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孟母断机》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孟母断机》剧本唱词

角色

孟母:老旦

剧情

孟母教子,三迁其居。一日,孟轲受同学惑言,谓不读书也能立身。孟母再三劝导,孟轲依然不肯读书。孟母无奈,遂断机头。孟轲从此悔悟,奋志攻书,终成大器。

京剧《孟母断机》剧本唱词

(孟母上。)
孟母(二黄慢板)古圣王修课程心思用尽, 

制衣裳教天下覆体遮身。

养蚕桑杼丝罗富贵的本份,

织布匹纺棉絮耐守清贫。

费功夫分经纬积丝累寸,

愿吾儿求进益比母殷勤。

孟轲(内白)走哇!

(孟轲上。)
孟轲(二黄原板)在书房有同学对我谈论,

他说是不读书也能立身。

回家来只觉得心思不稳,

见老娘再把我意向来陈。

(白)母亲在上,孩儿有礼。

孟母(白)罢了。

孟轲(白)咳!

孟母(白)嗯……儿呀,每日下学回来,欢天喜地;今日为何这样的烦闷?莫非你在外面受了什么蛊惑的言词么?

孟轲(白)孩儿在外面也无有受了什么蛊惑的言词,就是下学回来,在中途路上听到同学向我说了几句闲话。

孟母(白)你那同学对你讲些什么?

孟轲(白)我那同学对我言讲,他说:“世间惟有读书苦,不读书也能够立身。”孩儿也感觉每天到书房去读书,不过是念了几篇书,认识几个字。这几篇书穿也穿不得,这几个字吃也吃不得。不读书的人一样能够穿衣吃饭,这念书又有什么用处?我也不想读书了。

孟母(白)你小小年纪,讲出这样的话来,岂不教为娘我好笑!

孟轲(白)母亲笑什么?

孟母(白)为娘我笑么!

(二黄碰板)我笑儿的愚、我笑儿的陋、我笑儿的蠢笨,

勉儿的学、勤儿的业、我正儿的心术、培儿的志气、我劝儿的修身。

儿若是荒学业在中途倦困,

儿岂不就费前功,看将来落下了朽名!

(白)哈哈哈!儿啊,想这读书之道,岂是一朝一夕之功,必须要累月积年,方有进益。吾儿念书就如同为娘织布的一样,积丝成寸,积寸成尺,成丈,成匹,方有用处。儿若是中途困倦,岂不是自弃其功,还要学它作甚?为娘有一言,你且听了!

(二黄原板)想年华如逝水韶光易尽,

有心人为求学尚惜寸阴。

况为娘我教子到圣贤的身份,

娘岂是慕荣华、贪富贵、功名在念、利禄盈怀博得个荫子荣身!

孟轲(二黄原板)儿厌倦读诗书习学孔圣,

随心欲那才是一派天真。

况孩儿每日里闲散成性,

要作个乐逍遥世外之人。

孟母(二黄原板)我的儿休得要把话错论,

不读书焉能够成得贤人?

但愿得我的儿德修道进,

不枉我守冰霜一片苦心。

(白)儿啊,为娘与你讲了半日,还是照常上学攻书的才是!

孟轲(白)孩儿主意已定,从今以后决不到书房去攻书了。

孟母(白)怎么你当真的不学?

孟轲(白)当真不学!

孟母(白)果然不学?

孟轲(白)果然不学!

孟母(白)唗!为娘三次迁移,几乎把心机用尽,寻得文明的所在,访得真正的明师,指望儿上进攻书,希贤希圣。怎么吾儿厌倦归来,抛弃学业,为娘我再三的相劝,儿是执意不听。哎呀儿呀!你岂不知,仲尼有言:“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只恐你这小奴才就是一个“画”字耳!

(二黄摇板)小奴才纵情怀难服教训,

不由娘双眉锁痛恨在心。

为择邻娘把那心机用尽,

只望儿勤学业守道。

不料儿在中途抛荒学问,

叫为娘苦相劝费尽舌唇。

(白)也罢!

(二黄摇板)狠心肠用竹刀把机头断尽,

孟轲(二黄摇板)老娘亲断机杼所为何情?

(白)哎呀母亲啊!如今把机头割断,不能织布,岂不是前功枉费了吗?

孟母(白)儿呀!你也知道为娘我把机头割断不能织布,是前功枉费;你这中途弃学,就不是枉费前功么?

孟轲(白)这个!唉!母亲不要生气,孩儿从今以后,改过自新,立定志向,要用心功书,努力上进,希贤希圣,定不辜负母亲这一番教子的苦心哪。

孟母(白)你早要讲出这样的话来,也免得为娘与你生气。来来来,随为娘厨下用饭。正是:

(念)慢讲织布与修身,

孟轲(念)感念慈母教育恩。

孟母(念)但愿吾儿勤学问,

孟轲(念)不期圣贤不休心。

孟母(白)好一个“不期圣贤不休心”。儿呀!

孟轲(白)母亲!

孟母(白)随为娘来呀,哈哈哈……

(孟母、孟轲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