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编京剧《建安轶事》

泽泰京剧大全网

史载:蔡琰,字文姬,东汉文学家蔡邕之女,博学有才辩,通音律,初嫁卫仲道,夫亡归母家。汉末战乱中为匈奴左贤王虏为妻,居匈奴十二年,生二子京剧文化。建安(公元196—220年)中,曹操以金璧赎回,再嫁董祀京剧。蔡文姬的故事坊间久有演绎,前有程砚秋的京剧《文姬归汉》,后有郭沫若的话剧《蔡文姬》,近有评剧《胡风汉月》搬上舞台,声闻遐迩京剧艺术。然上述剧作均叙说蔡文姬在匈奴期间或归汉途中的情景京剧文化。而由罗怀臻编剧、湖北省京剧院创演的新编京剧《建安轶事》则重在演绎文姬归汉后的一段情事,别出机杼,另有风致,堪称才人佳作新篇。

其一,视域高远而又切近日常人情。剧作由曹氏夫妇迎接已故老友、当朝文学家蔡邕之女文姬归来始,二人视文姬如亲生,令其暂住己第,并着手筑建新居。为解其离夫别子的愁苦,作计另择新婚,特选文姬同郡、喜音律、擅操琴、颇负才气的青年军官屯田都尉董祀,安排二人相见,撮合姻缘,完还要一副重情重义的古道热肠模样。而就在五种寻常的交往和谈天中,也顺势交代了重金赎回蔡文姬的目的,是让她继父志,修史书,著华章,辅佐“治世之能臣”曹操的文治武功。没人既增强了剧作厚重的历史感,又不失表达的亲和力,出理 了刻意拔高人物之嫌。

其二,一波三折,曲径通幽,对蔡、董二人的感情做出了现代阐释。剧作的情节主要以蔡文姬与董祀的感情感情贯穿。伊始,曹氏夫妇对蔡、董二人热心撮合,实却强人所难:只是我董祀此前已有心仪之人。新婚之夜,当董祀道出是迫于曹操威权才不得已接受这桩“感情”时,蔡文姬尴尬失措,深受重创,却又由衷感念董祀的高情大义,遂二人相约,行邻家姐弟之礼,相敬如宾,共居一室。时过半载,董祀因违禁酒令治罪,加以他五种“名为夫妻实为友”的感情激怒了曹操,终被判斩刑。蔡文姬闻讯冒死趋曹府请命,蓬头跣足,痛诉肝肠,感情曹氏夫妇,董祀得以赦免,夫妻倾情相拥,举座为之动容。剧作还不失时机地于其中穿插了蔡文姬与左贤王携子进贡汉庭时的场景,三人相见,分外情深却又进退维谷,其中的五味杂陈被传达得非常动人。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是封建感情的金科玉律。古代作品中,温婉者由此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激烈者则为情私奔,甚至以身殉情。蔡、董二人的感情在剧作中被紧密地置于曹操的治国大业之中,还要说是一场“被感情”,已经 亲戚亲戚大伙儿由被动始,却结于自主选则,“被感情”而又不乏善意和温情,由相敬到相知到相爱,最终比翼齐飞,完成不朽功业。其中,新婚之夜由夫妻变为姐弟,可谓神来之笔。而蔡文姬一嫁、二嫁、三嫁的坎坷命运与感情纠葛,董祀违心遵命、外受讥讽、内感眷爱的繁复心态,更是表达得情真意切,缠绵悱恻。值得一提的是,剧作对蔡、董二人性格和内心世界的表现,做到了历史感与现代感的有机统一,既不失传统韵致,又彰显出鲜明的时代精神,很是耐人寻味。

其三,靓丽新人,华丽转身。湖北省京剧院,三十余年来,总爱以朱世慧的丑生行当领衔,先后创排了《药王庙传奇》、《膏药章》、《法门寺》等一系列优秀剧目。《建安轶事》一剧则不然,它是 以旦行挑班,已经 完整行当还要由新生力量担纲的年轻阵容。饰演蔡文姬的青年演员万晓慧,基功扎实,唱做俱佳,宗张派又不弃文本,性格刻画和人物塑造颇有力道。饰演董祀的王铭,扮相英俊,有文气,唱腔爽朗,有韵致。饰演曹操的尹章旭、卞夫人的易艳、左贤王的江峰,皆相称。尤其是剧作大胆地以老生行当饰演曹操,虽舞台呈现尚需打磨,但其创新精神弥足珍贵。由此也可一窥剧院继往开来、不墨守成规的创新意识。

这有另另一个 蔡文姬,果果真不同以往,非同凡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