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鑫培拒演袁世凯的《新安天会》 -往事钩沉-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泽泰京剧大全网

 

阴谋文艺是“”的拿手戏,却并非自伊始。在这个方面.窃国大盗袁世凯可说是他们的祖师爷。

据《洪宪纪事诗本事薄注》记载:袁世凯了“二次”后,悍然通缉孙中山先生、黄克强先生,并积极筹备帝制。他的御用文人炮制了一本《新安天会》,为他庆寿演出。

剧情是: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后,打不过天兵天将,一个斤斗翻到“东胜神州”,落在中国,变成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现代人。不言而喻,这是在恶毒地影射孙中山先生。而他的帐下将领,又故意命演员化妆得酷似黄克强和李烈钧。最后,是“王师”前来讨伐,齐天大圣大败等等。情节固然荒诞之极,居心也是险恶之极了。

袁世凯大喜,决定在他生日那天,在居仁堂上演《新安天会》,并指定由北京第一舞台演出《安天会》的原班人马扮演,谭鑫培主演。

谁想到了那天,谭鑫培、孙菊仙公然拒绝参加演出。袁世凯大怒,派步军统领江朝宗带兵强行将谭、孙押来。但谭鑫培仍坚决不演诬蔑中山先生的《新安天会》。袁的亲信段芝贵无奈,只好同意他演了一折《卖马》了事。

谭演毕后,也不向袁告辞、面谢,径自卸装回家,一路大笑,笑着出了新华门,笑着到了家中。家人问他何故发笑,谭回答;“我不愿唱,还不准笑吗?!”

阴谋文艺历史虽长,但者也不乏其人,谭鑫培就是这种有骨气的艺术家。历史无情,此后不久,袁世凯称帝失败,在全国的怒吼声中结束了可耻的一生。《新安天会》也成为文艺史上的笑柄。

编后记:据推断,这个典故与事实不符,无非是当时报纸借古讽今而已,所以只做笑话看罢了,特引用一段微博上 眼白人 先生写的评论以做参考:

老谭一辈子没演过新戏,孙、谭又不是干幕表戏的,哪能叫来就上新戏?纵然他们不卖老袁的帐,也是念大清的旧,而不是向着孙大炮,向往共和,老谭《珠帘寨》还讽刺“如今的事儿大变更,讲什么妇人自由男女平行”呢!这段子是时就有人传的,就跟谣传程长庚不许人叫好,有人叫就罢演的段子一样,文人神化偶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