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登台笑客》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登台笑客》又名:《喜崇台》剧本唱词

角色

齐顷公:净
郤克:武净
萧后:老旦

剧情

列国时,齐顷公即位,晋、鲁、曹、卫四国遣使臣修聘结盟。晋使郤克目眇;鲁使季孙行父头秃;卫使孙良夫足跛;曹使公子首背驼。齐顷公之母萧夫人抑郁寡欢,为博母欢,张慢崇台,使萧夫人登临,复选眇者、秃者、跛者、驼者分御四使过崇台下。萧夫人见之果大笑。声为郤克所闻,引为奇辱,与三使约,会师伐齐。郤克返晋请命于晋景公,遂出师。鲁、曹、卫三国亦出兵相助。齐顷公率军御之,大败。晋军追赶甚急,齐臣逢丑父与齐顷公换装,齐顷公逃走,同时贿四国以重帑,并返还侵地,四国讲和乃退兵去。

京剧《登台笑客》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太监引晋景公同上。)
晋景公(引子)春秋列国,乱纷纷,互动干戈。 

(念)忆昔文公霸诸侯,英雄气概世无俦。后辈不能承祖志,愧无功业绍箕裘。

(白)孤,晋侯姬据。自从先祖文公城濮一战,败楚献俘,大会诸侯,遂成霸业。奈后世不能克绍箕裘,以致诸侯离贰,霸业因之颓堕。孤意欲联合齐、鲁,远交近攻,以继前业。闻得齐国惠公新薨,世子无野嗣立,不免命郤克前去行聘于齐,以修旧好。

内侍,宣郤克上殿。

太监(白)郤克上殿哪!

郤克(内白)领旨!

(郤克上。)
郤克(念)官拜上军将,忠心保晋邦。

(白)臣,郤克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白)平身。

郤克(白)千千岁!

晋景公(白)赐坐。

郤克(白)谢坐。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晋景公(白)卿家有所不知。想当年先君文公始盟践土,列国景从。襄公之世犹受盟新城,诸侯未敢离贰。自令狐失信,始绝秦患欢。齐宋弑逆,我国不能讨伐,山东诸国遂轻晋而附楚。至于救郑无功,救宋不果,复失二国。晋之宇下唯有卫、曹三四小国。想齐、鲁两国,乃天下之望。寡人有复恢盟主之意,欲使卿家往齐国修聘,厚其礼帛,联其情谊,以伺秦、楚之间,必得志矣。

郤克(白)臣启大王:修聘邻国,事关敦睦邦交。臣恐微末庸才,不堪胜任。伏乞大王三思!

晋景公(白)卿世官晋国,屡建奇勋,倚畀正多,何言未堪胜任?毋庸固辞,听孤旨下!

(唱)提起文公霸诸侯,

屈指算来有数秋。

自从释秦三帅后,

孟明济河焚了舟。

大败于秦归旧守,

先轸阵亡美名留。

荀林父率师把郑救,

将帅不和失机谋。

烦卿大展擎天手,

去往齐国把旧好修。

郤克(白)领旨!

(唱)主公不必面带忧,

为臣言来听根由:

郤克也是功臣后,

哪把秦、楚放心头?

此番去往齐国走,

定保大王霸诸侯。

辞别大王下殿口,

联合齐、鲁灭寇仇。

(郤克下。)
晋景公(唱)一见郤克下殿口,

不由孤王喜心头。

哪怕秦贼与楚寇,

管教他等一旦休!

(晋景公、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四家将引郤克同上。)
郤克(唱)当年邲城一场战,

全军覆没在敖山。

将帅不和军心散,

大小将士几人还!

各路诸侯齐背叛,

邻国抢寨又夺关。

昨日领旨在金殿,

前往齐国走一番。

但望霸业重回转,

杀败秦、楚灭狼烟。

(白)某,郤克。官拜晋国上军元帅。今奉大王之命,去往齐国,重修旧好。

家将们,趱行啊!

(四家将同允。)
郤克(唱)俺郤克本是英雄汉,

尽忠保国理当然。

家将与爷催前站,

辅保晋国锦江山!

(郤克、四家将同下。)
【第三场】
(四旗夫引季孙行父同上。)
季孙行父(唱)季孙行父谁不晓,

功臣簿上姓名标。

(白)俺,季孙行父。官拜鲁国上卿之职。今奉上命,去往齐国,敦固邦交,重修旧好。

军士们,齐国去者!

(唱)催马来在阳关道,

(内喊声。)
季孙行父(唱)那旁人声闹嘈嘈。

我这里下马等候了,

(季孙行父下马。四家将引郤克同上。)
郤克(唱)又见道旁旌旗飘。

(白)哦,我道何人,原来是季孙大夫。待某下马!

(郤克下马。)
季孙行父(白)原来是郤元帅,今欲何往?

郤克(白)克奉命使齐,敦固邦交。季孙大夫何来?

季孙行父(白)行父亦为此事而来。

郤克(白)这倒巧得很。

季孙行父(白)如此一同前往!

郤克(白)请啊!

季孙行父、
郤克(同唱)不约而同来修好,

谁想幸会在今朝。

一齐打马催前道,

去往齐国走一遭。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军士引公子首、孙良夫同上。)
公子首、
孙良夫(同唱)去往齐国修旧好,

重礼厚帛敦邦交。

(同白)俺——

公子首(白)曹国大夫公子首。

孙良夫(白)卫国大夫孙良夫。

公子首(白)大夫请了!

孙良夫(白)请了!

公子首(白)你我各奉国君之命,去往齐国致聘。来此已是齐境,一同趱行!

孙良夫(白)请啊!

公子首、
孙良夫(同唱)齐邦不远转眼到,

使节纷纷共来朝。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国佐上。)
国佐(引子)世袭上卿,食君禄,当报国恩。

(诗)国高二氏离朝阁,世代相传保齐国。臣子与君同苦乐,官居上卿伟绩多。

(驿丞暗上。)
国佐(白)下官,齐国上卿国佐。自从先祖奉周天子之命,来到齐邦,与高氏共同监国,累代相传,世膺上卿之职。自先王惠公驾薨,无野嗣立,各邦纷来朝贺。昨闻晋、鲁、曹、卫四国使臣,已到边境。奉上命在馆驿迎接,款待他们。不免在此等候。

驿丞!

驿丞(白)在。

国佐(白)伺候了!

驿丞(白)遵命。

郤克、
季孙行父(内同白)晋、鲁二国使臣到!

驿丞(白)晋、鲁二国使臣到!

国佐(白)有请!

驿丞(白)有请!

(郤克、季孙行父同上。)
国佐(白)大夫!

郤克、
季孙行父(同白)国卿!请!

国佐(白)请坐。寡君有何德能,敢劳二位大夫辱临敝邑!

郤克、
季孙行父(同白)惠公新薨,我等未能来吊,已属歉疚于心。今闻新君即位,不腆敝赋,使陪臣等来贺。

国佐(白)岂敢!

孙良夫、
公子首(内同白)曹、卫二国使臣到!

驿丞(白)曹、卫二国使臣到!

国佐(白)有请!

驿丞(白)有请!

(孙良夫、公子首同上。)
国佐(白)大夫!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国卿!请!

国佐(白)请坐。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寡君使陪臣等,希索敝赋,朝聘上国,重修旧好。

国佐(白)君之惠赐,二三子之力也。寡君德微祚薄,何敢当此重聘!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岂敢!

国佐(白)诸大夫远道而来,车马劳顿,且在客馆暂息,待等来日面君。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请!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发点。四太监、四御林军引齐顷公同上。)
齐顷公(点绛唇)列国春秋,龙争虎斗,尊王周,威慑诸侯,要将基业守!

(念)昊天不佑先君薨,各国离心霸业倾。奋发图强勤内政,吞并荆楚灭秦嬴!

(白)孤、齐侯无野。先君桓公,任用管仲,九合诸侯,成就霸业以来,天下响应。不料管夷吾卒后,竖刁、易牙、开方等,联合各王公子,朋比为奸,国内大乱,弑逆迭出。至先君惠公之世,始将叛乱扫平。自孤即位,励精图治,降服各国,鲁、卫献地,宋、曹请盟,眼见霸业指日可复。正是:

(念)吞灭邻邦图久远,雄才大略定中原。

(国佐上。)
国佐(念)四国使臣至,奏与大王知。

(白)国佐见驾,大王千岁!

齐顷公(白)平身。

国佐(白)千千岁!

齐顷公(白)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国佐(白)臣启大王:今晋侯使上军元帅郤克,鲁侯使上卿季孙行父,卫侯使上大夫孙良夫,曹侯使下大夫公子首,前来朝聘,俱在午门候旨。

齐顷公(白)宣他们上殿!

国佐(白)领旨!

寡君有旨,宣四国大夫上殿!

(〖牌子〗。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上。)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陪臣、(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见驾,大王千岁!

齐顷公(白)众卿平身。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千千岁!

齐顷公(白)无野初立,未能树德。有劳众卿不远千里而来,何敢克当!

郤克(白)启大王:君惠缴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愿也。

(郤克呈国书。〖牌子〗。)
齐顷公(白)不谷不德,何敢当此!嗣后齐、晋联盟,共灭秦、楚亦无野之愿也。

季孙行父(白)启大王:敝邑比邻齐境,愿大王绥之以德,助之以威。寡君使陪臣行父,来犒从者。

(季孙行父呈国书。〖牌子〗。)
齐顷公(白)重礼厚币,敦睦邦交,使无野内省有愧矣!

孙良夫、
公夫首(同白)寡君亦使陪臣,朝聘上国,重修旧好。

(孙良夫、公子首分呈国书。〖牌子〗。)
齐顷公(白)众卿远来朝聘,备尝辛苦。

国佐!

国佐(白)臣!

齐顷公(白)后苑设宴款待他等!

国佐(白)领旨!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臣等谢宴!

(齐顷公两看。〖牌子〗。)
齐顷公(白)众卿请回馆驿暂息。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领旨!

(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下。)
齐顷公(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国佐(白)大王为何发笑?

齐顷公(白)看他四人各有残疾,岂不可笑?

国佐(白)想人生残疾,无伤其德,何足讥笑!

齐顷公(白)自先君薨后,国太终日悲泣。恰遇他等到来,颇觉有趣。就命你在后苑设宴,款待他们,再选眇、秃、跛、驼者,扮作车夫,并在崇台设幔,孤与国太登台观看,以悦亲心。

国佐(白)大王设宴款待使臣,原是正理。若心存戏耍,断乎不可!

齐顷公(白)怎见得?

国佐(白)想朝聘乃国家大事,宾主主敬,敬以成礼,非同儿戏!

齐顷公(白)嗳!他等必认为事出偶然,焉能见怪?朕心已定,卿何必多虑也!

(唱)速往崇台设绣慢,

后苑以内备琼筵。

挑选残废把车夫扮,

照计而行莫迟延。

国佐(白)领旨!

(唱)我君不听忠言谏,

得罪使臣启祸端。

(国佐下。)
齐顷公(唱)一见国佐下银安,

倒教孤王笑连天。

后宫去把母后见,

同登崇台仔细观。

(齐顷公、四太监、四御林军同下。)
【第七场】
(二宫女引萧后同上。)
萧后(引子)回忆先君,泪沾襟,痛彻衷心。

(念)先君薨殂后,悲痛在心头。世子虽即位,难解老身忧。

(白)哀家,萧氏。先君惠公中道薨逝,使我终日泪痕满面,好不痛伤人也!

(唱)先王弃我身先丧,

恩爱夫妻无下场。

腹内心事对谁讲,

怎不教人痛断肠!

齐顷公(内白)摆驾!

(四太监引齐顷公同上。四太监同返下。)
齐顷公(唱)进宫忙对母后讲,

述说稀奇事一桩。

(白)儿臣参见母后!

萧后(白)平身。赐坐!

齐顷公(白)谢坐。啊哈哈哈……

萧后(白)我儿为何发笑?

齐顷公(白)母后有所不知,今日早朝,有晋、鲁、曹、卫四国使臣俱来朝聘。那晋使郤克,双目一眇;鲁使季孙行父,顶上光秃;卫使孙良夫,两足高低不平;曹使公子首耸肩驼背,低头看地。四使眇、秃、跛、驼,不期而会。吾想人生疾患、五官四体不全者亦有,但他四人各占一病,又同时至于吾国。殿上聚着一班鬼怪,岂不可笑!

萧后(白)哦,竟有这等趣事,实属罕闻也!

齐顷公(白)儿臣启禀母后:外国使臣到来,例有私享。已命国佐在后苑设宴,款待他们。并在崇台设一绣慢,诸使赴宴,必从崇台之下经过。请母后登台张帷视之,便知真伪。

萧后(白)既然如此,吩咐摆驾!

(四太监、四御林军自两边暗分上。)
齐顷公(白)内侍摆驾!

众人(同白)啊!

萧后(唱)自从先王中道丧,

哀家终日泪汪汪。

适才皇儿进宫讲,

他言道晋、鲁、曹、卫俱有使臣到我邦。

各有残疾不同样,

真个教人笑断肠。

此时后苑把宴赏,

必定趋车过宫墙。

崇台设幕来观望,

看一看稀奇古怪事一桩。

(齐顷公、萧后同上高台。四家将、四车夫引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上。)
郤克(唱)今蒙齐侯行燕享,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此番盛会非寻常。

郤克(白)列位大夫请了!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请了!

郤克(白)今有齐君在后苑设宴,款待你我,一同前往。请啊!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请!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一同赴宴后苑上,

不觉来到宫闱墙。

吩咐家将急速往,

(四家将、三车夫、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下。)
萧后(笑)啊哈哈哈……

郤克(白)啊!

(唱)为何妇人笑声扬?

回头再把车夫望,

(郤克看。)
郤克(白)啊!

(唱)原来他也一目盲。

耍笑来使成何样,

欺某如同欺晋邦!

(郤克、车夫同下。)
萧后(笑)啊哈哈哈……

(唱)一见使臣过宫墙,

不由哀家笑断肠。

眇、秃、跛、驼呈怪样,

齐顷公(唱)此辈何堪作栋梁!

(萧后、齐顷公同下。)
【第八场】
(二太监引国佐同上。)
国佐(念)摆宴在后苑,款待朝聘官。

众人(内同白)众位使臣到。

国佐(白)有请!

(〖牌子〗。四家将引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四车夫同上。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下车。四车夫、四家将同下。)
国佐(白)众位大夫!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国卿!请!

国佐(白)请坐。敝邑偏居东海,寡君即位之初,蒙各国不弃,使诸大夫远来朝贺。寡君设宴以享,惮尽地主之谊。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我等奉命朝聘上国,辱承盛撰,实增惭作!

二太监(同白)宴齐。

国佐(白)待吾把盏!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不敢。摆下就是。

(〖牌子〗。众人同入宴。)
国佐(白)众位大夫请!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国卿请!

(〖牌子〗。众人同饮。)
郤克(白)嗐!

国佐(白)郤大夫,何故停杯不饮?

郤克(白)俺郤克今日心中不豫,未敢贪杯。告辞!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且慢!大夫既不愿多饮,我等亦不淹留,一同回归馆舍。

国佐(白)众位大夫何必去心忒急?倘被寡君知晓,岂不道国佐款待不周!

郤克(白)国卿厚意,郤克心感。倘齐君知俺宴不终席,见罪之时,有某担待!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告辞了!

(四车夫、四家将同上。)
国佐(白)奉送!

(〖牌子〗。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四车夫同下,四家将随同下。)
国佐(白)且住!他等不终席而去,想是国太戏耍他们俱已明了,我国佐也无计奈何。正是:

(念)戏耍使臣不欢散,难免各国起狼烟。

(国佐下。)
【第九场】
(〖急急风〗。四家将引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上。驿丞迎上。)
郤克(白)可恼哇可恼!

季孙行父、
孙良父、
公子首(同白)大夫盛怒,为着何来?

郤克(白)列位大夫有所不知,方才赴宴,路过宫墙,忽闻台上有妇人笑语嘈杂,尚未介意。再看车夫原来也是眇目,与某相同,分明是那齐侯故意耍笑于我。你道恼是不恼?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我等车夫,也都各有残疾,与某等一毫不差,足见齐侯轻慢我辈无疑了!

郤克(白)驿丞过来!

驿丞(白)有。

郤克(白)你可知适才台上发笑者何人?

驿丞(白)乃是我邦国太。

郤克(白)敢是萧国同叔之女?

驿丞(白)正是。

郤克(白)回避了!

(驿丞允,下。)
郤克(白)啊!轻慢使臣,已属非礼,又使妇人登台笑客,尤觉令人难堪。俺郤克不雪此耻,誓不再渡黄河!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大夫若肯兴兵伐齐,我等奏过寡君,当倾国相助!

郤克(白)好啊!众大夫果能同心,便当歃血为盟!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我等情愿盟誓。

郤克(白)好,香案伺候!

(设香案。〖牌子〗。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拜。)
郤克(白)苍天哪,苍天!我等好意前来修聘,反遭齐侯戏耍,为此歃血为盟。伐齐之日,有不竭力共事者,明神殁之!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齐国君行此事真个狂妄,

不该把朝聘臣羞辱一场。

今日里歃血盟祝告天上,

(郤克、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起。)
郤克、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既同心须努力共灭齐邦。

郤克(白)既属同心,不必再辞齐侯。就此各归本国,兴动人马,在新筑会齐,再来雪耻。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就依大夫之意。

郤克(白)家将带马!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出离馆骤把马上,

(四家将引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下。)
郤克(唱)晋郤克跨雕鞍暗自思量。

我只道那齐侯恩高义广,

羞辱我朝聘巨却为哪桩?

我此番回国去兴兵点将,

再来时领人马驰骋疆场。

杀却了齐国母心方舒畅,

若不雪此仇恨脸面无光。

(郤克下。)
【第十场】
(四太监引晋景公同上。)
晋景公(唱)景阳钟响王登殿,

议论国事会百官。

郤克使齐未回转,

(郤克上。)
郤克(唱)还朝复命把驾参。

(白)臣,郤克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白)平身。

郤克(白)千千岁!

晋景公(白)赐坐。

郤克(白)谢坐。

晋景公(白)卿往齐国修聘之事如何?

郤克(白)臣启大王:齐侯无野,望之不似人君,就之不见所畏,轻贤慢士,庶政废弛,举措失当。依臣看来,欲联合齐国以抗秦楚,恐非良策。

晋景公(白)那齐侯有何失德之处,卿且详细奏来?

郤克(白)大王容察:臣奉命使齐,适逢鲁、卫、曹三国使臣,亦往修聘。齐侯故意选择眇、秃、跛、驼者司执鞭之役。又使妇人登台帷观,纵声哗笑,奚落我辈。臣等受辱事小,国家蒙羞事大。臣请以千乘之师,誓灭齐邦!

晋景公(白)啊,我国好意修聘,竟敢如此无礼。赐卿兵车七百乘前往征讨!

郤克(白)臣启大王:齐君虽则无道,但国大势强,七百兵车恐难抵御。臣请以八百乘临之,当无不克矣!

晋景公(白)就依卿意。速往校场点动人马,克日起兵!

邵克(白)领旨!

晋景公(念)八百兵车讨强齐,

郤克(念)兴师雪耻伐临淄。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栾书、韩厥同上,同起霸。)
栾书(念)辅佐先王定河东,

韩厥(念)从戎屡次建奇功。

栾书(念)叱咤风云山河动,

韩厥(念)腥血染透战袍红!

栾书(白)俺,栾书。

韩厥(白)俺,韩厥。

栾书(白)大夫请了!

韩厥(白)请了!

栾书(白)今有郤元帅兴师伐齐,你我两厢伺候!

韩厥(白)请!

(发点。四文堂、四上手引郤克同上。)
郤克(念)恼恨齐国君,做事不顺情。登台来笑客,戏耍众使臣。

(白)俺,晋国中军元帅郤克。今奉主命,统帅八百乘兵车,讨伐齐国。也曾与鲁、曹两国约定,在新筑会合孙良夫,共伐有罪。

二位大夫!

栾书、
韩厥(同白)在。

郤克(白)人马可齐?

栾书、
韩厥(同白)俱已齐备。

郤克(白)好啊,栾书,汝将下军。韩厥,汝为司马。整顿貔貅,兵抵新筑!

众人(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引齐顷公同上。)
齐顷公(唱)自从先王命丧了,

我母终朝哭号陶。

那日四国使臣到,

想起了登台笑客计一条。

幸得母后开颜笑,

寡人方才放心梢。

内侍摆驾登御道,

且看群臣来贺朝。

(国佐上。)
国佐(唱)郤克果然兵来到,

难免与他动枪刀。

(白)臣,国佐见驾。大王千岁!

齐顷公(白)平身。

国佐(白)千千岁!

齐顷公(白)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国佐(白)今有晋国郤克,统领兵车八百乘,在新筑会合鲁季孙行父、曹公子首、卫孙良夫,欲雪修聘被辱之耻,一齐杀向边境来了!

齐顷公(白)有这等事?宣高固、逢丑父上殿!

国佐(白)领旨!

大王有旨,宣高固、逢丑父上殿!

高固、
逢丑父(内同白)领旨!

(高固、逢丑父同上。)
高固(念)大将威风浩,

逢丑父(念)忠臣气节高。

高固、
逢丑父(同白)臣,(高固)(逢丑父)见驾,大王千岁!

齐顷公(白)平身。

高固、
逢丑父(同白)千千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齐顷公(白)郤克小儿,一不度德,二不量力,兴师伐我,自取败亡。命你等点齐人马,明日御驾亲征!

高固、
逢丑父(同白)领旨!

齐顷公(白)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马童引公子首、季孙行父、孙良夫同上。)
公子首(白)二位大夫请了!

季孙行父、
孙良夫(同白)请了!

公子首(白)你我与郤大夫歃血为盟,约合会师新筑,一同伐齐。各帅所部,厉兵秣马,准备出兵!

(内喊声。)
公子首(白)啊,人喊马嘶,远远望见晋军来也!

(〖牌子〗。四文堂、四上手、栾书、韩厥引郤克同上。)
郤克(白)众位大夫!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大夫!

郤克(白)某在敝邑,挑选猛士勇卒,强兵劲弩,故而来迟。有劳众位大夫久候!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我等各率所属,恭候指挥。

郤克(白)岂敢。众位大夫请来传令!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我等德薄才微,还请大夫传令!

郤克(白)如此有偕了。季孙行父、孙良夫!

季孙行父、
孙良夫(同白)在!

郤克(白)命你二人各统本国人马,在齐国鞍邑,抵御敌方上军,不得有误!

季孙行父、
孙良夫(同白)得令!

(季孙行父、孙良夫各执兵器、四马童同引下。)
郤克(白)公子首!

公子首(白)在!

郤克(白)统帅百乘之众,在摩笋山,抵御齐国下军,不得有误!

公子首(白)得令!

(公子首执兵器、四上手同引下。)
郤克(白)栾书、韩厥!

栾书、
韩厥(同白)在!

郤克(白)传令我军将士,直向齐邦中军进发!

栾书、
韩厥(同白)得令!

众将官,直向齐邦中军进发!

(众人同允。)
栾书、
韩厥(同白)传令已毕。

郤克(白)催军!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四下手引高固、逢丑父同上。)
高固(念)郤克统兵至齐邦,

逢丑父(念)整顿人马赴疆场。

高固、
枫丑父(同白)俺——

高固(白)高固。

逢丑父(白)逢丑父。

高固(白)大夫请了!

逢丑父(白)请了!

高固(白)大王御驾亲征,两厢伺候!

逢丑父(白)请!

(四御林军、国佐引齐顷公同上。)
齐顷公(念)头戴凤翅盔簪缨,镶金铠甲甚鲜明。御驾亲征威风凛,要把晋军一扫平。

(白)高、逢二卿!

高固、
逢丑父(同白)臣!

齐顷公(白)人马可齐?

高固、
逢丑父(同白)俱已齐备。

齐顷公(白)听孤旨下!

众人(同白)啊!

齐顷公(白)今日临敌,寡人亲将中军。

国佐!

国佐(白)臣!

齐顷公(白)汝将上军!

国佐(白)领旨!

齐顷公(白)逢丑父!

逢丑父(白)臣!

齐顷公(白)汝为车左将军!

逢丑父(白)领旨!

齐顷公(白)高固!

高固(白)臣!

齐顷公(白)汝将下军,驻守摩笄山!

高固(白)领旨!

齐顷公(白)御林军,楼车备好,就此起兵前往!

四御林军(同白)啊!

(齐顷公持戟登车。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急急风〗。四马童引季孙行父、孙良夫同上。四文堂引国佐同上。会阵。)
国佐(白)我道何人,原来是二位大夫。你我衣裳之会未终,何故以兵戎相见?

季孙行父、
孙良夫(同白)吠!国佐,你君臣不识大体,戏耍我辈,今日兴师定灭齐邦!

国佐(白)如此说来,某国佐得罪了!

(国佐、季孙行父、孙良夫同杀。季孙行父、孙良夫同败下。国佐收下。)
【第十六场】
(〖急急风〗。四上手引公子首、四文堂引高固二龙出水分上。)
公子首(白)呔!阵前来将,少催战车,通名受死!

高固(白)某乃齐国上卿,现任下军元帅高固。来将?

公子首(白)你老爷曹国大夫公子首!

高固(白)公子首,你本小国臣子,全仗我邦庇荫。胆敢兴师犯上,自取罪戾?

公子首(白)休发狂言,待俺生擒你这匹夫!

(公子首、高固同杀。高固败下。公子首收下。)
【第十七场】
(〖急急风〗。四文堂、栾书、韩厥引郤克同上。四御林军引齐顷公同上。会阵。)
齐顷公(白)呔!三军司令旗下敢是郤克?

郤克(白)然也!

齐顷公(白)眇目匹夫!

郤克(白)呸!胆大昏君,你乃一国之主,吾等好意朝聘,不加优礼,反遭戏谑。真乃欺吾太甚!

齐顷公(白)住了!晋国虽大,须知我邦亦非弱小。尔竟敢以重兵压境,分明藐视寡人。汝好比游鱼吞饵,自取灭亡!

郤克(白)一派胡言,待某擒你!

栾书、
韩厥(同白)且慢!师之耳目在于旗鼓,元帅只宜在后面督阵,待我等擒这昏君。

郤克(白)奋勇当先!

(郤克下。栾书、韩厥、齐顷公同杀。齐顷公、四御林军同败下。栾书、韩厥、四文堂同追下。)
【第十八场】
(四御林军、四下手引国佐、高固、逢丑父、齐顷公同上。)
齐顷公(白)国佐!

国佐(白)臣!

齐顷公(白)晋军势大,难以抵敌。命你速回国都,取来纪甗玉磬,行赂于晋,与其讲和,并愿退回鲁、卫两国侵地。倘再不允,则背城借一,亦所不惜!

国佐(白)领旨!

(国佐下。内喊声。)
齐顷公(白)众卿,晋军已至,如之奈何?

逢丑父(白)大王,事已危急,快将锦袍绣甲脱下,与臣披上。臣假作主公,可以免难。

齐顷公(白)好,速速换来!

(齐顷公、逢丑父同。四御林军引高固、齐顷公同下。四上手引韩厥同上。会阵。)
韩厥(白)吠!马前来的敢是齐侯?

逢丑父(白)然也。

韩厥(白)齐侯,寡君不能辞鲁、卫之请,使群臣询其罪于上国,陪臣韩厥,忝在戎行,愿御君侯辱临敝邑。

逢丑父(白)呸,看枪!

(韩厥、逢丑父同杀。韩厥擒逢丑父。)
韩厥(白)绑回去!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急急风〗。四文堂、四马童引郤克同上。郤克坐大帐。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同上。)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参见元帅,某等攻破齐邦上下两军,特来缴令。

郤克(白)众位大夫之功也!一旁请坐。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谢坐!

(栾书上。)
栾书(白)参见元帅!栾书追杀齐国中军,彼等望风而逃,特来缴令。

郤克(白)将军之功也!后帐歇息。

栾书(白)遵命!

(栾书下。韩厥上。)
韩厥(白)参见元帅,末将活捉齐侯,特来献俘。

郤克(白)押上来!

韩厥(白)将昏君押上来!

(四上手押逢丑父同上。韩厥下。)
逢丑父(唱)阵前失机擒车下,

错把齐侯当某家。

进得帐来高声骂,

宁斩人头不惧他。

(郤克出帐看。)
郤克(白)唗!你乃何人,竟敢冒充齐侯,前来欺我?

逢丑父(白)眇目匹夫,俺乃齐国车左将军逢丑父是也。

郤克(白)齐君安在?

逢丑父(白)欲问吾君,他早回临淄去了。

郤克(白)欺吾三军,论律当斩。

来,推出砍了!

(郤克进帐。)
逢丑父(笑)啊哈哈哈……

郤克(白)为何发笑?

逢丑父(白)郤克你且听我一言!

郤克(白)讲!

逢丑父(白)当今世风浇薄,从无代替国君免于患难者,俺逢丑父易服免君,尚且被戮,某死不足惜,可惜此风从今止矣!

郤克(白)这厮说得有理,暂且押在后营!

(四上手押逢丑父同下。报子上。)
报子(白)报!齐国大夫国佐求见。

郤克(白)命他进来!

报子(白)元帅有令,国佐进见!

国佐(内白)来也!

(国佐上。)
国佐(唱)取来纪甗与玉磬,

舍死忘生人晋营。

进得帐来礼恭敬,

望求元帅允和平。

(白)参见元帅!

郤克(白)啊!两军对垒之际,何故到此?

国佐(白)奉寡君之命,前来讲和。以纪甗玉磬,搞劳晋军,将鲁、卫之地仍还二国。纪甗玉磬呈上。伏乞元帅裁处!

郤克(白)呈上来!

(〖牌子〗。)
郤克(白)汝国亡在旦夕,尚敢以巧言缓我。倘真讲和,必以萧君同叔之女为质于晋;再使齐国封内,垄亩尽改东行。有朝背盟,杀汝质、伐汝国,车马从西至东,可直达也!

国佐(白)元帅差矣!萧君之女非他,乃寡君之母也。以齐、晋匹敌言之,亦犹晋君之母。哪有国母为质人国之理!至于垄断纵横,乃顺其地势而然,若为晋之便,与失国何异?元帅以此相难,想是不允和议的了!

郤克(白)便不允你,其奈我何?

国佐(白)元帅不要欺人太甚!齐虽褊小,赋有千乘,偶然挫败,尚未大亏。元帅必不允从,请收拾残兵,与元帅背城借一。再若不胜,齐国皆归晋有,何必质母也!

(唱)我军挫败尚未损,

足有千乘御敌兵。

背城借一若不胜,

那时齐国任汝吞!

(白)告辞!

(国佐出帐。)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且慢!国卿稍候,容我等商议。

国佐(白)有劳列位!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大夫不允其请,他必以死相拼。兵无常胜,不如从之。

郤克(白)众大夫所言极是。速速唤他转来!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国卿请转!

国佐(白)元帅有何见教?

郤克(白)恐不胜其事,以护罪于寡君,故不敢轻诺。今鲁、卫大夫合辞以请,克不能违,允许就是。

国佐(白)元帅既从敝邑之请,从此齐当朝晋,且还鲁、卫之侵地。晋应退师,秋毫无犯。并乞释放俘虏,仍为兄弟之国。

郤克(白)真乃使于四方,不辱君命也!

(唱)国卿忠烈世无双,

允许和平罢战场。

从此相交永欢畅,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唱)免得生灵涂炭伤。

郤克(白)有请逢大夫!

季孙行父、
孙良夫、
公子首(同白)有请逢大夫!

(逢丑父上。)
逢丑父(白)参见元帅!

郤克(白)一同回去,上复齐君:两国永结盟好,誓无相犯。

国佐、
逢丑父(同白)谢元帅!

(国佐、逢丑父同下。)
郤克(白)歇兵三日,各归本国!

(〖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