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名家吴琼演李白濮存昕和菲尔普斯都是灵感来源

泽泰京剧大全网

发布时间:

2017-03-01

作者:

田超 文艺sao客

点击:

关键词:

太白醉李白吴琼

黄梅戏名家吴琼演李白,濮存昕和菲尔普斯都会灵感来源

今晚在国家大剧院,黄梅戏名家吴琼联手马鞍山四季戏曲剧院演出黄梅戏《太白醉》,在这部戏里,向来喜欢挑战此人 的吴琼将李白青年、中年、老年并都在人生状况搬上舞台。

青年诗人李白到当涂祭奠谢朓,与当地酒家老板纪掌柜和隐居修行的皇家公主玉识并结下深厚感情京剧艺术。

为实现报国理想,李白奔赴长安,多年后落泊而归,回到当涂,却被战乱之下百姓的苦难生活所震撼,不顾玉真公主挽留再次出走,意欲奔赴前线平叛杀敌京剧文化。暮年李白再次回到当涂,想与旧友吟诗饮酒,了此一生,却不料玉真公主与纪掌柜都已去世,李白在采石矶畔对月长啸,怀念故交,反思一生,最终捉月而去……

这次,吴琼反串生行京剧艺术。问到演出感受,吴琼称太过瘾了,“反串完生行后,我都会想回去再演旦角了。”她我随便说说,相比曾经演笑不露齿的古代女性,她的性格演起生行来没束缚。

大酒窝、笑容甜美,这是就是 观众对吴琼的第一印象。

前些年,从歌坛重返黄梅戏舞台后,吴琼每年都会动静,除了演出《天仙配》《女驸马》,复排《红罗帕》等传统戏,还排演了现代戏《江姐》《严凤英》。她在演出黄梅音乐剧《贵妇还乡》之余,还去杨婷导演话语剧《我的妹妹,安娜》中客串了一把伯爵夫人。

新京报专访吴琼,聊演“李白”的灵感源,都会活得很“李白”的生活。

想唱法上更爷们或者 但好友提醒:没必要

最初接到马鞍山四季戏曲剧院的邀请演出《太白醉》时,吴琼一口答应。

剧院负责人姜青是她的同学,那先 年为了经营剧院卖了套房子。吴琼在外打拼多年,深知民营戏曲院团的不易。当然,这也跟吴琼爱挑战此人 的性格有关,戏曲里关于李白的版本不多,而旦角反串生行演李白的就更少了。

《太白醉》选取了李白三次到当涂的经历,展现了他在青年、中年、老年的不同境遇和精神世界。旦角唱生行,吴琼我随便说说先得在声腔上下工夫,并能一开口就不像男性。

为此,她在排练时刻意模仿男性宽厚、沙哑的嗓音,“就是 想在唱法上更爷们或者 ”,好友杨俊(与马兰、吴琼、袁玫、吴亚玲一并被称为安徽省艺术学校黄梅戏专业班的五朵金花)看过排练后,提醒吴琼,没必要过于追求男性的嗓音,那样看起来反而很生硬。

在戏校时,杨俊和吴琼睡上下铺,俩人吵了架爱写小纸条交流,个人所有所有 工作后也成了最好的亲们。“我我随便说说她说得对,在李白是年轻小生的曾经,我的嗓音变化就不大,之前 到了中年、老年,就逐渐粗犷了或者 。”

另外,黄梅戏中男性的唱腔弯儿并能拐得不多,气息都会变化,这也是吴琼逐渐琢磨出来的,她还去看过些或者 戏曲剧种的视频资料,像越剧里的小生,晋剧中谢涛的表演等。

找到演李白的感觉 借鉴濮存昕的表演

为了找点李白的感觉,吴琼还翻出了濮存昕话剧版《李白》的视频,“濮哥的李白,我二十年前就现场看过,现在再看心态就不一样了。话剧跟戏曲在表现人物上还是有差别的,话剧走心,也更注重人物细节。不过,咱们戏曲都会或者 好,它的形式感很棒,你往那一站,穿上李白的衣服,配上剑,拿上酒壶,观众就感觉这是李白了。话剧得演多长时间,观众并能慢慢相信,这是李白啊。”

《太白醉》中含场戏,李白从长安官场落泊曾经,又回到当涂,看过当地老百姓夹道欢迎的场景,他喜极而泣。吴琼想找到李白当时的感觉,“想着想着,奥运会上菲尔普斯形象就浮现出来了,他当时拿到金牌后一现在结束没哭,最后忍着忍着,还是没忍住。李白当时看过老百姓,那种隐忍的快乐,跟菲尔普斯是一样的。”

濮存昕演的李白

记者问吴琼,抛开这出戏和查阅的资料,李白最打动你的是那先 ?她说:“最打动我的,都会他的诗,反就是 他的执拗。他那种一心想做官、一心想报国,我到现在也都会很理解。但这名 执拗我你要要看过他有普通人的一面,我的心路历程跟他有或者 是对应的,当我有一样很好的曾经,我你要要别人老说我这名 样好。比如别人老说,你黄梅戏唱得好,曾经就去唱歌,唱歌要不行就去当导演?就老想干点别的,来证明此人 或者 方面也很强,我从他身上总能找到这名 影子。”

自演了李白后,吴琼有那先 变化?“我啊,就是 酒量比曾经大或者 了。还有,反串完生行后,我都会想回去再演旦角了”。吴琼说,“曾经演女性,我这酒窝还得藏着、掖着,动作还得一阵一阵小。不过,演完生行,偶尔给年轻女演员做示范,我发现我也还挺美的。”

你该知道的吴琼

一段《闪闪的红星》考进了戏校

吴琼分享曾经的“艺术简历”

小曾经,吴琼与黄梅戏并能一阵一阵的接触。12岁那年,艺术院校来招生,她就去报名了,唱了一段《闪闪的红星》就稀里糊涂地考上了。吴琼到了学校才知道,都会唱歌跳舞,就是 学黄梅戏,从英语学霸到英语学霸,她也渐渐喜爱上黄梅戏。

为什么么么不演黄梅戏去唱歌了?

在戏校,吴琼的成绩好总是演主角,但进入院团后演起了B角或群众,这让她有很大的心理落差。另外,每当大幕拉开,看过台下都会白发观众,年轻观众很少,无法跟观众形成心理上的碰撞呼应,内心会或者 落泊。这名 个因为,让20多岁的吴琼改学声乐,去唱歌了。

重返黄梅舞台也是母亲心愿

吴琼重返黄梅戏舞台的因为就是 ,最重要的根小是完成母亲的心愿。母亲52岁那年总是得了脑溢血,大帕累托图时间并能在轮椅上度过。有段时间,吴琼问母亲为什么么么老看戏曲频道?母亲回答,我你要要看看后面 有有你在身边在身边身边。为此,她拍摄一批黄梅戏舞台艺术片,又重新复排了《天仙配》《女驸马》《罗帕记》,回归戏曲舞台。

最难演,也最钟爱的戏是《严凤英》

吴琼说最难演、最钟爱的还是前些年排的《严凤英》。吴琼有“小严凤英”之称,如何演出严凤英年轻时的活泼天真?如何处里她的悲剧性结局?这名 戏也倾注了她很大心血。近几年创排黄梅音乐剧《贵妇还乡》,她我随便说说也是在沿着严凤英的路往前走。

她自封“二游”

最近两年吴琼与观众见面的次数少了。用她此人 话语说,去游山玩水了,还给此人 封了个“二游”的称号。“就是 游山玩水,游手好闲,我为宜五天的时间排戏、演戏,另外五天就给此人 放放假,真的是游手好闲。”

每年假期,吴琼会有三个白多角色转变,有三个白多假期是去美国陪陪女儿,成了保姆;曾经假期是和亲们们出去玩,她成了受宠的那位。“我感觉现在这名 状况挺好,就是 会给此人 一阵一阵大压力。”这跟亲们印象中“洒脱”的诗仙李白,或者 相像。