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斩黄袍》剧本唱词

京剧《斩黄袍》又名:《斩郑恩》剧本唱词

角色

赵匡胤:红生
郑恩:净
高怀德
苗顺:末
韩龙:丑
郑英:小生
陶三春:正旦
家院:老生

剧情

五代末柴荣既死,赵匡胤黄袍加身,取得帝位,纳河龙妹韩素梅为妃,终日昵居韩宫,颇有晏安骄淫之态。因妃故,拔封韩龙为卿贰。赵匡胤义弟郑恩,素憨直入谏,不听;在殿前斥赵匡胤昏聩无道。赵匡胤怒甚,命缚之殿前,含怒入宫。妃悉其状,因与兄乘机搆谋,将上灌醉,矫旨出宫斩之。高怀德叠次飞章入宫力保,均为韩龙兄妹所沮匿。郑恩卒屈死。既而郑恩妻陶三春知之,率兵逼临城下。赵匡胤惧,始懊悔不及。惟苦求高怀德调停保护,高怀德即怒斩韩龙于御前,要请上杀韩妃,封荫郑恩妻子,益以采地,并赐黄袍,以谢郑恩魂于地下。赵匡胤不得已,一一从之,陶三春乃退兵。

注释

前见江湖班中唱演此戏,不名《斩黄袍》,名《赐黄袍》;去赵匡胤之生角,名为红生,其调较白面之须生较阴,而带有徽腔,亦殊抑扬可听。

京剧《斩黄袍》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文堂引赵匡胤、郑恩同上。)
赵匡胤(念)少游关西创帝邦, 

郑恩(念)董家桥头摆战场。

赵匡胤(念)鞭坠董龙董虎丧,

郑恩(念)保定大哥做帝王。

赵匡胤(白)本藩南宋王赵匡胤。

郑恩(白)本藩北平王郑子明。

赵匡胤(白)三弟请坐。

郑恩(白)二哥请坐。二哥,大哥晏驾,不知傅后怎样的传旨?

赵匡胤(白)等先生御亲到来,便知分晓。

报子(内白)先生御亲到。

赵匡胤、
郑恩(同白)动乐相请。

(〖吹打〗。苗顺、高怀德同上。)
苗顺、
高怀德(同白)二位千岁!

赵匡胤、
郑恩(同白)先生、御卿请坐!

高怀德、
苗顺(同白)二位千岁请坐!

赵匡胤、
郑恩(同白)不知先生、御卿驾到,未曾远迎,有罪!

高怀德、
苗顺(同白)岂敢!未曾问候二位千岁金安,恕罪!

赵匡胤(白)岂敢!大哥晏驾,不知傅后怎样传旨?

苗顺(白)皇后传下旨意:此有冲天冠、赭黄袍,付与哪家千岁执掌,三年五载,太子成龙,原业归宗。

郑恩(白)咱的二哥,傅后虽是女流之辈,倒有男子肚才!

赵匡胤(白)这倒果然!

文堂甲(白)宴齐。

赵匡胤(白)看宴过来。

待我把盏!

高怀德、
苗顺(同白)不敢!摆下就是。

赵匡胤、
郑恩(同白)来,将宴摆下。

先生、御卿请。

高怀德、
苗顺(同白)二千岁、三千岁同请。

(画眉序牌。〖吹打〗。赵匡胤醉。)
苗顺(白)三千岁、御卿,你看二千岁酒醉席前,不如就将冲天冠、赭黄袍,与他穿戴起来。

郑恩、
高怀德(同白)他若酒醉来问呢?

苗顺(白)他若酒醒来问,只说是一阵狂风,吹在他身上来的。

郑恩、
高怀德(同白)说得有理。

苗顺、
郑恩、
高怀德(同白)主公醒来!

赵匡胤(西皮导板)梦儿里只见我兄长,

(西皮摇板)将江山大事付玄郎。

猛然间睁开了昏花眼,

苗顺、
郑恩、
高怀德(同白)万岁!

赵匡胤(西皮摇板)称孤道寡谁是王?

郑恩(白)恭喜二哥!贺喜二哥!

赵匡胤(白)喜从何来?

郑恩(白)二哥做了皇帝,怎的不是恭喜贺喜呢?

赵匡胤(白)怎见得?

郑高苗(同白)头戴冲天冠,身穿赭黄袍,即是皇帝。

赵匡胤(白)这冲天冠赭黄袍,是哪里来的?

郑高苗(同白)乃是一阵狂风,吹在万岁身上。

赵匡胤(白)这又奇了!

(西皮流水板)他三人说话俱一样,

在陈桥朦胧我赵玄郎。

有辈古人对你们讲,

先生、御卿、三弟听端详:

昔日有个贼杨广,

他本是酒色一昏王。

御花园调戏亲妹子,

养老院气死年迈娘。

这等昏王就该丧,

为什么还在阳世上?

一把宝剑入手掌,

(白)罢!

(西皮流水板)不如一死见兄王!

郑恩(白)二哥做皇帝也在你,不做皇帝也在你,为何要寻短见呢?

苗顺(白)不要如此,请到祭天台一祭。看是哪家国号,就是那家做皇帝。

郑恩(白)先生讲得有理。

来,摆驾祭天台。

(四文堂引赵匡胤、郑恩、苗顺、高怀德同下。)
【第二场】
(二童子扶神仙同上,神仙写,二童子、神仙同下。)
【第三场】
(赵匡胤、郑恩、苗顺、高怀德、四文堂同上,同拜。〖吹打〗。众人同拿帖过场。〖风入松〗,众人同下。)
【第四场】
(赵匡胤、郑恩、苗顺、高怀德、四文堂同上。)
苗顺(白)这上面字迹,不甚明白,待我袖内一数。原来要老苍龙的画押。

三千岁,这上面字迹不明,请借三千岁的翰墨一用。

郑恩(白)嘻嘻,先生明知咱老郑不识字的,又来取笑么?

苗顺(白)原来不识字者更妙!

郑恩(白)怎么讲,正要不识字的?拿笔来!

咱大哥登基,也是老郑这一笔;咱二哥今日登基,又要老郑这一笔,好似万里江山凭点墨。

苗顺(白)有了国号了:“乾德王,赵。”

请主公看来。

赵匡胤(白)“乾德元年赵。”

先生、御卿请!

苗顺、
高怀德(同白)主公请!

赵匡胤(白)三弟情!

郑恩(白)二哥你就坐了罢!

赵匡胤(白)这就是玄郎不恭了!

(西皮流水板)天作保来地作保,

在陈桥坐下龙一条。

昔日打马过金桥,

偶遇先生八卦高。

你算孤王八字好,

到后来必定坐九朝。

到如今果应了前言兆,

你比这诸葛、凤雏还算得高。

施罢一礼坐陈桥,恕玄郎不恭了,

三弟近前听封号:

你若是真心把孤保,

封你北平王位镇当朝。

郑恩(白)老王封过了。

赵匡胤(西皮流水板)虽然是老王封过了,

官升用在朝。

郑恩(白)谢王龙恩。

赵匡胤(西皮流水板)苗顺近前听封赠:

护师辅寡人。

孤王赐你一道本,

晓喻傅后把宫腾。

苗顺(西皮摇板)苗顺领了万岁旨,

晓喻傅后得知情。

袖内八卦来算定,

十八载天下不太平。

(苗顺下。)
赵匡胤(西皮流水板)适才封罢苗先生,

回头再封高御卿:

孤王赐你尚方剑,

朝里朝外要查得清。

高怀德(白)领旨。

(西皮摇板)叩罢头来谢龙恩,

朝里朝外要查得明。

(高怀德下。)
郑恩(白)请二哥出了赦条,早安民心。

赵匡胤(西皮流水板)乾德元年出赦条,

晓喻黎民得知晓:

一赦钱粮并钱钞,

二赦囚犯出监牢。

此地不是藏龙道……

郑恩(西皮摇板)咱保二哥坐九朝。

(白)此地不是藏龙之所,请驾汴梁。

赵匡胤(白)摆驾汴梁!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韩龙上。)
韩龙(念)昨晚三更得一梦,梦见妹子床上一条龙。

(白)在下韩龙。今有赵匡胤在汴梁登基,不免带了妹子,前去进妃。

贤妹哪里?

(韩素梅上。)
韩素梅(念)昨晚一梦在皇宫,醒来依然在家中。

兄长。

韩龙(白)妹妹请坐。

韩素梅(白)唤我出来何事?

韩龙(白)贤妹有所不知,今有赵匡胤在汴梁登基。想你当日与他有约,故此叫你出来商议,把你进妃。你意下如何?

韩素梅(白)几时起程?

韩龙(白)今日起程。

韩素梅(念)待我收拾行和李,

韩龙(念)兄妹二人奔汴京。

(韩龙、韩素梅同下。)
【第六场】
(黄门官上。)
黄门官(念)富贵奇异报晓酬,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下官,黄门官是也。今有河龙,前来进妃,待等圣驾登殿,启奏便了。香烟渺渺,圣驾临朝。朝房伺候。

(黄门官下。四太监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引子)朕登山河,万民安乐。

(念)兄弟结拜黄土岗,秦禹庙内一炷香。自从大哥晏驾后,众臣扶孤坐汴梁。

(白)孤,乾德王赵。兄王晏驾,陈桥兵变,国号大宋。今当早朝。

内臣!

(四太监同允。)
赵匡胤(白)开放龙门。

(黄门官上。)
黄门官(念)韩龙进妃事,奏与万岁知。

(白)启奏万岁:今有河龙,前来进妃,已在午门候旨。

赵匡胤(白)宣韩龙冠带上殿。

黄门官(白)万岁有旨:宣韩龙冠带上殿。

韩龙(内白)领旨!

(韩龙上。)
韩龙(念)忽听君王宣,忙步上金銮。

(白)臣,韩龙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白)平身。

韩龙(白)万万岁!

赵匡胤(白)到此则甚?

韩龙(白)前来进妃。

赵匡胤(白)进的何人?

韩龙(白)臣妹韩素梅。

赵匡胤(白)宣韩素梅容装上殿。

韩素梅(内白)领旨!

(韩素梅上。)
韩素梅(念)从未见过天子面,今日方知君王尊。

(白)韩素梅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白)抬起头来!

韩素梅(白)抬头有罪。

赵匡胤(白)恕你无罪!

(韩素梅抬头。)
赵匡胤(白)妙吓!寡人有言在先:若得江山社稷,封你与为桃花宫院,今日果应前言。

内侍领她进宫。

韩素梅(白)谢万岁!

(念)万岁将我封,执掌桃花宫。

(韩素梅下。)
赵匡胤(白)韩龙听封。

韩龙(白)臣。

赵匡胤(白)封你为大理寺正卿,游街三日!

韩龙(白)谢主龙恩!

赵匡胤(白)回来,千万不要闯了三千岁的御道!下殿!

韩龙(白)领旨,请驾回宫!

赵匡胤(白)退班。

(赵匡胤、四太监同下。)
【第七场】
(郑恩上,四龙套同上。)
郑恩(念)雌雄眼能观天下,枣阳槊保定邦家。

(白)本藩北平王郑子明。二哥登基大宝,不免去到教场,祭祭咱的枣阳槊。

来,打道教场!

(四龙套同允。〖牌子〗。四龙套、郑恩同走圆场。)
四龙套(同白)启三千岁:来此教场!

郑恩(白)摆开香案。

(郑恩上香,拜。)
郑恩(白)天地神明,日月三光,咱二哥登基有凶降凶,有吉降吉。

(暗旦打。)
四龙套(同白)启三千岁:枣阳槊一炸两断。

郑恩(白)哎呀!不好了!

(〖牌子〗。)
郑恩(白)想咱的枣阳槊,一炸两断,是不祥之兆!

来,打道回府!

(〖牌子〗。韩龙暗上。)
郑恩(白)前道为何不行?

龙套(同白)韩龙当道!

郑恩(白)列开旗门!

(韩龙迎。)
韩龙(白)迎接三千岁!

郑恩(白)你是何人?

韩龙(白)河龙。

郑恩(白)前来则甚?

韩龙(白)前来进妃。

郑恩(白)进的何人?

韩龙(白)我妹韩素梅。

郑恩(白)圣上怎样的传旨?

韩龙(白)封在桃花宫院。

郑恩(白)你呢?

韩龙(白)大理寺正卿。

郑恩(白)起过!

吓,想大哥登基,当日河北马瑶前来进妃,后来火烧尧王庙;今日二哥登基,又有韩龙前来进妃,又是他娘不祥之兆!待我打发他回去。

韩龙附耳上来,咱老子有话说。

韩龙(白)三千岁吩咐。

郑恩(白)走!养的!

(郑恩打韩龙。)
韩龙(白)哎吓哎吓!

(韩龙下。)
郑恩(白)韩龙,你走往哪里去!

(郑恩追下。)
【第八场】
(太监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念)龙阁凤楼帝王家,笛歌鼓乐闹喝哗。

(韩龙上。)
韩龙(白)哎呀,万岁,将臣打坏了!

赵匡胤(白)韩龙为何这等模样?

韩龙(白)臣奉旨游街,偶遇三千岁,将臣饱打一顿。望万岁作主!

赵匡胤(白)先前怎样吩咐与你,偏偏闯了他的御道!

(郑恩追上。)
郑恩(白)韩龙你往哪里走!

韩龙(白)三千岁赶来了!万岁作主!

赵匡胤(白)藏在龙书案下,躲避躲避。

韩龙(白)是!

(韩龙躲。)
郑恩(白)韩龙哪里走,韩龙哪里去!咱老子死也不来赶你。

二哥请了!

赵匡胤(白)吓!三弟为何怒气不息?为着何来?

郑恩(白)就为你来!

赵匡胤(白)为寡人何来?

郑恩(白)我来问你,方才身着红袍官儿,他是何人?

赵匡胤(白)河龙。

郑恩(白)前来则甚?

赵匡胤(白)前来进妃。

郑恩(白)进的何人?

赵匡胤(白)他妹韩素梅。

郑恩(白)二哥怎样传旨?

赵匡胤(白)封为桃花宫院。

郑恩(白)韩龙呢?

赵匡胤(白)大理寺正卿。

郑恩(白)吓!二哥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赵匡胤(白)怎么是寡人不是呢?

郑恩(白)当日大哥登基,也是河北马瑶,前来进妃,后来火烧尧王庙;今日二哥登基,又是河龙,前来进妃,此乃不祥之兆!定要将他赶出宫去便罢;如若不能,咱老郑的火性要发了!

赵匡胤(白)唔!动不动你的火性就要发燥,难道就无人敢灭你的火性?

郑恩(白)别人的火性倒有人灭,咱老郑的火性,谁人敢灭?

赵匡胤(白)寡人今日,偏偏要灭灭你的火性!

殿前武士!

众武士(同白)领旨!

赵匡胤(白)绑了!

郑恩(白)唗!这个囚娘养的,谁敢动手?

众武士(同白)启三千岁:江山也是你家的,社稷也是你家的。今日不受一绑,恐满朝文武不服。

郑恩(白)起来。

倒是这两个囚娘养的,说得有理。我不受今日一绑,尤恐满朝文武不服。

来,叫你们绑,你们就绑;叫你们松,你们就要松。来来来,绑绑看。

(众武士同绑郑恩。)
郑恩(白)哎呀,有些难过,快快松绑!

众武士(同白)万岁无旨,不敢松绑。

郑恩(白)不好了!

(〖风入松〗。)
郑恩(白)万岁念臣,董家桥救驾有功,将功折罪。

赵匡胤(白)不提董家桥,还则罢了;提起董家桥,寡人是定斩不赦!

郑恩(白)你当真要斩?

赵匡胤(白)当真要斩!

郑恩(白)你果然要斩?

赵匡胤(白)果然要斩!

郑恩(白)凭斩吓!

(西皮快板)站在金殿泪如梭,

骂声昏王你听着:

你坐江山亏哪个?

全仗老郑枣阳槊。

争来江山你来坐,

好色昏迷要斩我!

含悲忍泪下殿角,

且看何人把本托。

(众武士押郑恩同下。韩龙出。)
韩龙(白)启万岁:三千岁犯罪,何人监斩?

赵匡胤(白)难道命你监斩不成?

韩龙(白)谢万岁!

赵匡胤(白)转来,寡人不曾传旨。

韩龙(白)君无戏言!

赵匡胤(白)好一个君无戏言!就命你监斩,领旨下殿。

韩龙(白)朝事以毕,请驾回宫。

赵匡胤(白)退班!

(赵匡胤下。)
韩龙(念)金殿领圣旨,监斩有仇人。

(韩龙下。)
【第九场】
(苗顺上。)
苗顺(西皮快板)昨夜晚在灯下占就一课,

算就了老苍龙命归天河。

(白)老夫苗顺。昨晚卜占一课,算定苍龙,命当归天。本待上殿保奏,此乃天机不可洩漏。不免迎上前去便了。

(西皮摇板)将身来在午朝门,

高怀德(内白)先生等着!

苗顺(西皮摇板)那旁来了高御亲。

(苗顺下。高怀德上。)
高怀德(白)吓!

高怀德(西皮摇板)迈步如梭出朝房,

(白)本爵高怀德。不知三千岁,身犯何罪,推出午门取斩。我想此本,我怀德不保,谁人来保?不免闯进宫闱,问个明白!

(西皮摇板)怀德要保北平王。

将身来在宫门上,

(太监上。)
高怀德(西皮摇板)见了公公说端详。

太监(白)原来是高御亲,到此何事?

高怀德(白)公公有所不知,三千岁不知身犯何罪,推出午门去斩。怀德有本,保北平王不死。望公公转奏。

太监(白)咱家与你转奏就是。

高怀德(白)有劳公公。

太监(白)启奏万岁:今有万里侯本章,保北平王无罪。

韩素梅(内白)万岁酒醉,将本章押下。有宝剑一口,悬挂宫门,有人保本,提头来见。

太监(白)哎呀!高御亲事不好了!

高怀德(白)怎样?

太监(白)万岁爷酒醉桃花宫,娘娘将你的本章押下;有宝剑一口,悬挂宫门,再有人保奏,提头来见。

高怀德(白)万岁酒醉桃花宫,也罢!待我闯进宫去。

太监(白)万里侯难道你不要脑袋子么?

高怀德(白)哎呀,看这昏王,酒醉桃花宫;娘娘又将我的本章押下,这君不能见臣,臣不能见君,这这这便怎么处?哦,有了!不免回到府中,全身披挂,阻住午门,见文杀文,遇武杀武,就是这个主意,回府披挂便了。

(西皮快板)昏王斩了忠良将,

只怕江山不久长。

(高怀德下,太监下。)
【第十场】
(郑英上。)
郑英(念)独坐书房,心中烦闷。

(白)小生郑英,昨晚偶得一梦,梦见爹爹发白转黑,不知如何吉凶,不免请出母亲,圆解圆解。

有请母亲!

(陶三春上。)
陶三春(念)夫受皇家爵,妻沾雨露恩。

郑英(白)母亲孩儿拜揖。

陶三春(白)罢了。坐下。

郑英(白)是。

陶三春(白)请为娘出来何事?

郑英(白)孩儿昨晚偶得一梦,梦见爹爹发白转黑,不知主何吉兆?

陶三春(白)吓,为娘也得此梦!且等家院回来,便知如何。

(家院上。)
家院(白)启夫人、公子:大事不好了!

郑英、
陶三春(同白)何事惊慌?

家院(白)不知王爷犯了何罪,绑出法场去斩,特来报知。

(郑英、陶三春同哭。)
陶三春(西皮摇板)听说王爷绑法场,

怎不叫人两泪汪!

郑英(白)母亲不必悲泪,待孩儿去至法场,看个明白。

陶三春(白)我儿须要小心。家院一同前去。

郑英(西皮摇板)在府中领了母亲命,

去到法场看分明。

(郑英、家院同下。)
陶三春(西皮摇板)王爷若有长和短,

叫我倚何人?

(陶三春下。)
【第十一场】
韩龙(内白)刀斧手,绑好了!

郑恩(内西皮导板)昔日纣王宠妲己,

(众武士押郑恩同上,韩龙上。)
郑恩(西皮快板)诗句题在粉壁墙。

女娲娘娘冲冲怒,

招取妲己乱朝纲。

比干丞相剖心丧,

贾氏夫人坠楼亡。

黄飞虎父子造了反,

八百诸侯反朝堂。

摘星楼纣王火焚丧,

保定周室在朝堂。

再不能朝房会文武,

再不能校场训儿郎;

再不能与夫人来叙讲,

再不能与我儿作商量;

再不能金殿把本奏,

再不能领兵伐边疆。

将身且把法场上,

(哭)儿吓!

(西皮摇板)要相逢除非是大梦黄粱。

(家院上。)
家院(白)公子随我来。

(郑英上。)
郑英(西皮摇板)将身来在法场上,

不知爹爹在哪厢。

不顾生死往前闯,

众武士(同白)呔!

韩龙(白)他是何人?

众武士(同白)三千岁的公子。

韩龙(白)拿去杀了罢。

众武士(同白)家无全犯。

韩龙(白)什么家无全犯,先杀老的,后杀小的!

郑英(白)哎呀,爹爹吓!

(西皮摇板)见了爹爹问端详。

(白)爹爹醒来!

郑恩(西皮摇板)法场上绑得我两眼昏,

抬头只见小娇生。

不在学堂习经纶,

来到法场为何因?

郑英(西皮摇板)爹爹犯了何条罪,

法场受非刑?

郑恩(西皮摇板)昏王听信谗言语,

要把为父问斩刑。

郑英(西皮摇板)孩儿回府点人马,

反上金殿拿昏君。

郑恩(白)住口!畜生若提之事,靴尖之下,送儿的残生!

郑英(西皮摇板)这是昏王无了道,

非怪孩儿起反心。

郑恩(西皮摇板)郑家本是忠良将,

岂肯作了反叛臣?

郑英(西皮摇板)法场上闷坏了小郑英,

倒不如一命丧残生。

(黄花真人上。)
黄花真人(西皮快板)黄花山来黄花洞,

黄花洞中一仙翁。

你的儿子我带去,

兵法武艺教得通。

若要她重相会,

大下南唐再相逢。

(黄花真人救郑英同下。)
众人(同白)启三千岁:公子不见了。

郑恩(白)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一见姣儿他不见,

丢下你母靠何人!

韩龙(白)来!

(众武士同允。)
韩龙(白)时辰可到?

武士(同白)未到。

韩龙(白)可有个赖时?

众武士(同白)只有亥时,没有赖时。

韩龙(白)赖个时辰,拿去斩了罢。

众武士(同白)请三千岁归天位。

郑恩(白)昏王吓!

(郑恩下。)
众武士(同白)开刀斩讫。

韩龙(白)上殿交旨。

(念)满朝文武俱斩尽,让我兄妹掌权衡。

(众武士、韩龙同下。)
【第十二场】
(陶三春上。家院上。)
家院(白)启夫人:王爷斩首法场,公子一时不见了。

陶三春(白)哎呀,老爷吓!

(西皮摇板)听说儿夫丧了命,

怎不叫人泪淋淋!

(白)家院,吩咐众将,各自披挂,大堂听点。

(陶三春下。)
家院(白)众将个个披挂,大堂听点!

(起鼓。四龙套自两边分上。陶三春上。)
陶三春(西皮快板)炮响号令振山岳,

拿住昏君定不饶。

人来催马前引道,

杀上金殿灭当朝。

(陶三春、四龙套同下。)
【第十三场】
(郑恩上。)
郑恩(西皮摇板)汗马功劳今何在,

无常一到万事休。

(白)吾乃郑恩鬼魂是也。只因陶三春,点动人马,与我报仇。现有黄花真人,将吾儿救去,夫人哪里知道。不免去到中途,路上说明便了。

(西皮摇板)将身站在中途路,

等候我妻陶三春。

(四龙套同上,陶三春上。)
陶三春(西皮摇板)王府点动人和马,

要与夫君把冤伸。

(白)前道为何不行?

四龙套(同白)黑风挡路。

陶三春(白)列开旗门。

(西皮快板)陶三春马上问一声,

你是何方鬼怪精?

郑恩(西皮快板)不是鬼来不是精,

是你的丈夫郑子明。

陶三春(西皮快板)既是我夫郑子明,

可知孩儿信和音?

郑恩(西皮快板)黄花山来黄花洞,

黄花洞中一仙翁。

将我孩儿他带去,

道法武艺他教通。

你若要重相会,

大下南唐再相逢。

本待与你多叙话,

尤恐误了南天门。

耳旁听得天鼓响,

你走阳来我走阴。

(郑恩下。)
陶三春(哭)哎呀!王爷,夫君呀!

(西皮快板)一见夫君他去了,

怎不叫人两泪抛!

叫儿郎催动人和马,

反上金殿拿昏王!

(四龙套、陶三春同下。)
【第十四场】
高怀德(内白)走吓!

(高怀德上。〖急急风〗。太监扶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西皮二六板)孤王酒醉桃花宫,

韩素梅生来好貌容。

寡人一见龙心宠,

兄封国舅,妹封在桃花宫。

内侍臣摆驾上九重……

高怀德(白)昏王你来了!你要打点,你要仔细!

赵匡胤(西皮摇板)高御亲发怒为哪宗?

高怀德(白)就为你来!

赵匡胤(白)为寡人何来?

高怀德(白)三千岁身犯何罪,为何将他问斩?

赵匡胤(西皮摇板)迈步忙把金殿进,

快快赦回有功臣。

(武士甲上。)
武士甲(白)三千岁首级呈上!

(武士甲下。)
赵匡胤(白)哎呀呀!

(西皮摇板)一见人头珠泪滚,

不有孤王痛在心。

我哭……哭一声郑三弟,

叫一声北平王吓……

孤王酒醉错斩你,三弟吓!

可叹你为寡人丧残生!

(白)内侍,三千岁尸首,不可损坏,孤王要赐金井玉葬。

太监(白)领旨。

赵匡胤(白)啊,北平王犯罪,但不知何人监斩?

太监(白)韩龙。

赵匡胤(白)宣韩龙上殿!

太监(白)万岁有旨:宣韩龙上殿!

(韩龙上。)
韩龙(念)忽听万岁宣,又要监斩官。

高怀德(白)呔!你就是韩龙,你要打点了,你要仔细了!

韩龙(白)你不要啰嗦,少不得,又是我手里的货!

臣韩龙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白)唗!胆大的韩龙,三千岁犯罪,你不保本,反讨下监斩的旨意,似你这等欺君误国的臣子,就该去……

高怀德(白)斩吓!

(高怀德斩韩龙。)
赵匡胤(白)哎吓!

(西皮摇板)孤王“斩”字未出唇,

血淋淋人头滚埃尘!

我哭……

高怀德(白)我不许你哭!

赵匡胤(哭)哎哎……

高怀德(白)我不许你嚎!

赵匡胤(西皮摇板)我哭……哭也不敢哭,

你死休要怨寡人!

(白)内侍将韩龙尸首,亦不可损坏,寡人赐金井玉葬。

高怀德(白)且慢!想这等臣子,那有金井玉葬!

来,将他打下万丈深坑!

(四太监抬韩龙同下。)
赵匡胤(白)啊,三千岁犯罪,护师,他不来保本,往哪里去了?

宣军师!

太监(白)万岁宣军师上殿!

(苗顺上。)
苗顺(念)身在帝王边,

高怀德(白)呔!你就是护师!你要打点,你要仔细!

苗顺(念)犹如伴虎眠!

(白)臣苗顺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白)唗!三千岁犯罪,你不保本,往哪里去了?

苗顺(白)臣已保过数本,怎奈万岁酒醉……

赵匡胤(白)唔!动不动,就是孤王酒醉,似你这贪生怕死的臣子,就该……

高怀德(白)斩吓!

赵匡胤(白)哎呀!御亲吓,自盘古以来,哪有斩杀军师的道理?

先生你将龙头象笏,放在龙书御案,你、你、你、你逃生去罢!

苗顺(白)谢万岁!

(西皮摇板)龙书案下三叩首,

尤是鳌鱼脱金钩。

官诰押在龙书案,

这是我为官的下场头!

(苗顺下。)
赵匡胤(西皮摇板)金殿去了苗先生,

再与御亲把话论!

(白)吓,御亲,你是孤王一门内亲,北平王犯罪,你不保本,往哪里去了?

高怀德(白)住了!你这昏王酒醉桃花宫内,保过数本,娘娘将本押下,是怎的没有?

赵匡胤(白)哦,你保过本了,孤王我要查看!

内侍,单查万里侯的本章。

太监(白)领旨。

赵匡胤(白)有了你的本章,还则罢了;无有你的本章,孤岂肯与你甘休!

太监(白)“诚惶诚恐,万里侯高……”

赵匡胤(白)“诚惶诚恐”……

高怀德(白)呔!可有没有?

赵匡胤(白)有本章。

高怀德(白)你看!

赵匡胤(白)我看。

高怀德(白)你要看!

赵匡胤(白)我慢慢的看呢!

(西皮快板)“诚惶诚恐顿首上,

一本单保北平王。

若是斩了开国将,

万里江山不久长。”

(报子上。)
报子(白)陶三春反上金殿!

(报子下。)
赵匡胤(白)不好了!

(西皮摇板)听说反了陶三春,

好叫孤王吃一惊。

回头便对御亲论,

弟妹人马你要当承。

高怀德(西皮摇板)听说反了陶三春,

不由我心中喜盈盈。

任她反来任她杀,

怀德不管这闲事情!

赵匡胤(西皮摇板)骂声怀德是奸臣!

高怀德(白)谁是奸臣?

赵匡胤(白)你是忠臣,我晓得吓!

(西皮摇板)仰面朝天笑寡人,

孤王传旨将你斩……

高怀德(白)你斩谁?

赵匡胤(白)我不敢斩!

高怀德(白)你不敢斩我!

赵匡胤(西皮摇板)哎唷唷,我晓得吓!

哪一个敢斩孤的高御亲!

孤王无奈屈膝跪,

不看寡人看先君。

高怀德(西皮摇板)尊声万岁忙请起,

皇嫂人马我担承。

赵匡胤(西皮摇板)内待臣罢驾敌楼进,

(赵匡胤、高怀德同上城。)
赵匡胤(西皮摇板)看看弟妹发来兵。

陶三春(内西皮导板)北平府逼反陶三春,

(陶三春上,四龙套同上。)
陶三春(西皮快板)号炮不住响连声。

叫儿郎将皇城来围定,

拿住了昏王把冤伸。

赵匡胤(西皮快板)丹凤眼来看端详,

果然一座好战场:

人成对,马成双,

刀枪剑戟列两旁。

坐纛旗下一女将,

看她打扮世无双:

头戴银盔珠绕顶,

身上铠甲似秋霜;

跨下一骑桃花马,

手执青龙放毫光。

孤王假意把话讲,

是何方女将反汴梁?

陶三春(西皮快板)骂声昏王无道君,

不认得姑娘陶三春!

赵匡胤(西皮快板)三弟常常对我讲,

弟妹武艺比他强。

一无有哪犯上,

二无有土匪犯边疆,

孤王也未把旨降,

弟妹领兵征何方?

陶三春(西皮摇板)我的夫身犯何条罪,

为何斩首在午门?

赵匡胤(西皮快板)三弟生来情性犟,

他把言语压孤王。

孤王未曾把旨降,

韩龙错斩在法场。

弟妹快收兵和将,

孤封你一代一个北平王,永在朝纲。

陶三春(西皮摇板)不做官来不受害,

要与夫君把冤伸!

赵匡胤(西皮快板)孤把好言对你讲,

黄口孺子敢逞强!

高御亲摆下杀人场,

高怀德(白)不能得胜?

赵匡胤(西皮摇板)纵然不胜,落一个两无伤!

陶三春(西皮摇板)听一言来怒气生,

定与夫君把冤伸!

叫儿郎与我城围定,

休要放走了乾德君。

赵匡胤(西皮摇板)孤王一言错出唇,

城下逼反陶三春!

眼望着养老院一声叫:我的娘吓!

没奈何好言对他论,

罢罢罢!将弟妹封在养老……

高怀德(白)院!

赵匡胤(白)吓、吓……

高怀德(白)院!

赵匡胤(白)“院”不得!

高怀德(白)院!

赵匡胤(白)哎!

(西皮摇板)将弟妹封在养老……

高怀德(白)院!

赵匡胤(西皮摇板)你就院!院!院!孤的亲娘吓!

(西皮快板)养老院中你为尊。

孤王再赐尚方剑,

朝里朝外查一番。

孤王犯罪也要吓……

高怀德(白)斩!

赵匡胤(白)斩不得!

高怀德(白)斩得!

赵匡胤(白)斩不得!

高怀德(白)斩得斩得!

赵匡胤(白)哦,斩得。

(西皮摇板)孤王犯罪也要……

高怀德(白)斩!

赵匡胤(西皮摇板)你就斩!斩!斩!孤的干娘呀!

难道说弟妹铁打的心?

陶三春(西皮摇板)听一言来泪满腮,

可怜儿夫丧尘埃。

快还我黄袍和玉带,

杀夫冤仇两罢开!

赵匡胤(西皮快板)一块金砖落了台,

孤王才把心放开。

侍臣与孤解袍带,

巍巍黄袍现出来。

到如今物在人不在,

水流长江不回来。

御亲与孤把宝解,

弟妹人马你安排。

高怀德(白)领旨!

(西皮摇板)在城楼领了万岁旨,

(白)开城!

(高怀德下城,出城。)
高怀德(西皮摇板)见了皇嫂礼相迎。

(白)皇嫂为何不收兵?

陶三春(白)要我收兵,依我一件:去到北平王府,高搭坛台,打七七四十九日罗天大醮,方可收兵。

高怀德(白)与你传奏。

启万岁:要她收兵,要去到北平王府,高搭坛台,打七七四十九日罗天大醮,方可收兵。

赵匡胤(白)哎呀,御亲吓,慢说四十九日罗天大醮,就周年半载,也是何妨!叫弟妹你收兵罢!

高怀德(白)皇嫂,万岁件件依从,请皇嫂收兵。

陶三春(白)众儿郎!

(四龙套同允。)
陶三春(白)将人马收回!

(〖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