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烟鬼叹》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烟鬼叹》剧本唱词

角色

胡松亭:老生
魏不饱:丑
丑院子:丑

剧情

魏不饱染鸦片烟疾,死后去见好友胡松亭,接其往生。

注释

《烟鬼叹》一剧之命意,本乎醒世要旨,颇有针砭社会之功。当清同、光以前,初无是剧,至光绪之季,上海始有演唱者,或谓亦系夏月珊所编,其时《黑籍冤魂》新剧尚未产生。编者冀藉此戏以收功于社会,惟其节目太简略,思想太陈腐,剧本太杂凑而且鄙俚,盖专从套袭旧剧之形式,以编排而成,其精微主旨俱不过托诸唱句中,初无具体的表情上之显示,故观者不能十分感动。然其用意之善,诚不可没,且其唱工亦颇重,阅者幸勿以其脚本中之不同可笑而忽之,要知现在一般社会中,所群奉为有功世俗之《黑籍冤魂》新戏者实此《烟鬼叹》一剧之再世化身也。至于脚本中最可哂最大谬不当之处,莫如以烟鬼而变为烟神,烟神之口吻如魏不饱所称“迎他同入仙班”等语,以及使用鬼卒驾起羊角风之类是。设烟鬼落魄夭丧后,果能如此自由,反得有长随鬼卒,听其差遣使用,则直与做官无异,人亦何所苦而不愿作烟鬼哉,吾大错先将蹑屐以从之矣。至于道白唱句中间,又复插入一种南风、屁精之口语,更觉不伦不类,盖如此则反将一段庄重劝诫之真正主义埋没干净,而转变为一篇无意识之科诨谰语矣。虽然是实拉杂编凑,不善用滑稽之病,阅者终须体谅之。

【第一场】
(鬼卒引魏不饱同上。)
魏不饱(念)生前作土包,死后也糟糕。 

(白)吾乃魏不饱是也。一生不做好事,爱吃爱喝,爱逗人家玩,这全不要紧。到后来这粪门上有了瘾,常烦人家在这后门穿换,我好过瘾,寒来暑往,受了后寒,千方百剂,并不见效。那一日有位看病的先生,他说此病不必用药,只须鸦片专治后寒,我随即去到烟馆挑了一分,闹了一口,果然后寒病症,立见奇效。我恐后寒再犯,每天到那烟馆闹的几口,想不到竟是上了瘾了。倘若不吃,浑身酸懒。谁想坐食山空海要干枯的,家产尽绝,后来得了烟痢,哪有银钱调治,可叹我在破庙之中,龙归沧海。也有行善的人家,舍口棺木,将我埋在乱岗之中。幸蒙上天垂怜,念我在生的时候解人之火,救人之急,有这许多的好处,并不加罪于我,任我闲游。有一烟友胡松亭,今日仙游,我必须前去,迎他同入仙班。

鬼卒!

(鬼卒允。)
魏不饱(白)驾起羊角风,迎接胡友去者。

(魏不饱、鬼卒同下。)
【第二场】
胡松亭(内白)搀扶了!

(丑院子扶胡松亭同上。)
胡松亭(二黄慢板)叹我家想不到妻离子散,

只怨我不学好理所当然。

祖遗下虽不能家财万贯,

有房产有地土不少吃穿。

可恨我幼年间懒把书念,

去到那韩家潭散闷解烦。

看门前贴堂名原是行院,

有叉杆大茶壶站在门前。

忙移步走进去举目观看,

忽听说客来了掀起门帘。

进兰房见窑姐对面立站,

长就得模样儿亚赛天仙。

面庞儿搽香粉脸赛鸡蛋,

梳的是卧龙船耳坠金环。

不戴花真风雅实在好看,

身穿着雪青袄大镶大嵌。

未开言她先把眼珠一转,

引得我魂灵儿上了云端。

让坐下小老妈又把茶献,

她问我名和姓住在哪边。

闲谈了几句话就把灯点,

再三的又让我吃口大烟。

与姑娘靠枕上躺得对面,

打一口吃一口又香又甜。

不觉得到黄昏来摆酒宴,

吃饭后再吃烟钟敲三点。

想归家夜又深不能回转,

住了宿夜间事不比细言。

到清晨端上水漱口洗脸,

从此后不回家住了半年。

合窑的上下人团团乱转,

果然能鬼推磨话不虚传。

天又长日又久银钱花断,

卖房产当衣服拆变坟田。

渐渐地银钱少窑姐冷淡,

可恨她又对我巧语花言。

要露脸无有钱不能见面,

将女人租出去离了家园。

把吾儿小烟痢也得拆变,

烦中人却将他送入科班。

(西皮二六板)也是我祖有德学了花脸,

学的是《打龙袍》、《打銮驾》、《铡美案》、《锁五龙》、《御果园》、《牧虎关》、《二进宫》、《捉放曹》,还有一出《绑子上殿》,还学得《雅观楼》、《白良关》、《白虎堂》,还有八本《铡判官》。

小孩儿嗓子大人人呐喊,

多说道气死傻奎好比谭三。

可恨我无志气不顾深浅,

一日两两日三钱又花完。

恨叉杆竟将我赶出行院,

不能见妻和子怎回家园。

瘾来了伤心泪滔滔不干,

浑身上如水浇举步维艰。

强扎挣手扶墙走进烟馆,

挑一分吃几口才得舒展。

只有这小肥鹿与我作伴,

听谯楼三更鼓漏尽声残。

(胡松亭睡。)
魏不饱(内二黄导板)驾起了羊角风团团乱转,

(鬼卒、魏不饱同上。)
魏不饱(回龙)尊一声众爷台细听我言:

(二黄原板)叹世人受苦情却把谁怨,

到如今后悔迟也是枉然。

(二黄垛板)人生来当忘八、当兔子、大茶壶、扛叉杆、跑局场,人人可干,

(二黄原板)万不可装公子学吃大烟。

你自顾吃大烟自觉好看,

吃烟人万不能福寿绵延。

好朋友把此事将人解劝,

如骂他就如骂令尊一般。

懵懂人他必然以此为怨,

哪知道所劝的金石良言。

叫鬼卒快引我把故友相见,

迎接了胡大哥一同上天。

胡松亭(二黄倒板)梦魂中见贤弟面前立站,

(火彩。)
胡松亭(二黄摇板)我看你宛如那在生一般。

曾记得那时节同往烟馆,

到如今我在阳你在阴间。

你、你、你今到此有何公干,

是、是、是何故快快地细说一番。

魏不饱(二黄原板)尊一声胡大哥且免悲叹,

听小弟将来由表一表根源:

今日里遵玉旨将你来看,

玉帝说吃烟人死后。

到阴司不治罪仍住烟馆,

此等事若不干枉在世间。

劝大哥休害怕切莫惊战,

上了天那好处一目了然。

你休要想不开脱离此难,

阎王爷注生死自有循环。

南北斗注上册早已定限,

自古来大圣贤也赴阴间。

及早地随小弟天宫回转,

你须将红尘事隔在一边。

胡松亭(二黄原板)闻此言唬得我浑身打战,

三魂渺七魄茫毛骨悚然。

你劝我不必把红尘贪恋,

你又说人生死自有循环。

到如今怎能够不依你劝,

大丈夫生和死有甚为难。

我死后叹尸骨无人埋掩,

年深久免不得尸骨不全。

思想起我妻子难以相见,

我的妻啊!

(二黄摇板)你在阳世我在阴间。

到如今后悔迟休把人怨,

只怨我不学好爱吃洋烟。

是这等下场头不必嗟叹,

劝世人休把那洋烟来玩。

说话间只觉得肝肠寸断,

(丑院子醒。)
胡松亭(二黄摇板)叫一声小肥鹿细听我言。

(丑院子允。)
胡松亭(二黄摇板)你快找我妻子与我见面,

你、你、你就说我的命万难保全。

(丑院子允,下。)
胡松亭(白)哎呀!

(二黄摇板)顿然间神恍惚浑身打战,

(胡松亭吐。)
胡松亭(白)咳!

(二黄摇板)无常到万事休命归阴间。

(胡松亭死。魏不饱、鬼卒引胡松亭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