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穆柯寨》剧本唱词

京剧《穆柯寨》又名:《穆桂英招亲》剧本唱词

角色

穆桂英:武旦
杨宗保:小生
孟良:净
焦赞:净
丫鬟:丑旦

剧情

考说传,称萧天佐摆设七十二座天门阵,宋营中幸有一钟道士帮助六郎杨延昭调度破阵,并向太行山五台山等处,调取金头马氏及杨五郎等,来营助战。杨五郎素知穆家寨后有降龙木二支,必须取得一支,作为斧柄,方能取胜。故必有此木,方肯下山。孟良乃前去盗木,先遇穆桂英在山下打猎,穆桂英射中一雁,为孟良所拾,孟良不肯还,遂起战争。孟良败回,带同杨宗保再往,交战数十合,杨宗保为穆桂英所赏识,遂被计擒。既而穆桂英即与杨宗保订婚,乃放杨宗保回,并约情愿输诚投顺云云。不意杨六郎怒其违犯军纪,竟欲斩杨宗保以徇,事遂中阻。孟良乃二次探山,放火盗木而去。

注释

此剧源出《杨家将》说传,第三十五回中“杨宗保巧遇穆桂英”一事,在辕门斩子之前。按《降龙木》书中则言孟良盗去,而戏则于《辕门斩子》剧中穆桂英来献。此剧从穆桂英打猎射雁始,至孟良烧山为止,俱与说传不同,处处皆有焦赞同往。且杨宗保被擒之后,径接孟良、焦赞烧山,此为大不同处。总之,此剧纯为穆桂英阵上招婿而作,故所演专重在此。其大略,不外伯党、丁山等一套老文章而已。
前此梅兰芳、朱素云演此,最擅其长,妙在形容得恰到好处,而无过于之态。

京剧《穆柯寨》剧本唱词

【第一场】
孟良(内西皮导板)元帅帐中把令传, 

(孟良上。)
孟良(西皮流水板)孟良马上紧加鞭。

投宋营以来累交战,

哪有一日得安闲。

都只为番邦来,

要夺宋室锦江山。

宋王爷御驾亲征战,

杨元帅到在了马连关。

不分昼夜来杀砍,

到如今方知保国难。

(白)俺,孟良。奉了元帅的将令,来到山东地面,一来探山,二来要盗降龙木。想那降龙木,在穆柯寨内。那穆桂英,武艺超群,龙木是怎能到手?也罢,待俺回转大营,见了元帅,再做道理。

(西皮摇板)加鞭催动红鬃战,

见了元帅说根源。

(孟良下。)
【第二场】
(焦赞上。)
焦赞(西皮摇板)焦赞催马奔阳关,

见了二哥说根源。

(白)俺,焦赞。奉了元帅将令,来到山东穆柯寨,盗取降龙木。想那降龙木,在穆桂英那里,一时怎能得到我手?现有元帅令箭一支,我不免找寻孟二哥,就说元帅叫他前去盗木。倘若得了功劳,我二人请功受赏,倘若闯出祸来,叫他一人承当,我就不管。就是这个主意,走吓。

(西皮摇板)勒住马头用目看,

(孟良上。)
焦赞(西皮摇板)遵一声二哥听我言。

(白)二哥来了,小弟正在这儿找你。

孟良(白)贤弟前来做甚?

焦赞(白)二哥有所不知。只因咱们元帅,叫你去探山,未见你回报,元帅甚是着急。又为桂龙木之事,刻刻在心。因此叫小弟前来,请二哥到穆柯寨,去盗龙木。

孟良(白)元帅叫我盗木?

焦赞(白)正是。

孟良(白)但不知有何为证?

焦赞(白)有令箭为证。

孟良(白)令箭在哪里?

焦赞(白)这不是令箭么。

孟良(白)果然是元帅的令箭,但是一件。

焦赞(白)哪一件?

孟良(白)那穆桂英,武艺超群,不是好惹的。倘若动起手来,愚兄只怕打不过她。

焦赞(白)不要紧。待小弟帮助于你。

孟良(白)你帮着我?

焦赞(白)我帮着你。

孟良(白)如此走吓。

(西皮摇板)弟兄一同把马上,

去到寨前走一场。

(孟良下。)
焦赞(笑)呵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孟良上了我的当,

他哪知我焦赞的坏心肠。

倘若有功我受赏,

闯出祸来他承当。

(焦赞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二女兵、丫鬟、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点绛唇)习练兵戈,深通战策,声名赫,威震穆柯,扶保锦山河。

(穆桂英坐。)
穆桂英(念)我本仙家一门徒,文韬武略世间无。练就连环金锁阵,胜似当年八阵图。

(白)奴家穆桂英,我父穆洪,宋室驾前为臣,被奸臣陷害,多亏梨山老母,将奴救去,传授道法。今奉师父之命,命我下山,扶保宋室社稷。临行之时,师父道,奴的终身,应配杨元戎之子,这且不言。看今日,天气清和,不免下山打猎。

丫鬟听令。

丫鬟(白)在,伺候姑娘。

穆桂英(白)今日下山,你等随同行围射猎,非比寻常。倘若是打得飞禽走兽,回来俱有重赏。

丫鬟(白)得令。

下面听着,姑娘有令,今日下山,行围打猎,非比寻常,倘若打着飞禽走兽,回山均有重赏。传令已毕。

穆桂英(白)尔等站立一旁。听吾号令。

众人(同白)吓。

穆桂英(西皮导板)穆桂英在山寨忙传将令,

(丫鬟带马,穆桂英上马。众人同走四门。)
穆桂英(西皮原板)叫一声众喽兵细听分明:

今日里随同奴齐下山岭,

回寨中一定要犒赏三军。

勒住了丝缰来观定,

丫鬟(白)姑娘,看天上一群大雁飞过来啦。

穆桂英(西皮原板)猛抬头又只见鸿雁一群。

(白)看弓来。

(西皮原板)左持弓右搭箭来射准,

丫鬟(白)大雁带箭而逃。

穆桂英(白)赶上前去。

(众人同下。穆桂英拉下场,耍枪花,下。)
【第四场】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唱)只见一物落马前,

(焦赞急下马,拾箭,藏。孟良下马。)
孟良(白)贤弟,方才见有一物,落在马前,你可曾看见吓?

焦赞(白)我并不曾看见。

孟良(白)分明有一件东西,你怎说是没有看见,我要看看你的手。

焦赞(白)你看哪一只罢?

孟良(白)我看左手。

焦赞(白)左手。

孟良(白)我再看右手。

焦赞(白)你看右手。

孟良(白)我要两只手一齐看。

焦赞(白)你就一齐看。

孟良(白)他还会变戏法呐,闹起二仙传道来啦。你给我走过来罢。

(箭落地,孟良拾箭看。)
孟良(白)“穆桂英百发百中”。

贤弟,原来是穆桂英的箭。

焦赞(白)既是穆桂英的箭,我倒有了计了。

孟良(白)你有何妙计?

焦赞(白)想那穆桂英,定是在山中射猎,你我就拿着这一只箭雁,就去寻她去。她要是肯给咱们降龙木,咱们就还给她的箭雁,你看如何?

孟良(白)此计虽好,但是穆桂英不是好惹的。

焦赞(白)不要紧,有我呐。

孟良(白)又有你,如此走。

(丫鬟上。)
丫鬟(白)呔,我说黑、红二汉,你拾了我们的箭雁,快快还我。

孟良(白)呸,你叫什么名字?通报上来。

丫鬟(白)奴家,穆桂英。

孟良(白)贤弟,她说她是穆桂英。这穆桂英,就是这个凑样儿吗?

焦赞(白)待我再问问她。

呔,女将留名。

丫鬟(白)奴家穆桂英。

焦赞(白)二哥,她说她是穆桂英。我看她,一定是穆桂英的端家儿。

孟良(白)穆桂英哪儿还有端家?

焦赞(白)她是给穆桂英端马桶的人。

孟良(白)待我打发她回去。

呔,那女将,好好将降龙木献出来便罢,如若不然,定将山寨踏为齑粉。

焦赞(白)你看我的。

(焦赞打丫鬟,持鞭戳,丫鬟拦挡,下。)
焦赞(白)她跑啦,咱们追呀。

(孟良、焦赞同下。)
【第五场】
(丫鬟上。)
丫鬟(白)有请姑娘。

(四龙套、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白)何事?

丫鬟(白)山下来了黑、红二将,拾了咱们的箭雁,她不给我们,倒还罢了。他还说,要将山寨踏为鸡粪。

穆桂英(白)待我前去会他。

(孟良、焦赞同上。)
穆桂英(白)黑、红两汉,好好还俺箭、雁便罢。如若不然,马前做鬼。

孟良、
焦赞(同白)休出狂言,看斧。

(穆桂英、孟良、焦赞同起打,穆桂英点手招,下。)
焦赞(白)二哥,人人俱说穆桂英厉害,今日刚一交锋,她就走啦。大概许是看上了我啦。她对着我直点手。咱们追上去呀。

(孟良、焦赞同下。)
【第六场】
(穆桂英上。)
穆桂英(白)黑、红二将,杀法厉害。法宝伤他。

(孟良、焦赞同追上,打过合。穆桂英持绳索打孟良、焦赞同下马,穆桂英下。)
孟良(白)贤弟,你看这丫头,真真利害。不知用什么东西将你我二人,打下马来,成何体统。

焦赞(白)我二人杀她不过,不如去把小本官搬了来,打这个丫头。

孟良(白)好却好,只恐元帅怪下罪来,何人担待?

焦赞(白)不要紧,有我。

孟良(白)又有你,走吓。

(孟良、焦赞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上手、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西皮摇板)在帐中奉了父帅命,

打探贼兵要小心。

(白)俺,杨宗保,奉了父帅之命,探听贼兵的消息。

众三军,一同前往。

(〖水底鱼〗。孟良、焦赞同上,同扯杨宗保。)
杨宗保(白)休得乱扯。

孟良(白)你听我说。

焦赞(白)你听我说。

杨宗保(白)一个讲了,一个再讲。

焦赞(白)你先听我说。

孟良(白)你听我说。那山上来了一个穆桂英,十分厉害。特请小门官,会她一会。

焦赞(白)你听我说。

(莲花落)穆桂英生来真好看,

好似嫦娥月里仙。

柳叶眉是杏核眼,

头上青丝挽着云鬟。

走道儿好像风摆柳,

金莲不过三寸三。

她同我只说了一句话,

我相思病倒害了十来多天。

杨宗保(白)你我一同前去会她。

孟良、
焦赞(同白)走吓。

(四龙套、四下手、丫鬟引穆桂英同上,对打,比架对看。)
焦赞(白)梅兰芳同朱素云吊起膀子来呐!

二哥,咱们一边躲一躲罢。

(孟良、焦赞同下。)
穆桂英(白)小将留名。

杨宗保(白)听了。

(西皮导板)三军与爷压阵脚,

(西皮快板)叫一声女将听我说:

杨宗保名儿就是我,

父帅元戎掌山河。

劝你献出了降龙木,

免得少爷动干戈。

穆桂英(西皮摇板)这一员小将真不错,

细听奴家把话说:

龙木事儿全在我,

你我一同上山坡。

杨宗保(西皮摇板)女将休得来欺我,

不由豪杰怒心窝。

提枪催马山坡过,

(穆桂英、杨宗保同起打。穆桂英败下,杨宗保耍枪花,追下。)
【第八场】
(穆桂英上。)
穆桂英(白)且住。小将杀法厉害。

众喽兵,绊马绳伺候。

(杨宗保上,杀过合,落马被擒。穆桂英假刺杨宗保,杨宗保足踏穆桂英枪,穆桂英夺,推杨宗保,夺枪下,众人推杨宗保同下。)
【第九场】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白)贤弟,我说不叫小本官前去,你偏要叫他前去。你看他,竟被穆桂英擒上山去了。这便如何是好?

焦赞(白)二哥,你身后所背何物?

孟良(白)乃是葫芦。

焦赞(白)葫芦里面是何物?

孟良(白)乃是丙丁真火。

焦赞(白)既是火,你我就将她的山寨给她烧了就完了。

孟良(白)使不得。若将她山寨烧毁,岂不把小本官也烧死在里边了。

焦赞(白)不要紧。你放火,我会分火。

孟良(白)但不知你,是怎样的分法?

焦赞(白)我手捏诀,口念咒,拘上一条龙来。我骑在龙的背上,去到寨中,将小本官背了出来。你看好是不好?

孟良(白)此事当真吗?

焦赞(白)这还是假的不成?

孟良(白)如此你就分。

焦赞(白)二哥你就烧。

孟良(白)咱就烧烧烧。

(唱)山前且把寨门引,

(放火彩。)
孟良(唱)山后再把树木焚。

贤弟随我往前进,

焦赞(唱)看那丫头怎逃生!

(孟良、焦赞同下。)
【第十场】
(丫鬟上。)
丫鬟(白)哎呀,不好啦,山上起了火啦。

有请姑娘。

(穆桂英上。)
穆桂英(白)何事?

丫鬟(白)山上起了火啦。

穆桂英(白)待我看来。

(孟良、焦赞同上,穆桂英持扇煽,孟良、焦赞同倒卧。穆桂英下。)
孟良(白)贤弟。

焦赞(白)二哥。

孟良(白)焦赞。

焦赞(白)孟良。

孟良(白)我又上了你的当了。

焦赞(白)二哥你的胡子呐?

孟良(白)不好了,你我被这丫头,将我二人烧成这般模样,怎好回营去见元帅?

焦赞(白)二哥,我到还有一计。

孟良(白)又有计,又是什么计?

焦赞(白)你我二人,这般光景,怎能回营交令。不如就在这山中,暂做响马,打劫行路之人。将马喂得肥肥的,人要吃得胖胖的,胡须也养得长长的,再去回营交令。

孟良(白)事到如今,也只好是如此了。

(唱)事到如今我没奈何,

焦赞(唱)暂做强盗把人夺。

孟良(唱)抢夺银钱归了我,

焦赞(唱)你我二人就打酒喝。

孟良(唱)银钱若是归不了我,

焦赞(唱)你我二人就饿着。

孟良(唱)大胆且把强盗做,

焦赞(梆子腔)这才是水尽山穷,无可如何。

(孟良、焦赞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