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曾头市》剧本唱词

京剧《曾头市》又名:《英雄义》《一箭仇》《拿捉史文恭》剧本唱词

角色

史文恭:武生
卢俊义:生
二女将:武旦
三将:净
阮小二:丑
阮小五:丑
家将:副净

剧情

梁山水泊首领晁盖率众攻夺曾头市,曾氏教师史文恭为之设法保守。拒战时箭射晁盖,中其要害,回山随即毙命。宋江继续为山寨之主,复启夺马之衅,与晁盖报仇。分调五路作进兵之计划,曾氏亦扎立五处寨栅,皆由史文恭指挥,互相。虽属武艺精明,奈智不敌吴用,卒为所破,曾氏父子六人均死于乱军之中。史文恭乘间逃窜,被卢俊义截住,奋勇向前将史文恭擒获。

注释

剧本中情节,与《水浒传》所载颇有参差。传中则谓宋江不欲卢俊义上前厮杀,拨步军五百名埋伏平川小路,与史文恭不期而遇。剧本中则谓卢俊义为总帅调遣兵将,史文恭由阮氏三雄在水中擒获,以此比较即为异点。然此剧系武工重头,必得超等武生始能串演,剧情总以热闹为主,不必斤斤计较于事实也。

京剧《曾头市》剧本唱词

【第一场】
(史文恭上。)
史文恭(引子)武艺高强,论枪法,盖世无双。 

(念)志气冲霄武艺能,曾头市上逞威风。一箭射死贼晁盖,要把梁山一扫平。

(白)某,史文恭。自幼曾拜周侗为师,习练全身武艺。只因梁山贼寇,恃蛮横行,每每打家劫舍,扰害黎民。前有段景住,在口外得了一匹好马,名为追风千里驹,曾要献与宋江,那时他打从我庄经过,被某将此马夺来。谁想那段景住,去至梁山,搬动是非。那晁盖带领人马前来,是俺一箭,将他射死,梁山众贼寇,定必要与他报仇。俺也曾命庄丁暗地打探,未见回报到来。

(四下手、四英雄暗同上。)
史文恭(白)左右,

众人(同白)有。

史文恭(白)伺候了。

(八庄丁同上。)
八庄丁(同念)忙将梁山事,报与庄主知。

(同白)参见庄主。

史文恭(白)尔等回来了?

八庄丁(同白)回来了。

史文恭(白)打探梁山之事,怎么样了?

八庄丁(同白)今有宋江,拜卢俊义为帅,带领忠义堂众好汉,一并前来,要扰乱我庄。

史文恭(白)那梁山贼寇,要扰乱我庄?

八庄丁(同白)正是。

史文恭(白)想那卢俊义,与俺同窗学艺,他若前来拜庄,速报我知。

众人(同白)吓!

(史文恭下,众人同随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二女将、阮小二、阮小五、三将、林冲、燕青、武松、卢俊义同上。)
卢俊义(白)众位哥嫂请了。

众人(同白)请了。

卢俊义(白)我等奉了大哥将令,来到此处,待俺随同林贤弟与燕小哥,前去拜庄。众家哥嫂,在庄外埋伏不得有误。

众人(同白)得令!

(二女将、阮小二、阮小五、三将、武松同下,龙套、上手同转场。)
燕青(白)有人么,走出一个来!

(家将上。)
家将(白)什么人?

燕青(白)卢俊义前来拜庄。

家将(白)候着。

有请庄主。

(四下手、四英雄、史文恭同上。)
史文恭(白)何事?

副净(白)卢俊义前来拜庄。

史文恭(白)有请。

副净(白)有请。

史文恭(白)吓,师兄。

卢俊义、
林冲(同白)(贤弟)(师兄)。

史文恭(白)请坐。未知师兄贤弟驾到,某家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卢俊义(白)岂敢。愚兄来得卤莽,贤弟海涵。

史文恭(白)岂敢。吓,师兄为何这样打扮?

卢俊义(白)贤弟有所不知,只因梁山及时雨宋公明,招贤纳士,结交天下英雄,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特命愚兄前来,邀请贤弟,同上梁山,安享富贵。

史文恭(白)师兄此言差矣。

卢俊义(白)不差。

史文恭(白)想你我弟兄三人,同拜周侗为师,同窗学艺,练就全身武艺,谁不闻名丧胆。林贤弟因被奸臣所害,无处可归,投奔梁山躲避,事出无奈。想师兄久居大名,家财万贯,坐享安乐,为何也投那梁山贼寇!

卢俊义(白)只因你将晁天王射死,忠义堂好汉,纷纷议论。你若执意不肯归顺,梁山众弟兄,就要报那一箭之仇!

史文恭(白)师兄吓!

(急三枪)一箭仇,却因为相争斗。

卢俊义(白)贤弟,事要三思,免生后悔。

史文恭(白)想俺史文恭!

(急三枪)俺全凭枪法优,

纵有梁山贼寇,

凭来将,俺相候,

哪怕你人马稠。

卢俊义(白)好言相劝,执意不听,少时被擒,悔之晚矣!

史文恭(白)听你之言,敢么是要与小弟较量么?

卢俊义(白)正是要与你这匹夫比试。

史文恭(白)哪个是匹夫?

卢俊义(白)你是匹夫。

史文恭(白)你是匹夫。来打!

(史文恭、卢俊义、林冲同起打,打群场,众人同下。史文恭、卢俊义比枪,打快枪,夺枪双扯下。燕青上,对八庄丁,败下,众人同追下。燕青出庄,家将上。)
家将(白)众庄丁,好生把守庄门。

(家将下,四上手、二女将、三将、武松同上,燕青上。)
燕青(白)众家弟兄一同前往!

(四上手、二女将、三将、燕青同下,武松耍刀下。众人同上,会阵打连环,同下。史文恭、卢俊义夺枪同扯上,起打,卢俊义看。)
史文恭(白)你敢么是怯战么?

卢俊义(白)看天色已晚,你我明日再战。

史文恭(白)来者?

卢俊义(白)君子。

史文恭(白)不来?

卢俊义(白)小人。

史文恭(白)请!

(卢俊义、众人同下。)
史文恭(白)众庄丁,后面歇息。

(众人同下。)
史文恭(白)且住,我与那卢俊义,数载不见,他的枪法越发精壮了,待等明日前来,只怕此庄有些难保。

(史文恭拉势子。)
史文恭(风入松)我看他枪法,甚是高强,

盘旋围绕似秋霜。

任你英雄武艺壮,

怎当俺横冲直撞。

好一似搅海翻江,

管叫你一命亡。

(白)我看他等初到此处,未必准备,不免三更时分,偷营劫寨便了。

(史文恭拉势,下。)
【第三场】
(卢俊义、众人同上。)
卢俊义(白)众弟兄,今晚要饱餐战饭,谨慎小心防备那贼前来劫寨。

李逵(白)大家小心了!

(史文恭、众人同上,起打八股荡,史文恭败下。)
【第四场】
(阮小二、阮小五同上。)
阮小二(白)我,追魂太岁阮小二。

阮小五(白)我,短命二郎阮小五。

哥哥,你我奉了大哥之命扮做打鱼的模样,等候史文恭,你我就此前往。

(阮小二、阮小五同下。)
【第五场】
(史文恭上,翻跟头。)
史文恭(白)卢俊义十分骁勇,待我逃走。

吓,渔船快快摆过来!

(阮小二、阮小五同上。)
阮小二、
阮小五(同白)我们是打鱼的船,不渡人。

史文恭(白)多把银钱与你。

阮小二、
阮小五(同白)多给银钱就好,待我搭了扶手。

(史文恭上船,上桌。)
阮小二、
阮小五(同白)船到了江心,给钱罢。

史文恭(白)到岸再给。

阮小二、
阮小五(同白)不行!

(史文恭推阮小二、阮小五下水,阮小二、阮小五同扯史文恭下,对打,史文恭被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