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玉玲珑》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玉玲珑》又名:《妓女杀贼》剧本唱词

角色

梁红玉:贴旦
韩世忠:小生
梁房氏:彩旦
土地:丑
土地奶奶:丑旦
元帅:外
妓女甲:旦
妓女乙:旦
旗牌甲:丑
旗牌乙:丑
耶木金:净

剧情

梁红玉幼年,混迹烟花队中,为京口之妓女,凡衙署中有宴会事,辄传妓女侑酒。朔望日又须循例当差。是处驻有重兵适逢月旦,其母带领梁红玉,于黎明时,至军营伺候主帅,突见一黑虎蹲踞营门。及至近前,乃一巡更小卒。问其来历,答称延安韩世忠。早失怙侍,家贫无以资生,投营效用,吃一分步兵口粮。梁红玉注视其人品,雄伟魁梧,识为不凡之器,愿以终身托之。央其母说合。回至妓院,随即结婚。是日妓女与更夫,两俱失卯,主帅探闻此事,怒甚,一位营卒挟妓潜逃,实犯军规,例当问斩。立命二旗牌,锁拿韩、梁二人来营,以正其罪。而梁红玉并不畏惧,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并举东山丝竹、越府蛾眉,古大臣之风流佳话,以为印证。主帅遂为之解颐,不予深究,会有金兵犯境,使其夫妻退敌,将功以折罪焉。

注释

是剧即南宋韩世忠与梁红玉缔结婚姻之故事。二人均非贵族子女,萍水相逢,便成眷属。其殆英雄奇女,天作之合耶。后来际会风云,成为中兴名将。韩世忠则封蕲王,梁夫人则封安国夫人,功灿古今,威震中外。其事迹实足熴耀宋史。后人谈往事者,每啧啧艳称其勿衰。

【第一场】
(梁房氏上。)
梁房氏(念)身在烟花院,穿衣要吃饭。虽然不冠冕,为的是银钱。 

(白)我,梁门房氏。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名唤红玉。长得十分美貌。是我母女二人,就在城里头,开了一个堂子。生意倒也不错。今当朔望之期,我们当官妓的,要到庙中伺候差使。不免将女儿唤出,一同前往。

红玉,丫头,快来!

梁红玉(内白)来了。

(梁红玉上。)
梁红玉(念)眼如秋水眉横黛,杏脸桃腮杨柳腰。

(白)妈呀,唤女儿出来,有什么事情呀?

梁房氏(白)难道你都忘了,明天是初一啦,元帅谒庙,咱们该去当差使去啦。

梁红玉(白)如此咱们走呀。

(西皮原板)有奴家在青楼多烈性,

每日里送旧并迎新。

虽然是缠头真似锦,

守身如玉不能许人。

梁房氏(白)到啦,到啦。天还早哪,咱们就在这殿上,打个盹吧。

(梁房氏、梁红玉同背坐。土地、土地奶奶同上。)
土地(念)我本人间一小仙,

土地奶奶(念)保佑一方永平安。

土地(白)吾乃当方土地是也。

土地奶奶(白)吾乃土地他奶奶是也。

土地(白)咳,土地奶奶就是了,怎么说他奶奶呀?

土地奶奶(白)土地奶奶是也。

土地(白)请了。今有韩世忠,与那梁红玉,有姻缘之分,我等前去,替他二人成其美事。

土地奶奶(白)请。

土地(白)这是贵人。一同向前,见个礼儿。

(土地、土地奶奶同拱手。)
土地(白)这是一个贱人,待我应酬她一下。

(土地用拐杖杵梁房氏。)
梁房氏(白)哎呀,不好了。

梁红玉(白)妈呀,你怎么啦?

梁房氏(白)不知道什么东西,又粗又劲,杵了一下子,咱们来换换地方,你到这边来,我到那边去。

梁红玉(白)我倒不信,待我过来,我看是谁来惹我。

梁房氏(白)谁惹你,谁得花洋钱。

(梁房氏、梁红玉并背坐。)
土地(白)远远望见,韩元帅来也。

(韩世忠上。)
韩世忠(西皮摇板)英雄落魄遭危困,

且作巡更守夜人。

(白)俺,韩世忠,乃延安人士。自幼父母双亡,来在淮安投军,当了一名步兵。今当朔日,元帅谒庙之期,命俺巡更守夜,看天气尚早,不免在此打睡一时。呵呵呵。

(韩世忠睡。土地持杖捣梁房氏。)
梁房氏(白)哎哟,又来啦。

梁红玉(白)我说妈呀,你这么大年纪啦,怎么还有后病吗?

梁房氏(白)你胡说八道啦。这庙里,是不干净。待我出去看看,有什么没有?

(放火彩,虎形上。)
梁房氏(白)不好啦,有了老虎啦。

梁红玉(白)我倒不信,会有老虎。待我去打这个老虎去。

梁房氏(白)得了吧,人家都知道,有武松打虎,没有听见过,有窑姐打虎的。

梁红玉(白)在这儿卧着呐。待我打这一个死老虎。

我说呔,胆大的孽畜,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此,招打!

(韩世忠起立,对看。)
梁红玉(白)妈呀,他不是老虎,他是一个人。

梁房氏(白)他是个人,待我看看,可不是一个人嘛。

呔,你是何人,为何到此?

韩世忠(白)我呀,我是一个兵。

梁房氏(白)你是冰,你不在冰窖里,在这里干什么?

韩世忠(白)我是一个吃粮当军的兵。

梁房氏(白)你是一个墩儿兵呀,你姓什么,叫什么呀?

韩世忠(白)我姓韩,名世忠。

梁红玉(白)看此人,虽然是一个兵,生得相貌魁梧,眉清目秀,日后定必大富大贵。我不免将终身,许配与他。

我说妈呀,你看他虽是一个兵,他生得相貌非凡,日后定要大贵。我们要……

梁房氏(白)你要什么呀!要他什么,他没有什么。他手里,只有一个锣锤子。

梁红玉(白)我要……

梁房氏(白)你要什么,你倒是说呀。

梁红玉(白)我们要嫁他。

梁房氏(白)呸,真不要好。有多少王孙公子,要娶你,你都不肯。你怎么会,看上这个墩儿兵啦。

梁红玉(白)你去替我说说去。

梁房氏(白)我不能。

(土地、土地奶奶同持拐杖捣梁房氏。)
梁房氏(白)我答应。我不答应。他们两个,也不饶我呀。

我说那个兵,你看我们是做什么的。

韩世忠(白)你们是做什么的呀。

梁房氏(白)我们是当,开堂子的。

韩世忠(白)你开堂子,对我说做什么呀?

梁房氏(白)我说你过来。看看我,长得好不好。

韩世忠(白)待吾来看看。

(韩世忠看。)
韩世忠(白)好。倒好。就是没有钱。

梁房氏(白)谁又要你的钱来着呢。

梁红玉(白)我们虽然是一个妓女,我们可还没有破身呐。

梁房氏(白)我女儿虽是窑姐,倒是原封袋,原来头,你不信,你打开泥头,下了探条,打一提子尝尝,准是苦头儿的。

韩世忠(白)你是原来头,你对我说,也是无益呀。

梁房氏(白)我女儿她看上你啦,她要想嫁你。

韩世忠(白)告便。

梁房氏(白)请便。

韩世忠(白)哎呀且住。看此女,虽在烟花,却倒端庄得很。想我韩世忠,举目无亲,若得此人相助,倒也是一膀臂。

吓,妈妈,我乃当军之人,家中贫苦的很。

梁红玉(白)只要你奋志功名,何愁不富贵呐。

梁房氏(白)一同走吧。

韩世忠(白)请了。

(西皮摇板)命中今日照红鸾,

梁红玉(西皮摇板)千里姻缘一线牵。

韩世忠(西皮摇板)萍水相逢成姻眷,

梁红玉(西皮摇板)只羡鸳鸯不羡仙。

(韩世忠提锣。)
梁房氏(白)扔了它吧,还要它做什么。

(韩世忠、梁红玉、梁房氏同下。)
土地(白)看他二人,已成夫妇。我等归位去者。正是:

(念)神仙不拉皮条绛,

土地奶奶(念)枉在人间吃大烟。

土地(白)受香烟。

土地奶奶(白)哦,受香烟。

(土地、土地奶奶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元帅同上。〖吹打〗。二妓女同迎上,元帅拜庙。二旗牌同上。)
元帅(白)官妓可曾齐?

二旗牌(同白)梁红玉未到。

元帅(白)何人巡更?

二旗牌(同白)韩世忠巡更。

元帅(白)唤他前来。

二旗牌(同白)不知去向。

元帅(白)命你二人,前去打探韩世忠并官妓梁红玉的下落,速报我知。

二旗牌(同白)得令。

元帅(白)打道回衙。

(〖吹打〗。四龙套、元帅同下,二妓女随同下。)
【第三场】
(梁房氏上。)
梁房氏(念)好笑好笑真好笑,我的女儿真怪道。王孙公子她不要,搂着个墩儿兵来睡觉。

(二旗牌同上。)
旗牌甲(白)来此已是。待我去叫门。

呔,开门来。

梁房氏(白)我们这儿,摘了灯笼啦,歇了业了。

旗牌乙(白)待我再去叫来。

呔,开门来。

梁房氏(白)我们这儿不做生意啦,关了门啦。你们到别处嫖去吧。

旗牌甲(白)她不开门,待我们进去了。

请了。

梁房氏(白)你们讲理不讲理。我还没有开门,你们怎么就进来啦!

二旗牌(同白)待我们再出去。

梁房氏(白)原来是两个嘎杂子。

二旗牌(同白)正是两个嘎杂子。

梁房氏(白)待我给你们开门。

二旗牌(同白)请了。

梁房氏(白)请了。你们二位,是找谁的呀?

旗牌甲(白)我且问你,你们这里,可有一个韩世忠,他是你怎么一个人,你是他哪么一个人?

梁房氏(白)我们这儿,有一个韩世忠。他是我的女婿。我是他的丈母娘。

旗牌甲(白)原来是丈母娘。

梁房氏(白)你别在这儿乱认亲啦。

旗牌乙(白)我且问你,你们这里,可有一个梁红玉。她是你怎么一个人,你又是她哪么一个人?

梁房氏(白)你要问那梁红玉,她是我的女儿,我是她的母亲。

旗牌乙(白)原来是母亲。

梁房氏(白)你给我滚开了吧,跑到这儿,认干妈来啦。

二旗牌(同白)我们闻听韩世忠与梁红玉,成了夫妻,我们特地前来,与他道道喜来,贺贺喜来吧。叉,叉,叉。

梁房氏(白)你们二位,听见我女儿同韩世忠成了亲啦,你们特来与吾们道道喜来,贺贺喜来吧。叉,叉,叉。

二旗牌(同白)一点也不错。

梁房氏(白)你们二位坐着,我去给你们倒茶去。

二旗牌(同白)正要喝茶。

梁房氏(白)还没有开水呢。

二旗牌(同白)我们本来就不渴。

梁房氏(白)真是一对嘎杂子。待我将姑爷请出来,见见他们。看天已不早啦,他们还睡呐。

我说是红玉,姑爷,该起来啦。天到过午啦。

(韩世忠、梁红玉同上。)
韩世忠(念)一梦到巫山。

梁红玉(念)成就美姻缘。

韩世忠、
梁红玉(同白)何事呀?

梁房氏(白)外头来了两个人,说是到我们这儿来道喜来的。你看看,或者许是送分子来啦。

韩世忠(白)待我看来。

二旗牌(同白)招打。

(韩世忠、梁红玉同扯,二旗牌同跪。)
二旗牌(同白)望乞饶命。

韩世忠(白)你二人前来做甚?

二旗牌(白)奉了元帅之命,前来拿你。

韩世忠(白)这便怎么处?

梁红玉(白)不必害怕。咱们一同去见了他去。

韩世忠(白)好,一同前往。

(韩世忠、梁红玉、二旗牌同下。)
梁房氏(白)他们都走啦。剩了我一个人,可怎么好?有了。我去卖水烟去吧。

(梁房氏下。)
【第四场】
(四龙套、元帅同上。)
元帅(唱)大胆军校犯将令,

不由老夫动无名。

将身且把大营进,

且听旗牌报分明。

(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同白)启元帅:小人们打探的韩世忠,与那梁红玉,成了夫妇。他二人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吃了子孙饽饽,长寿面。上了炕,钻了被窝,睡了觉,小人们,是打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点也不罗嗦。

元帅(白)将他二人,提来见我。

二旗牌(同白)又一个得令。

(二旗牌同下。)
元帅(唱)听罢言来怒气生,

定要加罪不容情。

(二旗牌押韩世忠、梁红玉同上。)
韩世忠(唱)为结姻缘犯了令,

梁红玉(唱)你只管大胆放宽心。

韩世忠(唱)含羞带愧大营进,

梁红玉(唱)看他把我怎样行。

(韩世忠、梁红玉同跪。)
元帅(白)下面可是韩世忠?

韩世忠(白)小人不敢。

元帅(白)为何不抬起头来?

韩世忠(白)有罪不敢抬头。

元帅(白)恕你无罪。

韩世忠(白)谢大人。

元帅(白)胆大韩世忠,我命你巡更守夜,你竟敢私与妓女结亲,有犯国法。

来,推出斩了!

梁红玉(白)慢着。请问大人,这当官兵的,莫非一辈子,不准娶亲吗?

元帅(白)官兵准娶妻。

梁红玉(白)莫非我们这当官妓的,一辈子不许嫁人吗?

元帅(白)官妓也许嫁人。

梁红玉(白)却又来。既是官兵准娶妻,官妓又许嫁人,那我们二人,成了夫妻,可就不犯什么王法啦!

元帅(白)官兵准娶妻,官妓许嫁人,如今官兵,私通官妓,犯了老夫堂规,就该治罪。

梁红玉(白)想自古以来,有天地就有男女,有男女即有夫妻。圣人有云:天地氤蕴,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夫妻之道,乃人之大伦。想我同韩世忠,成其夫妻,也是明媒正娶,并非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况且我们,妓女从良,自古有的,难道你老人家,还不知道嘛?

元帅(白)你且讲来。

梁红玉(白)听了:想当年,身为宰相,携妓游山,东山丝竹,千古佳话。杨素身为元帅,也曾买得蛾眉关盼盼,起造燕子楼,名扬天下。石崇以明珠十斛,买得绿珠,盖了金谷园,名垂千古。这不都是前朝的故事吗?想韩世忠,虽为步兵,也是他时运不至。孟子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自古英雄,多出草野岩谷之中,焉见得他将来,就不能发迹?今天你老人家,若能高一高手,我们就过去啦。况且兵临城下,正是用人之际,你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是一味暴虐,不恤士卒。圣人云:老而不死是为贼,就当以杖叩其胫。我劝你老人家,积点阴功,留点德行,将来我夫妻施放,我夫妻感你老人家的大恩,将来必当效命捐躯,力图厚报。就是你儿孙后辈,还要公侯万代呐!

二旗牌(同白)有理呀,有理。

元帅(白)唔!

二旗牌(同白)是。

元帅(唱)妓女说话颇有理,

倒叫老夫无话提。

(探子上。)
探子(白)贼兵讨战。

元帅(白)再探。

(探子下。)
元帅(白)韩世忠,老夫欲叫你,带兵出城会贼,你可敢去?

韩世忠(白)小人敢去。

梁红玉(白)启禀元帅,不但他敢去,就是我,也还要帮助他去呐。

元帅(白)你夫妻,莫非有逃走之意么?

梁红玉(白)哎呀元帅,我们要是逃走,早已也就走啦,也不能还叫他们把我们拿了来见你能啦。我们还要借你老人家的洪福,提拔我们,日后还想图个功名富贵呐。

元帅(白)既然如此,赏你半副盔铠,枪马二分,军校五百名,出城杀贼,不得有误。

韩世忠(白)得令。

梁红玉(白)还有一件事,要求求你罢。

元帅(白)还有何事?

梁红玉(白)求你能将这两个嘎杂子,赏给我们。

元帅(白)要他二人何用?

梁红玉(白)叫他们在鞍前马后,壮壮胆子,也是好的。

元帅(白)就将他二人,拨在你夫妻的名下听用。

梁红玉(白)多谢元帅。

(韩世忠拉梁红玉。)
韩世忠(白)哎呀呀,我真真是服了你。

梁红玉(白)这算什么。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天天看纲鉴嘛。

(韩世忠、梁红玉同下。)
元帅(唱)烟花妓女真胆大,

竟敢出城把贼拿。

三军与爷且退下,

但听探马报根芽。

(元帅下。)
【第五场】
(四上手、二旗牌引梁红玉同上。)
二旗牌(同白)参加夫人。

梁红玉(白)呸,夫人,你爹的夫人,又夫人啦!

二旗牌(同白)我们不称呼夫人,称什么呀?

梁红玉(白)要称呼老爷。

二旗牌(同白)若要称你是老爷,称呼韩老爷什么呀?

梁红玉(白)哎,是呀,要称我是老爷,可称他什么呀。哦,有了。你称呼我为母老爷,称呼韩大老爷,为公老爷。记下了。

(四马兵引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白)吓,夫人来了。

梁红玉(白)你也不打听打听行市,又夫人啦。

韩世忠(白)我打听什么行市呀?

二旗牌(同白)要称呼她是老爷。

韩世忠(白)称呼她是老爷,称呼我什么呀?

二旗牌(同白)你是公老爷,她是母老爷。

韩世忠(白)原来如此。吓,母老爷请了。

梁红玉(白)公老爷请了。

韩世忠(白)那贼兵甚众,只怕我夫妻,难以取胜。

梁红玉(白)常言道得好,将在谋,不在勇,谋而勇,何用多,有道是一人拼命,万夫莫当。你带领三百兵丁,攻他头阵,我带领二百将校,杀他的后路,两下夹攻,定然得胜。

韩世忠(白)此计甚好。如此母老爷先请吧。

梁红玉(白)还是公老爷先请。

韩世忠(白)还是母老爷先请。

梁红玉(白)不必推让。你我分道出城去者。

(韩世忠、梁红玉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番将、耶木金同上。)
耶木金(白)俺,耶木金。奉了狼主之命,攻打淮安。

巴鲁儿,杀!

(韩世忠随下手同上。)
韩世忠(白)来将通名。

耶木金(白)你老爷耶木金。来将留名。

韩世忠(白)你老爷韩世忠。

耶木金(白)无名之辈,放马过来。

(韩世忠、耶木金同起打。韩世忠败下,耶木金追下,韩世忠上,耶木金追上,起打,梁红玉上,起打,杀耶木金下。〖牌子〗。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