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胭脂虎》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胭脂虎》又名:《元帅带马》《妓女擒寇》剧本唱词

角色

石中玉:花旦
李景让:老生
太夫人:老旦
王行瑜:小生
军政司:丑

剧情

唐末有扬州妓女石中玉者,才貌并佳,又善幻术,精武艺,与李景让元帅部下牙将王行瑜,有啮臂盟。事为李景让侦悉,遣人往石家妓院中拿回问罪。王行瑜恐甚,瑟缩不敢前。石中玉与偕至大营,李帅见妓并至,怒不可遏。遽欲照军律行斩。石中玉与抗辩,李景让怒益烈,遂命部下将石中玉与王行瑜同斩之。孰意石中玉施以小术,刀刃俱自折不能用,部下因代乞免。李景让不信,定欲换刀更斩。众将以王行瑜罪不至死,群病其酷,遂至哗变。李母闻讯,亲出慰喻之。且释王行瑜等罪,而褫责李帅,众始帖服,得免决裂。而石中玉于此时,即乘机报复,将李帅备极揶揄,李景让亦无如之何。忽报贼寇庞勋来袭,李母命诸将出战。石中玉谓众非庞勋敌,自言力能擒庞,惟须元帅为之带马,方愿出阵。李母听之,元帅不得已,只有唯唯听命,俯首受其奚落而已。既而庞勋果堕美人计,为石中玉所擒。

注释

此剧情节离奇,为花旦之白口做工戏。去旦角者须做得有声有色,不脱不粘,方能入彀。虽名伶演之,亦颇难出色,盖其白口身段,须别具一付神情,与寻常儿女子状态不同也。曩年小子和与夏月珊合演是剧,颇驰誉一时。盖以夏月珊去生角,适合此戏分际,故格外能形容尽致。近来如林颦卿辈,亦称拿手。

【第一场】
(石夜珠上。)
石夜珠(念)太平无一事,落得当忘八。 

(白)在下石夜珠。妹子石中玉,伶俐聪敏,善行酒令,在扬州要算我妹子为首。唐皇下诏,选我妹子入宫。幸得节度使杜大人,才得没有选上,唬得我妹子逃来会稽居住。

(笑)哈哈哈!

(白)人怕出名,走到哪里,多有人找。连日客官车马填门的来拜访。正是:

(念)朝朝如节令,夜夜似元宵。

(马官、朱官、王行瑜同上。)
王行瑜(念)特访西施美。

马官、
朱官(同念)要化东家钱。

(同白)到了到了。

你可是石中玉家?

石夜珠(白)正是。干什么来的?

马官、
朱官(白)我们来逛窑子的。

王行瑜(白)哎,闪开!

我们特来拜访的。

石夜珠(白)哈哈哈!这像人说话,只是来得不凑巧。

王行瑜(白)为何呢?

石夜珠(白)吾家姑娘,昨夜猜拳行令喝醉了,还没有起来。

王行瑜(白)我们是慕名而来,必要请见请见。

石夜珠(白)且请进坐坐再说。

王行瑜(白)二位请。

石夜珠(白)三位请坐。

王行瑜(白)有座。

石夜珠(白)待我来问问看。

丫头们,姑娘起来没有?

丫头(内白)起来了。

石夜珠(白)哈哈哈,三位真有福。

王行瑜(白)如此有劳你,请来见见。

石夜珠(白)是。

丫头们,外面有客,请姑娘出来见见。

(石中玉上。)
石中玉(念)饮酒莫叫醉,看花休上头。为人若知趣,到处皆风流。

(白)老二什么事?

石夜珠(白)有三位客来拜访。

石中玉(白)是哪三位?

王行瑜(白)就是我们。

朱官、
马官(同白)哎呀,我的妈吓!

王行瑜(白)哎,成何体统?放老诚些!

石中玉(白)请问三位尊姓?

王行瑜(白)学生姓杨。

马官(白)小生姓马。

朱官(白)老生姓朱。

石中玉(白)哦,原来是朱、杨、马三位。

来吓,拿茶来。

石夜珠(白)是。

请用茶。

马官(白)慢些慢些,这是讲礼的地方。坐错了位,叫人笑话。

王行瑜(白)吓,怎么坐错了?

马官(白)你是羊,他是猪,我是马。马比猪大,该我坐第一位。

石中玉(白)这话有理。

朱官(白)猪比羊大。该我坐第二位。

王行瑜(白)哎。好蠢才!

石夜珠(白)哈哈哈,原来是几个畜类。

石中玉(白)请问三位,从何处而来?

王行瑜(白)久慕贤姑芳名,特来拜访闻得贤姑善于酒令。

石中玉(白)不敢。猜拳行令,也要客官们会饮,才好奉敬。

王行瑜(白)这是自然,今就叨扰盛席。

石中玉(白)来吓,办酒去。

石夜珠(白)请问哪位客官开宝钞?

马官(白)我是白吃白喝白挑眼,不会化钱。

石夜珠(白)该你。

朱官(白)我是把势朋友,更不插化。

石夜珠(白)还是这位爷开宝钞。

王行瑜(白)实不相瞒,出门慌迫,忘带了银两。

石夜珠(白)哎呀你好大意!银子乃是养命之源,岂可忘得的?我因忘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就穷得难受。你老把性命忘带出来,嘿嘿,比我还穷么!

王行瑜(白)不必说了。哎,烦你们回去取银子来,我在此等你们吃酒。

朱官、
马官(同白)你在此等我们的。

王行瑜(白)这是自然,快去快来。

朱官、
马官(同念)只为一杯酒,跑坏两条腿。

(马官、朱官同下。)
王行瑜(白)咳,一时大意,忘带了银子来。

石中玉(白)老二,我瞧这位杨爷不是个扰需子的样儿。你只管去摆酒,必然要开你的。

王行瑜(白)贤姑说得有理,只管去办,银子来了,定然开发与你。

石中玉(白)只管去办罢。

石夜珠(白)姑娘这样做脸,我只好去办。

(石夜珠下。)
石中玉(白)你老休要见怪,这也是前人撒土,迷惑人的眼睛,被他们骗怕了。

王行瑜(白)不带银子,难怪于他。

石中玉(白)我瞧你老这个相,定是现任的官员。既来赏光,何必假装?

王行瑜(白)贤姑何以见得?

石中玉(白)尊驾的相:

(念)遍体丰隆起,额高气吐云。双眉斜入鬓,寨外上将军。

(白)这个相貌,如何不是现任的官员?

王行瑜(白)哈哈!贤姑不但美貌,而且善观气色。实不相瞒,卑职乃是浙西观察使麾下,中车牙将王行瑜。不料竟被贤姑识破。哈哈哈,其乃妙人妙会也。

石中玉(白)果然是个贵人,失敬了。

王行瑜(白)岂敢。贤姑如此颖悟,惜乎宛如明珠落水,宝剑埋尘。卑人尚未婚配,欲与贤姑赎身,聘娶为妻,未知贤姑尊意如何?

石中玉(白)风尘之女,得嫁贵人,实乃万幸。将军相貌虽好,惜乎无权。

王行瑜(白)怎见得?

石中玉(念)骨格虽然好,心肝未必真。反骨脑后现,终久必分身。

王行瑜(白)贤姑这篇言词,说得卑人毛骨悚然,但是不知可能解厄?

石中玉(白)只须将军,改过自新,自能逢凶化吉。

王行瑜(白)承蒙贤姑不弃,趁此无人之际。你我对天一拜,以为定准。

石中玉、
王行瑜(同白)请。

王行瑜(西皮摇板)姻缘本是前生定,

石中玉(西皮摇板)才女英豪两结婚。

王行瑜(西皮摇板)对天一拜为媒证,

石中玉、
王行瑜(同白)(将军)(贤姑),(哥哥)(贤妹)!

(石中玉、王行瑜同笑。)
石中玉、
王行瑜(同西皮摇板)同偕到老不离分。

(〖水底鱼〗。中军、朱官、马官同上。)
朱官、
马官(同白)来此已是。

中军(白)打进去。

朱官、
马官(同白)在这里,在这里。

石中玉、
王行瑜(同白)你们做什么?

中军(白)奉了大人之命,前来锁拿你们。

王行瑜(白)吓,为了何事?

中军(白)只为紧急军情,传点不到,查到马军百总,方知你在此。故尔命我一齐押上辕门,听候发落。

王行瑜(白)哎呀,这、这、这、这便怎么处?

石中玉(白)哎,事已如此,怕也无益,不消忧得。咱俩一块儿去罢。

中军(白)倒是这个女子,言语慷慨。走罢。

王行瑜(白)咳!

(念)风流成画饼,

石中玉(念)画饼也风流。

(朱官、马官、中军、王行瑜、石中玉同下。石夜珠急上。)
石夜珠(白)哎呀!了不得了,抄了媱子了,摇饯树拔了去了,这、这、这便怎么处?哦呵,有了!快去走门路,想法子。

(石夜珠跑下。)
【第二场】
(李景让上,四红龙套同上。〖点绛唇〗。)
李景让(念)贼兵来争斗,将士去风流。营务尚误事,国家岂无忧!

(军政司上。)
李景让(白)下官李景让,大唐为臣,官拜浙西观察使。到任以来,军安民乐,可为安享。只因王行瑜宿妓饮酒,为此升堂理事。

来,传众将上堂答话!

龙套(同白)众将上堂答话。

(二将同上。)
二将(同白)参见大人。

李景让(白)众位将军少礼。

二将(同白)传我等有何军情?

李景让(白)王行瑜犯罪,你等可知?

二将(同白)我等不知。

李景让(白)站过一旁。

军政司,

军政司(白)在。

李景让(白)王行瑜宿娼饮洒,该当何罪?

军政司(白)这个……理当论斩。

李景让(白)理当论斩。

(中军上。)
中军(白)王行瑜拿到。

李景让(白)押上堂来!

中军(白)押上堂来。

(朱官、马官押王行瑜、石中玉同上。)
王行瑜(西皮摇板)指望夫妻花上锦,

石中玉(西皮摇板)谁知平地起风波。

王行瑜(白)这便如何是好?

石中玉(白)不要紧,都有我呢。

王行瑜(白)待我回去。

朱官、
马官(同白)不及,待我与你报门。

报:王行瑜到,当堂有刑。

李景让(白)松刑。

朱官、
马官(同白)哦。

李景让(白)王行瑜身为武将,为何这样打扮?

王行瑜(白)小将出城访事,不料大人呼唤。不及,大人恕罪。

李景让(白)你待怎讲?

王行瑜(白)大人恕罪。

李景让(白)哽!

(西皮摇板)身为大将为首领,

统辖貔貅管万兵。

闲游散闷不打紧,

王行瑜(西皮摇板)望求大人宽量情。

李景让(白)呸!

(西皮摇板)自作自受休怨恨,

军无私来法无情。

绑出枭首镇军令,

二将(同西皮摇板)左右牙将求大人。

(同白)王行瑜犯罪,理当斩首。看在末将等,鞍前马后,将他饶恕。

李景让(白)王行瑜犯法不斩,倘众将效尤,成何体统?不准,下去!

(西皮摇板)惟有营务事当整,

岂容结党来求情。

快出帐去免责问,

二将(同西皮摇板)后帐激动众三军。

(二将同下。)
李景让(白)刀斧手!

(西皮摇板)快将行瑜上了捆,

石中玉(白)慢着!

(西皮摇板)刚刀不杀无罪人。

(白)我看王行瑜,他没有犯什么死罪,我看有点斩不得。

李景让(白)堂口何人讲话?

石中玉(白)呀,我说这个大人,我跪的这半天,你老瞧不见?你那这个眼吓,可就不小呢!

李景让(白)你是个什么东西?

石中玉(白)人吓,什么东西!我是扬州妓女石中玉,皇上宣诏我,我还不去。今个送来与你瞧瞧,你到假装不瞧见。哈哈,你这个眼吓,真真有点不小呢!

李景让(白)原来是你,引诱我的将校。你难道不怕我的厉害么!

石中玉(白)呀,提起厉害,我倒要站起来说呢。礼制君子,法度小人,方为民之父母。我们当妓女的,不晓得什么叫做厉害。

李景让(白)咳,我虽然民之父母,岂容你娼妓之女!

来,与我绑了。

石中玉(白)慢着,要绑也容易,要杀也不难。请问这个大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是当妓女的,打从今日才有的吗?

李景让(白)烟花之辈,到也不知起在何时。

石中玉(白)你不知道,待我来告诉于你。

李景让(白)讲。

石中玉(白)你听着:有天地,便有云雨。夏商周秦,有多少来路客妓。齐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还开三百个窑子接客。得下钱财,以济军民。有多少官员子弟,开心取乐。汉室以来,就有我们妓女宦官,缠头似锦。此时何为的犯法呢?

李景让(白)古今之言,有何为证?

石中玉(白)你还是不知道,待我慢慢的告诉于你。

李景让(白)讲!

石中玉(白)昔日身为宰相,携妓跨鼓游山;杨素身为元帅,教妓歌舞。管邦盻、燕子楼,郭子仪、郁屏凤。这不是历代的故事么?

李景让(白)唗!前人故事放荡,我朝法度森严。所辖之地,不能容留娼妓!

来,绑了!

石中玉(白)慢着。要绑也容易,要杀也不难。我说这个大人。你那既不许娼妓存留,来到任之前,出下告示,禁止烟花。我们既知这碗饭犯法,我们可就不吃这碗饭。事到如今,吃了这碗饭,也叫没有法子。大唐天子,尚且不能禁止,还要挑选进宫,开心取乐。你哪,忽然间,禁止我们烟花这行衣食性命,恐怕你后辈儿孙,难免循环报应!

李景让(白)唗!

(西皮摇板)言语似刀比箭狠,

法堂公然谤大臣。

行瑜、妓女一齐捆,

石中玉、
王行瑜(同西皮摇板)空作夫妻对受刑。

(石中玉、王行瑜同下。)
中军(白)正要典刑,刀炸两段!

李景让(白)刀炸两段,换刀再斩!

(众将自两边噪下。)
中军(白)启大人:换刀再斩,众将不服,在辕门鼓噪。

李景让(白)哦,众将不服,在辕门鼓噪?传令下去:将他二人暂且停刑,传众将上堂议话。

中军(白)下面听者!大人有令:将他二人,暂且停刑,众将上堂回话。

(众将自两边分上。)
众将(同白)参见大人。

李景让(白)你等鼓噪,是何意也?

众将(同白)王行瑜犯罪,理当斩首。一刀不死,换刀再斩。我等不服。

李景让(白)你等不遵主将之令,岂不是?

二将(同白)我等焉敢谋反朝廷,反的是你大人!

李景让(西皮摇板)犯法当斩理所应,

何敢公然起反心。

奏知朝廷俱拿问,

二将(同西皮摇板)丢下印信去逃生。

(同白)大人快将印信丢下,逃生去罢!

李景让(西皮摇板)我纵贪滥行得正,

出守封疆受皇恩。

今日谁敢夺帅印,

(二将同夺印。)
李景让(西皮摇板)欺我犹如欺了君。

中军(白)太夫人到!

(丫鬟引太夫人同上。)
太夫人(西皮摇板)惊闻堂前鼓声噪,

李景让(白)母亲。

太夫人(白)唗!

(西皮摇板)为官无能祸自招。

(白)众位将军,不必鼓噪,老身自有裁处。

(众人同允。)
太夫人(白)景让,为娘借尔公堂一坐。

李景让(白)是。

太夫人(白)蠢才还不跪下。

李景让(白)跪下。

太夫人(白)叫你跪下。

李景让(白)哦,叫我跪下。

太夫人(白)天子命尔为封疆大臣。国家王法,岂可任意施威。王行瑜罪不致死,尔一定将他斩首。万一激变三军,以致一方不宁,岂不上负朝廷,下累白发老娘?含羞入地,何以见尔先人?我今借朝廷之法堂,替祖宗之教训。

左右将他衣冠先剥了。

(众人同允。)
太夫人(白)取皮鞭伺候。

(西皮快板)自从你父身亡早,

为娘守节受辛劳。

读书明理常训教,

方得成名立当朝。

吩咐两旁众将校,

鞭打奴才气方消。

李景让(西皮快板)身为大臣皇恩浩,

公堂责打人笑嘲。

望求老母息烦恼,

大不可辱子求年高。

太夫人(白)唗!

(西皮快板)奴才自大杀将校,

为娘训子谁笑嘲。

只管受责休情讨,

二将(同西皮摇板)再请夫人听根苗。

(同白)启禀太夫人:王行瑜还未典刑,望求老夫人饶恕。

太夫人(白)尔等那里知道:这奴才能悔其面,难悔其心。王行瑜虽则未斩,奴才轻举妄动。众将不必讲情,起过一边。

(西皮摇板)蠢子奴才责自讨,

不打将来祸尤招。

我借法堂行家教,

(王行瑜、石中玉同上。)
王行瑜(西皮摇板)上前哀求老年高。

太夫人(白)你就是中军牙将王行瑜么?

王行瑜(白)正是。

太夫人(白)将军受惊了,起来。

王行瑜(白)多谢太夫人。

石中玉(白)我们这里还跪着一个呢。

太夫人(白)这一女子,你是何人?

石中玉(白)我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起祸的根苗。我的老夫人呀!

太夫人(白)哦,莫非是唐天子选诏入宫,不愿去的石姑娘么?

石中玉(白)正是。

太夫人(白)因何到此呢。

石中玉(白)夫人哪!

(西皮摇板)只为天子来宣诏,

不愿进京伴当朝。

我与小将同婚好,

因此上犯下法律条。

太夫人(西皮摇板)看来聪明又美貌,

难怪天子选入朝。

(白)石中玉乃是有名的妓女,愿配中军牙将王行瑜,乃是一桩好事。我儿蠢才,务要斩你,乃是一时之糊涂。老身今日责打,以免众将之怨恨。你们反上来求情,是何意也?

石中玉(白)人非草木,俱有良心。大人一时的暴怒,老夫人这等的仁慈,我们怎敢怨恨?

太夫人(白)你等可是实心?

石中玉(白)句句真情。

太夫人(白)起来。

石中玉(白)多谢老夫人。

太夫人(白)站在我的跟前。

石中玉(白)是。我说这个老夫人,众将都站在那里,还有大人跪在这里,你老赏个大脸,让大人起来罢。

太夫人(白)敢是与他讲情?

石中玉(白)不敢,老夫人开恩。

太夫人(白)看在你的份上,叫他起来罢。

石中玉(白)多谢老夫人。

咳,天不早呢,你该起来罢。

李景让(白)吓,哪个叫我起来?

石中玉(白)我叫你起来的。

李景让(白)你是什么东西,叫老爷起来!混账!

石中玉(白)老太太他不起来。

太夫人(白)蠢才还不起来。

李景让(白)咋。哪个讲的人情?

石中玉(白)我与你讲的人情。

李景让(白)明天请你坐马车。

石中玉(白)好说。

(报子上。)
报子(白)庞勋讨战。

李景让(白)再探!

(报子下。)
李景让(白)母亲请至后面,儿要升堂理事。

太夫人(白)多口。

石中玉(白)风大少说话。

太夫人(白)众位将军。

(众将同允。)
太夫人(白)我儿虽然浮燥,乃是朝廷大臣。尔等不该聚众鼓噪,该当何罪?

众将(同白)太夫人开恩,以救众生。

太夫人(白)今有庞勋讨战,兵临城下,尔等要奋勇杀贼,不但免尔等之罪,还要庆功受赏。

众将(同白)遵命。

石中玉(白)你先去我就来。

(众将同下。)
石中玉(白)老夫人,众将此去,不是庞勋对手。

太夫人(白)你怎么知道?

李景让(白)吓,母亲,庞勋在他家打过茶围的。

太夫人(白)多口!

石中玉(白)不要胡说乱道。那庞勋力大无比,众将此去,不是他的对手。

太夫人(白)依你之见。

石中玉(白)不是我夸口的话,出得城去,手到儿擒拿。

太夫人(白)如此披甲我看。

石中玉(白)披甲不披甲,都不要紧。就要结结实实一根麻绳,保管擒活的回来。

太夫人(白)如此带马。

(西皮摇板)只为庞勋领兵到,

要与我朝把兵交。

众将带马上城道,

观看两下弱和强。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黑龙套同上,庞勋上。)
庞勋(白)某庞勋。某家一路而来,抢关夺寨。前面已是会稽城。

巴都儿,杀!

(四红龙套同上,王行瑜、众将同上。)
王行瑜(白)来的敢是庞勋?

庞勋(白)然。

王行瑜(白)天兵到此,何不下马投降!

庞勋(白)一派胡言!

(庞勋、王行瑜开打。王行瑜、众将同败下,庞勋、龙套同追下。)
【第四场】
太夫人(内西皮导板)耳听龙吟与虎啸,

(四龙套同上,李景让、石中玉、太夫人同上。)
石中玉(白)留神碰了我的马眼。

李景让(白)好大的眼。

太夫人(西皮摇板)旌旗耀日空中飘。

臣尽忠来子尽孝,

方受朝廷爵禄高。

母上城楼子引道,

且看来将小英豪。

(王行瑜、众将、庞勋同上。会阵。王行瑜、众将同败下,庞勋追下。)
太夫人(西皮摇板)观看庞勋武艺好,

尤恐会稽难保牢。

李景让(白)母亲,众将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石中玉(白)果然应了石姑娘的言语了。

吓,石姑娘,众将果然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石中玉(白)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主意呢。

太夫人(白)也罢,你若出城擒得庞勋进帐,老身收你以为义女。匹配王行瑜,老身为媒。

石中玉(白)当真?

太夫人(白)老身不会说谎。

太夫人(白)母亲请上,受女儿一拜。我叫大人什么呢?

太夫人(白)哥哥。

石中玉(白)哥哥哥哥!

李景让(白)吓,母亲,她叫哪个哥哥?

太夫人(白)你不曾听见?

李景让(白)听见什么?

太夫人(白)老身收他为义女,岂不是叫你哥哥?

李景让(白)哎,母亲,他叫孩儿哥哥,有些下不去。

太夫人(白)为国勤劳,何出此言?

你叫吓!

石中玉(白)哥哥!

李景让(白)嗳!

石中玉(白)哥哥!

李景让(白)嗳!

石中玉(白)哥哥!

李景让(白)嗳!

石中玉(白)与妹子带马。

李景让(白)晓得哉!

石中玉(西皮快板)烟花妓女世间少,

要学男子一心高。

哥哥与我带马到,

观看你妹子立功劳。

(白)哥哥,看你妹子立功去了。

(石中玉下。)
李景让(西皮摇板)烟花之将古来少,

我元帅带马头一遭。

(白)母亲!

(西皮摇板)此女出城未可料,

太夫人(西皮摇板)她的武艺比儿高。

众将带马战场道,

烟花女子也立功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王行瑜、庞勋同上,王行瑜败下,石中玉上。)
庞勋(白)杀了半天,杀出娘儿们来呢!

石中玉(白)咦,杀出一个娘儿们来呢!你认得我么?

庞勋(白)你是什么东西?

石中玉(白)我是扬州妓女石中玉。你上我那里打过茶围,我说你真真没有良心。

庞勋(白)哦,扬州石中玉?唐皇选诏,为何不去?

石中玉(白)哟!我闻听人言,你如今做了大王了,我来找你来了。我哥哥、嫂子,俱被官兵拿去。大人叫我出城,劝你归降,你降与不降?

庞勋(白)要我归降,日从西出。

石中玉(白)我也晓得你不降,我来也来了,你与我想个主意。

庞勋(白)某得了大唐天下,封你一个妃子。

石中玉(白)妃子不妃子,不要说起,你我下马比武。你胜不得找,你跟我归降;我若胜不得你,我跟你做妃子。

庞勋(白)好,下马比试。

石中玉(白)哎哟,慢着慢着!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这么一点,怎经你打呢?

庞勋(白)依你怎样?

石中玉(白)只许我打你,不许你打我。

庞勋(白)我不成了贱骨头!

石中玉(白)你本来是贱骨头!着打!

哎哟,我不打你了。

庞勋(白)怎么不打?

石中玉(白)看你这个小白脸,舍不得打你。

庞勋(白)你不要灌迷汤。

石中玉(白)着打!

我有些不放心。

庞勋(白)怎样不放心?

石中玉(白)你要对天盟誓,我才打你了。

庞勋(白)我要打你,我是你的儿子。

石中玉(白)你晓得我是干什么的?

庞勋(白)你是干什么的?

石中玉(白)我是当的,你要打的我,你是养的。

庞勋(白)不要顽笑。

石中玉(白)你把眼睛闭起来,着打!

庞勋(白)哎哟!

(龙套同上,擒庞勋。)
石中玉(白)有请大人。

(李景让上。)
李景让(白)何事。

石中玉(白)庞勋被妹子拿住了。

李景让(白)庞勋身长力大,怎么被你拿住了?

石中玉(白)哥哥,有道是戏法人人会变,自有点巧妙不同。

李景让(白)原来我妹会变戏法。

有请母亲。

(太夫人、王行瑜同上。)
太夫人(白)我儿何事?

李景让(白)庞勋被我妹子拿获了。

太夫人(白)待我看来。

你这长大汉子,怎么被我女儿拿住了?

庞勋(白)老太太,我上了她的当了!

太夫人(白)满口胡说,押了下去。

(庞勋下。)
太夫人(白)儿吓,选良辰吉日,与我儿完全花烛。后堂摆宴,与吾儿贺功。

(太夫人、石中玉同下。)
王行瑜(白)小舅子!

李景让(白)妹夫!

王行瑜、
李景让(同白)请!

(李景让、王行瑜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