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浣纱记》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浣纱记》又名:《子胥投吴》《芦中人》剧本唱词

角色

伍员:老生
渔父:丑
浣纱女:正旦

剧情

战国时楚将伍员,被费无极谗害,既讹出昭关,楚兵仍四处搜捕。伍员逃至江边,见无渡船,惟隔岸有一渔艇,急呼渔父哀求渡江。渔丈人心知为伍子胥,怜其英雄落魄,穷窘无所归,因慨然渡之。既至中流,伍子胥脱腰间龙泉酬之,渔丈人不受,且谓曰:楚王有令,谁能得伍子胥者受上赏,夫国之上赏,予且不贪,况区区三尺剑乎?伍员闻言愈感激无地,抵岸叹谢而去。无何复回,谓渔丈人曰:如追兵至,幸丈人万勿直告。渔丈人以伍子胥见疑,恐反贾祸,因投江死以自明其志。伍员急阻之已不及,惟有怅望江波,挥数行泪而去。既达吴境,穷途落拓益甚。行至溧水之阳,腹甚饥,见濑畔一浣纱女,只得腆颜向之乞食。女饭之,既见伍员堂堂气概,不类寒乞相,因询其何以落魄至斯。伍员以直告,感愧之下,不觉絮絮。女以十年不字之身,从未尝私与男子交谈,一念及瓜李之嫌,一若污其贞操,虽尽西江水不足濯者,无以自明,遂亦投水死。伍员见之,仍惟有太息呼荷荷而已。

注释

是剧摇板颇多,须唱得悲怆动人,牢骚感慨,方为合作。而后段一节二六板,尤宜慷慨激昂,有一唱三叹之致。盖此剧描摹英雄失意状态,于悲困之中,须不失英伟气度,故极难工。而寻常伶官,演之每不易见好也。惟孙处最称拿手,此外真小桂芬,从前亦颇擅名一时。

【第一场】
(伍员上。)
伍员(白)且住。行至此间,前面一带长江,后有追兵到此,这便如何是好。呜呼呀!看那旁有一打渔小舟,等他到来,再做道理。 

渔父(内白)打鱼吓。

(渔父上。)
伍员(白)船家前来,渡我过江。

渔父(白)打渔船不渡人。

伍员(白)多把银两与你。

渔父(白)我们是不爱财的。

伍员(白)我乃是被难之人,老丈行个方便吧。

渔父(白)既是被难之人,待我与你搭了扶手。

(伍员上船。)
伍员(白)老丈快快催舟。

渔父(白)待我扯起蓬来。

(唱)昨夜晚上得一梦,

梦见斗大红星坠落舟中。

今日有人来问渡,

原来白发老公公。

伍员(白)请问老丈,此话因何而起?

渔父(白)昨夜三更偶得一梦:斗大红星落舱,故尔来做此歌。

伍员(白)原来如此。

渔父(白)请问尊姓大名?

伍员(白)我若说出名姓,恐你走漏我的消息。

渔父(白)你看舟中只有你我二人,但讲何妨。

伍员(白)在下姓伍名员字子胥。

渔父(白)吓,原来是明甫将军。失敬了。舟到江边。

伍员(白)搭了扶手。

(伍员上岸。)
伍员(白)老丈,这有宝剑一口,价值千金,以做渡江之费。

渔父(白)你行路之人,岂能无剑,怎好行路?

伍员(白)既然如此,请问老丈尊姓大名?待我报仇之后,也好答报。

渔父(白)日后你我相会,你称我“渔中人”,我称你“芦中人”就是。

伍员(白)渔中人,告辞了。

渔父(白)请。

(唱)他父在朝掌山河,

我这里将船忙摇过。

伍员(西皮摇板)多蒙老丈渡江河,

千金谢礼不为多。

这样恩德怎报却,

(伍员下。伍员上。)
伍员(西皮摇板)再与老丈把话说。

渔父(白)将军为何去而复返?

伍员(白)非是我去而复转,倘若后面追兵到来,莫说我打此经过,休要走漏我的消息。

渔父(白)哎呀,且住。我好心倒变了坏意,这便怎么处?待我投江一死。

将军,那旁有人来了。

伍员(白)在哪里?

渔父(白)在那里。

(渔父投江下。)
伍员(扑灯蛾)老丈投江河,老丈投江河,

为我投江死,美名万古波,美名万古波。

(白)且住,我不免将绳索砍断,断却行人,我就是这个主意。

(伍员砍绳,下。)
【第二场】
(浣纱女上。)
浣纱女(西皮慢板)光阴似箭日月梭,

人生在世奈如何。

不求富贵求安乐,

母女浣纱度日活。

伍员(内西皮导板)豪杰打马奔吴国,

(伍员上。)
伍员(西皮流水板)龙离沧海虎离窝。

樊城一呼人百诺,

令出山摇不敢挪。

力举千斤伍明甫,

各国不敢动干戈。

天下英雄俱服我,

秦诓诸侯求讲和。

只是我当初不知过,

不该倚强做媒约。

可叹我一家无有结果,

见一位娘行浣纱罗。

行来觉得肚饥饿,

篮中有饭又有馍。

下得马来把揖做,

娘行斋生念弥陀。

浣纱女(白)呀!

(西皮摇板)眼观水底人影过,

耳旁听得言语多。

浣纱溪边谁问我,

男女交谈是非多。

(白)将军,听汝之言,敢是迷失路途。

伍员(白)非也。行路之人,肚中饥饿,望求娘行周济一碗半碗充饥。

浣纱女(白)想我浣纱女三十未嫁,与寡母同居,哪有余食与将军充饥。

伍员(白)吓,娘行!在下乃是落难之人,娘行行个方便吧。

浣纱女(白)听你之言,亦非平常之人。请道其详。

伍员(白)如此娘行听了。

(西皮二六板)未曾开言我的心难过,

两眼不住泪如棱。

家住在楚国御皇阁,

我的父人称伍相国。

伍子胥,就是我,

父子三人保山河。

我的父谏奏反遭祸,

可怜我一家大小三百余口见阎罗。

只剩下子胥人一个,

穷途落魄受折磨。

浣纱女(白)呀!

(西皮快板)听罢言来珠泪落,

忠臣孝子受折磨。

篮中有馍你用过,

免了奔波受饥饿。

伍员(西皮摇板)多谢娘行周济我,

一饭千金不为多。

浣纱女(西皮快板)将军打马忙走却,

男女交谈理不合。

伍员(西皮摇板)娘行一言提醒我,

句句言语记心窝。

伍员打马忙走却,

(伍员下。)
浣纱女(西皮摇板)盖世英雄受折磨。

时来双挂明甫印,

(伍员上。)
伍员(西皮摇板)还有一事要求托。

浣纱女(白)将军为何去而复返?

伍员(白)后面倘有追兵赶来,千万莫说我打此经过。

浣纱女(白)呀!稍站。

且住,想我浣纱女子,三十未嫁,今与男子交言,倘被旁人知晓,岂不失却我的贞洁之名?也罢,我不免投江一死,免却他人的疑心便了。

(西皮摇板)三十未嫁守闺门,

男女交言不通情。

我只得别母投江死,母亲呀!

(白)将军,那旁有人来了。

伍员(白)在哪里?

(浣纱女投河下。)
伍员(白)哎吓!

(西皮摇板)一见女沉河,

两眼泪如棱。

抱石投江死,

怜惜女娇娥。

伍员拉马忙走却,

急忙加鞭奔吴国。

(伍员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