怎么处?

朱亥(白)扣他的俸银。

魏惠王(白)驸马,孤借银子与你,怎样还孤?

庞涓(白)扣臣的俸银。

魏惠王(白)内侍,打开宝藏库,着殿前指挥搬孤的饷银,赔还朱卿。

大太监(白)领旨。

(大太监装银。)
大太监(白)装满了。

魏惠王(白)快些抬回去吧。

朱亥(白)臣的银柜怎么到金殿上来了?

魏惠王(白)这样说来,是要他送回去?

(魏惠王向庞涓。)
魏惠王(白)你听见无有,还要你送了回去!

庞涓(白)臣启陛下:只有盗物之偷,哪有送物之偷?

魏惠王(白)你若不送,孤家就要治罪!

庞涓(白)臣情愿送还。

来!快将板柜送还朱相府!

四校尉(同白)遵命!

(四校尉同抬柜。)
四校尉(同白)哎呀,抬不动!

庞涓(白)先是多少人抬?

四校尉(同白)二十名。

庞涓(白)再添二十名!

(四校尉同抬柜下。)
朱亥(白)谢主隆恩!

(唱)金殿俯伏谢隆恩,

喜在眉头笑在心。

君臣双双倒了运,

归家告知孙先生。

(朱亥笑,下。)
魏惠王(唱)金鸡三唱坐龙庭,

朱、庞二卿把本申。

一个奏的叛逆案,

一个奏的抢金银。

孤家偏向庞驸马,

中间做个证保人。

天理不肯亏朱亥,

白白赔了一万银。

(魏惠王下。四太监、大太监随同下。)
庞涓(唱)这桩事儿大扫兴,

不该放走孙伯陵。

指望天书归我手,

谁知画虎画不成。

朱亥射死我亲生子,

绝嗣之仇恨加深。

孙膑踪迹未查准,

今晚回去再观星。

(庞涓下。)
【第十五场】
(二丫鬟、朱瑞仙同上,孙膑上。)
朱瑞仙(唱)先生妙算真如神,

巧使木遁得脱身。

孙膑(唱)吉凶祸福全未定,

怕的庞涓不甘心。

(四龙套、朱亥同上。)
朱亥(唱)丹心一点理朝政,

庞涓定是败国根。

(白)先生!

孙膑(白)大人回来了。

朱亥(白)多谢先生,满柜金银。

孙膑(白)庞涓今日大讨无趣,必不甘心,还要搜拿于我。

朱亥(白)先生纵有妙计,终非长法。何不修书一封,着人送至燕邦,报知令尊,前来接先生回去?万无忧也。

孙膑(白)书信早巳写好,请大夫着人前去。

朱亥(白)唤马上飞伺候!

四龙套(同白)马上飞伺候!

(马上飞上。)
马上飞(念)马似流星赶月,昼夜哪辞辛劳。

(白)马上飞叩头!

朱亥(白)现有书信一封,下到燕邦孙驸马府中投递,不得有误!

马上飞(白)遵命!

朱亥(念)穿山越岭传密报,

马上飞(念)胜似连营放烟墩。

(马上飞下。)
院子(内白)报!

(院子上。)
院子(白)启老爷:庞驸马又来围住相府。

朱亥(白)果不出先生所料,庞涓又来搜拿先生,如何是好?

孙膑(白)府下可有老弱的丫头?

朱亥、
朱瑞仙(同白)有个七旬之外的丫头。只是辛苦不起了。

孙膑(白)极妙!快唤她前来见我。

朱瑞仙(白)快唤老腊梅过来。

丫鬟(白)腊梅老姐姐快来。

腊梅(内白)来了。

(腊梅上。)
腊梅(念)我做丫头爱风流,搽脂抹粉梳油头。老爷小爱我,吃酒吃肉不发愁。

(白)老爷,丫头叩头!

朱亥(白)见过孙先生。

腊梅(白)孙先生,老丫头叩头!

孙膑(白)你叫什么名字?

腊梅(白)我呀,叫腊梅。

孙膑(白)多大年纪?

腊梅(白)七十七啦。

孙膑(白)可有儿女?

腊梅(白)没有,命苦是孤人!

孙膑(白)你倒是个有造化的。

腊梅(白)我是个使女丫头,有什么造化?

孙膑(白)大夫可将诰命与她穿上。将上房空出,将原空板柜放在房内,好好封锁。

(孙膑向腊梅。)
孙膑(白)少刻,庞涓要入内室,你便拦阻,不放他进来,重重有赏。若放他进来,定打不饶!

腊梅(白)是。庞涓要进上房,算他狗日的倒霉啦。

(腊梅下。)
孙膑(白)少刻,庞涓摔死腊梅,大夫假做悲伤,只说是大夫的母亲,便与他扭袍面圣,定要庞涓偿命。若不偿命,要他当做孝子,披麻执杖悲伤出殡,方可饶他。

朱亥(白)先生藏在何处?

孙膑(白)不必问我,庞涓来也!

(孙膑下。四校尉、庞涓同上。)
庞涓(白)大夫!

朱亥(白)驸马又来做甚?

庞涓(白)今日还要来细搜一搜!

朱亥(白)搜查不出,与你誓不甘休!

庞涓(白)搜!

(四校尉同搜。)
四校尉(同白)前后俱已搜遍,并无孙膑。只有上房不容进去。

庞涓(白)大夫既不窝藏孙膑,上房为何不容进去?

朱亥(白)房内俱是金银器物。

庞涓(白)待俺径入!

(腊梅上。)
腊梅(白)哎哟!你是什么人,敢进我的上房?

庞涓(白)俺是当朝驸马,特来搜寻孙膑!

腊梅(白)哎呀,我这上房,尽是金银器物,没有什么孙膑。

孙膑(内白)师弟!饶了我吧!

庞涓(白)起过!

(庞涓进房搜,腊梅拦,庞涓踢死腊梅。)
朱亥(白)哎呀,庞涓踢死我母,怎肯与你甘休!你我一同面圣!

(朱亥扭庞涓袍。四校尉同抬柜下,朱亥扭庞涓同下。)
朱瑞仙(白)好好收殓尸首,候相爷回来,自有定夺。

(朱瑞仙、院子同下。)
【第十六场】
(四朝官、郑安平、徐甲、四太监、大太监、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唱)庞涓奏本孤不信,

又去朱府搜孙膑。

再有大事文武断,

孤家永不做保人。

(朱亥扭庞涓同上,四校尉同抬柜上。)
庞涓(白)搜来孙膑当面!

朱亥(白)臣启千岁:庞涓踢死臣母,望千岁做主啊!

(朱亥哭。)
魏惠王(白)完了!昨日的盗案还小,今日的人命就大了!

众卿,今日孤家不做保人,众卿公议。

郑安平、
徐甲(同白)启奏陛下:驸马奏的搜来叛逆孙膑,请主开柜验明。若有孙膑,不追人命,反拿朱亥治罪。若无孙膑,驸马该当何罪?

庞涓(白)自甘抵偿!

郑安平、
徐甲(同白)自甘抵偿,方服文武之心也!

魏惠王(白)哪个作保?孤家不保!

徐甲(白)徐甲愿保朱亥!

魏惠王(白)有了一家,还差一家。

庞涓(白)郑相与我作保?

郑安平(白)臣保庞涓。

魏惠王(白)你保他人命?不是玩儿的!

郑安平(白)甘心作保。

魏惠王(白)众卿下殿一观。打开!

大太监(白)领旨!

又是一个空柜!

魏惠王(白)好了,这次不与我相干。保人呢?

徐甲(白)臣无事。

魏惠王(白)你无事。

郑安平,你怎么说?

郑安平(白)臣启千岁:驸马乃是金枝玉叶,若要抵偿,公主见罪,臣等吃罪不起。请主公降旨!

魏惠王(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孤自有个天断:朱卿之母,已死不能复生,着庞涓披麻戴孝,执杖送殡,坐草守灵,安葬入土,可免死罪。今后永不搜府。卿等以为如何?

郑安平、
徐甲(同白)我主圣明!

朱亥(白)恐庞涓应而不从,望乞圣裁!

魏惠王(白)孤赐金鞭一支,庞涓应而不从,打死勿论!

朱亥(白)领旨!

(念)金鞭在手治玉叶,不怕宗室与王亲。

(朱亥下。)
郑安平、
徐甲(同白)臣等亦到朱府祭奠。

魏惠王(白)众卿叩祭,免朝三日。退班!

(四太监、大太监、魏惠王同下,四朝官、朱亥、徐甲、郑安平同下。)
庞涓(白)哎呀,连日这等羞惭,倒也罢了,明日还要沿街出丑。朱亥呀朱亥,我与你誓不两立也!

(庞涓下。)
【第十七场】
(孙龙、孙虎引孙操同上。)
孙操(念)只为庞涓恨,惹起干戈不太平。

(白)老夫,孙操。昨接书札,我儿孙膑魏邦遭害。为此带领三万铁甲,宜梁取救。

孙龙、孙虎,人马可齐?

孙龙、
孙虎(同白)候爹爹传令!

孙操(白)兵发魏邦!

孙龙、
孙虎(同白)兵发魏邦!

孙龙、
孙虎(同白)啊!

(〖牌子〗。孙龙、孙虎、孙操同下。)
【第十八场】
(二丫鬟、朱瑞仙、孙膑同上,朱瑞仙、孙膑同归座。〖牌子〗。朱亥上,挖门。)
朱瑞仙(白)爹爹回来了。

朱亥(白)孙先生真神人也!

孙膑(白)如今怎么样了?

朱亥(白)设下灵堂,文武皆来祭奠。圣上又赐金鞭一支,恐庞涓应而不从,打死勿论。

孙膑(白)倒是老婆子大有造化!

朱亥(白)先生在此,终非了局。趁此机会,做副夹底棺木,先生藏在里面,借葬出城,逃回本国去吧。

孙膑(白)大夫此计甚好,依计而行。

(院子上。)
院子(白)众文武俱来上祭。

朱亥(白)下官出堂回礼。女儿出堂谢孝。

孙膑(念)寿享七十增七年,

朱瑞仙(念)使婢今日大喧天。

朱亥(念)文武上祭全大礼,

孙膑(念)可笑庞涓总不堪。

(孙膑、朱亥、朱瑞仙同下。)
【第十九场】
(四兵士、黄歇同上。)
黄歇(念)闻风先取敌国首,永固山河万载秋。

(白)某,黄歇,楚国为臣。七雄之中,也算各国之首。前有道者,在午门哭笑,举荐孙膑,有吕望之能。吾主十分心信,命俺到宜梁聘请髙贤。

军士们!

四兵士(同白)有!

黄歇(白)魏国去者!

四兵士(同白)啊!

(〖牌子〗。二家丁、白起同上。)
黄歇(白)白将军从何而来?

白起(白)奉旨到宜梁聘请高贤。

黄歇(白)俺也是聘请髙贤。将军可曾见面?

白起(白)被庞涓陷害,不能出城。

黄歇(白)庞涓擅敢狂为,你我取他的首级,洗平宜梁,有何难哉!

白起(白)不可!孙先生言道有千日灾难,三年后再来相聚。

黄歇(白)既如此,军士们,各回本国!

四兵士(同白)啊。

(〖牌子〗。黄歇、四兵士、白起、二家丁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场】
(出殡过场。)
【第二十一场】
(庞涓上。)
庞涓(白)且住!看这棺木,十分沉重,定有奸诈。待俺神卜一课。哎呀!原来孙膑借此出城,俺岂肯容他?待俺遣动三昧真火,将他火化。正是:

(念)火是南方一丙丁,中间只见放光明。逢山烧掉千条路,遇水烧断海中心。

(四龙套、朱亥、朱瑞仙同扶棺上,庞涓扬手,火彩,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