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玉簪记·琴挑》剧本唱词

京剧《玉簪记·琴挑》剧本唱词

角色

潘必正:巾生
陈妙常:五旦

剧情

书生潘必正,寄居在其姑母所住的女贞观中,得遇道姑陈妙常,深为爱慕。一夕,闻听琴韵清幽,循声而往,乃陈妙常所弹。潘必正遂借琴曲以挑之。陈妙常虽亦有意,碍于戒律,故作嗔据。但情愫已通,从此心心相印了。

注释

《琴挑》曲调优美,久著曲坛;表演上也很细腻,是生、旦戏中的佳作。俞振飞常演出此戏,和程砚秋先生合作的次数最多。

京剧《玉簪记·琴挑》剧本唱词

(潘必正上。)
潘必正(懒画眉)月明云淡露华浓, 

欹枕愁听四壁蛩。

伤秋宋玉赋西风,

落叶惊残梦。

(白)小生对此溶溶夜月,悄悄闲庭,背井离乡,孤衾独枕,好生烦闷。呀,不免到白云楼下闲步一回,多少是好。

(懒画眉)闲步芳尘数落红。

(陈妙常上。)
陈妙常(懒画眉)粉墙花影自重重,

帘卷残荷水殿风。

抱琴弹向月明中,

香袅金猊动。

(白)我妙常,连日冗冗俗事,未曾整理冰弦。今夜月明如水,夜色新凉,不免弹潇湘水云一曲,稍寄幽情。

(懒画眉)人在蓬莱第几宫。

潘必正(懒画眉)步虚声度许飞琼,

乍听还疑别院风。

(夹白)妙!

(懒画眉)听凄凄楚楚那声中,

谁家夜月琴三弄。

细数离情曲未终。

陈妙常(懒画眉)朱弦声杳恨溶溶,

潘必正(夹白)原来陈姑在此操琴,门儿半掩,不免挨身而进。

陈妙常(夹白)咳!

(懒画眉)长叹空随几阵风。

潘必正(夹白)弹得好吓!

陈妙常(夹白)呀!

(懒画眉)仙郎何处入帘栊,

早是人惊恐。

潘必正(白)小儿独坐无聊,步月闲行到此,惊动了。

陈妙常(白)相公此来呵!

(懒画眉)莫不为听云水声寒一曲中?

潘必正(白)小生忽听花下,琴声嘹亮,清响绝伦,不觉闲步到此。

陈妙常(白)小道亦见月明如水,夜色清凉,故而操弄丝桐,少遣岑寂。远辱尊听,实切惶恐。

潘必正(白)好说。

陈妙常(白)久闻足下,指法精妙,操弄绝佳。欲乘此兴,请教一曲如何?

潘必正(白)小生略知一二,只是班门弄斧,怎好出丑。

陈妙常(白)休得太谦,定要请教。

潘必正(白)如此请。

陈妙常(白)请坐。

潘必正(白)有坐。好琴吓!

(琴曲)雉朝雊兮清霜,

惨孤飞兮无双。

念寡阴兮少阳,

怨鳏居兮彷徨,彷徨。

陈妙常(白)好!

潘必正(白)出丑!

陈妙常(白)此乃雉朝飞也。君方盛年,何故弹此无妻之曲?

潘必正(白)小生实未有妻!

陈妙常(白)这也不关我事!

潘必正(白)欲求仙姑……

陈妙常(白)吓!

潘必正(白)呀,面教一曲如何?

陈妙常(白)既听佳音,以清俗耳,何必初学,又乱芳声。

潘必正(白)休得太谦,请教了。

陈妙常(白)但恐污耳。

潘必正(白)好说。

陈妙常(白)请。

潘必正(白)请。

陈妙常(白)请坐。

潘必正(白)有坐。

陈妙常(白)献丑了。

(琴曲)烟淡淡兮轻云,

香霭霭兮桂阴。

潘必正(夹白)请教。

叹长宵兮孤冷,

潘必正(夹白)弹得好吓!

陈妙常(夹白)请坐!

(琴曲)抱玉兔兮自温,自温。

潘必正(白)好!

陈妙常(白)出丑!

潘必正(白)此乃广寒游也,正是出家人所弹之曲。只是长宵孤冷,难消遣些!

陈妙常(白)潘相公,好言重吓!我们出家人,有甚难消遣处?

潘必正(白)这也难道!

陈妙常(白)嗳!

(朝元歌)长清短清,那管人离恨?

云心水心,有甚闲愁闷?

一度春来,一番花褪,怎生上我眉痕?

云掩柴门,钟儿磬儿在枕上听。

梅子座中焚,梅花帐绝尘,

果然是冰清玉润。

长长短短,有谁评论?怕谁评论?

潘必正(白)仙姑,吓!

(朝元歌)更声漏声,独坐谁相问?

琴声怨声,两下无凭准。

翡翠衾寒,芙蓉月印,三星照人如有心。

(夹白)仙姑吓!

(朝元歌)只怕露冷霜凝,衾儿枕儿谁共温?

陈妙常(白)潘相公,你出言太狂,屡屡讥诮。呀,莫非有意轻薄奴家?好吓!我去告诉你姑娘,看你如何分解?

潘必正(白)仙姑,小生信口相嘲,出言颠倒,伏乞海涵!

(朝元歌)巫峡恨云深,桃源羞自寻。

(夹白)仙姑!

(朝元歌)你是个慈悲方寸,

望恕却少年心性,少年心性。

(白)告辞!

陈妙常(白)言语冒犯。

潘必正(白)好说。咳!

(念)她把心肠铁样坚,

陈妙常(念)岂无春意恋尘凡。

潘必正(念)今朝两下轻离别,一夜相思枕上看。

陈妙常(白)潘相公,花荫深处,仔细行走。

潘必正(白)如此借灯一行。

陈妙常(白)啐!

潘必正(白)呀!看陈姑十分有意于我,及至挑动她,她又着恼。待我躲过一边,听她说些什么。

(潘必正下。)
陈妙常(白)呀!听寂然无声,想是他进书馆去了。咳!潘郎吓潘郎!

(朝元歌)你是个天生俊生,

曾占风流性。

看他无情有情,

只见他笑脸儿来相问。

我也心里聪明,

(夹白)适才呵!

(朝元歌)把脸儿假狠,

口儿里装做硬。

我待要应承,

这羞惭怎应他那一声?

我见了他假惺惺,

(夹白)咳!

(朝元歌)别了他常挂心。

看这些花阴月影,凄凄冷冷,

照他孤另,照奴孤另!

(白)夜深人静,不免抱琴进去罢。正是:

(念)此情空满怀,未许人知道。明月照孤帏,泪落知多少!

(潘必正嗽。)
陈妙常(白)吓?

潘必正(白)吓?

陈妙常(白)啐!

(陈妙常下。)
潘必正(白)吓哈……小生在此,听了半晌,虽不甚明白——

(朝元歌)听她一生两声,

句句含愁闷。

看她人情道情,

多是尘凡性。

(夹白)妙常!

(朝元歌)你一曲琴声,凄清风韵,

怎教人不断送青春?

那更玉软香温,

情儿意儿那些儿不动人?

她独自理瑶琴,

(夹白)身上寒冷了!

(朝元歌)我独立苍苔冷。

分明是西厢行径,

(夹白)老天吓!

(朝元歌)早早成就少年,少年!

(白)呀唷!身上寒冷了!寒、寒、寒冷了!

(潘必正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