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汴梁图》剧本唱词

泽泰京剧大全网

京剧《汴梁图》又名:《汴梁杀宫》《彦威》剧本唱词

角色

王子:生
刘瑞莲:旦
西宫:旦
太师:净

剧情

西宫郭妃之父,依仗内宠,其子又手握兵权。因擅权怙势,久怀不臣之心。日者欲效王莽篡弑平帝故事,于家中设宴,请帝妃临幸,将于酒后谋弑之。帝妃不察,即命备车驾往。惟正宫刘后,烛知其奸,力阻帝勿往。帝昵于西宫故不听,遂赴宴,讵竟坠计中,迨酒酣,国丈率家将拟弑之,幸内侍先闻信,急引帝遁,得不遇害。一面,刘后亦早派赵甫在暗中接应,乃得安然还宫。讵国丈见暗计未成,复又率领兵将,入宫搜杀,赖刘后与赵甫力战宫门,卒擒国丈。既而刘后欲杀西宫,帝本不忍,经西宫再三求,益不忍,盖知西宫之实不预谋也。然刘后盛怒卒不解,且念国家大局,终杀之。全剧精要,即在此一场。从前唱皮簧,今则都唱梆子秦腔亦。

注释

《汴梁图》为后五代汉周间事。前京沪各班及江湖班中,均常演奏,惟系文武旦之重头戏,顾曲者多不甚重视,故多排在第三、四个码子。

京剧《汴梁图》剧本唱词

【第一场】
(〖吹打〗。四小太监、大太监,王子同上。)
王子(引子)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西宫上。)
西宫(白)万岁在上,小妃见驾,吾皇万岁。

王子(白)梓童平身。

西宫(白)万万岁。

王子(白)赐座。

西宫(白)谢座。

王子(白)梓童上殿,有何本奏?

西宫(白)启奏万岁,我父府下,设摆君臣大宴,请万岁过府饮宴。

王子(白)梓童,太师现在何处?

西宫(白)我父现在午门候旨。

王子(白)梓童替孤传旨,宣太师上殿。

西宫(白)领旨。

万岁有旨:宣太师上殿。

太师(内白)领旨!

(〖吹打〗。太师上。)
太师(白)老臣见驾,愿吾皇万岁。

王子(白)太师平身。

太师(白)万万岁。

王子(白)赐座。

太师(白)谢座。万岁宣老臣上殿,有何军情?

王子(白)适才梓童奏道:太师设摆酒宴请孤,有何国事议论?

太师(白)无有国家大事,请万岁饮太平酒宴。

王子(白)太师回府设宴,孤随后就到。领旨下殿。

太师(白)谢旨。

正是:

(念)满江撒下金罗网,哪怕鱼儿不上钩。

(太师下。)
王子(白)梓童随孤过府饮宴。

内侍!

大太监(白)有。

王子(白)准备龙车凤辇,太师府饮宴。

大太监(白)领旨。

刘瑞莲(内白)慢、慢、慢着!

大太监(白)何人保驾?

刘瑞莲(内白)刘娘娘保驾。

大太监(白)刘娘娘保驾随旨上殿。

刘瑞莲(内白)领旨。

(刘瑞莲上。)
刘瑞莲(西皮快板)又听万岁一声宣,

不知宣我为哪般。

行走来在皇宫院,

参罢驾来问罢安。

(白)小妃见驾,吾皇万岁。

王子(白)梓童平身。

刘瑞莲(白)万万岁。

王子(白)赐座。

刘瑞莲(白)谢座。

西宫(白)参见皇姐。

刘瑞莲(白)不消!

西宫(白)不消就不消。

刘瑞莲(白)万岁适才传旨,要想何往?

王子(白)太师府下,设摆君臣大宴,请寡人前去赴宴。

刘瑞莲(白)万岁,不可前去。

王子(白)怎么去不的?

刘瑞莲(白)我想君入臣府,此乃国家不祥之兆,万岁万万去不得。

西宫(白)皇姐,万岁过府饮宴,你为何阻驾?

刘瑞莲(白)小贱妃多言!你父请万岁饮宴,你父女有谋害万岁之意么?

西宫(白)皇姐讲得哪里话来,想我父乃是当朝太师,焉有谋害万岁之意?万岁去得的。

刘瑞莲(白)去不的。

西宫(白)去得的。

刘瑞莲(白)去不的。

王子(白)且慢,你二人不必争论,寡人龙心已定。

刘瑞莲(白)且慢,小妃有本奏上。

王子(白)有本改日再奏。

刘瑞莲(白)万岁呀!

(西皮导板)万岁不必离宫院,

(唱)小妃有言奏君前:

昔日里有个汉平帝,

他朝中又出了王莽奸贼。

他府中设下了毒药酒宴,

他要害平帝爷命归阴间。

我的主不要你过府饮宴,

这才是前朝古表在君前。

西宫(西皮原板)皇姐讲话理不该,

听妹妹把话对你言:

我父设摆君臣宴,

你怎言要害万岁命归阴间?

刘瑞莲(西皮原板)小贱妃你还敢巧言舌辩,

万岁面前敢多言!

我若不念万岁面,

管叫你命归黄泉。

王子(白)大胆!

(西皮导板)好一个胆大刘瑞莲,

(唱)寡人面前反了天。

内侍与孤看车辇,

看她二人谁忠谁奸。

(王子、西宫、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下。)
刘瑞莲(西皮快板)一见万岁出宫院,

倒叫小妃挂心间。

(白)赵甫进宫!

赵甫(内白)领旨。

(赵甫上。)
赵甫(念)娘娘三召宣,上前问金安。

(白)臣赵甫见驾,娘娘千岁。

刘瑞莲(白)罢了。

赵甫(白)宣臣进宫,有何军情?

刘瑞莲(白)只因为万岁去至太师府饮宴,命你暗地保驾,不得有误。

赵甫(白)领旨。

刘瑞莲(念)万岁不听小妃语,事到临头后悔迟!

(刘瑞莲、赵甫同下。)
【第二场】
太师(念)定下牢笼套,要坐九龙朝。

(院子上。)
院子(白)禀爷:万岁到。

太师(白)有请。

院子(白)有请。

(四小太监、大太监、西宫、王子同上。〖吹打〗。大太监、四小太监同下。)
太师(白)老臣接驾来迟,万岁恕罪。

王子(白)太师平身。

太师(白)谢万岁。

王子(白)酒宴可曾齐备?

太师(白)齐备多时了。

王子(白)酒宴摆下。

太师(白)待臣把盏,万岁请酒。

(〖牌子〗。王子醉。)
王子(白)万岁请呐!

西宫(白)万岁吃醉了。

内侍摆驾回宫。

太师(白)且慢,昏王来得去不得了。来呀,将昏王打在宴月厅。

(王子、西宫同下。)
太师(白)家院!

院子(白)有。

太师(白)传校尉进府。

院子(白)校尉进府。

(四校尉同上。)
太师(白)来呀,打道宴月厅。

(太师、四校尉同下。)
【第三场】
(土地上,王子、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白)启奏万岁:大事不好了。

王子(白)何事?

大太监(白)太师杀进府来了。

王子(白)哎呀!内侍,奸贼杀进府来,如何是好?

大太监(白)请万岁在案下藏躲。

(太师、四校尉同上。)
四校尉(同白)来在宴月厅。

太师(白)两下搜来。

四校尉(同白)万岁不见。

太师(白)起过了。

且住!昏王不见,难道他上了天了?入了地了?想是他们泄漏此事,逃回宫去,也是有的。来呀,随老夫搜宫杀院。

(太师、四校尉同下。)
王子(白)哎呀,内侍,奸贼走去,你我君臣哪里逃走?

大太监(白)逃出府去,再做道理。

王子(白)内侍,保驾来。

(王子、大太监同下。)
【第四场】
(赵甫上。)
赵甫(白)俺,赵甫。奉了娘娘之命,暗地保护万岁,就此前往。

(王子、大太监同上。)
赵甫(白)参见万岁。

王子(白)赵爱卿,奸贼杀来,哪里藏躲?

赵甫(白)藏在臣府。

(王子、大太监同下。四校尉同上,赵甫接杀,四校尉同下,赵甫下。)
【第五场】
(刘瑞莲上。)
刘瑞莲(白)哀家刘瑞莲。只因万岁太师府饮宴不见到来,是我放心不下,暗地保护,就此前往。

(赵甫上。)
赵甫(白)走!

参见娘娘!

刘瑞莲(白)站下。赵爱卿,万岁现在哪里?

赵甫(白)现在臣府,那奸贼杀奔宫中来了。

刘瑞莲(白)赵爱卿,奸贼到来,你我杀杀杀!

(刘瑞莲、赵甫同下。)
【第六场】
(赵甫上。四校尉、太师同上,同打下。)
【第七场】
(刘瑞莲、赵甫同上,太师上,打,拿住太师。)
赵甫(白)拿住奸贼!

刘瑞莲(白)绑下去。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王子上。)
王子(西皮快板)奸贼做事心太狠,

带领人马杀寡人。

内侍摆驾宫门进,

(刘瑞莲、赵甫同上。)
刘瑞莲(唱)拿住奸贼见当今。

(白)小妃参见万岁。

王子(白)梓童,你、你来了。那奸贼可曾拿住?

刘瑞莲(白)拿住了。

王子(白)好好好,你、你、你、你、你与我绑上来!

刘瑞莲(白)赵爱卿,将奸贼绑、绑、绑、绑上来!

赵甫(内白)领旨!

(赵甫绑太师同上。)
王子(唱)一见奸贼心好恼,

不由恶心往上潮。

孤王封你太师还嫌小?

一心杀王坐龙朝。

绑在法场与我斩!

赵甫(唱)再奏万岁听臣言。

(白)万岁斩不得。

王子(白)怎么斩不得?

赵甫(白)如若彦威兴兵前来,如何是好?

王子(白)依卿之见?

赵甫(白)彦威兴兵前来,好做退兵之计。

王子(白)好!绑了下去。

(赵甫绑太师同下。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启奏万岁,西宫娘娘到!

王子(白)将这奸妃与我绑、绑、绑、绑上来!

(西宫上。)
西宫(白)不、不、不、不好了!

(西皮快板)我一见皇姐变了脸,

不知杀我为哪般。

走上前来开言问,

皇姐对我说根源。

刘瑞莲(西皮原板)小奸妃生来好大胆,

要害万岁为哪般?

手拿宝剑将你斩,

管叫你小奸妃命归黄泉。

西宫(白)不好了!

(西皮快板)在宫院我把父来怨,

连了女儿遭凶险。

走上前来双膝跪,

万岁搭救活命还。

王子(唱)梓童不必跪流平,

为王不管大事情。

西宫(西皮哭板)一见万岁他不管,

倒叫小妃为了难。

开言便把万岁叫,

再叫万岁听我言:

我父定计要害万岁爷死,

与小妃一事无干。

万岁快对皇姐言,

在宫内留我活命还。

王子(西皮哭板)孤王我叫了声爱梓童,

刘瑞莲(白)呔!“爱”什么!

王子(白)啊!

刘瑞莲(白)“爱”什么!

王子(白)我把你贱!

刘瑞莲(白)我把你昏!

王子(白)我把你贱妃呀!

刘瑞莲(白)我把你昏王啊!

王子(西皮哭板)你父女定下了巧计,

要害我寡人一死。

若不是刘娘娘保驾,

你我那里想见了。

(白)罢了!梓童!

刘瑞莲(白)贱妃!

(王子怕,做身段,刘瑞莲打西宫。)
王子(西皮哭板)罢罢罢罢了刘梓童。

我叫了声刘梓童,孤王的刘!

刘瑞莲(白)“刘”什么!

王子(白)刘!

刘瑞莲(白)“刘”什么?

王子(西皮哭板)刘、刘、刘、刘、刘娘娘,

你今将她杀死不当紧要!

(白)梓童你来看。

刘瑞莲(白)看什么?

王子(白)她身怀有……

刘瑞莲(白)有什么?

王子(白)有……

刘瑞莲(白)有什么?

王子(白)她有,她、她、她、她、她有了孕。

刘瑞莲(白)近前来,呸呸呸呸!

王子(西皮哭板)他父定计要害寡人一死,

不怨孤的好梓童。

刘瑞莲(白)王啊!

(西皮哭板)我叫一声万万岁,

她父设宴要害万岁一死,

不听小妃之言,到临时后悔迟了。

(西皮快板)再叫万岁听我言:

来来随我出宫院,

二人哭的泪不干。

万岁折了小妃面,

在朝保你坐江山。

万岁不看小妃面,

三尺宝剑丧黄泉。

王子(白)哎呀梓童,事要如今全凭梓童所为。

刘瑞莲(白)起过!

(刘瑞莲杀死西宫。)
王子(白)罢了!梓童啊!

(西皮快板)我一见梓童把命丧。

刘瑞莲(白)呔!我不许你哭。

王子(白)我、我、我、我、我不、不、不、不、不哭。

刘瑞莲(白)我不许你嚎。

王子(白)我、我、我、我不嚎。

刘瑞莲(白)等候周兵到来,你要与我哭啊!

王子(白)我、我不哭。

刘瑞莲(白)你要与我嚎啊!

王子(白)不、不、不嚎了。

(西皮原板)怎不叫人两泪汪。

将身坐在龙床上,

再叫梓童听端详。

(赵甫上。)
赵甫(白)启奏万岁:周兵围困城池,请万岁定夺。

王子(白)哎呀!

(西皮快板)听说彦威发来兵,

不由孤王吃一惊。

回头便对梓童论,

去到城楼看分明。

刘瑞莲(西皮原板)万岁做事太无情,

小妃焉能上城头。

王子(西皮原板)千言万语她不听,

倒叫寡人无计行。

走上前来礼恭敬,

梓童快去退周兵。

刘瑞莲(西皮原板)万岁不必胆怕惊,

小妃前去退周兵。

赵甫带过马能行,

我一到城楼看分明。

(赵甫、刘瑞莲同下。)
王子(西皮原板)一见梓童出龙廷,

此去不知是吉凶。

将身回在后宫里,

梓童到来问分明。

大战周兵得了胜,

孤王江山定太平。

(哭)梓童啊!

(王子下。〖尾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