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沙陀国》剧本唱词

京剧《沙陀国》剧本唱词

角色

李克用:净
程敬思:老生
二王娘:正旦
大王娘:小旦
李嗣源:小生

剧情

程敬思与李克用有旧,因命程敬思押解珠宝礼物,往说李克用。李克用因愤唐帝往日之冤,故拒命不纳,惟款程敬思于雅观楼,待之甚优。程敬思知李克用惧内,乃结欢众太保,运动曹、刘二夫人,二夫人即擅发大兵,命十二太保进师勤王,以平大难。

注释

唐僖宗中和元年三月,诏赦李克用,遣李友金召之。先是黄巢入长安,上走陕西兴元,复转辗播迁,西至成都。时沙陀李友金入援,至绛州,因见黄巢势盛,未敢轻进,乃与刺史瞿稹还迁代州,募兵得三万人,然皆北方杂胡,瞿稹与李友金俱不能制,李友金乃说监军陈景思曰:“吾兄司徒父子(即李国昌李克用)勇略过人,为众所服,若奏天子,召以为帅,则代北之人,一麾响应,巢贼不足平也。”陈景思为遣使言于天子,诏如所请,命李友金以五百骑迎之。李克用遂率鞑靼诸部万人赴救。二年冬十一月,李克用以应王铎之召,复将沙陀及代北募兵共四万人,取河中。至三年五月,与巢军战于渭南,一日三捷,遂破黄巢,收复长安。诏加李克用同平章事,时李克用年仅二十八,于诸将为最少,而兵势最强,复长安,功第一,其部下兵皆衣黑色,贼素惮之,呼为鸦军。此剧即李友金迎召李克用入援时一段故事。剧名《沙陀国》者,以李国昌本姓朱邪名赤心,为西突厥苗裔,其地有大碛名沙陀,后因以沙陀为号也。惟剧本中情节,与此稍有出入。
此剧须生、黑头唱工均多,以金秀山、朗德山二净角,为最拿手。前刘鸿声未改须生时,曾在春桂演唱是剧,台步雍容,声调浑厚,亦颇擅美一时。

京剧《沙陀国》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文堂、四刀斧手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点绛唇)威镇沙陀,离却朝歌,儿郎匡助,亚赛阎罗,定平干戈,要把狼烟扫破。 

(念)太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打死国舅段文楚,唐王一怒贬北番。

(白)孤,李克用。吾父朱贵昌,在唐室驾前为臣,屡建奇功,御赐姓李,封为世袭晋王。满朝文武,大设筵宴,庆贺孤家。可恨国舅段文楚,笑孤礼貌不周。彼时恼得孤家,隔席抓将过来,将他摔在丹墀,口吐鲜血而亡。圣上一见大怒,打死大臣,犹如欺君,彼时将孤推出午门取斩。多亏兵部大堂程敬思,保奏下来,才得活命。死罪已免,活罪难饶,将孤贬配沙陀为民,行至黑水国,偶遇黑水大王,要与孤家比试,那时孤家心生一计,将定唐宝刀,在马上哗啦啦朝上一举,耍了数十余合,只吓得众番王马前归顺。只有黑水大王,将二美女进贡孤家。坐定沙陀,朝朝饮酒,夜夜笙歌。

(李克用笑。)
李克用(白)好不潇洒人也!正是:

(念)红尘一点无不到,

(李嗣源上。)
李嗣源(念)日出山岗火焰生。

(白)报!太保进。父王在上,太保交令。

李克用(白)太保回来了。

李嗣源(白)回来了。

李克用(白)可曾打得多少飞禽走兽?

李嗣源(白)没有打得飞禽走兽,打得一桩新闻。

李克用(白)什么新闻?

李嗣源(白)今有黄巢,将唐王赶至西岐美良。

李克用(白)吓,大胆黄巢,欺我唐室无人。

太保传令:命二位王娘挂帅,众家太保,以为前站先行,起动四十五万满汉雄兵,前去兴唐灭巢!

李嗣源(白)得令。

下面听者,父王传令:二位王娘挂帅,众家太保,前战先行,兴起满汉雄兵四十五万,兴唐灭巢!

(龙套自两边分上,同喝。)
李克用(白)且住!想孤当初犯罪,彼时推出取斩,有功不赏,见罪就罚,想孤王发下洪誓大愿,永不出力保唐。

太保原令追回!

李嗣源(白)原令追回。

李克用(白)太保怎么知道?

李嗣源(白)程恩公来了。

李克用(白)哪个恩公?

李嗣源(白)程敬思叔父。

李克用(白)程恩公到了。太保吩咐摆队相迎。

李嗣源(白)众将官摆队相迎!

(龙套同允。〖吹打〗。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二抬夫、伞夫、程敬思同上,过场,四龙套、李克用、李嗣源同上。)
李嗣源(白)叔父到。

程敬思(白)吓,千岁!

李克用(白)恩公吓!

程敬思、
李克用(同笑)哈哈哈……

程敬思(白)几载未见,不觉须发皓白了。

李克用(白)恩公也苍白了。

程敬思(念)曾记当年骑竹马,

李克用(念)堪堪不觉白头发。

程敬思(白)白头发。

(笑)哈哈哈……

李克用(白)恩公请。

程敬思(白)千岁请。

李克用(白)吓,恩公,你我执手相迎。

程敬思(白)挽手而行。

(笑)哈哈哈……

(李克用、程敬思挽手同下。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八龙套、李嗣源、程敬思、李克用同上。)
程敬思(白)千岁请上,学生大礼参拜!

李克用(白)不敢,你是孤的活命之恩人,理当请上,受孤一拜。

程敬思(白)这就不敢吓,不敢。

李克用(白)如此,太保参见叔父。

李嗣源(白)是。

程敬思(白)这就不当了。

李克用(白)理当理当。不知恩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程敬思(白)岂敢。山遥路远,少来问安,千岁海涵。

李克用(白)岂敢。唐王驾安?

程敬思(白)吾主安。

李克用(白)满朝文武可好?

程敬思(白)满朝文武,俱有手本问候千岁金安。

李克用(白)有劳他们。

李嗣源(白)宴齐。

李克用(白)看宴,待孤把盏。

程敬思(白)不敢,摆下就是。

李克用(白)如此,太保儿把盏。

(李克用、程敬思同下。李嗣源摆宴。)
李嗣源(白)有请。

(李克用、程敬思同上。)
李克用(念)忆自离龙楼,相隔有数秋。

程敬思(念)故友今见面,叙叙旧根由。

李克用(白)好一个“叙叙旧根由”!

(西皮导板)叫太保传令把队收,

李嗣源(白)收队。

(龙套同下。)
李克用(西皮原板)叙叙当初旧根由:

曾记得当年在那五凤楼,

文武百官贺千秋。

内有国舅段文楚,

他笑克用坐席不正,礼貌不周。

只气得孤家怒发冲牛斗,

隔席抓将过来我就往下丢。

唐王一见要斩首,

多亏了贤弟来保留。

早知道恩公驾到口,

命太保迎接你进龙楼。

程敬思(西皮原板)自从千岁离朝后,

文武百官泪双流。

为千岁懒把乌纱扣,

为千岁懒朝五凤楼。

山遥路远少来问候,

望千岁恕学生礼貌不周。

李克用(西皮导板)叫太保推杯换大斗,

(李嗣源换大杯。)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李克用撩袍跪北州。

(李克用、程敬思同跪。)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当初犯罪得你救,

救我孤家活命留。

天高地厚恩难报,

这一斗水酒表表心头。

(程敬思接酒。李克用、程敬思同起。李嗣源下。)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谢过千岁莲花盏,

学生有话听根源:

甲子年间开科选,

山东来了一解元。

家住曹州并曹县,

姓黄名巢字巨天。

眉横一字硃砂脸,

排牙二齿面如金笺。

七品文章做得好,

一马三箭射金钱。

试官一见心欢喜,

御笔点他中状元。

宴罢琼林游宫院,

宫娥彩女笑连天。

我主一见面貌丑,

斩了试官贬状元,

斩了试官不打紧,

反了状元起祸端。

祥梅寺,贼,

将我主驾逼在西岐美良川。

学生到此无别干,

一来搬兵二问安。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听说黄巢造了反,

不由克用喜心间。

你我饮酒且饮酒,

提起唐皇孤不耐烦。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我这里提起唐天子,

老大王一旁不耐烦。

叫人来将珠宝帐前摆,

(四龙套搭珠宝同上。)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请千岁向前把宝观。

(李克用看。)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一见珠宝帐前摆,

克用心中解不开。

左右蟒袍和玉带,

凤冠头上插金钗。

莫不是黄巢反过界,

要孤前去把兵排。

明明知道装不解,

掉转头来问开怀:

你做清官数十载,

此宝打从何处来?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此宝出在东海外,

三年五载进贡来。

我今奉了唐皇命,

特差学生解宝来。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贤弟解宝因何故?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特请千岁把兵排。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年纪迈来血气衰,

难做国家栋梁材。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千岁年迈雄心在,

黄巢闻你不敢来。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贤弟不必把孤抬,

有辈古人说上来:

昔日有个姜吕望,

稳坐钓台不下来。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钓鱼台来钓鱼台,

钓得周朝八百载。

千岁不发人和马,

黄巢笑你老无才!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笑只笑得唐天子,

他笑孤家为何来?

中军帐内挂了帅,

众家太保两边排。

一马杀过唐世界,

要把乾坤扭转来!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说此话就该发人马,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唐皇晏驾孤再来。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问千岁此宝爱不爱?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来来来,一律全收往下抬。

(四龙套抬珠宝同下。)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老大王做事太无情,

收了珠宝不发兵。

袖内取出皇圣旨,

唐皇有旨来调兵。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左手接过皇圣旨,

右手压住帝皇文。

有人提起发兵事,

斩他首级不容情!

(李嗣源暗上。)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一见圣旨压帐前,

回头埋怨李嗣源。

我在虎岭寻自尽,

谁叫你救我活命还。

你父不发人和马,

有何脸面回长安?

李嗣源(西皮快二六板)叔父不必泪双流,

侄儿进帐把兵求。

走上前来忙叩首,

父王发兵灭贼囚。

李克用(白)唗!

(西皮快二六板)骂声奴才多开口,

不由为父满面愁。

吩咐两旁刀斧手,

推出午门要人头。

(四龙套同上,绑李嗣源,同押下。)
程敬思(白)刀下留人!

(西皮快二六板)一见绑了李嗣源,

撩袍端带跪席前。

要斩就把学生斩,

留下太保活命还。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贤弟请起休跪下,

愚兄言来听根芽:

你我席前来叙话,

奴才一旁嘴喳喳。

贤弟回转长安去,

反说愚兄没家法。

程敬思(白)有家法。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些些人情我准下,

看贤弟金脸饶恕他。

程敬思(白)谢千岁!

将太保赦回!

(李嗣源上。)
李嗣源(西皮摇板)忽听一声要斩首,

险些去了项上头。

走进帐来忙叩首,

谢爹爹不斩将儿留。

李克用(西皮摇板)恨不得一脚将儿踏!

程敬思(白)千岁息怒。

李克用(西皮摇板)那一旁谢谢恩公,出帐去罢。

李嗣源(西皮摇板)叩头谢过老爹尊,

转面再谢叔父亲。

(白)叔父这里来。

(西皮摇板)叔父且把心放定,

后帐去搬二位娘亲。

程敬思(白)快去快去!

(李嗣源下。)
李克用(西皮导板)昔日有个三大贤,

(西皮原板)刘、关、张结拜在桃园。

三人徐州来失散,

老爷围困在土山。

曹孟德差来张文远,

顺说老爷降中原。

三日宴来五日宴,

美女十名他不贪。

保定皇嫂回朝转,

弟兄们相会在古城前。

张翼德怒气不息城头站,

他说道圣贤爷归顺了曹瞒。

在城楼助你三通鼓,

(西皮快二六板)斩了蔡阳放进关。

哗喇喇打起一通鼓,

人有精神马撒欢;

哗喇喇打起二通鼓,

圣贤提刀上雕鞍;

哗喇喇打起三通鼓,

蔡阳首级落马前。

一来老儿命该丧,

二来他弟兄要团圆。

贤弟好比刘玄德,

愚兄难比关美髯。

贤弟休回长安去,

就在沙陀住几年。

(白)请。

(李克用、程敬思同下。)
【第四场】
(大王娘、二王娘同上。)
大王娘(西皮摇板)昨晚一梦到长安,

二王娘(西皮摇板)醒来依然在北番。

(李嗣源上。)
李嗣源(西皮摇板)进了后帐跪尘埃,

见了母后泪哀哀。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太保为何这等模样?

李嗣源(白)二位母后,有所不知:只因唐朝程叔父前来搬兵。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你父王可曾发兵?

李嗣源(白)父王不发兵倒还罢了,反将孩儿推出斩首,不是程叔父讲情,险些不能见二位母后吓。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有这等事,你向前,为娘随后就到。

李嗣源(白)母后要来吓。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就来的。

(李嗣源下。)
大王娘(白)贤妹请。

二王娘(白)姐姐请。

大王娘(西皮摇板)听说来了程恩官,

二王娘(西皮摇板)姐妹二人心喜欢。

(大王娘、二王娘同下。)
【第五场】
(李克用、程敬思同上。)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眼望长安难得见,

不知吾主驾可安。

李克用(西皮快二六板)贤弟不必望长安,

为兄言来听根源:

沙陀国不短你乌纱戴,

此地不短你的紫袍穿。

程敬思(西皮摇板)你有乌纱我不戴,

你有紫袍我不穿。

李克用(西皮摇板)酒宴摆在银安殿,

程敬思(西皮摇板)程敬思闷坐酒席前。

(李嗣源暗上。大王娘上。)
大王娘(西皮摇板)头戴金冠点珠翠,

(二王娘上。)
二王娘(西皮摇板)十二金钱垂耳边。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太保儿过来。

李嗣源(白)二位母后来了。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前去通禀你父王,说二位王娘要见。

李嗣源(白)孩儿知道了。

启父王:二位王……

李克用(白)“王”什么?

李嗣源(白)二位王娘要见。

李克用(白)太保前去回禀,说长安有贵客在此,少刻退帐相见。

李嗣源(白)知道了。

吓,二位母后,父王言道:长安有贵客在此,少时退帐相见。

大王娘(白)御妹,既如此说,你我暂退一时。

二王娘(白)王姐请。

大王娘(西皮摇板)老大王传令不容见,

二王娘(西皮摇板)暂且留他好脸面。

(白)程恩公来了,待我来看看。

(程敬思笑。大王娘、二王娘同下。)
程敬思(西皮快二六板)大太保低头往内传,

老大王一旁把眼翻。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必他是惧内男。

他若不发人和马,

丢丑就在眼面前。

(大王娘抱剑、二王娘抱令旗同上。)
大王娘(西皮摇板)怀抱令箭出宫院,

二王娘(西皮摇板)叫声太保听我言。

李嗣源(白)二位母后。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太保前去通报你父王:说二位王娘一定要见。

李嗣源(白)是。

启父王:二位王……

李克用(白)唔!又“王”什么?

李嗣源(白)二位王娘要见。

李克用(白)先前说过,长安贵客在此,少刻后帐相见不迟。

李嗣源(白)孩儿言过,二位王娘,一定要见。

李克用(白)咳,哪里有许多啰里啰唆!

程敬思(白)吓吓,千岁耐烦些。

李嗣源(白)待我假传一令。

父王有令:请二位王娘相见。

大王娘(白)御妹,程恩公不是外客,你我一同进帐何妨。

大王娘(西皮摇板)姊妹二人进宝帐,

二王娘(西皮摇板)见了恩公礼相迎。

(程敬思跪。)
程敬思(西皮摇板)二位王娘到帐前,

程敬思跪在地平川。

千岁不发人和马,

叩求王娘救学生。

大王娘(西皮摇板)尊声恩官你请起,

(程敬思起。)
二王娘(西皮摇板)他不发兵咱发兵。

程敬思(白)全仗二位王娘。

大王娘、
二王娘(同白)老大王,妾身有礼。

李克用(白)孤家无令,进帐何事?

二王娘(白)程恩官前来作甚?

李克用(白)前来搬兵。

二王娘(白)大王可曾发兵?

李克用(白)想孤当初对天发下洪誓大愿,永不与唐王出力报效。

二王娘(白)你敢连讲三个“不发兵”?

李克用(白)这一个不发兵!二个不发兵!三个不发兵!总总不发兵!

二王娘(白)你与我坐下了罢!

李克用(白)呀,反了不成。

大王娘(西皮摇板)一支令箭往下传,

二王娘(西皮摇板)叫声太保听我言。

(白)太保儿过来。这有令箭一支,剑一口,命你爹爹以为前战先行,发动四十五万满汉雄兵,前去兴唐灭巢,倘若来迟,提头来见!

李嗣源(白)母后,孩儿可要去的。

二王娘(白)哎呀,乖乖,别人不来可以,我的儿一定要来的吓。

(大王娘、二王娘同下。)
李嗣源(白)父王听令:二位王娘挂帅,命爹爹以为前战先行,点动满汉雄兵四十五万,前去兴唐灭巢,来早便罢……

李克用(白)倘若来迟?

李嗣源(白)提头来见。

(李嗣源下。)
李克用(白)呵呵,太保儿回来,父子们商量商量。

程敬思(白)吓,千岁,太保走远了。

李克用(西皮摇板)大太保就是个勾命鬼,

后帐惹出了一窝蜂。

顺水推舟把人情做,

为贤弟发动了倾国雄兵。

程敬思(西皮摇板)千岁不必表人情,

学生心中明如灯。

二位王娘发人马,

程敬思不领你这空人情。

(白)好笑。

(笑)哈哈哈……

李克用(西皮摇板)贤弟不必笑呵呵,

休笑孤王怕老婆

沙陀国你去访一访,

程敬思(白)访什么?

李克用(西皮摇板)怕老婆的人儿有酒喝。

程敬思、
李克用(同笑)哈哈哈……

(李克用、程敬思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