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锁阳关》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锁阳关》剧本唱词

角色

薛丁山:小生
柳迎春:老旦
程咬金:丑
薛金莲:旦

剧情

薛仁贵保驾西征,被困锁阳关。其子薛丁山,前于汾河湾射雁时,被父误伤,为王敖老祖救去,学得全身武艺,今已长成,又值父难,遂奉师命下山揭榜,挂帅征西。

京剧《锁阳关》剧本唱词

【第一场】
(〖小吹打〗。四童儿、王敖同上。)
王敖(引子)祥云缭绕,瑞气千条。 

(念)云蒙数千年,神机妙算法无边。水莲洞中俺为主,稳坐乐安然。

(白)吾乃王敖老祖是也。今有紫微星被困锁阳城,白虎屋有难。当年收得门徒薛丁山,教习兵法武艺,今日应他父子团圆。不免唤他出来,命他下山,前往西番救驾。

童儿!

童儿甲(白)有。

王敖(白)唤你师兄丁山来见!

童儿甲(白)是。

(童儿甲向内。)
童儿甲(白)丁山师兄,师傅唤你。

薛丁山(内白)来也!

(薛丁山上。)
薛丁山(念)忽听师傅唤,急忙走向前。

(白)丁山与师傅叩头!

王敖(白)罢了。一旁坐下。

薛丁山(白)谢师傅!唤出来,有何吩咐?

王敖(白)丁山,你学艺已成,灾难期满,应该下山建功立业去了。今有西番国作乱,唐王困在锁阳城,你父被飞镖所伤。命你下山一来救驾,二来父子相会。下山去吧。

薛丁山(白)请问师傅,之父究竟何人?因何上得山来?

王敖(白)徒儿呀!

(西皮原板)本师尊坐把话来论,

叫一声薛丁山细听分明:

汾河湾你射雁把母养奉,

你的父薛仁贵误伤尔身。

为师我命猛虎将你救定,

算起来到如今整整七春。

薛丁山(西皮原板)听师尊把前言对我来论,

不由我薛丁山两眼泪淋。

到西番救父命与贼会阵,

怕的是武艺弱有损师名。

(白)师傅,想武艺平常,此番到了西番,倘有差错,岂不是有损师名,不能救得君父,岂不是枉费辛劳!

王敖(白)这有何难?

童儿!

童儿甲(白)有。

王敖(白)将宝贝取来!

童儿甲(白)是。

(童儿甲取宝。)
童儿甲(白)宝贝到。

王敖(白)这有宝贝十件,你先到长安揭榜,领兵前往,可以破得番军。还有仙丹数粒,好救你父之命。下山去吧!

薛丁山(白)多谢师傅!

(西皮摇板)拜别恩师忙出洞,

(薛丁山下。)
王敖(西皮摇板)他年师徒再相逢。

(王敖、四童儿同下。)
【第二场】
程咬金(内白)马来!

(内西皮导板)心急加鞭恨马慢,

(程咬金上。)
程咬金(西皮流水板)一心只想奔长安。

恨只恨苏宝童兴兵,

御驾亲征到西番。

飞镖打伤薛元帅,

君臣被困锁阳关。

唐王爷,身遭难,

军师大帐把将令传。

差咬金,回朝转,

不分昼夜诈出番营把兵搬。

太平年,多闲散,

如今方知保国难。

(白)老夫、程咬金。奉了军师将令,诈出番营,回转长安搬取救兵。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加鞭打马往前奔,

伹愿搬兵早回程。

(程咬金下。)
【第三场】
薛丁山(内西皮导板)辞恩师下山林阳关路奔,

(薛丁山上。)
薛丁山(西皮原板)离仙山一路上仆仆风尘。

我祖居山西省龙门县郡,

我的父薛仁贵盖世功勋。

自幼儿学会了射雁本领,

汾河湾遇我父误伤我身。

多亏了我师尊——

(西皮快板)将我救定,

在山中教武艺整整七春。

皆因是西番贼兴兵犯境,

我的父挂帅印随驾亲征。

遭不幸锁阳城君臣被困,

此一番救君父要舍死忘生。

(薛丁山下。)
【第四场】
(柳迎春上,薛青暗上。)
柳迎春(引子)王爷领兵去西征,好叫我、悬挂在心。

(念)我儿下世已七年,生死存亡各一天。丈夫争战西番地,不知何日得胜还!

(白)老身、柳迎春。配夫薛仁贵。所半一儿一女:长子丁山,当年在汾河湾打雁,被他父误射身死。女儿金莲,尚在年幼。王爷随驾征西,数载未归,不知何日才得还朝。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二黄正板)柳迎春在二堂心中烦闷,

叹儿夫随驾征难得回程。

遭不幸丁山儿早年丧命,

眼见得薛门中绝了后根。

(哭)我的儿呀!

(薛金莲上。)
薛金莲(唱)我爹爹征西番无有音信,

我母女终日里悬挂在心。

将身儿且把那二堂来进,

老娘亲她又在两泪淋淋!

(薛丁山上。)
薛丁山(唱)辞别师傅回原郡,

转眼来到王府门。

(白)来此已是自家门首。

门上有人么?

薛青(白)什么人?

薛丁山(白)你去通报,就说薛丁山回家来了。

薛青(白)曾听老夫人讲过,我家小主人早年命丧汾河湾,怎么今日还能回来呢?莫非你……你是——

薛丁山(白)我被仙人搭救,故尔未死。不必多疑,快快进去通禀。

薛青(白)如此,待小人回禀夫人知道。

(薛青进门。)
薛青(白)恭喜夫人!贺喜小姐!

柳迎春、
薛金莲(同白)喜从何来?

薛青(白)我家小主人回来了。

柳迎春(白)哪个小主人?

薛青(白)就是当年在汾河湾去世的小主人丁山,因被仙人救去,故尔未死。

柳迎春(白)如此快快领他进来!

薛青(白)是。

(薛青出门。)
薛青(白)小主人,夫人唤你。随我进来!

薛丁山(白)带路!

柳迎春(白)丁山在哪里?

薛丁山(白)母亲在哪里?

柳迎春(白)唉,儿呀!

(柳迎春哭。)
薛丁山(白)唉,母亲哪!

(薛丁山哭。)
柳迎春(西皮小导板)见娇儿不由人肝肠痛坏,

(三叫头)丁山!我儿!唉,儿呀!

(唱)一霎时似梦境真假难猜。

曾记得汾河湾儿身不在,

朝也思暮也盼魂梦归来。

们乍别离忽又七载,

今日里怎能够转回家来?

薛丁山(唱)母亲且莫悲伤坏,

且听孩儿说开怀:

多亏师尊将儿带,

救回仙山好培栽。

习武修文学七载,

今奉师命下山来。

揭榜领兵身挂帅,

誓救君父奏凯归来!

柳迎春(唱)遥望仙山身下拜,

(柳迎春拜。)
柳迎春(唱)苍天有眼巧安排。

(白)金莲过来,见过你的兄长。

薛金莲(白)拜见兄长!

薛丁山(白)贤妹少礼,落坐叙话。

薛金莲(白)谢坐!

柳迎春(白)儿呀,当年你在汾河湾打雁,忽然来了一只猛虎,你父一箭射去,竟误将我儿射死。你父赶上前去,儿的尸首不知去向。你是怎样被仙人救去?儿呀,你……你快对为娘讲来呀!

(柳迎春哭。)
薛丁山(白)母亲容禀:是那日孩儿被箭误伤倒地,多亏王敖老祖派来猛虎,将儿背上山去,从他学艺,才有今日。

柳迎春(白)原来如此。啊儿呀,你父随驾西征,至今音信全无,不知吉凶如何?

薛丁山(白)师傅言道:我爹爹现被飞镖所伤,不能出战。

柳迎春(白)儿待怎讲?

薛丁山(白)我爹爹被飞镖所伤。

柳迎春(白)哎呀,不好了!

(唱)听一言来雷贯顶,

四肢无力走真灵。

眼望西番身战震,

(哭头)王爷呀!

(唱)不知你命死或生?

(白)儿呀,这便如何是好哇?

薛丁山(白)母亲不必悲伤。下山之时,师傅曾赐儿金丹数粒,能救我父性命。儿就此前往长安揭榜,即可领兵西征。

柳迎春(白)儿呀,闻得西番兵凶将狠,我儿尚在年幼,出兵怎能取胜?

薛金莲(白)母亲不必担心。孩儿也曾受过仙师传授武艺,情愿随同兄长前往锁阳城,拯救君父。

薛丁山(白)贤妹有此胆量?

薛金莲(白)有此胆量。

柳迎春(白)你二人虽然一同前去,为娘还是放心不下。不如为娘也随儿等前去。

薛丁山(白)母亲同去也好。府中之事,何人照管?

柳迎春(白)无妨。府中之事,自有家人照管。后堂摆宴与儿接风。

薛丁山(白)谢母亲!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治同上。)
李治(唱)父王御驾往西番,

日夜担心费熬煎!

(内发点声。)
大太监(白)何人击点?

程咬金(内白)鲁国公有本启奏。

大太监(白)候着!

(大太监进门。)
大太监(白)启奏千岁:鲁国公回朝候旨。

李治(白)快快宣他上殿!

大太监(白)遵旨!

(大太监向内。)
大太监(白)千岁有旨:鲁国公上殿哪!

程咬金(内白)领旨!

(程咬金上。)
程咬金(念)西番遭围困,回朝搬救兵。

(白)臣、程咬金见驾,殿下千岁!

李治(白)老皇伯快快平身。

程咬金(白)千千岁!

李治(白)赐坐!

程咬金(白)谢坐!

李治(白)老皇伯回朝,必有军情大事?

程咬金(白)臣启千岁:如今老主被困锁阳城,薛元帅误被飞镖所伤。军师命我杀出番营,急转长安,与千岁商议速发援兵!

李治(白)哎呀!这长安城内兵将虽有,但缺主将挂印领兵,这便如何是好?

程咬金(白)千岁可赐臣旨意一道,就在校场挂榜招贤,倘有良将,也未可知。

李治(白)如此就命老皇伯在校场出榜招贤,不得有误。快快领旨下殿去吧。

程咬金(白)遵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四家将、薛青、薛丁山、薛金莲、柳迎春同上。)
薛丁山(白)薛青,府中之事,勤慎照管,救驾回京,另加赏赐。

薛青(白)是。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四龙奉、中军引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唱)宝童小儿真可恼,

兴兵犯境实难饶。

御驾亲征把贼剿,

元帅失机中飞镖。

命咬金,转回朝,

在校场出挂榜文把贤招。

我今急把校场到,

但愿早得将英豪。

(薛丁山上。)
薛丁山(唱)师尊命我将山下,

西番救驾把贼杀。

辕门且揭招贤榜,

见了千岁把话答。

(念)要为天下奇男子,须立人间未有功。

(白)来此已是,待俺揭榜。

(薛丁山揭榜。)
中军(白)呔!什么人揭榜?

薛丁山(白)烦劳通禀:就说揭榜人叩见。

中军(白)候着。

(中军进门。)
中军(白)启千岁:揭榜人叩见。

程咬金(白)传他进来!

中军(白)是。

(中军向薛丁山。)
中军(白)千岁传你,要小心了!

薛丁山(白)有劳了!

(薛丁山进门。)
薛丁山(白)揭榜人与千岁叩头!

程咬金(白)罢啦。看你这年纪轻轻的,有何本领,竟敢前来揭榜哪?

薛丁山(白)兵法武艺,请千岁面试。

程咬金(白)我来问你,两军交战,何物当先?

薛丁山(白)弓箭当先。

程咬金(白)好,帐下演来!

薛丁山(白)遵命!

(中军领薛丁山同下,同上。)
中军(白)启禀千岁:这一小将一马三箭,俱射红元。

程咬金(白)唔呼呀!这一小将,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薛丁山(白)家住山西绛州龙门县,姓薛名丁山。我父薛仁贵,官拜平辽王之职。

程咬金(白)嗳呀呀!原来是薛元帅之子,怪不得有此本领。随老夫上殿面见千岁。

来,带马上朝!

四龙套(同白)啊!

(众人同走圆场。)
程咬金、
薛丁山(同白)臣(程咬金)(薛丁山)见驾,殿下千岁!

李治(内白)有何本奏?

程咬金(白)今有平辽王薛元帅之子名唤丁山,兵法精通,武艺超群,可以挂帅领兵。请千岁定夺。

李治(白)就命薛丁山为二路元帅,即日领兵救驾,外赐尚方宝剑,以壮军威。领旨下殿!

程咬金、
薛丁山(同白)领旨!

程咬金(白)来,打道校场!

四龙套(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吹打〗。四龙套、四上手、罗通、罗章、程千忠、尉迟青山引薛丁山同上。)
薛丁山(念)辕门揭榜领雄兵,西番救驾建奇功!战鼓如雷天地动,旌旗招展日不明。

(白)本帅、薛丁山。奉了千岁旨意,挂帅征西救驾。

罗通将军听令!

罗通(白)在!

薛丁山(白)命你以为前部先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得有误!

罗通(白)得令!

薛丁山(白)尉迟将军听令!

尉迟青山(白)在!

薛丁山(白)命你催押粮草,不得有误!

尉迟青山(白)得令!

(尉迟青山下。)
薛丁山(白)中军听令!

中军(白)在!

薛丁山(白)传令下去,文武官员免送,就此响炮起营!

中军(白)得令!

下面听者:元帅有令,文武官员免送,响炮起营。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