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玉堂春》剧本唱词

京剧《玉堂春》剧本唱词

角色

苏三:旦
王金龙:小生
刘秉义:老生
潘必正:老生
崇公道:丑
金哥:丑
鸨儿:彩旦
忘八:净
阙德:丑
冒延:丑
沈宏:丑
皮氏:旦
春锦:旦
赵旺:丑
王仁:丑
赵曜:丑
李虎:丑
书童:丑
二娃子:丑

剧情

名妓苏三(玉堂春)识礼部尚书子王金龙,誓偕白首。王金龙财尽,被鸨儿驱出院外,落魄,居关王庙中。卖花金哥代送信于苏三,苏三乃前往相会,并赠金使回南京。苏三自王金龙去后矢志不接一客。鸨儿又计卖之于山西富商沈延林作妾,沈延林妻皮氏与赵监生私通,毒死沈延林,反诬告苏三,县官受贿,将苏三问成死罪。解差崇公道提解苏三自洪洞赴太原复审,途中苏三诉说遭遇,崇公道加以劝慰。苏三被解至太原,三堂会审;巡按恰为王金龙,王金龙见苏三后不能自持,为陪审之藩司潘必正、臬司刘秉义看破,以致不能终审。王金龙私入监中,与苏三相会,又被刘秉义撞见。刘秉义受潘必正之教,平反冤狱,王金龙、苏三破镜重圆。

注释

《玉堂春》一剧为传统名剧,但过去只演《起解》、《会审》两折。二十年代荀慧生与王瑶卿、陈墨香共同打提纲、写本子,增益了《嫖院》、《定情》及结尾的《监会》、《团圆》,成了一出有头有尾,情节动人,唱做并重的戏。全部《玉堂春》在一九二六年二月六日首演于上海大新舞台。当时,由荀慧生饰玉堂春,高庆奎饰蓝袍,刘汉臣饰红袍,金仲仁饰王金龙,马富禄饰前沈延林、后崇公道。全剧有三十余场,要演四个半小时。那时演出,舞台上使用了五彩灯光、立体布景,也为京剧的不断革新另辟蹊径,受到了观众的欢迎。解放后,荀慧生又对此剧进行了加工及删益,减去了一些零碎场子。戏显得集中精炼了。

京剧《玉堂春》剧本唱词

【第一场:骗游】
(王金龙上。)
王金龙(引子)雪窗萤火,遵严命,朝夕苦读! 

(念)腹有诗书气自华,簪缨世族耀门阀。姓氏未登龙虎榜,国子监中自奋发!

(白)小生王金龙,南京人氏。我父王樵,曾举嘉靖丁未科进士。官居礼部尚书。只因祖母年迈,告养家居。我弟兄三人,只小生尚未受得爵禄。遵奉父命,来到北京国子监中苦读,以求早登科第也。

(西皮摇板)手不释卷勤功课,

只为严父太苛责。

但愿苍天不负我,

鱼跃龙门早登科!

(王金龙入内坐,看书。阙德、冒延同上。)
阙德(念)前来诓骗三舍,

冒延(念)游院又蒙吃喝。

(书童暗上,与王金龙献茶。)
阙德(白)门上有人吗?

(书童出门,见。)
书童(白)原来是阙德、冒延二位。

冒延(白)得啦,你就别提名儿道姓儿的啦!你家公子可在?

书童(白)正念书哪!

阙德(白)又念书哪!快快通禀。

书童(白)二位请进。

(书童、阙德、冒延同进。)
书童(白)启禀公子,阙德、冒延二位求见。

王金龙(白)快快有请。

书童(白)有请!

阙德(白)三舍在哪儿哪?三舍在……

王金龙(白)二位到了,快快请坐。

阙德、
冒延(同白)坐着、坐着!

(王金龙、阙德、冒延同坐。)
王金龙(白)二位,今日怎得有暇到此?

阙德(白)今儿个,我们哥儿俩,特为约您去瞧个稀奇罕儿!

王金龙(白)什么稀奇之事?

冒延(白)有个妓……

(阙德制止。)
阙德(白)喂,既叫稀奇罕儿,一说明啦,就没意思啦。您跟我们哥儿俩,到那儿一瞧就明白啦!

冒延(白)对啦,一瞧,就明白啦。

王金龙(白)只是我正在读书,怎能出去?

阙德(白)咳,这书,也不能成天地读。该散散心,也得散散心不是。况且我们哥儿俩来一趟不容易。

冒延(白)三舍,您就别推辞啦!

书童(白)公子,您就瞧瞧去吧!

王金龙(白)如此,一同前去。

阙德(白)您可想着多带点银子!

王金龙(白)书童,带上三百两纹银。

(王金龙向阙德。)
王金龙(白)可够用么?

(书童下。)
阙德(白)足够,足够!

(书童取银,上。)
王金龙(白)如此,速去速回。

(西皮摇板)丢下经书去散闷,

阙德(白)没多远儿,一会儿就到。

王金龙(西皮摇板)安步当车行一程。

冒延(白)三舍,您瞧,到啦。

王金龙(白)啊,这是谁家的宅院?

(阙德指冒延。)
阙德(白)这是他姥姥家。

冒延(白)嘿,留点口德!

阙德(白)稀奇罕就在这里头。一会儿,您就瞧见啦!

(阙德向内。)
阙德(白)我说,里头的,给我出来一个!

(忘八上。)
忘八(念)开的是妓院,为的是赚钱。

(白)我说你们俩怎么又来啦!刚才不是跟你们说了,郑丽春不见客人!

(忘八欲下。)
阙德(白)嘿,别走。告诉你,这回来了有钱的啦。这位——

(阙德指王金龙。)
阙德(白)是前任礼部大堂王樵王大人的第三位舍人,专为看郑丽春来的。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书童,拿银子给他瞧瞧。

(书童示银。)
忘八(白)真是财神爷来啦!原来是王三公子,失敬了。您请到客厅少坐,我去给您传话。

王金龙(白)郑丽春?是什么人哪?

阙德(白)就是您要看的稀奇罕儿。别问了,一会就明白啦。

(众人同下。)
【第二场:初识】
(苏三上。)
苏三(引子)流落平康,空负了,侠义肝肠。

(念)奴本名门秀,沦落在青楼。淤泥莲不染,何羡锦缠头!

(白)奴家郑丽春,小字苏三。姑苏人氏,先父郑雄飞,曾官副将,不幸去世。可恨狠心的舅父,将奴卖入娼门。那时七岁,今已九载。唉,不知何日才能脱离苦海!

(西皮摇板)叹人生好一似梦幻泡影,

奴本是名门女沦落娼门。

十六岁好年华遭此厄运,

但不知何日里脱离风尘?

(鸨儿上。)
鸨儿(念)梧桐能把凤凰引,哄着苏三见财神!

(鸨儿进门。)
鸨儿(白)姑娘!宝贝儿!

苏三(白)妈妈来了,妈妈万福!

鸨儿(白)罢啦。孩子,你坐下,妈妈给你道喜。

苏三(白)女儿喜从何来?

鸨儿(白)今儿个来了一位王三公子,他是礼部大堂王大人的少爷,又有人品,又有钱。他要见见你,这不是你的喜事吗?

苏三(白)妈妈,女儿也曾言过,我是不见客人的!

鸨儿(白)话不能这么说,你在妈妈这儿住了九年啦。你要是不见客,不给妈妈挣钱,妈妈不是赔大发了吗!我瞧这位公子不错,你就见见他,给妈妈弄两钱,怎么样?

苏三(白)女儿不见。

鸨儿(白)你这么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呀!再说你要脱离风尘,也得找个合心合意的人不是?妈妈我瞧这位公子,不是那种,挺腼腆、挺斯文的。你瞧瞧去,要是相中啦,妈妈跟他商量,接你出去,这不是三全齐美吗?你想想!不如意,妈妈立刻让你回来。

苏三(白)就依妈妈!

鸨儿(白)这才是招人疼的好宝贝儿呢!

(西皮摇板)烟花总要讲酬应,

未必他心似我心。

轻移莲步出房门,

(鸨儿走圆场。王金龙、阙德、冒延、书童同上。)
鸨儿(白)宝贝儿,这位就是王公子。

(鸨儿向内。)
鸨儿(白)老二,打茶来!

阙德(白)嘿,真不赖。

(王金龙与苏三同对视,羞笑。)
苏三(西皮摇板)见了公子把礼行,

阙德(白)公子,这就是郑丽春,郑大姐。

王金龙(白)怎么,竟是个绝色的女子?

阙德(白)这不就是稀奇罕吗!

鸨儿(白)公子,请坐。

(王金龙坐大边斜椅,阙德、冒延同立于后。苏三坐小边斜椅,鸨儿立于后。忘八端茶上。)
忘八(白)茶到。

鸨儿(白)姑娘,请公子用茶。

(忘八放杯于桌上,立于鸨儿旁。苏三举杯。)
苏三(白)公子,请用茶。

王金龙(白)大姐,请!

(阙德向王金龙。)
阙德(白)公子,该掏钱啦!

王金龙(白)书童,付与他们银两。

书童(白)给多少?

王金龙(白)三百两俱都付与他们。

(书童递银给鸨儿。)
鸨儿(白)好大方!

公子,您用什么酒饭,我去吩咐。

王金龙(白)我还有事,告辞了!

阙德(白)怎么着,这就走?花这么多,不吃饭?

王金龙(西皮摇板)今见大姐三生幸,

鸨儿(白)姑娘,送公子。

公子,赶明儿个,您可想着来呀。

苏三(白)公子,慢走!

王金龙(笑)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改日造访再登门!

(王金龙、阙德、冒延、书童同下。)
鸨儿(白)哎哟,这可是八辈子接不着的财神爷!

苏三(白)看他挥金如土,未必心有挚情!

鸨儿(白)妈妈我是不讲情义专讲钱。你要是品他这个人,那可得路遥知马力!孩子,今儿个妈妈念你的好处,回房歇歇去吧!

(鸨儿、忘八同下。)
苏三(念)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苏三下。)
【第三场:定情】
(王金龙、阙德、冒延、书童同上。)
王金龙(西皮摇板)好一个郑丽春品貌出众,

却不想沦落在风尘之中!

携带来三万银院内使用,

遇机缘搭救她逃脱樊笼。

阙德(白)我说公子,您今儿个一下子就带了三万六千两银子来,是打算马上就把那郑丽春接出院来吗?

王金龙(白)只要鸨儿应允,我就接她出院。

阙德(白)老爷子还没答应,您这么办,怕不合适吧?

冒延(白)对啦,怕不合适。

王金龙(白)依你二人之见?

阙德(白)依我说,您先在院中住些日子,等老爷子来了回信儿再说,倒是两全之计。

王金龙(白)只是我怎能长住妓院之中?

阙德(白)那不要紧哪。您可以拿这个钱在院里单盖点房子,置点儿家具,分开另住。等老爷子的回话儿。

王金龙(白)这使得的么?

冒延(白)使得,使得!

阙德(白)您要盖房子,我舅舅就能承包修造,那可算物美价廉,又快又好!

冒延(白)您要添家具,他可办不了。我大爷是古玩钱的,您交给我全办啦!

王金龙(白)如此,有劳二位。

(忘八、鸨儿同上。)
鸨儿(白)参见王三公子!我一猜您今儿个就得来,正在这儿恭候哪!您快请里边坐吧。

(王金龙、阙德、冒延、书童同进门。鸨儿向内。)
鸨儿(白)姑娘!宝贝儿!王三公子来啦,你快来吧!

(鸨儿向忘八。)
鸨儿(白)准备酒宴去!

苏三(内白)来了!

(忘八下。苏三上。)
苏三(西皮原板)昨日里王公子院中散闷,

一杯茶便用了三百纹银。

未知他是一个何等情性?

倒叫我一阵阵将口问心。

鸨儿(白)瞧,我们姑娘来了!

快快见过王公子!

(苏三进门。)
苏三(白)啊,公子!

王金龙(白)大姐。请坐!

(苏三、王金龙同坐。)
王金龙(西皮摇板)重聚首再相见喜之不尽,

问大姐今已是几何芳龄?

苏三(白)一十六岁。

鸨儿(白)我们姑娘还是黄花哪!

(忘八上。)
忘八(白)酒宴备好!

鸨儿(白)摆下摆下。

公子,今儿个您可得赏光。

(忘八摆酒宴。)
王金龙(白)好好好。大家同饮。

鸨儿(白)姑娘,快敬公子一杯!

(苏三斟酒,递向王金龙。)
苏三(白)公子请。

王金龙(白)大姐请。

(众人同饮。)
王金龙(白)妙啊!

(西皮摇板)三杯美酒添春兴,

苏三(西皮摇板)细看公子美仪形。

王金龙(西皮摇板)大姐容颜称雅俊,

苏三(西皮摇板)谬赞多承三舍人。

王金龙(白)大姐不愧玉堂春色,小生斗胆赠个芳名,就叫作玉堂春可好?

苏三(白)多谢公子取名。敢问公子青春几何?

王金龙(白)一十九岁。

苏三(白)堂上安否?

王金龙(白)祖母康疆,爹娘安泰。

苏三(白)还有何人?

王金龙(白)二位兄嫂,三个侄儿。

苏三(白)还有何人?

王金龙(白)无有人了。

苏三(白)令正夫人呢?

王金龙(白)小生尚未婚配。

苏三(白)尚未婚配!

鸨儿(白)二位越说越投缘啊。我别愣着啦。

我说公子,您这酒喝得怎么样啦?

王金龙(白)好好好!

忘八(白)您可该给钱啦!

王金龙(白)要钱,是无有的!

鸨儿(白)我们这儿可不赊账!

阙德(白)你先别沉不住气。钱,没有;公子可有的是银子。

书童,吩咐将银子抬来。

书童(白)是。

(书童向外。)
书童(白)抬银子!

(四青袍抬银子同上,过场,同下。)
鸨儿(白)公子,您打算拿银子给我们墁地是怎么着!

王金龙(白)我要与大姐添些家具,陈设。

鸨儿(白)那可太好啦。公子,我们姑娘屋子里的桌椅、摆设可全该换啦!

王金龙(白)一一更换。

鸨儿(白)字画也全不是名人的。

王金龙(白)也要更换。

鸨儿(白)床帐、被褥……

王金龙(白)俱都更换。

鸨儿(白)窗户、顶棚……

王金龙(白)妈妈,还有什么?你一气说了出来吧!

鸨儿(白)要不干脆,您给她盖点房得啦!

阙德(白)对了,公子,您就盖个南北二楼,修个玩月花亭。我去办。

冒延(白)您就买下金杯玉盏、翠匣翠瓶,什样家具,我去办。

王金龙(白)你二人速去办来。

(阙德、冒延同出门。)
阙德、
冒延(同白)咱们俩先捞一笔!

(阙德、冒延同下。)
王金龙(白)我也要告辞了!

(苏三拉王金龙衣袖。)
苏三(白)公子!

鸨儿(白)对啦,公子,我们姑娘不让您走,您就别忙啦!

(鸨儿、忘八同下。)
王金龙(白)大姐,有何话讲!

苏三(白)公子呀,奴本良家之女,不幸沦落姻花。久有逃脱之念,只惜未得机缘。今见公子仪表非俗,不似纨绔恶少。欲将终身相托,永偕白首,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王金龙(白)大姐呀!我今日带来巨款,原想与你赎身。只是未得家父示下,也未卜大姐心意。今知大姐钟情于我,真乃三生有幸也!

(西皮摇板)今日金龙甚有幸,

苏三(西皮摇板)方遇多情多义人。

王金龙(西皮摇板)指天指地为盟证,

苏三(西皮摇板)愿效鸳鸯不离分。

王金龙(白)大姐!

苏三(白)公子!

王金龙(白)贤妻?

苏三(白)王郎!

王金龙(白)妹子!

苏三(白)哥哥!

王金龙(笑)哈哈哈哈!

(王金龙、苏三同下。)
【第四场:被逐】
(鸨儿、忘八同上。)
鸨儿(念)时光快如箭,

忘八(念)转眼又一年。

鸨儿(白)转眼之间,那个王金龙在这儿住了一年啦。南北二楼、玩月花亭也都修好啦。他那三万六千两银子,也花完啦。我看他这些日子手头挺紧,咱可不能干那种傻事,养活着他!

忘八(白)把他叫出来问问。没钱,让他滚!

鸨儿(白)对。

(鸨儿向内。)
鸨儿(白)我说公子,王公子,王三公子!

王金龙(内白)嗯哼!

鸨儿(白)还摆谱儿哪?

(王金龙上。)
王金龙(西皮摇板)玉堂春后花园去把雪踏,

我等候那金哥来送梅花。

(白)妈妈,卖花的金哥来了么?

鸨儿(白)金哥啊,银哥也没来。我问问你,你手里还有钱没有啦?有钱,得给我点儿啦!

王金龙(白)我如今身上无有银两,正要命童儿回转南京去取。

书童,书童!

鸨儿(白)别嚷嚷啦,你那书童早让我打跑啦!

王金龙(白)啊,这还了得!

忘八(白)没什么了不得的。告诉你,今天不给钱,我还要扒你哪!

王金龙(白)量你不敢!

忘八(白)说扒就扒。

(忘八扒王金龙衣服,推出。)
忘八(白)给我滚出去吧!

王金龙(白)我还要面见三姐。

鸨儿(白)见三姐呀,梦里去见吧!

(鸨儿、忘八同关门,同下。)
王金龙(白)哎呀呀,这样大雪寒天,我往何处投奔哪?

(西皮散板)忘八、鸨儿无情面,

寻个去处避风寒!

(王金龙下。)
【第五场:探庙】
(二幕外。金哥上。)
金哥(念)探得三叔信,报与三婶知。

(白)我,王金哥。那天给我三叔、三婶送梅花去,听我三婶说三叔走啦,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走的。三婶让我打听他的下落,幸喜今儿个在姚斌关王庙碰见我三叔啦。我赶紧给我三婶送个信儿去。

(念)要设满天过海计,成全难中有情人!

(金哥下。启二幕。苏三上。)
苏三(念)浪打鸳鸯分别后,雨丝风片惹人愁。

(白)自从那日赏雪之后,公子突然离去。妈妈说他接到家书,回转南京。为何行前,并不辞别,令人可疑。我命金哥打听他的行踪,至今也无消息。三郎啊,三郎,你在哪里呀!

(西皮摇板)三郎音信全无有,

九转柔肠愁上愁。

(苏三假寐。金哥上。)
金哥(西皮摇板)一步紧似一步走,

悄悄来到南北楼。

(白)乘着忘八、鸨儿不在眼前,我赶紧给三婶送信儿。

(金哥上楼,进门。)
金哥(白)哟,三婶睡着啦,我假装三叔蒙蒙她!

啊,三姐!

苏三(白)三郎!

(苏三猛醒,欲扶。)
金哥(白)是我!

苏三(白)你怎么这样顽皮!我命你打听你三叔的下落,可有消息?

金哥(白)三婶,这回可有消息啦。今儿个,我碰见他啦!

苏三(白)他在哪里?

金哥(白)他在那关……

苏三(白)噢,他做了官了?

金哥(白)可不是,做了官啦!

苏三(白)三郎做了官了,待我谢天谢地!

金哥(白)我谢谢我们家灶王老爷子。

苏三(白)啊,金哥,你三叔做了什么官?

金哥(白)他的官大极啦!是天下都招讨,伸手大将军!

苏三(白)他穿的什么?

金哥(白)穿的,前边也是龙,后边也是龙,左边也是龙,右边也是龙。前后左右全是龙!

苏三(白)都是五爪金龙?

金哥(白)都是大窟窿!他是那天让忘八、鸨儿掬出去的,他要了饭啦!

苏三(白)哎呀,我那苦命的三郎啊!

金哥(白)您别哭。得想个主意去瞧瞧他哪!

苏三(白)只恐他们不放我出去。

金哥(白)他们骗您,您也骗他们,三叔现在天坛东边姚斌关王庙,您假装肚子疼,说关王爷教您亲自烧香还愿,他们怕倒了摇钱树,准得让您去。

苏三(白)只是如何装病哪!

金哥(白)那还不容易。您就这么哎哟,哎哟!我去叫他们,您就装病啊!

苏三(白)好好好,哎哟,哎哟!

金哥(白)咳,我还没走呢,您怎么就嚷嚷?

苏三(白)你快快前去。

(金哥下。)
苏三(西皮摇板)假做病痛装模样,

准备庙内会三郎。

(金哥拉鸨儿、忘八同上。)
金哥(白)您快瞧瞧去吧!

苏三(白)哎哟,哎哟!

鸨儿(白)孩子,你这是怎么啦?

苏三(白)妈妈,女儿方才梦见关王爷爷,言道女儿幼年许下庙中香愿,教女儿亲自还愿。如若不去,定索女儿之命。

鸨儿(白)那得去,走,妈妈跟你一块儿去!

(金哥示意。)
苏三(白)哎哟、哎哟!

鸨儿(白)怎么啦!

苏三(白)越发沉重了!

鸨儿(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苏三(白)关王爷爷教我独自还愿。

鸨儿(白)是嘛。

(鸨儿跪。)
鸨儿(白)关王爷爷,保佑我女儿病体痊愈,我让她一个人上庙,给您烧香还愿。

(鸨儿向苏三。)
鸨儿(白)好点吗?

苏三(白)好多了。

鸨儿(白)你瞧,可真灵啊!孩子,那你就收拾收拾。

金哥,你就陪着去一趟吧。

金哥(白)我还得做买卖哪!

鸨儿(白)你的花我包啦。

(鸨儿向忘八。)
鸨儿(白)走,咱们找车去。

(鸨儿、忘八同下。)
金哥(白)三婶,赶紧走吧。

苏三(白)待我取些银两!

(苏三取银一包。)
苏三(西皮摇板)三百纹银拿在手,

(苏三、金哥同下楼,出门。车夫上。苏三上车。)
苏三(西皮摇板)关王庙内把香酬。

金哥引路头前走,

(苏三、金哥、车夫同走圆场。)
苏三(西皮摇板)绿瓦红墙映双眸。

金哥(白)到了。三婶,您等会儿。我先进去。

(车夫下,金哥进门。)
金哥(白)三叔,三叔!

(王金龙上。)
王金龙(白)金哥,何事?

金哥(白)何事?我三婶来啦!

王金龙(白)请来相见。

金哥(白)得啦。到什么时候啦,您还端着架子哪!

(金哥向外。)
金哥(白)三婶,我三叔请您相见。

苏三(白)三郎在哪里?

王金龙(白)三姐!

苏三(白)三郎啊!

(苏三见王金龙神气,抽泣,脱斗篷,为王金龙披上。)
苏三(白)哎呀,三郎啊!

金哥(白)我得躲开!

(金哥下。)
苏三(西皮摇板)见三郎失丰采面目清瘦,

可怜你数九天街头飘流。

(白)三郎,忘八、鸨儿赶你出院,我一些不知。谁想你竟自落得这般光景。

王金龙(白)哎呀,三姐呀,那在后园踏雪,忘八、鸨儿将我赶出院来,只得暂栖此处了!

苏三(白)此处不是久居之地,奴家赠你纹银,你快快回转南京。我在院中等你,你我徐图后会之期。

王金龙(白)三姐可算情深义重。外面风大,你我后殿少坐片刻。三姐,来呀!

(苏三、王金龙同下。)
【第六场:盟誓】
(王金龙上。)
王金龙(西皮散板)屋漏又逢连阴雨,

船迟偏遇顶头风。

(白)我好晦气也。在关王庙内,多蒙三姐赠我银两,不想行至落凤坡,又被强人劫去。只得仍回京中,白日沿街乞讨,晚间在吏部堂上巡更。终非长久之计。今晚去到院中,求三姐再助银两,也好回转南京。看,天交初鼓,就此前去!

(西皮散板)纵然淘尽湘江水,

难洗今朝羞愧容。

(白)来到院门,丢下更梆,溜了进去。

(王金龙进门。)
王金龙(白)只是我这个面目,怎好去见三姐。待我以哭声惊动于她。

(哭)哎呀,老爷太太!

(苏三上。)
苏三(西皮摇板)天已初更人寂静,

哪里传来哭泣声?

王金龙(哭)哎呀,行好的老爷太太!

苏三(白)啊!

(西皮摇板)声音谙熟心惊震,

莫非三郎转回程?

(白)难道我那三郎,他、他、他又乞讨而回?待我下楼看来。

(苏三下楼,王金龙迎上。)
王金龙(白)修福修寿的奶奶!

苏三(白)啊,你是三郎?

王金龙(白)三姐!

苏三(白)快快随我上楼。

(苏三、王金龙同上楼。)
苏三(白)三郎,你怎么未曾回转南京,还是这般光景?

王金龙(白)是我行至落凤坡,又被强人打劫了!

苏三(白)我就再与你些银两,快快回转南京去吧!

(苏三取银,递。)
王金龙(白)多谢三姐,此银多少?

苏三(白)管他多少。黑夜之间,又无天平戮秤,约有三百余两。

王金龙(白)三姐待我这等恩义,纵变犬马,难报万一!

苏三(白)妾身已属三郎,君何出此言。三郎快快走去。我在这里装病等你,望你一朝荣显,莫负于我。

王金龙(白)三姐说哪里话来。

(王金龙跪。)
王金龙(白)苍天在上,王金龙若是负心,天地惬惬。

(苏三搀。)
苏三(白)三郎,言重了。你快些去吧!

王金龙(白)这……

苏三(白)因何不走?

王金龙(白)这……

苏三(白)噢,我明白了。

(苏三跪。)
苏三(白)玉堂春矢志等候三郎。若嫁别人,难绝风尘。

王金龙(白)三姐,你也言重了!

(西皮散板)深情厚义令人感,

苏三(西皮散板)休得迟疑速南旋。

王金龙(西皮散板)两情脉脉心眷恋,

(白)三姐,我舍不得你呀!

苏三(白)三郎啊!我……

(西皮散板)一心专候月团圆!

(白)三郎,忘八、鸨儿来了,你……你快快去吧!

(苏三下。)
王金龙(白)哎,三姐……

(王金龙拭泪,下。)
【第七场:梳妆】
(沈宏上。)
沈宏(念)曲曲弯弯路,重重叠叠山。雁飞不到处,人被利名牵!

(白)我,沈宏,表字延林。县人氏。娶妻皮氏。我来在这京城,贩卖皮货,买卖倒挺好的,手里积攒了不少钱。听说京中有个玉堂春,长得怪俊的,今天老西我没什么事,我想前去看看女妓娘。

我说二娃子!

(二娃子暗上。)
二娃子(白)有!

沈宏(白)你认得玉堂春住的地方?

二娃子(白)认得。

沈宏(白)你领我去一趟,好不好?

二娃子(白)您可得多带银子。

沈宏(白)就多带银子,二娃子,带路!

(山西梆子)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二娃子与我把路引,

开开那眼来要散散心。

(二娃子引沈宏同下。二幕开。苏三出帐。)
苏三(白)公子离去多时,此番想是安抵南京。我也就放了心了。看今日天时不早,待我梳妆。

(苏三坐桌后,开镜。)
苏三(白)此镜还是公子所赠,如今睹物思人,好不令人伤感也。

(南梆子)独坐小楼开妆仓,

想起了公子泪潸然。

海角天涯难相见,

镜里韶华只自怜!

(苏三对镜梳妆。二娃子引沈宏同上。)
沈宏(山西梆子)沈宏进了勾栏院,

举目抬头四下观。

此地好似金銮殿,

我今日如同来把驾参。

(白)好大的房子,比我姥姥家还阔呢!

二娃子(白)您瞧,这南北二楼是王三公子给她修的。

沈宏(白)这个算不了什么,我也修得起。玉堂春要是跟了我,我盖一座八丈多高的大洋楼给她住。

二娃子(白)您瞧,楼上梳头的,就是玉堂春。

沈宏(白)真是长得怪俊的,我得多磕儿个头。

(沈宏跪。)
沈宏(白)臣,沈宏见驾,愿姐姐花容常在,福寿安康!

苏三(白)楼下什么人?

二娃子(白)跟您说话了。

沈宏(白)我,山西沈延林,愿跟姐姐要好。我有的是银子,比那王公子强得多!

(沈宏向楼上扔银子,苏三扔回。)
苏三(白)你休得妄想。我与王三公子早订生死之盟,你快快走去!蠢驴!

(苏三下。)
沈宏(白)这位姐姐真好,不爱财!

二娃子(白)她可骂了您啦!

沈宏(白)骂我什么来着?

二娃子(白)她骂您是个蠢驴!

沈宏(白)嗯!可骂苦了我老西啦!不成,我找老鸨子去,我非娶了她不可。

(沈宏向内喊。)
沈宏(白)老鸨子,老鸨子!

(鸨儿、忘八同上。)
鸨儿(白)大爷,别嚷嚷!

沈宏(白)不嚷,怎么成?玉堂春她骂了我啦!

忘八(白)骂您什么来的?

沈宏(白)他骂我是蠢驴。

鸨儿(白)常言说,打是疼,骂是爱。她这是喜欢您。

沈宏(白)也甭管她喜欢我不喜欢我,我得娶了她!

忘八(白)那可得多花钱。

沈宏(白)钱,我老西不在乎,你们要多少?

(鸨儿向忘八。)
鸨儿(白)多要点儿!

忘八(白)一斗金子!

沈宏(白)怎么着,一斗金子?好,我老西狠啦,就给你们一斗金子!

忘八(白)还得找个媒人。

沈宏(白)上哪儿找去?

二娃子(白)我当这个媒人,您可得赏我三百两银子。

沈宏(白)给你三百两。

鸨儿(白)那么,您给钱吧!

沈宏(白)现在就给!

忘八(白)给了就接人走啊!

沈宏(白)得,我老西真狠啦,二娃子,给他钱!

(二娃子取金,付与鸨儿。)
沈宏(白)钱给了,让玉堂春跟我走吧。

鸨儿(白)那可不成。

沈宏(白)怎么还不成?

鸨儿(白)我们这个姑娘一心扑在王公子身上,您要带她走,得假装王公子。

沈宏(白)我假装王公子,能像吗?

鸨儿(白)您先别露面儿。先写封假信,说王公子中了状元,要把她接去住所,她必然信以为真。等她出了院门,您再假扮状元,在远处晃一晃。她不就不疑心了吗。这个主意好不好?

沈宏(白)好可好,可我不会写字。

二娃子(白)信我写,送信也在我。

沈宏(白)那好极啦!

忘八(白)帮助诓她在我。

鸨儿(白)拿钱在我。

沈宏(白)花钱在我。

忘八(白)您花了钱,得了人,这钱可花得值。

沈宏(白)那是你那么说。你瞧瞧,我花了一斗金子,到接人的时候还得落个骗子的名声。我瞧着可有点冤哪!

二娃子(白)这就叫不冤不乐,咱们准备去吧。

沈宏(白)好好好,回见回见。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骗娶】
(苏三上。)
苏三(西皮摇板)忘八、鸨儿逼得紧,

诈病装痴度光阴。

手启妆仓不施脂粉,

欲从镜内觅知音。

(苏三开镜,出神。鸨儿、忘八同上,同进门。)
鸨儿(白)姑娘你大喜啦!

苏三(白)我喜从何来?

忘八(白)王三公子得中状元,差人接你一同上任,这不是你的大喜事吗?

苏三(白)此话当真?

忘八(白)有下书人为证。

鸨儿(白)叫他进来,叫他进来。

(忘八向外。)
忘八(白)下书人进来呀!

(二娃子持信上,进门。)
忘八(白)见过你们夫人!

二娃子(白)这位就是我们夫人?

小的叩见夫人。书信呈上,请夫人一看。

(二娃子递信,苏三拆看。)
苏三(白)怎么不是公子笔迹?

二娃子(白)只因公子右手生疮,书信是老太爷代笔写的。

苏三(白)莫非有诈?

二娃子(白)哪儿能是假的。公子就在接官亭上,不得分身,夫人前去,一看便知。

苏三(白)可有车辆前来?

二娃子(白)早到门口啦。

苏三(白)我就去看来。

(西皮流水板)公子不与亲笔信,

此事教我好担心。

轻移莲步出房门,

(苏三边唱边施粉、理衣、出门。车夫上,苏三上车。忘八、鸨儿同下。)
苏三(西皮流水板)上了香车趱路行。

道路不知远和近,

(苏三走圆场,沈宏官衣上,一晃两晃。)
苏三(西皮流水板)远望不是公子形。

苏三心下拿不稳,

(西皮摇板)但愿苍天相吉人!

(苏三驱车下,二娃子随下。)
沈宏(山西梆子)一斗黄金成泡影,

老西且喜娶了亲。

(沈宏欲下,二公差上。)
公差甲(白)你不是沈宏吗?

沈宏(白)是我。

公差乙(白)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戴纱帽,穿官衣?

公差甲(白)冒充官长。走,打官司去!

(二公差锁沈宏,拉。)
沈宏(白)哎呀,可毁了我老西啦!

(众人同下。)
【第九场:辨奸】
(皮氏上。)
皮氏(念)生就花容月貌,长成玉肤冰肌。杏眼桃腮可沉鱼,珠围翠裹得意!

(白)我,皮氏,配夫沈宏。他上京城做买卖去啦,人没回来,可弄回一个妓女来,叫什么玉堂春。这个玉堂春敢情不愿意跟我们当家的。我本打算把她放了走,可又怕一旦我们当家的回来,把她安了外家。故此我把她暂留后院居住。有朝一日得了手,把她害了也就得啦。我们当家的无情,可我也就无义啦。礼尚往来,他能弄个女的,我怎么就不能弄个男的呢!我教丫头春锦给我引来了监生赵旺。我们当家的一年没回来,我跟赵监生过了八个月,感情越来越好。今儿个是八月十五,我锦把赵监生请来喝酒赏月。我说沈宏啊沈宏,你不回来,大奶奶可要先偏你啦!

(西皮摇板)男儿无情怀二意,

女子何须必从一。

(春锦引赵旺同上。)
赵旺(西皮摇板)春锦前面看仔细,

见了娘子笑嘻嘻。

皮氏(白)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老是不请不来呀?

赵旺(白)我不是怕那个姓沈的回来吗!

皮氏(白)今儿个八月节,我酒菜全预备好啦。喝完了洒,咱们一块儿赏月,你瞧好不好?

赵旺(白)好是好。依我说你把玉堂春也叫来,咱们一块儿喝会子,不更好吗?

皮氏(白)怎么着,你也惦记上玉堂春啦?

(皮氏背供。)
皮氏(白)我是得把这个小娘儿们害死。

我说姓赵的,你别得陇望蜀啦。我们当家的可就要回来啦。从明儿个起,咱们得一刀两断!

赵旺(白)哎呀,我舍不得你呀!

皮氏(白)你要是真舍不得我,你找副毒药来,咱们把他害了,可就没的怕啦。

赵旺(白)对,好主意。还告诉你,今儿个我身上正带着毒药哪!

(赵旺取药。)
赵旺(白)给你。

皮氏(白)那你就擎好吧!来,喝酒喝酒!

(西皮摇板)你我交杯来对饮,

赵旺(西皮摇板)愿与娘子不离分。

(皮氏、赵旺同饮酒。沈宏上。)
沈宏(山西梆子)一年官司苦受尽,

今日才得转家门。

(白)总算到了家啦。嗯,怎么关着门呢?

开门,开门!

皮氏(白)谁?

沈宏(白)我呀。

皮氏(白)你是谁?

沈宏(白)我是沈大爷,怎么连我的语声全听不出来啦?

(皮氏示意赵旺藏桌下,示意春锦开门。)
皮氏(白)我不敲桌子,你可千万别出来。

(春锦开门,沈宏进门。)
沈宏(白)我说,你关着门干么啦?

皮氏(白)今儿个八月节,我喝点酒。

沈宏(白)喝酒,干么要关门?

皮氏(白)怕来个外人,观之不雅。

沈宏(白)你还懂观之不雅!我问问你,你一个人吃酒,怎么两份杯筷?

皮氏(白)我给你预备了一份。

沈宏(白)筷子头上,怎么有油?

皮氏(白)那是,春锦给我夹菜来的。

沈宏(白)哎呀,你八成有了外遇了吧?我老西可不能戴这顶绿帽子!

(沈宏拍桌,赵旺自桌下出。)
沈宏(白)嗯,你是干什么的?

赵旺(白)你不在家,我给你帮忙来啦!

沈宏(白)这么说,我倒得给你道谢啦。

赵旺(白)不谢,不谢!

沈宏(白)好啊,这码事我也看出来啦。我问问你,玉堂春在哪儿哪?

皮氏(白)在后院哪!

沈宏(白)好了,我到后院找玉堂春去。你们俩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管啦!

(沈宏下。)
赵旺(白)这回好啦,他不管咱们啦。咱们也不用偷偷摸摸啦。

皮氏(白)他把钱全拿了走,咱们怎么过呀!

赵旺(白)那还是害了他!

皮氏(白)你先走,全交给我啦。

(赵旺下。)
皮氏(白)春锦,做碗面去。

(春锦下。)
皮氏(念)沈宏尚可留活命,毒药先害玉堂春!

(皮氏下。)
【第十场:误食】
(苏三上。)
苏三(二黄原板)想当初遇公子何等欢畅,

到如今遭诓骗远涉异乡。

困居在洪洞县朝思暮想,

苦无计出罗网去寻三郎。

(沈宏上。)
沈宏(山西梆子)花钱受罪遭冤枉,

今日才得见妓娘。

(白)姐姐,我沈宏来了。

苏三(白)你来作甚?

沈宏(白)我与你成亲来了。

苏三(白)沈官人,我虽娼门之女,早立从一之志,决无再嫁之心。你快决放我出去,我死不忘恩。

沈宏(白)你不要说啦。想我沈宏为你花了一斗金子。假扮状元模样,又遭了一年官司,多不容易。今天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可也不是好说话的人啊!

(苏三背供。)
苏三(白)我若不从,恐他强逼于我。不免蒙哄一时,待到今晚,寻个短见,以报三郎。

啊,沈官人,我可依从于你,只是近日身体不爽,你也要准备准备,过一、二日定与你成亲就是。

沈宏(白)只要你答应就好啦。那,你先好好养病。

(皮氏端面上。)
皮氏(念)肉面之中藏毒药,管教贱人一命销。

(白)玉堂春,我知道你身体不爽,给你做了碗肉面,你吃一点儿吧。

苏三(白)多谢大娘,只是我吞吃不下。

皮氏(白)你少吃一点儿。

(皮氏向沈宏。)
皮氏(白)你劝劝她,让她吃一点儿。你可别吃,待会我单给你做。

(皮氏下。)
沈宏(白)姐姐,你多少吃一点,你瞧瞧,这碗面,油汪汪的,喷香。我瞧着都眼馋!

苏三(白)实实吞吃不下。

沈宏(白)你不吃,可要凉了。干脆,我替你吃了吧。

(沈宏吃面。)
沈宏(白)真香!嗯,怎么刚吃下去就肚子疼起来啦?哎呀,疼得厉害!哎呀,疼死我老西啦!

(扑灯蛾)吃了热面汤,热面汤,

一命见阎王,见阎王!

(沈宏死。)
苏三(白)哎呀,他他他他,这是怎么样了?

大娘啊!

(皮氏急上。)
皮氏(白)哟,这是怎么啦?噢,我明白啦!玉堂春,你把他给害啦!

乡约!地保!

走,这场官司我跟你打啦!

(皮氏拉苏三。)
苏三(白)这是哪里说起!

(皮氏、苏三同下。)
【第十一场:成冤】
(鼓声。)
王仁(内白)升堂!

(四差役、李虎、赵曜同上,同站门。王仁上。)
王仁(念)古今全一理,见钱都欢喜。当官为什么?搂钱和收礼!

(王仁归坐。)
赵曜(白)启太爷:沈宏一案,原被告俱在堂下。

王仁(白)先带被告苏三!

李虎(白)带苏三!

(苏三上。)
苏三(白)叩见太爷!

王仁(白)苏三,你怎样谋死沈宏,从实招来!

苏三(白)大人,沈宏乃是吃了皮氏所做肉面而亡,与小女子无干。

王仁(白)下去!带皮氏。

(苏三下。)
李虎(白)皮氏上堂!

(皮氏上。)
皮氏(白)叩见太爷!

王仁(白)皮氏,沈宏果是苏三害死的吗?

皮氏(白)不是她,还有谁?

王仁(白)那碗面,是哪个做的,哪个送去的?

皮氏(白)我可不知道。

王仁(白)满口胡言。大刑伺候!

皮氏(白)老爷,您别生气,我有话说。

王仁(白)有话快讲!

皮氏(白)堂上不好讲话。

王仁(白)不碍事,有话只管明说,老爷这儿百无禁忌。

皮氏(白)老爷,您断赢了我的官司,我孝敬您一千两银子。

(王仁指左右。)
王仁(白)还有他们哪?

皮氏(白)另送他们众位八百两。

王仁(白)就这么办,下去。带苏三!

(皮氏下。)
李虎(白)带苏三!

(苏三上。)
苏三(白)叩见太爷!

王仁(白)苏三,快将谋死沈宏之事从实招来!

苏三(白)小女子方才言过,沈宏乃是吃了皮氏所送肉面而死!

王仁(白)哎,她不明白。

李虎,你跟她说说。

李虎(白)是。

苏三,你不知道,如今办什么事都得用这个。

(李虎比钱。)
李虎(白)刚才皮氏答应孝敬我们老爷一千两银子,合衙上下八百两,她的官司能不赢吗?你要给得比她多,你可就赢啦!

苏三(白)只是小女子分文皆无。

王仁(白)不开窍,来,把她给我拶起来!

(四差役同拶苏三。)
苏三(二黄散板)当初曾有银三万,

王仁(白)松刑,她说有银三万了?

李虎(白)还有零头无有?

苏三(二黄散板)若问余零是六千。

赵曜(白)行啦,老爷,您来三万,我们大伙分六千。

王仁(白)哎哟,财神奶奶,我可把您拶错啦!我得磕头赔罪!

赵曜(白)您先别忙。

李虎,问问她什么时候交来?

李虎(白)是。

你这三万六千两银子,什么时候交来?

苏三(二黄散板)如今不见三郎面,

身边无有半文钱。

王仁(白)拿老爷开心啊,给我用鞭子打!

(李虎持鞭打苏三。)
王仁(白)有招无招?

苏三(白)无有招的!

王仁(白)与我打!

(李虎打。)
李虎(白)鞭子折断。

王仁(白)换鞭再打!

(李虎打。)
王仁(白)有招无招?

苏三(白)纵死无招!

赵曜(白)老爷,甭费事啦,我替她招供,替她画供得啦!

王仁(白)劳驾劳驾!

(赵曜写供,画供。)
王仁(白)将苏三钉肘收监!

苏三(白)太爷如此贪赃卖法,就不怕众人咒骂了么?

王仁(白)咳,你也不想想,凡是贪赃卖法的有怕骂的吗!

带下去!退堂!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辞狱】
(崇公道上。)
崇公道(念)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

(白)小老儿崇公道,在山西省城皋台衙门当了一分差使,奉命来到洪洞县提案。到了监门啦。

我说开门哪!

禁卒(内白)有坐监的啦?

(禁卒上。)
崇公道(白)什么坐监的呀!提人犯的!

禁卒(白)您请进。您提谁呀?

(崇公道进门。)
崇公道(白)提苏三。

禁卒(白)您稍等一等。

(禁卒向内。)
禁卒(白)我说,苏三走动啊!

苏三(内白)苦哇!

(苏三上。)
苏三(白)喂呀……

(二黄散板)忽听得唤苏三我心惊胆战,

吓得我战兢兢不敢向前。

无奈何走向前把礼来见,

问老伯呼唤我所为哪般?

(白)参见老伯!

崇公道(白)罢啦,罢啦!你就是苏三哪?你大喜啦!

苏三(白)喜从何来?

崇公道(白)把你提省审讯,你要是能辨明冤枉,这官司就有了出头之日啦!

苏三(白)何人的长解?

崇公道(白)我的长解。

苏三(白)几时起程?

崇公道(白)即刻起程。

苏三(白)老伯稍候,待我辞别狱神。

崇公道(白)快着点儿啊!

(崇公道、禁卒同下。)
苏三(白)苍天哪,苍天哪!想我苏三乎!

(反二黄慢板)崇老伯他对我述说一遍,

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

我这里进庙去叩头拜见,

尊一声狱神爷细听我言:

保佑我与三郎重见一面,

得生时修庙宇再塑金颜。

(崇公道上。)
崇公道(白)你辞别完啦吗?

苏三(白)辞别完了。

崇公道(白)来来来,戴上这个。

(崇公道持枷向苏三。)
苏三(白)不戴了吧?

崇公道(白)这是朝廷王法,哪有不戴之理!

苏三(白)喂呀!

(崇公道为苏三戴枷。)
苏三(白)老伯前去投文,我在那厢等你。

(苏三下。典史暗上,设座。二差役同上。)
典史(白)干嘛的?

崇公道(白)投文的。

典史(白)呈上来。

(典史接文书,看。)
典史(白)长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